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哪里找这么好看的拖油瓶
    “杨根硕,我说你不懂事,你还不信,刚才若不是王刑天出手,后果不堪设想,你现在感觉如何?”

    “你关心我呀!”杨根硕笑嘻嘻指着头顶,“天空飘过四个字,啥事没有。”

    百合又是一记白眼,心说这小子是不是没长大啊,怎么这么贫?

    “没有就好,因为王刑天的仗义出手,才化解了这次危机,所以我说,这件事到此结束。”

    “不要说得这么人情满满的,难道我们鬼谷一门还怕了你们不成!”

    百合话音方落,宫本菊腚挣扎起来,“小丫头,你不可以直呼我师父的名讳,这是大不敬。还有,你们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我师父的对手!”

    “宫本,你给我住口。”王刑天冷喝一声,目光落在杨根硕身上,“年轻人,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你是年轻一辈当中的翘楚,尽管你不愿意说出师承何门何派,我依然对你很感兴趣。”

    “你想说什么?”

    “第一,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第二,你如果愿意坦诚一点,咱们或许还能成为忘年之交,又或者,成全一段师徒缘分。”

    “师徒?”杨根硕眉头紧皱,眼珠儿一阵骨碌转动。

    “怎么,我王刑天不配做你师父?”

    “那倒不是,三人行,就有个能做我师父,我关心的是,我需要付出什么,又能得到什么?”

    “绝壁超乎你的想象,所以,考虑考虑吧。”

    说罢,深深看了眼百合,身形一动,便上了屋檐,再一动,消失在众人眼前。

    “师父……”宫本菊腚喊了一声,却并没得到回应。

    “宫本,你师父是属耗子的,放着大路不走,非要飞檐走壁?”

    哗啦……

    远处传来瓦片碎裂的声音。

    “你懂什么?”宫本菊腚趾高气昂,“所谓高人,自然要高来高去。”

    “那不是高人,那是鸟人。”

    哗啦……

    更远的地方,又有瓦片碎了。

    “你……”宫本菊腚无言以对。

    “哎!”杨根硕一摆手,“不跟你扯了,今天拆了你的虹口道场,实在不好意思啊!”

    “呃……”

    “你可以报警,也可以打官司,我都奉陪。”

    “你不是说掌握了我的犯罪证据,并且发送给警方了吗?为什么直到现在,警方都没有出现?”

    “逗你玩呢!”杨根硕一抹口袋,却摸到了大腿肉肉,“哎呀,我手机呢?”

    “这里。”艾悠悠发现了杨根硕的手机,那只林晓萌送的,兔子耳朵保护套的爱疯手机。

    她送过来,杨根硕接到手里点亮屏幕一看,“我去,这么多未接来电。我得走了。”

    杨根硕边走边拨打电话。

    “杨根硕,你就这么走了?”宫本菊腚喊道。

    “怎么着,你还想怎么样?要打架,可以另约时间,要赔偿,法庭见。”

    宫本菊腚一摆手:“不是的,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报警,你不是已经掌握了我的犯罪证据。”

    “你还真是执着。”杨根硕嘴角勾了勾,“那我告诉你吧,通常呢,我自己能解决的,我不会求助于警方,那样一来,就会束手束脚,而弱者,会受到法律的保护。”

    说罢,阴测测一笑,扭头离开。

    宫本菊腚看着那抹不怀好意的笑,后背凉飕飕的。

    “站住。”这次是百合,她大声叫住了杨根硕。

    “又咋啦!”杨根硕不耐烦道。

    “你就这么走了?”百合质问。

    杨根硕回头看着她,“几个意思?难道还要带上你?”

    百合身后,五毒鸡啄米般点头。

    百合脸上一红:“阿爹说了,我的任务就是带你回到南疆蛊族,接任蛊神,你一日不走,我自然要跟着你。”

    杨根硕瞪大眼睛,上下打量百合一番,顿时眉开眼笑。

    百合咬着唇皮,皱着眉头,侧过了身子,然后,觉得还是浑身不舒服,索性,给了杨根硕一个后背。

    即便如此,依然如芒在背。

    “好啊,嘿嘿,这个可以有。”杨根硕嘿嘿直笑,让百合有种羊入狼口的感觉。

    是啊,自己功夫不如他,唯一的依仗,就是身上的毒虫,可是,他身上带着蛊王,万蛊慑服。

    自己跟着他,要是在某个雷电交加大雨倾盆的夜晚,他对自己那啥,自己岂不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阿爹,你是我亲阿爹吗?

    自己唯一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的,也许只有情蛊了。

    因为,情蛊不是毒,蛊王不排斥。

    但是,若是自己种下情蛊,岂不是要跟这厮纠缠一生?

    百合连连摇头,那简直太恐怖了。

    这时候,杨根硕开口了。

    “但是,怎么跟啊?同居吗?”

