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耍无赖
    “看够了吧!”杨根硕冷哼一声,为两个女孩子遮住了胸口。

    “两个人有着同样的纹身,只能说明她们感情很好,甚至有着超越友谊的情感,还能证明什么?”

    就在连宫本菊腚都无话可说的时候,一个中分头年轻人不失时机的站了出来。

    杨根硕笑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吧!鄙人做个自我介绍,大名杨根硕,小名大牛,天恩中学高三学生,在这里,我有必要强调一下,我叫大牛,名副其实童叟无欺。”

    “闭嘴。”中分头厉声喝道,“有多大啊,牛鞭还是驴鞭?啊哈哈……”

    他大笑,有几个学徒也配合着大笑。

    “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真是弱智。”

    “你说什么!”

    “敢问你叫什么?”

    “犬养胜男。”

    杨根硕摇摇头,“你明明是同胞,为什么要做汉奸?”

    “你才是汉奸!我哪里像汉奸?”

    “你留着汉奸的发型,神态举止,无不透露着汉奸的献媚根骨,最重要的,是你没有人格,没有尊严,听听,人家给你赐的姓?犬养,不就是狗养的……”

    “你住口!”

    “我不屑跟你说,滚,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

    “你……”

    杨根硕已经扭头,面对着宫本菊腚道:“宫本,她们是我的爱人,这些私|密部位的大牛纹身,是我们爱情的见证,都是我亲手一针一针刺上去的,你还要怀疑吗?”

    “啊哈哈,啊哈哈……”宫本菊腚突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杨根硕,你真是太天真,之前,我派杀手杀你,没错,没能成功,听说你还让野姬带话,让我小心点。”

    “是啊,给你带话,我就算天真了?”

    “我说你天真,那是因为你再找更多证据,再怎么竭力证明你们三个人有关系,我也不会轻易放你走。”

    宫本菊腚眼睛一瞪,“既入龙潭虎穴,就要有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的觉悟。”

    “呵呵……”杨根硕搂着两个女孩子,也忍不住笑了,直到笑出眼泪。

    “你……你笑什么!”宫本菊腚质问。

    “呵呵……哈哈……”杨根硕摇摇头,“哎呀,我实在忍不住,凉子,野姬,给你们男人擦把眼泪。”

    宫本凉子、苍雪野姬咬了咬唇皮,终究还是抬起了柔荑。

    她们不知道杨根硕是演戏,还是真的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总之,眼睛挂着豆大的泪珠。

    还有一点儿黄眼屎。

    两个女孩子用尾指指甲轻轻一刮,然后屈指弹飞。

    “说,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宫本菊腚咆哮。

    “宫本菊腚,我问你,这是什么地方。”杨根硕手指指着地下。

    “池边居酒屋,我的道场。”

    “我问的是,这是谁的土地,谁的国家。”杨根硕掷地有声。

    “……”宫本菊腚一时间无言以对。

    杨根硕举起手机,摇了摇,“宫本菊腚,你的罪名都在这里,我已经发给市局领导了,别忘了,这是我们的国家,你不可以在这里胡作非为。”

    “什么!”

    “从现在开始,我的一切行为,都是正当防卫。”

    “上啊,揍他,不要怕,我就不信,他真能以一敌百。”

    杨根硕双手一握,t恤竟然炸裂开来,露出精赤白皙的上身,肌肉并不壮观,却没人敢于忽视其中的力量。

    便是刚刚那一下,也足够惊世骇俗。

    宫本凉子、苍雪野姬明眸连闪,因为杨根硕刚刚那一下,有着颠倒众生的视觉冲击。

    “你们这些人,如果是同胞的,还有点血腥的,都给我站到一旁,我不跟你们为难。”

    杨根硕冲着百十个学徒说:“我们是泱泱大国,是礼仪之邦,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的是棍棒。”

    杨根硕的话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至少三分之一,丢掉了手中的木刀。

    “你们不要钱了,你们不想混啦!”

    任由犬养胜男拳打脚踢,放弃战斗的人员还在持续增加。

    “杨根硕,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三头六臂。”

    犬养胜男捡起一把木刀,大叫一声,然后又捡起一把,这才双手挥舞着,冲向杨根硕。

    “大牛,我来。”苍雪野姬轻咤一声,大长腿抽在了犬养胜男的脸上。

    砰!

    犬养胜男如同吃了一记闷棍,身子硬邦邦直挺挺倒了下去,口水飞溅,还有牙齿飞出。

    “野姬,好样的。”杨根硕不吝夸奖。

    “嘻嘻。”苍雪野姬甜甜一笑,再次钻进他怀里。

    “没用的东西,丢人现眼!”宫本菊腚咬牙切齿,面对着一半的同胞学徒,说:“勇士们,他侮辱了我们,侮辱我们的女人,侮辱我们的国家民族,现在,哪怕是触犯他们的法律,哪怕拼却一死,我们也要讨还公道。”

    “哈依!”几十个人同时发声,气势也堪称雄壮。

    杨根硕不得不承认,宫本菊腚这厮口才快赶上自己了,煽动能力很强,这不,下面几十个学徒拿着木刀冲了过来。

    “为了尊严。”

    “为了女人。”

    “打到他。”

    “割|鸡|鸡。”

    杨根硕裤裆一紧,这也太狠了吧!

