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情敌
    “小姐,这个我们清楚,可是,大人下了命令,我们不能不执行啊,您行行好,就不要为难我们这些下人了。”

    学徒并不跟你硬碰硬,而是来软的,苍雪野姬也没办法。

    “野姬,是你吗?”这时候,屋里传出宫本凉子虚弱的声音。

    “凉子,凉子你还好吗?”苍雪野姬再也无法淡定,直接扑过去。

    但还是被学徒用身体挡住了。

    “野姬……你走吧,我们今生缘尽于此,来生再续缘。”

    “凉子,不要这么说,我不许你这么说!你放心,我……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哪怕……哪怕公布我们的关系。”

    “不要!”凉子喊道:“凉子身份卑微,野姬你却是出身名门,贵不可言,凉子能够得到野姬你的……你的友情,死而无憾。”

    “凉子,你不会死的!”

    “到时候,人不人鬼不鬼,我还会苟活?”

    “我不会,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

    “野姬,你什么都不要做,若是连累了你的名声,我死不瞑目。”

    “凉子!”苍雪野姬哭得撕心裂肺,抓住一名学徒的胳膊,蹲了下去。

    “苍雪小姐,你不要这样,我真的不能帮你,还有,你在这里,宫本大人知道了,我一样受罚。”

    话音方落。

    咚!一声闷响。

    学徒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昏迷前的一刻,才发现,是小伙伴的脑袋跟自己的脑袋碰在了一起。

    但是为什么呢?

    一个模糊的身影映入眼帘,越发模糊。

    在两人倒下去之前,杨根硕就先一步拖住了,慢慢放倒,让他们靠坐在门上。

    然后拍拍手:“野姬,你在跟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吗?真麻烦!不过,我都被你感动了。”

    “谁?”宫本凉子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貌似跟苍雪野姬很熟,于是很严肃的问道。

    “我,杨根硕,你日后的男人。”杨根硕认真的说道。

    “无耻!淫贼!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要将我放回来,还给我留下不可磨灭的耻辱。”

    “那个,凉子啊,你不要这么激动,这些事,咱们完全可以打开门坐下来慢慢谈。”

    “我没什么跟你谈的,你玷污了我的清白,你我誓不两立。”

    “你都是要废掉的一个人,还这么执着?”

    “你……”

    “野姬的清白也没了,怎么没你这么激动?”

    “杨根硕!”苍雪野姬狠狠掐了他一把,“你给我少说两句。”

    “野姬,你跟他,你们……”宫本凉子似乎并不介意自己有今没明的命运,却不能接受自己的爱人背叛自己。

    然而,这种迹象很明显,感觉头顶都有点绿意盎然了。

    “凉子,你不要胡思乱想,赶紧打开门,杨根硕是我请来救你的。”

    “野姬,你先老实告诉我,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我跟他的关系,就跟你跟他的关系一样的。”

    “也不完全一样,你身上的大牛纹身明明比她多两个。”杨根硕纠正。

    “杨根硕,你给我住口。”

    “野姬,你不要骗我,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变心了。”

    “我没……有。”苍雪野姬回答,却不是很干脆,因为,她不能欺骗自己的内心,就在今晚,自己的心里似乎多了一个人,一个以前都不会正眼去看的男人。

    “野姬,我明白了,我不怪你,你走吧!”敏感的宫本凉子马上就感觉到了。

    “凉子,你听我说,时代不同了,我们都不能成为家族的牺牲品,我们要追求自己的幸福,过自己的生活,没有人可以决定我们的命运。”

    “可是,可是我不想活了!”宫本凉子喊道。

    “宫本凉子,你可不可以让我们进去说话,我们是冒着多大的风险,才来救你的,你不领情也就算了,你怎么能够怀疑野姬对你的感情?”

    “野姬,我被锁着,门也锁着,我打不开。”说着,宫本凉子弄出了一阵咣当咣当的声响。

    “你怎么不早说。”杨根硕摇摇头。

    “早说你就有办法?”苍雪野姬愁眉紧锁,“这门这么厚,锁好像也很沉,我们又没有工具……”

    话没说完,啪嗒一声,足有新生儿脑袋那么大的“铁将军”开了。

    然后看着杨根硕将一根铁丝缠在了尾指上。

    整个过程,苍雪野姬一阵嘴巴大张,目光呆滞。

    “进去吧,耽误太多时间了。”

    屋里面的点着蜡烛,宫本凉子穿着和服,四肢都被铁链锁住,固定在四根床柱上。

    这一幕,让杨根硕想起了某些红日国爱情动作片里的片段,顿时,一阵蠢动。

    当然,还有一个词呼之欲出,那就是变态。

    宫本凉子遭受这样的禁锢,有这种凄艳美。

    杨根硕欣赏着,苍雪野姬却受不了了,直接扑过去,大哭:“凉子,你不要紧吧,太过分了,你腿上的伤都没好……”

