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探监
    接下来,一路无语。

    车子出城后,上了环山路的快速干道。

    萧米米拿掉了警灯,车速也上到了一百码。

    右手边就是郁郁葱葱绵延不绝的秦岭,今天要去的监狱,就在秦岭深处。

    萧米米应该是提前研究过路线,遇到路口都没怎么犹豫,选择干脆利落。

    杨根硕的注意力却落在了莽莽群山上。

    秦岭绵延千里,起伏不定,是龙脉,是分水岭,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沿着山脉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拐进了一条岔路口,继续往深处走,时不时穿过一个隧道,要么就在大山夹缝里穿行,还有令人望而生畏的盘山路,一侧便是千丈绝壁。

    这样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了监狱的指示牌,以及闲人免进的警示牌。

    又往前推进了一些,遇到了哨卡。

    武警战士荷枪实弹。

    萧米米出示了证件,战士依然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包括人和车,这才放行。

    哨卡过后,还有一道栅栏门,再次检查一遍,车子进入了监狱的大院里面。

    按照指示停好车,一个年轻英俊,穿着迷彩服的年轻人跑了过来,将刚刚下车的萧米米抱在怀里。

    “小奇!”萧米米一把推开他,给弄了个大红脸,“你这位监狱长的公子,不应该注意点影响?”

    “呵呵。”年轻人挠挠头,“你又不来看我,又不让我去找你,我爸说你要来,我高兴的一夜没合眼。”

    “谁信呐!”萧米米蹙眉,“你这个花花太岁,一夜没合眼,一定跟哪个美女促膝谈心了吧!”

    “米米,哪能啊,我心里只有你,我可以对天发誓。”年轻人直接举起手。

    “杭小奇,你幼不幼稚!”萧米米眉头紧皱,一脸不高兴。

    叫杭小奇的年轻人不干了:“米米,咱们可是青梅竹马过来的,小时候就没少玩过家家,我对你的心意,你应该明白的,我当面表白,表明心迹,怎么就幼稚了?”

    “杭小奇!”萧米米不耐烦道:“你还跟我较真是不?”

    “米米,不是不是,你别生气好吗?”杭小奇马上就变换了语气。

    杨根硕从另一边下车,拉开后门,将郭美美扶出来。

    郭美美柔柔一笑:“杨大哥,我没事,不用这么照顾我。”

    “他们都是家属?”杭小奇目光落在杨根硕、郭美美身上,语气就变得公式化了。

    “同志,我是。”郭美美怯生生道。

    普通老百姓,对待公家人,尤其是穿着军服或者警服的,都有种与生俱来的敬畏。

    “他呢?”杭小奇看着杨根硕,一脸不爽。

    这小子分明是个小白脸,还穿一身雪白的运动服,光芒四射的,连自己都有些失色。

    “杨根硕,我朋友。”萧米米道。

    虽然没什么情绪波动,杭小奇也受不了了,“米米,不是吧,他也太小了,看上去就是个中学生,你喜欢这样的?”

    “杭小奇,你给我住嘴,否则,休怪我不念旧情。”

    萧米米也怒了,这家伙是不是在监狱一亩三分地呆久了,话都不会说,难道以为天老大他老二,不用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也不用考虑任何人的感受?

    萧米米一发飙,杭小奇立马怂了。

    “米米,你别生气,我这不是紧张你,紧张咱们的感情么?”

    杨根硕一哆嗦,动作有些夸张,又一次被杭小奇看到了。杭小奇眼里都冒火了。

    “别这么肉麻,咱们的感情,也就是小时候的姐弟之情,仅此而已,你别想太多。”

    “米米……”

    “带我们去见犯人吧!”

    “跟我来吧。”杭小奇握紧了拳头,又无奈的放松了,然后,在前面带路。

    “真情表白,却撒狗粮失败,啧啧……”

    “杨根硕,你闭嘴!”

    杨根硕刚开口,就被萧米米喝止了。

    “杨根硕,你几岁了?成年了么?这就学人家谈恋爱,你妈同意么,允许你早恋么?”

    话没说完,呼吸一窒。

    原来是杨根硕突然逼近,还捏住了他的脖子。

    杨根硕是那么用力,杭小奇一下子就感觉透不过气来,脸马上涨红,同时,看到了杨根硕眼中无穷无尽的冷意。

    “大牛,你干嘛!放手。”

    萧米米不知道杨根硕为什么反应这么剧烈,去拉他的手,却拉不动。

    与此同时,持枪的武警发现了异常,纷纷拉动枪栓,咔咔咔,枪口对准了杨根硕,声声怒吼:“放手!”

    “放手啊,大牛,你疯了,这是监狱,人家有枪,别胡来,算我求你了!”