    苍雪野姬仿佛感受到了杨根硕的反应,忍俊不禁:“那是攻击或者射击的意思。”

    包括宫本凉子在内,三个人面对五十几个人,却丝毫不惧。

    宫本凉子面现壮烈,“叔叔,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从这一刻开始,我跟宫本家族,跟宫本这个姓氏,不再有任何关系。”

    “凉子……”苍雪野姬默默看着她。

    宫本凉子洒然一笑:“野姬,今日,就让我们并肩一战,哪怕死了,也死而无憾!”

    “好!”苍雪野姬也是一阵壮怀激烈,两个女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好姐妹。”

    宫本凉子脸色一黯,然后深吸一口气,“是,好姐妹。”

    “哈哈,还有我。”杨根硕探手,盖住两人握在一起的拳头,晃了晃,“老公跟你们共同进退。”

    两人无奈的看着这厮一眼,人家都不讲规矩了,你还演什么,是不是入戏太深了,拔不出来。

    “好,好。”宫本菊腚饱含恨意的点了点头,“我们宫本家族终究养了一头白眼狼。”

    “还有你苍雪野姬,一会儿休要怪我手下不留情,哪怕我将你击杀,日后,你爷爷也不能说什么?”

    “瞎耽误工夫,动手吧。”杨根硕不耐烦道。

    “既然你赶着投胎,我成全你,上!”

    宫本菊腚双手一挥,手下终究还有一些悍勇之辈,不顾一切冲上去,企图用人海战术,将三人淹没。

    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有两种心理,从众和侥幸。

    终于,短兵相接,血肉碰撞。

    两人女人如同跳舞,一个用手,一个用脚,每出必中。

    而杨根硕,则是一边抓住宫本凉子的脚,一边抓住后苍雪野姬的手。

    两丫头虽然不是杨根硕对手,但身手也颇为了得,不多时,便放倒了一片学徒。

    但是,她们也变得香汗淋漓,娇哼连连。

    倒不是动情。

    苍雪野姬之前说过,学徒中不乏高手,有些甚至接近她和凉子的水平。

    这种情况下,两人杀敌一千,自损没有八百,一二百还是有的。

    一个手臂让打肿了,一个小腿被抽肿了。

    宫本凉子受过残酷的训练,还能忍受。

    钟鸣鼎食的苍雪野姬,抚摸着手臂上肿起的一道棱子,眼眶里已经充满了泪水。

    战斗仿佛是中场休息。

    宫本菊腚自然清楚两个丫头的战力,根本不应该有这么大战果。

    那么这个变数就是来自杨根硕那个王八蛋。

    三人组合,就像一个战阵,攻守兼备,伤了自己十几个好手。

    但是显然,两个丫头也吃了亏。

    所谓一鼓作气,宫本菊腚认为,接下来才是硬仗,但两个丫头已然算不得什么障碍,只要他们一拥而上,拿下杨根硕。

    哪怕过程再怎么残酷,结局也是美好的。

    “大家一起上,哪个给这混蛋造成实质性伤害,送一个月的带薪年假。”

    重赏之下有勇夫。

    此言一出,来自红日国的学徒顿时嗷嗷直叫。

    可见他们多么想家,多久没有回家。

    带薪年假,诱惑力多么的大。

    这一次扑过来的学徒愈发疯狂。

    杨根硕故技重施,抓住宫本凉子的小腿,将其甩出去。

    抓住苍雪野姬的小手,让她用腿攻。

    孰料,竟然有去无回。

    对方使出了不要命的无赖打法。

    哪怕受到重创,也咬牙忍着,然后,就是抱住对方。

    宫本凉子的手臂被一个人抱住,尽管让凉子揍得血头血脸的,愣是不松手。

    口中疾呼:“大人,我的带薪年假!”

    苍雪野姬的情况也差不多。

    一条小腿被人抱住,她用另一条腿狠命踹着对方,那人头顶都冒血了,却在发狂的大叫:“大人,我的带薪假!”

    因为被对方缠住,宫本凉子、苍雪野姬的身上挨了几刀。

    得亏是木刀,不然都身首异处了。

    不过,哪怕是木刀,也不是女孩子能够承受的。

    杨根硕心疼坏了,双手用力,企图将二人拉回来。

    这就出现了一个角力的过程。

    杨根硕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飞出两脚,将两人直接踹成滚地葫芦,滚得远远的,人事不省。

    “凉子,你怎么样?”

    “我没事。”嘴上要强,但眼眶却红了。

    “野姬,你呢!”

    “大牛,疼!”苍雪野姬直接掉泪,抓住杨根硕的手,“给我们报仇。”

    杨根硕抬手为她擦了,心里真是毛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