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万蛊慑服
    艾悠悠一把将杨根硕抱在怀中,小脸贴上他的额头,直觉的忽冷忽热。

    冷如冰,热似火。

    而且,杨根硕双目紧闭,身子不停发抖。

    “大牛,大牛你怎么啦,不要吓我。”艾悠悠将杨根硕紧紧的搂在怀里,声带哭腔。

    她好后悔,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自己简直就是扫把星,每一次都成为大牛的累赘,给他带来厄运,如果没有自己,他每一次都不会有事。

    “为什么,为什么?”

    “丫头,别再摇了。”鬼谷门主无奈的耸耸肩,“这是内力透支的正常反应,会影响修为,还会落下病根。”

    “怎么办?那怎么办?”

    “我看这小子不错,让我帮他一把。”

    “别过来,你分明是来找大牛麻烦的,我不信你!”艾悠悠大声阻止鬼谷门主。

    “自己掂量吧!”鬼谷门主叹了口气,“信我,他或许可能恢复如初,不信,后果很严重。”

    “师父!”

    说话声中,一男一女大步走进院子。

    “五毒,你怎么来了?”鬼谷门主一回头,看到了他的三徒弟。

    “师父,我为您引见,这位是……”

    “住口!”说话的,是旁边一个身材高挑的红衣女子,瘦长脸蛋,颀长脖颈,身穿艳丽的大红长裙,一双狭长凤眼透着股股冷意。

    “王刑天,你果真要同我们蛊族为敌?”

    “你是……”自从红衣女子一出场,鬼谷门主,也就是她口中的“王刑天”如同魔怔了一般,再也没能挪开眼睛。

    “我是蛊族大长老之女百合。”红衣女子一脸孤傲。

    “百合小姐,快救大人,大人伤的不轻。”五毒急切的说道。

    “王刑天。”百合眯起眼眸,“你在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还不顾自己宗师身份,痛下杀手,这笔账我们蛊族一定讨还。”

    说罢,百合拂动阔袖,大步走向杨根硕。

    “丫头,”王刑天手向前一伸,又无力的放下了,然后说道:“有句话得说清楚,在座的都有目共睹,这小子不是我伤的,他是自己金针刺穴,活活累晕的。”

    “他为什么要金针刺穴?”艾悠悠哭着质问。

    “因为,想要拥有一战之力。”

    “那还不是因为你。”

    “我……”

    “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你难辞其咎!”艾悠悠含泪控诉。

    “我……”王刑天无言以对,跟失去理智的小丫头斗嘴,自己不是找不自在么?

    “让开!”百合大喝。

    “干嘛!”艾悠悠含泪问道。

    “你能救他?”百合皱眉。

    “哦。”艾悠悠将杨根硕交到百合手中,小心翼翼的。

    百合检查了杨根硕的体温,以及瞳孔大小,英气的眉头微微蹙起,单手托着杨根硕的后背,另一只手放在唇边一吹。

    一声口哨,甚是悦耳。

    百合后背脖颈处冒出一节蛇头,金色的蛇头。

    “啊!”艾悠悠吓得后退一步。

    “小金,上。”

    金蛇电射而出,目标是杨根硕的颈部大动脉,远远的,张开嘴巴,露出尖牙。

    “你干什……”艾悠悠大叫,以为她要害大牛。

    嘶嘶……

    金蛇半途之中,一头栽落,然后仿佛前面有什么天敌一般,头也不抬,刺溜,钻进了百合的裤腿,再也不敢露面。

    一切充满了戏剧化。

    百合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五毒叹道:“百合小姐,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蛊王的确在大人身上,蛊王在此,万蛊慑服。”

    “闭嘴,别贫了。”百合一脸烦躁:“现在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属下……”

    “五毒,给他输送内力。”百合命令。

    “是。”五毒毫不犹豫,将杨根硕扶着坐起,双掌顶在他的脊背上,不一会儿,五毒就变得面无血色,身体发抖,牙齿打颤。

    “五毒,怎么回事?”百合惊呼。

    “小姐,大人身体就像海绵,我要被吸干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百合当即运功提气,然后一掌打在杨根硕前胸膻中穴上。

    五毒的双手终于脱离的杨根硕的后背,他坐在地上,心有余悸的大口喘气。

    却发现百合的手掌黏住了,无论如何也拔不掉,而她的脸色也在一寸寸变白。

    王刑天冲上前去,一掌拍在杨根硕后背。

    百合的手掌终于拿开了,她也是惊魂未定,一个侧身,让过了杨根硕喷出的一口黑血。

    王刑天猛然握拳,好不容易脱离杨根硕的吸附,脸色也是一青,心头大骇。

    杨根硕盘腿坐着,缓缓睁开了眼睛,呼出一口浊气。

    “大牛,大牛你没事了,吓死我了。”艾悠悠扑上前去,将他的脑袋抱在胸脯里。

    看到这一幕,百合黛眉轻蹙,五毒一脸尴尬。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还是来到了杨根硕面前,脸上挂着关切。

    王刑天则是眉头紧锁,因为,眼前这小子功法庞杂,甚至还有一些邪门歪道,这小子绝无可能自学成才,但又是什么人会这么教徒弟,会教出这么一个妖孽?

