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去,这么变态
    “老师,老李还是心里没底啊!”李素问实事求是道。

    “唉!”柳承恩配合着叹息一声。

    杨根硕苦笑:“你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

    “中医是传统医术,有着几千年的传承,我们拜师,那也是相当虔诚的,虽然没有那个仪式,但是,在我心中,您已经是我的老师。”

    “嗯。”杨根硕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这是一项传统的东西,同时,应该是很严肃的。”李素问一脸郑重:“所以,如果师师冒犯了老师,我无缘学习,也是咎由自取,不会心生怨念。”

    杨根硕哭笑不得:“老李,你真是想多了。”他摇摇头,“要怎么做,你才能放心呢?”

    李素问看着他,不说话。

    杨根硕知道空口无凭,于是,看了眼柳承恩,“柳院长,麻烦你。”

    柳承恩看到杨根硕目光落点,就马上会意了,他打开保险柜,拿出李家传家之宝——医典《素问》。

    杨根硕翻开来,里面掉出一些纸张。

    李素问眼睛瞪大了少许,忙不迭捡起来一看,都是原版同样的字体,字迹都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若不是墨迹未干,翻阅了无数遍的李素问,都分辩不出。

    “老师,这……这是……”李素问身体颤抖,语无伦次。

    “老李,你喊我一声老师,就当我这个不称职的老师送你的见面礼吧!”

    “谢谢老师,谢谢。”李素问双膝一曲,就要跪倒。

    这次,杨根硕没有阻拦。

    李素问跪倒磕头,老泪纵横。

    杨根硕书写的,恰恰补全了那些缺失的章节,也让李素问的理解更上一层楼。

    这对于李家来说,绝对是恩同再造。

    “老师,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李家没齿难忘,我们……”

    杨根硕摆手打断了他,“你这一拜,就抵消了我所做的一切,起来吧。”

    杨根硕亲手搀扶起李素问,同时心生感慨,老头子当年用棍棒用谩骂,让自己在练功闲暇,囫囵吞枣,死记硬背,将三千多本医学武功秘籍全部背上,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大的用处。

    可是,那些东西哪来的,就连人家主家都失传的东西,老不死从哪儿弄来的?

    老不死的,你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

    华回春交代完毕,就由孙九针熬药去了。

    天还没亮,华回春还没打算走,尤其是看到李素问捧着《素问》,被杨根硕补全的《素问》,他眼红了。

    “老华,你怎么还不走?”

    “老师,我不困再看看。”

    杨根硕笑了笑:“有什么想法直说吧!不用藏着掖着。”

    华回春顿时变成了腼腆的小姑娘,扭扭捏捏的,“老师,你你那两颗回还丹,还在吗?”

    杨根硕一拍脑袋:“哎呀,你不提,我差点忘了。”

    “嗯?”华回春一愣,“怎么?”

    “你既然不走,现在就过去,让凌洋给她母亲服用一颗。”

    “啊?哦,好的。”华回春说,然后扭过身子,在自己脸上抽了一巴掌,心里骂道:让你多嘴,让你多嘴。

    “老华?”

    “啊?”华回春回头,勉强笑问:“老师,还有什么吩咐?”

    “你这就去?”

    “是,学生这就去。”

    “回还丹呢?在哪?”

    “是啊?学生不清楚,是不是在凌洋手中。”

    “你不清楚,你就去?”杨根硕摇摇头,“虽然是纺仿制品,依然价值不菲,而且为了守住药效,也必须密封保存。”

    说着,他拉开冰柜,打开保鲜膜,让华回春看到了两颗回还丹。

    “拿去。”

    “好的。”华回春双手接过,“为什么两颗,不是一颗就够了。”

    “剩下的一颗你先拿回去,放回原处,不然被家族发现了,你就不好处理了。”

    “老师……你真是……真是太会体谅人了。”

    看到华回春泪眼朦胧,感动坏了,杨根硕摇头笑笑,摆摆手,“去吧。”

    华回春同凌洋一起,让李秀琴服下回还丹,然后喜滋滋兴冲冲的离开了医院。

    这时候,杨根硕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只有凌洋和她母亲了。

    凌洋有些撑不住,坐在床头,靠在墙上打瞌睡。

    杨根硕摇摇头,上前摸了摸她的头发。

    “大牛?”凌洋睁开了眼睛,马上起身,“我睡着了。”

    言语间颇为自责。

    “干什么!”杨根硕笑道,“你是人啊,又不是机器,这么长时间不休息,怎么可能不困?”

