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带你装逼带你飞
    “道场?学徒?”杨根硕眉头紧皱。

    “没错!虹口道场,空手道学徒,其中不乏高手。”苍雪野姬注视着黑暗之中,眼眸亮如星辰。

    “多高啊?”

    “仅次于我和凉子的水平。”

    “的确不低。”杨根硕中肯的评价一句。

    但是,在苍雪野姬听来,似乎是那么的不以为然。

    “杨根硕,我知道你有你的骄傲,我们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们有一句古话,叫做好汉架不住人多。”

    “嗯嗯,说的没错。”杨根硕点头,“我哪有骄傲啊,我一直很谦虚的。但是,你这话好像没有多古吧。”

    “杨先生,请你严肃一点,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既然答应了,我就希望你能够很好的履行你的承诺。”

    “没问题。”杨根硕挺了挺胸脯,一脸严肃,“你说怎么办?”

    “我想,咱们从高尔夫球场迂回过去,这样就避免经过宫本菊腚的房间,等救出凉子,咱们偷马逃跑。”

    “好主意。”杨根硕差点忍不住抚掌称妙了,还好,苍雪野姬及时阻止了他,他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两人这会儿,可是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人发现。

    但是,杨根硕有种直觉,那怕苍雪野姬的方案再怎么完备,最终,也不会很顺利。

    只是一种预感而已。

    ……

    艾悠悠终究还是将人跟丢了,她撅着小嘴,有些气馁的停下车,发现左手边有一家红日国的居酒屋。

    这种酒馆,在影视剧上很常见。

    艾悠悠活了十八年,也算是西京土生土长的人,却从来没有来过这条路,也并不知道这里还有一家叫做“池边居酒屋”的外国酒馆。

    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下车看看。

    只是,刚刚熄了火,一道刺目的灯光打来。

    她本能的遮住了眼睛,接着,四面八方响起了汽车的轰鸣声。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七手八脚拖了下去。

    刚要喊叫,嘴巴被交代封住了,紧跟着,颈侧一痛,意识陷入黑暗。

    一切发生的太快,她来不及思考,也来不及害怕。

    ……

    高尔夫球场高低起伏,草坪丰厚。

    苍雪野姬一种拉着杨根硕的手,杨根硕没有挣扎,也没有拒绝,只是有些诧异。

    虽然也是习武之人,但小丫头的手很软很滑,没有茧子,这会儿汗津津,杨根硕都有些不舒服了,但她就是没有主动放开。

    总而言之,杨根硕还是蛮爽的。

    所以,这种主动放手的事儿,他一个大男人是不会去做的。

    跟着苍雪野姬亦步亦趋,两人在黑暗里快速移动。

    突然,苍雪野姬一个踉跄,她蹲下的同时,用手将一声痛呼捂在了嘴里。

    即便如此,依然没有放开牵着杨根硕的手。

    “怎么回事?”杨根硕蹲下身子,眼睛已经有点儿适应黑暗了,依稀看到脚下一个球洞,“脚崴了?”

    苍雪野姬喘息着,强忍痛楚:“真是好事多磨,不过,凉子等着我去救,我没事,可以撑住。”

    说罢,强行站起来,刚刚跨出一步,又是一声惨呼。

    这还是杨根硕拉住了她。

    “好疼啊!”苍雪野姬坐在地上,一只手揉脚,一只手抹泪。

    “唉!”杨根硕哀叹一声,“我真不想说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苍雪野姬的娇躯明显一颤,因为,她的脚踝到了杨根硕的手里。

    试着抽了抽,没能抽回来。

    “你……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你以为我有恋足癖啊!”杨根硕手上一阵摸索,头也不抬,“当然是给你治脚了。没伤到骨头,就是崴了,软组织挫伤,我给你处理一下。”

    “妈妈说……女孩子的脚,不可以给男孩子碰。”苍雪野姬弱弱的说。

    杨根硕一愣,抬头看她。

    这一刻,苍雪野姬却仰起头,露出颀长的脖颈,眼眸中倒映着寥寥数颗星辰,嘴里喃喃道:“妈妈,你在天上好吗?”

    杨根硕心中一动。

    片刻后,他“噗嗤”一笑:“你又不是纯粹的女孩子!”

    “杨根硕,你讨厌!”苍雪野姬当然明白这家伙的言下之意,下意识的给了他一拳。

    这一拳之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杨根硕是因为看到了苍雪野姬小女人的一面。

    而苍雪野姬却发现,自己并不排斥杨根硕这个男人,跟他在一起,自己竟然会有莫名的悸动,还有,初恋的羞涩。

    这一刻,两人对视着,气氛怪怪的。

    而且,杨根硕的脸越来越近。

    苍雪野姬连忙扭过头,一阵喘息,不敢看杨根硕,“我的脚怎么样了?”

