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偏要辱
    宫本菊腚使出吃奶的力气,先将杨根硕一双手腕捆绑在一起,然后,在脖子上缠了三道,接着自上而下,捆住双腿。

    这种奇葩捆法,杨根硕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不过还别说,的确有效。

    让人不敢用力,否则,先得把自己给勒死。

    将杨根硕被捆绑住了,犬养胜男哈哈大笑,放开了艾悠悠。

    艾悠悠一得自由,就冲到了杨根硕跟前。

    此时的杨根硕侧身躺着,就像被捆住手脚、待宰的猪。

    “大牛。”

    啪!

    “啊!”艾悠悠吓得大叫,同时向后一蹦。

    因为,就在刚刚落脚的前面,一柄木刀斩下来,在地面上留下一道白印。

    若是她反应再慢点,虽然不至于把她的小脚砍下来,但受伤却是难免的。

    “杨根硕,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这一刀是犬养胜男劈的,也没想伤着艾悠悠,只是为了吓退她。

    效果很好。

    “怎么,你很得意?因为能够成为别国的公民而得意。”

    “不行吗?我问你,不行吗?”说话时,木刀劈下,砸在杨根硕腰上。

    杨根硕疼得一抽,翻了个身。

    另一边又来了一下。

    杨根硕身子蜷缩起来,痉挛着。

    “这就不行了,你不是很牛逼吗?”犬养胜男抬起尖头皮鞋,一脚踢出。

    这一脚正中杨根硕后心。

    杨根硕的脸直接变得煞白。

    啪!

    “让你骂我是汉奸。”

    啪!

    “让你左拥右抱,羡煞旁人。”

    “让你……”

    “住手,别打啦!”

    啪!

    “啊!”艾悠悠扑倒在杨根硕身上,吃了一木刀,顿时吃痛喊了出来。

    “胜男,继续,很精彩。”宫本菊腚拿着手机录视频。

    “让开!”犬养胜男喝道。

    “不。”艾悠悠红着眼睛。

    啪!

    “啊!”

    这一下子,直接抽在了艾悠悠的小屁屁上,她疼得掉下来了眼泪。

    犬养胜男好像被这一幕刺激到了,疯狂的大笑,并且再次扬起了手中木刀。

    啪!

    “啊!”艾悠悠没被打到,却早早闭上了眼睛,并且喊了出来。

    但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达。

    她睁开了眼睛,看到木刀被杨根硕抓在了手中。

    杨根硕瞪着眼睛,喘着粗气,双手死死抓住木刀,犬养胜男愣是抽不走。

    “大牛……”艾悠悠泪流满面。

    “好,精彩,太精彩了,继续继续。”宫本菊腚大声笑道。

    若是杨根硕被彻底压制,毫无还手之力,还有什么精彩可言。

    只有这种一波三折的剧情,才称得上精彩。

    “去死!”将木刀被杨根硕双手抓住,他死活抽不出来,犬养胜男恼羞成怒,抬脚冲着杨根硕的脑袋踢去。

    只是,刚刚抬起脚,支撑腿一晃,人也倒了。

    犬养胜男这才发现,是苍雪野姬偷袭了他。

    当然,对付他这种只会溜须拍马完全没有功夫的汉奸,苍雪野姬一个能打五六个,根本不用偷袭。

    犬养胜男倒地,杨根硕在地上一滚,屈膝顶在了他的面门上。

    “啊!”犬养胜男面部剧痛,一声痛呼,感觉鼻梁骨断了,眼泪鼻涕拼命往外流。

    “野姬,帮我解开。”杨根硕艰难的站了起来。

    “休想。”宫本菊腚立刻丢下手机,冲了过来。

    “野姬,手。”

    杨根硕一声大叫,苍雪野姬立刻会意,将一只小手送入他的手中,杨根硕顿时发力,将苍雪野姬甩飞出去。

    宫本菊腚一个猝不及防,闪身避开。

    主要是苍雪野姬身份特殊,他不敢攻击。

    再一看,宫本凉子已经解开了杨根硕的束缚。

    宫本菊腚双拳紧握、浑身发抖,又是气愤又是后悔,大意了。

    原本大势已定,现在再次出现了波折。

    “犬养胜男,你这个笨蛋,你去死!”宫本菊腚无处发泄,一脚踢在犬养胜男的腰上。

    “嗯……”犬养胜男立刻蜷成了龙虾。

    他受伤的地方,好像不是腰,是男人最最脆弱的地方。

    “大牛,你没事吧!”

    艾悠悠拉着他上下左右一阵打量,然后扑进他怀里,“对不起,都怪我,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现在后悔了吧,虽说好奇心是人类的最大美德,但,还有一句话,叫做好奇害死猫。”

    “是呢,我也是后怕不已,以后,我再也不随便跟踪你了。”

    杨根硕有些哭笑不得,手掌在艾悠悠小屁屁上一拍,艾悠悠发出一声痛呼。

    “还疼。”

    “当然,你让人抽一下试试?”艾悠悠嘟着小嘴说。

    杨根硕看着远处扶着腰,艰难起来的苍雪野姬,抱歉的笑道:“野姬,你不要紧吧!”