    萧米米一边拉扯杨根硕铁筑般的胳膊,一边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不带这小子来监狱了,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惹祸精。

    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牛脾气上来了。

    就在萧米米和郭美美都要急出眼泪的时候,杨根硕终于松开了手。

    “同志,我妈早没了,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不介意送你去见她。”

    杨根硕面无表情,说话时,还为杭小奇抚平了领口,然后错身,率先走向监狱深处。

    杭小奇呼哧呼哧喘气,面色阵青阵白,又是握拳又是咬牙,却是无处发泄。

    还有一点点后怕。

    一回头,萧米米和犯人家属都追着那个名叫杨根硕的中学生去了。

    不对,米米喊他大牛,他们竟然以昵称相称,岂有此理!

    杭小奇一跺脚,追了上去。

    “大牛,你刚刚怎么那么激动?”萧米米皱眉问道。

    “不知道。”

    面对杨根硕这样的回答,萧米米却是沉默了。

    刚刚,杨根硕提到了他过世的母亲,显然是因为杭小奇反复提起他母亲,他才发飙的。

    今天也就是在监狱里,在杭小奇的地盘上,要是搁在外面,杭小奇不死也得脱层皮。

    原本,对于同杭小奇相见,萧米米也有点期待。

    小时候,总有个拖着鼻涕的小男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溜。

    那时候,小男孩信誓旦旦,长大了要给她造一座金碧辉煌的房子。

    那些尘封的记忆,都褪色成为一张张暗黄的画面。

    温馨,令人怀念。

    今日一见,这小子怎么一身纨绔气息,还有点儿娘。

    萧米米都是一副大咧咧的性格,最受不了的就是娘炮了。

    相当失望。

    “美美,你看什么?”杨根硕发现郭美美走得小心翼翼,并且东张西望。

    “杨大哥,我是第一次来监狱,一来,想要看清小飞生活的环境,二来,回去也好给妈妈讲。”

    郭美美一开口,杨根硕和萧米米都沉默了。

    郭美美又说:“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有碉堡,有塔楼,高墙壁垒的,这就是小飞要待很久很久的地方啊!”

    ……

    会客室。

    一身囚衣,剔着青皮的刘飞刚进来,就愣住了。

    因为萧米米的缘故,狱警并没有限时间,点点头,走了。

    萧米米看了一眼,也跟着走了出去。

    “哥,美美,你们怎么来了?”

    “小飞!”郭美美冲过去,扑进了刘飞的怀里。

    见刘飞还有些发愣,杨根硕摇摇头,也暂时离开了。

    一出门,又看到杭小奇纠缠萧米米,但萧米米显然不给面子,不理会他的絮絮叨叨,一个劲儿朝前走。

    “米米,你听我说啊,难道,一个机会都能给我?”

    “停下,难道你还要跟着吗?”

    “你不听,我就跟着,我一直说。”

    “呵,随便。”萧米米笑着推门进去。

    杭小奇想都没想就跟进去了,里面顿时响起一声惊呼:“小奇,你干嘛,这是女厕!”

    下一秒,杭小奇抱着脑袋冲了出来。

    狼狈不堪。

    原本,杭小奇是冲着杨根硕的方向来的,待看着他,扭头换了个方向,显然是不愿意让杨根硕看到他的糗样儿。

    杨根硕也是这才抬头,看到了厕所上面的标志。

    萧米米就是不把话挑明,真逗。

    杨根硕靠在会客室门口墙上,并非有意,但还是将小夫妻的情话一一听入耳中。

    郭美美没说自己怀孕,一大半的内容,都是关于杨根硕的。

    给刘母治病,托人找关系,让她能够探视,一路亲力亲为送过来等等。

    刘飞感动的不行:“我早就发过誓了,杨大哥就是我亲哥。”

    “也是我的。”郭美美低声说道。

    “嗯?”刘飞说:“美美,你不该来。”

    “为什么?”

    “我都成了什么样子了,谁知道十年还是八年以后才能出去,你还年轻,别等我!”

    “小飞,这些天,我除了上班,就在医院陪妈妈,我想方设法来看你,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妈妈?可是我……”

    “小飞,你摸摸看。”

    “你没胖,还是那么苗条,一点肚腩都没有。”

    “傻子。”郭美美轻声骂了一句。

    “为什么?”

    杨根硕忍不住了,走进去指着刘飞骂道:“我应该说你幽默呢,还是说你傻呢?”

    “大哥,我不明白!”

    “那你应该明白美美对你的心意了吧!”

    “但我不能耽误她!”刘飞说的认真。

    “混蛋!”杨根硕又骂,“你不想耽误人家,你下什么种啊!都生根发芽了,你知道不?”

    “杨大哥……”郭美美有些吃不消。

    “啊?”刘飞愣住了,“大哥,你的意思是……美美,大哥说的是真的吗?”

    到了最后,已经变得相当激动。

    “小飞,是真的。”郭美美轻轻靠在刘飞的胸口上,“刚刚两个月,要不是因为有了宝宝,我都见不到你呢!”

    刘飞沉默着,脸色变换不定。

    郭美美注意到了,问道:“小飞,怎么了,你不高兴?”

    杨根硕也注意到了,他脑洞大开,难道不是刘飞的种,刘飞他是喜当爹?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