    杨根硕也是一个激灵,搞不懂自己怎么回事,这么没有定力。他摸了摸鼻子,自嘲一笑,“起来试试。”

    说着,杨根硕就拉住她一只手,入手,明显有点儿挣扎,跟之前完全不同。

    杨根硕心头一乐:“别动,我扶你。”

    “哦。”

    在杨根硕的搀扶下,苍雪野姬小心翼翼起来,然后慢慢给力,直到最后,将全身重量放在受伤的单脚上,竟然只是有点隐痛,已经可以忍受了。

    “杨根硕,你真牛!”苍雪野姬开心的笑了。

    杨根硕耸耸肩:“别忘了,我就叫大牛,能不牛?还有,你身上的图案……”

    哪壶不开提哪壶,黑暗中,苍雪野姬一阵咬牙切齿,要不是要他帮忙营救凉子,现在就跟他同归于尽。

    “走!”

    苍雪野姬率先朝前走,走了几步,发现杨根硕没跟上,眉头一皱,回身一把拉住他的手,“走啦!”

    杨根硕反手握住,越过对方,拖着她往前跑。

    速度太快,苍雪野姬感觉自己都要飞起来了,有风掠过耳边,有诗句从脑海中冒出来——我欲乘风归去。

    苍雪野姬看着身边的男子,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其实,一生就这样走下去,也不错。

    她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劲风,她的整个重量都在杨根硕手里,她几乎不用怎么费力。

    她很惬意。

    “怎么样,爽吧,让我带你装逼带你飞。”

    一句话,整个气氛都没有。

    一路上很顺利。

    摸到监禁凉子的房子背后,苍雪野姬扯掉了头纱面巾,露出欺霜赛雪的容颜,满头青丝,如同瀑布般流泻。

    刹那间,杨根硕呆住了。

    “走啦,没见过美女。”苍雪野姬没好气的说道,再次拉住他的手,拽着他走。

    杨根硕笑笑道:“美女见过不少,但没见过这么美的女贼。”

    “你才是贼。”

    “你一身夜行衣,还不是贼。”

    “我……”苍雪野姬说到一半,被杨根硕捂住嘴,贴在了墙上。

    这处是监控的死角,同时,灯光也照不过来。

    若非走到近处,绝不会怀疑这里藏着人。

    两人刚刚藏好,不远处响起脚步声,还有人说话。

    “凉子可惜了,那么漂亮,很快就要成为一个废人。”

    “谁让她触犯了家法,她虽然是宫本家族的人,但同时还是家族的武士。”

    “你这话是没错,可宫本大人也够狠的,怎么说,他也是凉子小姐的叔叔啊!”

    “你敢说大人狠,你不想活了?”那人压低声音,“我可告诉你,据我听来的消息,这次是凉子任务失败,坏了大人的好事。”

    “原来如此。可是大人不但站在了世界医学的巅峰,同时,武学也是登峰造极,还有谁能够坏他好事?”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我暂时不能说。”

    “犬养胜男,你还跟我卖关子?”

    “不是的,是大人不让说,说了,我要掉脑袋的。”

    “这么严重?”

    “或许,很快就会结束了。”

    “我就是觉得凉子可惜了,那么漂亮,功夫那么好,还没有男朋友,我做梦都想着跟凉子谈一场恋爱。”

    “小野,你还真够痴情的,那么,等她行刑之后,你继续对她不离不弃呀,或许,你就有机会了。”

    “行刑之后啊……我怕我吃不消。”小野唉声叹气。

    两人渐行渐远,脚步声也消失了。

    “人走了,还不放开我。”苍雪野姬气喘喘的说。

    “啊?哦。”杨根硕退后,整理了一下衣服,“你别介意,我不是故意的。”

    苍雪野姬做了几个深呼吸,使得自己的血液冷却下来,这才说道:“可是,你的身体出卖了你。”

    “这个……”杨根硕微微汗颜,“这个是正常男人的正常反应啊!”

    “没时间了,快走,天亮了,什么都干不了。”

    宫本凉子住在一间独立的平房里,周围种植着一些竹子,门口挂着灯笼,两个穿着白色练功服、腰带上挂着木刀的人站在门口。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百无聊赖的他们,也忍不住哈欠连天。

    两人做了分工,苍雪野姬直接上前,杨根硕却从另一边迂回。

    “苍雪小姐,您怎么来了?”

    虽然苍雪野姬一身黑衣,但是,脸蛋和头发都露在外面,这些道场的学徒还都是认识她的。

    她是宫本菊腚都不敢怠慢的人,何况他们这些学徒。

    “我要看看凉子,看看她伤势恢复的如何?”

    说着,就要推门,然而,却被一个人用身体挡住了。

    “滚开。让我进去,宫本菊腚都不敢拦我!”苍雪野姬怒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