    “大牛,你力气真大,我都站不住。”苍雪野姬瞪了他一眼,“啊哟,我的腰。”

    “悠悠,你扶着凉子。”杨根硕松开艾悠悠,给他派了个活儿,然后,看着宫本菊腚说:“一波三折,真是精彩。”

    “杨根硕,你要怎么样?”

    “你不用怕。”杨根硕笑道。

    “我才不怕,哪怕技不如人,也只是有死而已,士可杀不可辱。”宫本菊腚梗着脖子说。

    杨根硕挖着耳朵说:“这话那么耳熟,野姬,好像你说了不止一遍。”

    “杨根硕,你给我闭嘴。”苍雪野姬骂道。

    “宫本菊腚,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杀人,这是我们的国家,这里是法治社会,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

    “够了。”

    “总之一句话,我不能杀你,但是,你这么对我,我肯定不能消气,所以,你得让我抽回来。”

    “士可杀不可辱。”

    “我偏要辱。”

    “大牛接着。”艾悠悠屁颠屁颠跑过来,手里多了两把木刀。

    杨根硕接在手里,冲向宫本菊腚。

    宫本菊腚扭头就跑,还是曲线跑。

    但是,杨根硕瞬间加速。

    啪!

    “哦!”

    木刀断了。

    宫本菊腚跳了起来。

    啪!

    依然如此。

    “大牛接着。”艾悠悠又一次送过来两把。

    啪啪!

    刀断了,宫本菊腚屁股胀痛难忍,双腿直打摆子。

    “大牛。”这次是苍雪野姬,她也觉得有趣。

    杨根硕凌空接住,凌空射出。

    像标枪一样射出。

    正在奔逃的宫本菊腚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

    待他抬起头,吐出一嘴和着血水牙齿的泥土野草。

    “不要,别打了,我认输,认输。”他咳嗽着,投降。

    杨根硕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手中一柄木刀从天而降,贴着他的脖子,插|进了地面。

    尽管是木刀,宫本菊腚依然菊花一紧,吓出一身冷汗。

    “宫本菊腚,我问你,这样的耻辱,你还不切腹?”

    “我……”

    “杨根硕!”

    一个声音在四周回荡。

    “师父!”宫本菊腚脸上狂喜,大叫,“师父救命。”

    “你就是鬼谷门主?”杨根硕皱眉,“田青牛、五毒和这个宫本菊腚的师父?”

    “正是老夫。你年纪轻轻,杀伐如此之重,难道,你的师门长辈没有教过你得饶人处且饶人?”

    杨根硕笑了:“我打赢了,你们就让我得饶人处且饶人,我输得时候呢,你们是不是恨不得多踩上几脚。”

    “你也已将他抽打的体无完肤,此事到此为止吧!”

    “他可是想要我的命耶,你说的也太轻巧了吧!”杨根硕竭力寻找声音的来源,“还有,你堂堂一代宗师,却只会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

    “我自然是要露面的,不过,老夫用的千里传音,不懂了吧!”

    “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轰!

    话音未落,还真是响了一声旱雷。

    然后,屋顶上,一个黑袍面具的高大身影飘落下来,略显狼狈。

    “哈哈……”杨根硕笑得肚子都疼了,这人也是一代宗师?是来逗比的么,他就在屋顶上,还好意思说什么千里传音。

    更好笑的是,自己刚说了句“装逼遭雷劈”,他还真让一个旱雷劈了下来。

    杨根硕自顾自在一旁抱着肚皮大笑,而宫本菊腚却激动坏了,顾不上臀部血肉模糊,疼痛难忍,利用匍匐前进的姿势,爬到了面具男的脚边。

    “师父。”宫本菊腚抱住面具男的小腿,“徒弟原本已经稳操胜券……”

    “住口!”面具男一声咆哮,“师门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师父,弟子尽力了,这小子竟然修炼出了剑气。”

    “嗯?”面具男猛然扭头看向杨根硕,一双透过面具的眼睛炯炯有神。

    然后他摇摇头:“老夫竟然看不透,不过,若是你说的不错,那么,你们落败,也在情理之中。”

    “谢师父体谅。”

    面具男咂咂嘴:“瞧你这屁股……”说着,在怀里一阵摸索,然后将一个小玉瓶丢给宫本菊腚。

    “内服外敷,不日便可痊愈。”

    “谢师父,谢师父厚赐。”

    杨根硕站在几个女孩子身前,倒吸一口凉气。

    宫本菊腚功夫不错啦,并非什么虚有其表的银样镴枪头。

    五毒也不是,他是内劲大成者。

    能够教出这样两个徒弟的人,自然也不会普通人,更不是来逗比的。

    于是,杨根硕脸上多了几分凝重。

    “小子,若是能激发剑气,自然不会无门无派,说,你师承何处,或许跟我们鬼谷一派还有些渊源,那样一来……”

    “不用白费唇舌枉费心机了,这个问题,已经被很多人不止一次的问起过,答案是无可奉告。”杨根硕竖起两个中指。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