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心里最重要那个是谁
    “大牛,什么事?”刘母问道。

    “是啊,杨大哥,有什么好消息。”郭美美擦了一把眼角残留的泪痕。

    杨根硕将萧米米的话复述了一遍。

    刘母和郭美美同时愣住了。

    片刻后,刘母哭着喊道:“大牛,你就是我们家的恩人、贵人哪!”

    郭美美再次跪下去,再次让杨根硕托住了。

    “杨大哥,你就是我和小飞的亲哥。”郭美美声泪俱下。

    “好啊,这个我认。”杨根硕笑着说道,“所以能,赶紧起来,不要吓着我侄儿。”

    郭美美站起身,脸上多了一抹羞红。

    杨根硕微微点头,眼前的一幕,让他也感到很满足。

    但,郭美美显然不满足。

    “杨大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小飞?”她忍不住问道。

    “是啊,大牛。”刘母说道,“孩子太苦了,赶紧让他们见上一面。”

    杨根硕点点头:“我明白的,你不要太着急,就这两天吧,我安排人送你过去。”

    “不用麻烦……”

    杨根硕打断了郭美美:“不麻烦,我也不是因为你,我是因为我的侄儿,怕他累着。”

    郭美美抚摸着依旧平坦的小腹,红着眼圈,对杨根硕说:“杨大哥,谢谢你,真的谢谢。”

    ……

    回到李秀琴的重症监护室,恰巧,孙九针将熬好的药送了过来。

    同来的还有李素问爷孙俩。

    李素问见了杨根硕的面,就要跪拜。

    杨根硕一把托住,强行将其拉起来,责怪道:“老李,你不是拜过了?”

    “老师,我细细研读了您补全的部分,获益匪浅,以前很多晦涩难懂的部分,如今都是一顺到底。”李素问嘴唇哆嗦着,“之前的跪拜,根本不能表达我的感激和敬意。”

    “但是,我不想被围观。”杨根硕皱眉道:“我既然答应收你们这几个学生,自然会毫无保留的教你们。你们的敬意和感激,大可以留到拜师之日,让你们跪到天昏地暗。”

    “好,感谢老师成全。”李素问点点头,不再坚持。

    “大牛,你真的好厉害呀!我再也不敢轻视你了,你还愿意收下我这个学生吗?”李师师扑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问道。

    杨根硕笑着摇头:“我不要你这个学生,不过,如果你来暖床,我倒是不介意。”

    “去你的!”李师师笑着啐了一口。

    此时,房间里还有孙九针爷孙俩。

    “老师,药按照你的要求熬好了,你看……”孙九针问道。

    “洋洋,这是调整后的一副药,给你妈妈服下吧!”杨根硕对凌洋说道。

    凌洋点点头:“好的。”

    这一次,凌洋在孙宜书、李师师的帮助下,顺利的让母亲喝下了苦口的中药。

    对此,凌洋对两个女孩子充满了感激。

    李师师看出了这一点,她说道:“凌洋,你可以感谢宜书姐姐,我这里就免了,因为呢,我惹了大牛生气,他现在没有赶我走,已经是格外开恩了,所以,我就要竭力表现,就当是戴罪立功。”

    “知道就好。”杨根硕笑着摇摇头。

    李素问也满足的捋了捋胡子。

    ……

    李秀琴显得很安静,再也没有上吐下泻。

    虽然量很少,但有排尿。

    凌洋说自己很满足了,母亲没有那么痛苦,她可以静静的陪着,挺好。

    尤其是听杨根硕说,母亲的情况在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好转。

    杨根硕承诺要在这里留守二十四小时,自然不能提前离开,否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留下来似乎也没什么事。

    也就是五六个小时检查一下李秀琴的状况,然后,调整一下药方。

    就这样,天又黑了。

    凌洋见母亲并无大碍,就劝杨根硕回去休息,哪怕有什么事情再叫他呢?

    杨根硕有些犹豫。

    这时候,他接到了艾大刚的电话。

    杨根硕走到一旁接通了,艾大刚问:“大牛,你不打算回家了?”

    “大刚叔,悠悠没跟你讲吗?”

    “讲了。”艾大刚语气不善,“可是,你也不用吃住在医院吧,医院没有医生护士了?”

    “大刚叔,何出此言哪!”杨根硕笑了。

    “小子,认真点,叔叔承认你有本事,可是也不能见异思迁吧!”

    “悠悠让你打这个电话的?”

    “别诬赖悠悠,她还让我不要烦你,可是,你也要顾及一下悠悠的感受,她大度,你不能觉得理所当然啊!”