    “我还可以。”

    杨根硕摇摇头:“听话,去,睡到你妈妈脚下。”

    “妈妈不可以没人照顾。”

    “我来。”

    “大牛……”凌洋感动的湿了眼眶,轻轻地依偎在他的怀里。

    杨根硕笑了笑,用力拥抱了一下。

    “去吧,乖。”

    凌洋居然没什么反应,低头一看,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杨根硕无奈,更多的却是心疼,他将凌洋抱起来,放在了李秀琴的脚下。

    然后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李秀琴旁边。

    给李秀琴检查了一下脉象,觉得暂时没事,杨根硕有些放松,然后困意袭来。

    他就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后半夜,李秀琴安静了很多。

    ……

    这一夜,还有一个人无眠。

    那就是苍雪野姬。

    她能够回来,宫本菊腚非常欣慰。

    宫本菊腚对他没有丝毫的隐瞒,说她爷爷来了电话,说想她了,明天要跟她通话。

    宫本菊腚口口声声:“苍雪小姐的安危大于天,任务失败没什么大不了,暴露宫本也不要紧,这些同苍雪小姐的安危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现在,苍雪小姐安然归来,一切都无所谓了。”

    夜深人静,苍雪野姬不断重复着“安然无恙”几个字,觉得是那么的刺耳。

    自己被人几乎剥光,吊在空中几个小时,还在最敏感的部位纹身。

    这特么还叫安然无恙。

    这些还在其次。

    最闹心的,是担心宫本凉子的处境和下场。

    宫本菊腚绝非危言耸听,因为,他们苍雪家族也有类似的家法。

    她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凉子接受家法的惩处。

    凉子是个要强的女孩儿,若是变成一个废人,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苍雪野姬想了很多办法,比如私奔,比如向爷爷求救,这些,似乎都行不通。

    凉子已经被禁锢,没有宫本菊腚的许可,她甚至都见不到凉子。

    爷爷方面,她又以怎样的借口去讲?

    若是爷爷知道凉子触犯了家法,也绝对不会出面干预。

    思来想去,没有任何结果,愁肠百结,天亮了。

    就在天亮的一刹那,苍雪野姬脑袋里灵光一现。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来时,凌洋醒了。

    她轻轻起身,生怕吵醒母亲。

    凌洋看到阳光照在母亲的脸上,母亲眉头舒展,很安详。

    这个发现让凌洋心中一惊,慌忙上前试了试,鼻息很匀定,她松了口气,会心一笑。

    转而看到了趴在床边,睡得天昏地暗的杨根硕,忍不住一阵心疼。

    尽管自己也没怎么休息,但谁让自己是病人的女儿,而且还是唯一的亲人呢?

    自己无论付出什么,都是应该的。

    然而,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杨根硕付出的比自己还多,比任何人都多。

    凌洋蹑手蹑脚的,不忍心吵醒杨根硕。

    就在这时,劲爆的手机铃声响了。

    “卡盟百倍……”

    杨根硕一下子坐起来,摸出了手机,闭着眼睛接通:“哪位?”

    “杨根硕。”对面的声音很轻,似乎带着些许犹豫。

    “野姬妹子?”杨根硕眉头微皱,睁开了眼睛笑问,“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凌洋原本以为他累坏了,是相当心疼的,可是没想到这厮一睁眼就开始泡妞,气得一跺脚,洗漱去了。

    看到气呼呼走掉的凌洋,杨根硕笑了笑,说道:“野鸡妹妹,大清早就听到你美妙的声音,真好,说吧,什么事?”

    “杨根硕,你可不可以严肃一点。”

    “嗯?”杨根硕问,“你要跟我聊很严肃的事情?”

    “是的。”苍雪野姬说:“我想把凉子拜托给你。”

    “凉子?”杨根硕笑笑,“怎么?她想通了?”

    “什么叫想通了?”

    “我不是在她身上也留下了我的专属印迹,她也是我的人,所以呢……”

    “她是我的。”苍雪野姬说,声音里透着痛楚。

    “请问你信奉什么神明?”

    “为什么这么问?”

    “你的神明为什么要创造女性,又为什么创造男性?”

    “不想跟你说这个。”

    “那说什么?”

    “我想拜托你照顾我的凉子。”

    “你的凉子?”杨根硕不以为然,“怎么照顾啊?全身心全方位?感情、生活、肉|体、心灵?”

    “别说了……”这时候,电话里,苍雪野姬抽泣起来。

    “哭了?为什么?”

    “凉子因为我,任务失败,供出了幕后主使,将要面临家规的严惩。”

    “切腹吗?”

    “那倒不至于。”

    “那有什么?”

    “割乳、剜目、挑筋。”

    “我去,这么变态。”

    “我不能让她因为我,落得这样的下场。”

    “没有你,她依然是这样的下场。”

    “我明白,但是,既然我介入了,就不能不管不顾,眼睁睁的看着她,看着我的爱人,落得那样的下场。”

    “野姬,为什么想到我?”

    “因为,因为你是可以跟宫本菊腚叫板的人。”苍雪野姬凄楚的说道,“而且,这么紧迫的时间,我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