    说着,苍雪野姬赶紧检查。

    宫本凉子的目光却落在杨根硕的身上,然后眼圈一红,道:“野姬,我们一起五年了,一千八百二十六天,你心里想什么,我都清楚。”

    “凉子,你说什么?”苍雪野姬都急疯了,“大牛,你会开锁,赶紧的呀,别再愣着了,时间就是生命。”

    “哦。”杨根硕将铁丝捋直。

    “别碰我,不要过来!”宫本凉子大叫。

    “凉子,你怎么了?不要这样。”苍雪野姬红着眼睛劝道。

    “发什么神经,你不想活,不要连累我们呀!”杨根硕看着苍雪野姬,“给你一分钟,给我一句话,救就救,不救我立刻走人。”

    说完,杨根硕背过了身子,却竖起了耳朵。

    “凉子,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听话,跟我们走。”

    “你们?”

    “是啊,我跟大牛。”

    “大牛,你叫他大牛?”

    杨根硕通过眼角余光,看到宫本凉子抓住了左胸,她应该是心疼。

    “他大名杨根硕,小名大牛,怎么了?”苍雪野姬说着,还问“怎么了”。

    杨根硕觉得她有点迟钝,很想对她讲:看见没,你的爱人心都碎了,就因为以为你变心了,背叛了。

    当然,杨根硕只是心里想想,即便如此,也乐坏了他。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

    “怎么了?”果如杨根硕所想,宫本凉子质问道:“你跟他认识很久吗?什么关系,这就叫上昵称了?好亲切呀!”

    连杨根硕都能嗅到一股浓烈的老陈醋味道。

    “凉子,你说什么呢!”好死不死的,苍雪野姬居然有点脸红,“我跟你一样,同时认识他,严格来讲,他同时侮辱了我们两个,要不是我求助无门,我才不会找上他。”

    “是啊,野姬,他是我们的仇人,可是,你看看你现在对他的态度,你对他毫不设防,还亲切的称呼。”宫本凉子泪流满面,“你,你还敢说你对他没感觉。”

    “够了!”杨根硕一声断喝,倒不是因为跟宫本凉子争风吃醋,而是,这个女人一再纠缠不休,他来一趟,岂不是前功尽弃,大牛哥可是很忙的。

    “苍雪野姬,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你没有处理好,让我热脸贴个冷屁股,我杨根硕并非那种闲的蛋疼的人,身边还有很多漂亮女孩等着我去陪,所以,我就不伺候了。”

    说罢,转身欲走。

    “杨根硕,你给我站住。”苍雪野姬大叫一声。

    杨根硕本来就没想走,人总有阴暗的心理,杨根硕也不例外,他觉得这两个异邦女人可以玩玩,完全不需要负责任,也不用背负感情包袱,还有点为国争光的赶脚。

    不过,现在是苍雪野姬有求于他,所以,他必须表明一种态度,同时,也可以使得利益最大化。

    杨根硕抬起的右脚又放下了,扭头看着两个女人。

    苍雪野姬看到杨根硕暂时不走,暗自松了口气,然后,对宫本凉子疾言厉色:“凉子,你再不听话,我永远也不理你了。”

    “野姬,你放心,很快,我就不会烦你了。”

    “你……”苍雪野姬也给气哭了,“你想死是吗,你知道为了让大牛来救你,我承诺了什么嘛?那好,你先杀了我!”

    说着,从腰上抽出一柄短刀,递给宫本凉子,只是,当看到她的手脚全部被缚,神情略显尴尬。

    不过,这个举动感动了宫本凉子,她含泪道:“野姬,你……你真的愿意跟我一起上路?”

    “你不听话,我上路了,也不会原谅你。”

    “我……”

    “我什么我啊,时间不多了,你叔叔一旦发现,我们必定前功尽弃,你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辈子都会遗憾。”

    “野姬……”

    “所以听话,让大牛给你解开锁链,我们逃出樊笼,天空任鸟飞。”

    “可是,我不喜欢他。”这句话,宫本凉子当然是冲杨根硕讲的。

    “我也不喜欢你,但是,我要把你……”

    “大牛!”苍雪野姬打断了杨根硕,“赶紧的呀。”

    “凉子,我知道,你之所以对我有成见,并不只是因为我是你目标对象,也不只是我侮辱了你,最主要的,是你把我当成了情敌。”

    “你……你说什么?”宫本凉子心中一惊。

    苍雪野姬摇摇头:“凉子,合作最主要的就是坦诚,我让他来帮我,自然要将我们的关系和盘托出。”

    “野姬……”宫本凉子感动的泪如泉涌。

    杨根硕一边轻而易举的解开锁链,一边说道:“凉子,很快你就知道,我不是你的情敌。我身边的女孩子很多,一个个都很漂亮,可是,我从来没有尝过外国女人的滋味,所以呢!我更希望成为你的男人。”

    “不可能!”宫本凉子在杨根硕怀里一阵挣扎。

    苍雪野姬心头一阵酸楚,却没有阻止:“凉子别闹了,我们赶紧离开。”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