    “美女,你谁呀?”杨根硕看着百合,笑嘻嘻的问。

    百合眉头一下子皱的更紧了,这小子的轻浮劲儿扑面而来,真要让他接任蛊神么,他真的适合么?

    蛊神,作为一个部落的首领,不应该是有德有能者居之么?

    难道,单单因为他身上佩戴者蛊王,以及蛊神信物,他就是当之无愧毋庸置疑的下一任蛊神?

    百合一直认为,这样的规矩太过因循守旧,应该变革掉。

    见到杨根硕之后,她的这种念头越发强烈。

    “大人,这位就蛊族大长老之女,这一次,我回去禀报,是大长老派她下山,接您回去主持蛊族事务的。”

    “什么?”

    “什么?”

    杨根硕、艾悠悠异口同声。

    这些内容,五毒曾经对他提过,杨根硕一直没太当真,甚至一度认为是无稽之谈。

    尤其在是五毒消失一段时日之后,杨根硕甚至忘了这茬。

    没想到,五毒是回蛊族去了,而且还带来了英武不凡的美女百合。

    杨根硕摇摇头,百合这个名字不好,太容易让他产生遐想。

    但是,百合长得真……英俊,英姿飒爽根本无法形容她,杨根硕觉着吧,要是有电影公司拍花木兰、梁红玉之类的女将军女英雄,百合可以本色出演。

    艾悠悠的惊呼,那是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但是,她却异常惶恐,今日所见,让她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一个有别于现代文明,有些古老的世界。

    一个她若非亲眼所见,绝对无法想象也根本不会相信的世界。

    她发现自己明显离这个世界很远。

    而杨根硕却纠缠颇深。

    什么回去主持蛊族事务,难道大牛要离开自己吗?

    “哎,百合,既来之则安之,那个,先把眼下的事情了结了吧。”杨根硕自来熟的说道。

    百合给了她一记白眼:“怎么了结?”

    “你们都说我是蛊神,也就是你们的主子,主子受辱,你们应该怎么办?”

    “主辱臣死。”五毒挺胸说道,明显有着卖弄的成分。

    “你去死吧。”百合没好气的瞪了这厮一眼,“我不拦着你。”

    五毒有些尴尬:“我只是说个成语。”

    “靠!”杨根硕比划了一个中指。

    “杨根硕,你同鬼谷门人间的恩怨,五毒客观的给我讲了,你也有责任,如今两败俱伤,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嗳嗳,就是就是,冤家宜解不宜结。”五毒马上帮腔。

    “五毒,你是跟屁虫吗?或者是鹦鹉。”杨根硕撇撇嘴,一脸鄙视,“当初你堵我的时候,可是相当牛逼,相当残忍呢!”

    “嘿嘿,大人,咱那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不打不相识么?”五毒尴尬的笑着,“而且,五毒本性纯良。”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实在是看不出来。”杨根硕摇摇头,目光落在了百合身上,从脸到脖子,又到锁骨继续一路向下。

    百合眉头紧蹙,脸上杀气涌现。

    杨根硕的目光太过直勾勾赤果果,她有种没穿衣服的感觉。

    生气的同时,英气的脸蛋上也爬上了红云。

    下一刻,她脸色却是一变。

    因为杨根硕神情中,多了一抹鄙视。

    难道嫌弃自己的外貌?

    “什么大长老的女儿,我以为多牛逼多牛逼的,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什么蛊族要讨还公道,现在又冤家宜解不宜结,当起和事老了?”

    “杨根硕,你根本不知道情况。”百合气得波涛起伏。

    “我只知道,你没什么本事,不是王刑天对手。”

    “你是吗?”

    “我……”杨根硕用的是激将法,没想到百合居然不买账,还回敬过来,他很少在同女人斗嘴中落败的,但是这一回合,明显处在了下风。

    杨根硕岂容这种情况出现,他笑着说:“百合啊,你代表的是蛊族,哪有不战言和的道理?我相信你,来,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王刑天哭笑不得。

    百合更是大喝:“杨根硕,你给我闭嘴!我说你根本不知道情况。”

    “就是啊,大人,你身上太邪性,差点把我吸干了。”

    “哎!”听了五毒的话,杨根硕向后一缩,一脸嫌弃,“你身上多脏啊,我想吐。”

    五毒脸上一黑,“大人,不带这么埋汰人的,你吸的是我的内力。这不,百合小姐也被你吸住了。”

    “我的吸引力这么大?”杨根硕瞪圆了眼睛,似笑非笑。

    这个无赖!百合牙根儿痒痒的,自己救了他,他不感激也就罢了,居然在这胡言乱语。

    “是啊是啊,你的吸引力超强,还很重口呢!男女通吃。”

    “呃……”杨根硕再次吃瘪。

    “呵呵……”五毒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杨根硕指了他半天,还是无力的放下了手。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