    杨根硕扭头看了眼凌洋,凌洋只是偶尔将目光投过来,不过,她应该听不见。

    于是,杨根硕深吸一口气,说道:“大刚叔,我一直把悠悠当妹妹,凌洋这里,我也是因为同情她,我并没有想要将她们都纳入后宫什么的。”

    “什么!”艾大刚大叫,“妹妹?这话有本事你跟悠悠说去。还有,你觉得是同情,那只是你觉得,很多爱情,都是源于同情的。”

    “不懂。”

    “不懂没关系,如果医院没事,你就先回来吧。”

    杨根硕沉默片刻:“那,好吧。”

    这边挂断电话,跟凌洋道别,再三嘱咐,有事第一时间打电话。

    凌洋满口答应着,待杨根硕走了,她已经泪流满面。

    “凌洋,你舍不得他还是……”李师师不解的问道。

    凌洋摇头:“师师,你不懂。”

    “我怎么就不懂了?”李师师不依不饶,“你说出来,看我懂不懂。”

    孙宜书也凑过来,这显然是个女性的话题。

    凌洋看了眼病床上安静睡着的母亲,然后轻叹一声,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大牛这么帮我,一定是喜欢我,我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多么多么的重要?”

    “难道不是?”李师师本能的问道。

    孙宜书却没说话。

    凌洋摇摇头,“不是,至少我觉得,觉得离他很远。”

    “很远?不会呀,他不是一直在你身边,而且还是随叫随到的那种。”李师师挠挠头,“凌洋,说起来我还挺想羡慕的,要是有个这样的男孩子死心塌地的对我,我也就将就了。”

    “那只是同情。”凌洋轻轻地说,“同情和爱情,我能分辩出来,我只是一厢情愿。”

    孙宜书沉默着。

    李师师却轻声叫道:“不会吧,凌洋!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他不可能不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啊,除非,他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凌洋苦笑摇头:“我总觉得他心里有人,更重要的人,我、艾悠悠、林家姐妹,似乎都不是。”

    李师师摇头道:“太复杂了,我还真是不懂了。你的意思是,这小子眼界很高?”

    “或许应该是,有一个人,在他心中的意义非同寻常。”

    听凌洋这么一说,孙宜书、李师师不吭声了,但是,心里不由就想,什么样优秀的女人,能够让杨根硕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如果杨根硕听到凌洋这番话,知道她的心中所想,一定会惊骇莫名,再次被女性恐怖的直觉惊呆掉。

    他从出租车上下来,艾大刚一家子在门口相迎。

    杨根硕付了钱,出租车走了。

    他挠头憨笑:“大刚叔,阿姨,悠悠,要不要这么隆重。”

    艾悠悠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你是稀客,要是再不回开,准备用八抬大轿去抬你。”

    “别逗了。”杨根硕笑。

    “大牛,晚饭好了,来,洗手吃饭。”

    这顿饭,杨根硕依然受到了重点照顾。

    只是,吃饭期间,他的手机响个不停。

    如今,手机铃声早就换掉了。

    第一个电话是萧米米打来的,说是她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一早,家属就可以去探视刘飞。

    杨根硕问萧米米可不可以派人过来接一下,萧米米当时怒了,说杨根硕得寸进尺。

    杨根硕表示自己会跟着过去,萧米米沉默一会儿,说,她亲自过来。

    说完,就挂了电话。

    杨根硕愣了愣,摸了摸鼻子,当即给郭美美打过去,郭美美自然是喜不自胜,电话里,对杨根硕又是一阵千恩万谢。

    杨根硕让她准备一下,明天会陪他一起过去。

    接下来的第二个电话,打乱了他的计划。

    这个电话是苍雪野姬打来的。

    苍雪野姬表示,宫本凉子现在受到了监禁,她想要见一面,都不被允许。

    而宫本菊腚说了,就在第二天,就要对凉子执行家法。

    苍雪野姬跟杨根硕约定,第二天凌晨四点,趁着守卫睡熟的时候,里应外合营救凉子。

    苍雪野姬还保证,一旦事情败露,她会一个人扛下来,因为,宫本菊腚还不敢把她怎么样?

    两通电话打完,大家也都不吃了。

    杨根硕有些内疚:“影响大家吃饭了,要不我去热热。”

    “大牛,你吃不吃得下?”艾大刚问。

    “我还好。”

    “悠悠呢?”

    “不吃了。”

    艾大刚点点头:“晚上少吃点,减肥。”

    说着,同张钰一起收拾碗筷。

    “大牛,你跟我来。”

    “哦。”

    艾悠悠房间。

    一进门,艾悠悠客气的让杨根硕坐。

    杨根硕看了眼床边和写字桌,最终选择了写字桌旁边的椅子。

    艾悠悠微微一笑:“凌洋她妈妈的病怎么样?”

    杨根硕看了她一眼道:“过程很漫长,但是我有信心。”

    “这样的绝症,你都有信心?”

    “嗯,到了这一步,问题不大。”

    “大牛,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什么?”

    “就是面对任何困难时的这副自信。”

    面对艾悠悠的表白,杨根硕只能报以微笑。

    “这么严肃的时刻,你笑什么!”

    艾悠悠蹙眉,上前摆正杨根硕的脸蛋,让他看着自己,然后一本正经的问道:“大牛,下面一个问题很严肃,请你明确回答。”

    “什么?”

    “我、凌洋、林晓萌、苏灵珊……这些人当中,哪一个在你心目中位置最重要?”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