    “亏你敢说?”百合红着脸反驳,“顶多就是同一个屋檐下,咱们各自有自己的房间。”

    杨根硕笑了:“但是,你有钱吗?”

    “你什么意思?”百合警惕的退后一步。

    “五毒没跟你讲吗?”杨根硕摇摇头,“我现在都是寄居在人家屋檐下,怎么还能带一个拖油瓶?还有一张嘴。”

    “你才是拖油瓶!”百合气坏了,自己辣么漂亮那么高贵,竟然被说成拖油瓶!

    “就是啊大人,哪里找这么好看的拖油瓶呢!”五毒随口附和,话一出口,就知道糟了。

    “五毒,你给我住口,想死吗?”百合伸手一指,袖子里的金蛇飞了出去。

    “小姐饶命啊!”五毒双手抱头,竟然一点儿也不敢反抗。

    金色小蛇落在了五毒的头顶上,伸出蛇信,轻轻的触碰着五毒的手背。

    艾悠悠、苍雪野姬、宫本凉子三个女孩子齐齐捂住小嘴,一个个汗毛倒竖,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五毒,你不说话,我不会当你是哑巴。”百合冷冷说道,“我记得你以前话不多,也专门修炼了腹语,沉默是金啊!”

    “是是。”

    “以后再敢胡说,决不轻饶。就让……”百合想了想说:“就让小金咬掉你的舌头,以后,你只能用肚皮说话。”

    “是是。”五毒唯唯诺诺。

    “百合,我很忙的,要不先走了。”杨根硕说。

    “站住!”百合不依不饶,“从现在起,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啊?”杨根硕目瞪口呆,如果面前有一面镜子,他一定能够看到自己的精彩表情,“百合,你这么……这么爷们儿……”

    “你才爷们!我是女孩子。”

    “我说的长相英武,你确定你是认真的,一定要跟着我,寸步不离?”

    “你以为我想啊,这是我的使命。”百合摇摇头,“不是寸步不离,你想多了。只是,只是不离开视线。”

    “这么说,我洗澡,你也要偷窥?”

    “我才不会偷窥你!”百合叉腰大叫。

    “关键是,咱们连房子都没有,怎么同居啊,我带着你住进悠悠家,也不算事儿啊!”

    “都说了不是同居……”百合满头黑线,无力的辩驳着。

    “嗳嗳……”杨根硕勾勾手,脸上有淡淡的奸笑。

    “你干嘛!”百合面带警惕,硬着头皮上前,同他依然保持着安全距离。

    杨根硕搓着手指,眨眨眼睛:“那啥,你这也属于公干的吧,应该有活动经费来着。”

    “干嘛!”百合一下子捂住了后腰。

    “真是涉世未深啊,我一下子就知道了你全部家当藏在哪里?”

    百合黑着脸:“我明白你的意思,好吧,我今天就去看房子。”

    “真的,你好有钱哦。”杨根硕走上前去,就要抱住百合。

    百合往后一蹦,“杨根硕,你给我放尊重点。”

    “你有钱,我就可以倒贴,铺床叠被,端茶递水,外加暖床。”杨根硕眉飞色舞,“在外,我就是你的贴身保镖,在家,我就是全职男佣。”

    “你……”

    杨根硕拈起兰花指,“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人家都没有意见,可攻可受,可长可短,可深可浅,可人可兽……”

    “你住嘴!无耻卑鄙下流,我不要听。”百合双手捂住了耳朵。

    “咱们都要同居了,都要朝朝暮暮了,你还就不用这么见外了嘛!”

    艾悠悠只觉得呼吸困难,大牛居然能够贱到这种程度,简直无法直视。

    “悠悠,走。”杨根硕努努嘴,率先朝门外走去。

    “大牛,你就这么走?”这次,是苍雪野姬和宫本凉子一起说的。

    杨根硕一下子蹦起来,今天翻来覆去听到这话,他有点神经了。

    “两位美女,又怎么了?”杨根硕苦着脸问。

    看到这厮苦逼的表情,宫本凉子先笑了:“瞧瞧你这衣不蔽体的,出去了还不被人围观,然后,还会因为有伤风化进局子。”

    杨根硕仔细一看,还真是。

    跟宫本菊腚打斗的时候,衣服就破了。

    然后,又被王刑天虐了一阵。

    这会儿,腚差点漏出来,的确不大雅观。

    就说一直有种凉飕飕的感觉,原来是这么回事。

    “没衣服咋办。”

    杨根硕目光落在宫本凉子身上,继而是苍雪野姬,后面艾悠悠、百合。

    每一个接触到他目光的女孩子,都做出同样的动作,就是将衣服抓紧。

    杨根硕都没注意她们的反应,目光转移到了五毒的身上。

    五毒动作更加夸张,抓住领口,还捏住裤腰。

    “靠,滚!”杨根硕没好气道:“就你那能当抹布的衣服,我就算裸奔,也不穿。”

    听了这话,五毒居然明显松了口气。杨根硕更是满头黑线。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