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俩妹子,你们很嗨嘛!”杨根硕推门进去,嬉皮笑脸的问道。

    “啊!”苍雪野姬大叫一声,向后一跳,“大牛,你啥时候来的,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在外面很久了?”

    “呃……你怎么知道?”杨根硕倒是没有隐瞒。

    “啊?”宫本凉子捂住脸,“那……我们的谈话,你岂不是都听去了?”

    “基本上吧!佩服佩服。”杨根硕抱拳拱手。

    “大牛,感觉如何?”苍雪野姬踱步,在他面前站定。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一山还有一山高,必须承认。”

    “小样儿。”苍雪野姬在他胸口砸了一拳。

    杨根硕顿时目瞪口呆,这丫头居然让他有种色魂授予的赶脚。

    “大牛,你真牛啊,到处吃得开,医院也不例外。”苍雪野姬说,“这不,我们找到柳院长,报了你的名字之后,立刻得到了妥善安排。”

    宫本凉子说:“柳院长真是个医德高尚的医生,嘘寒问暖,热情周到,就是……眼神有点怪,好像……”

    “好像什么?”杨根硕问。

    “好像……”宫本凉子蹙眉,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形容。

    “就是眼神暧昧呗。”苍雪野姬大咧咧道,“大牛,柳院长跟你啥关系啊!”

    “忘年之交。”

    “呵呵,我看哪,他八成把我们当成了你的女人,而且一次俩,又是这么漂亮的歪果仁,所以,他很好奇,就有了些暧昧的遐想。”

    “你说的没错,那就是个老骚情。”杨根硕脱口而出。

    “大牛!”一个熟悉的苍老声音在背后响起。

    杨根硕捂住脑壳,“老柳,你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呢?”

    “嘿嘿,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不然,我怎么能听见你在背地里埋汰我。”

    “嘿……”杨根硕尴尬一笑。

    “你小子不地道,还有脸说咱是忘年之交。”柳承恩摇摇头,“老头子我一把年纪了,居然成了你取悦女朋友的道具,我这心里真是哇凉哇凉的呀。”

    “你得了吧,歇歇吧!”杨根硕撇撇嘴,“你哪有这么脆弱,我反正第一个不信。”

    “哈哈……”柳承恩一阵爽朗大笑,“怎么样,对我的安排还满意吗?”

    杨根硕点点头一脸真诚:“满意,相当满意,柳院长,多谢。”

    “哈哈,你就不用跟老头子见外了。”

    “凉子的腿伤的严重么?”杨根硕问柳承恩。

    “比较严重啊,腿骨都穿透了,不过,我们利用特殊手段,取出了碎骨,并且修复了骨组织,问题不大。”

    杨根硕点点头:“真是有劳了,所有花销,我一力承担。毕竟,你们医院也是有成本的。”

    “医院是我柳承恩的。”

    “呃……”杨根硕挑起大拇指,笑道:“霸气。”

    柳承恩摇摇头,“大牛啊,不是我说你,这么漂亮的外国女朋友,你是怎么照顾的,让人家受了那么重的伤。”

    “柳院长,您过奖了。”听到柳承恩夸自己漂亮,还将自己说成是杨根硕的女朋友,宫本凉子害羞的同时,心里竟然甜丝丝的。

    但是,杨根硕下面一句话,气氛直接破坏殆尽。

    杨根硕看着柳承恩,微笑道:“老柳,你说的对呀,是我一不小心弄伤的。”

    “啊……”柳承恩无语了。

    一不小心,能弄出两条腿的贯通伤,谁信啊!

    难道说自己判断错了,她们不是大牛的女人?

    如果不是,怎么会打招呼,让自己妥善安排,这会儿又亲自过来探病。

    柳承恩也是有八卦心的,而且并不比年轻人来的轻,他脑袋快速转动,然后得出一个结论——化敌为友。

    因为通过仪器检查,柳承恩发现宫本凉子的身体素质相当好,结合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她极有可能是个杀手,在杀大牛失败之后,被俘虏,被感化。

    柳承恩越想,越觉得就应该是这样。

    柳承恩甚至脑洞大开,脑海里出现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两个女人一身劲装,拦住了杨根硕,然后是一番殊死搏斗……

    “喂,老柳,想啥呢?”杨根硕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

    “没……没啥。”

    “没啥叫你几遍都听不见?年纪大了,不要胡思乱想。”

    “啥意思?”

    “警惕老年那啥。”

    “哪啥呀!”

    “痴呆呀!”

    “你小子咒我呢!”

    “走吧,咱们聊聊李秀琴的病。”杨根硕说着,揽着柳承恩的肩膀往外走。

    “大牛,你有没有时间?”苍雪野姬叫住他。

    “干嘛?”

    “我……我们有话对你说。”

    “大牛,你先忙,我去办公室等你呀。”柳承恩转身离去,脸上挂着暧昧的笑。

    杨根硕对着柳承恩的后背,比划了一个中指。

    然后,冲着苍雪野姬道:“十分钟。”

    “进来。”苍雪野姬毫不矜持,抱住杨根硕的胳膊,将其拉进病房,同时,还将房门关上了。

    “呃……你们这是……”杨根硕心里一阵突突。

    “大牛,我们的关系,你最清楚,我们在你跟前,也没什么秘密。”

    “然后呢?”

    “我跟凉子商量好了,按你的意思,以后断绝那种超友谊的关系,做正常的女人,正常的闺蜜,她跟你,我放心。”

    “嘁——你说得着吗?”杨根硕撇嘴。

    “你答应我,不可以欺负凉子,她虽然身上有功夫,但是她这些年过得很苦。”

    杨根硕看了眼病床上红着眼睛的宫本凉子,相信了苍雪野姬的话,一个忍者,一个杀手,那都是要经过残酷的训练,需要斩断七情六欲的,这个过程,一个“苦”字又哪能概括?

    他点点头:“也就是在你这儿,才能得到一点点快慰。”

    “你说的没错,这没什么可回避的。”宫本凉子沉声道,“我们这种人,心理原本就不健全。野姬是我发小,她学的是心理学,她安慰我,同情我,可怜我,我爱她,依赖她……”

    “所以你们就玩起了假凤虚凰的游戏?”

    “主要是我们都没有碰到值得欣赏的男人。”苍雪野姬笑着说。

    “难道我是?”杨根硕自嘲一笑,问道。

    “当然,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愿意跟着你,因为你是一个顶不凡的男人呢!”

    “你这么说我就信了?”杨根硕摇摇头,“你可是骗过我一次,若非我百毒不侵,早见阎王了。”

    “那个是误会啦!原以为你是个坏人。”

    “姑姑说过,漂亮的女人都会骗人,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杨根硕摇摇头,“你长得也就是马马虎虎差强人意的,我居然被你给骗了,我以后,怎么有脸去见姑姑。”

    “姑姑?”苍雪野姬一脸天真的问道:“你姑姑做什么的,为什么会给你灌输这种思想?”

    “姑姑是我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我们早就私定终身,我的很多人生道理,都是她灌输的,现在看来,都是真理,但是,人只有在经历之后,才会相信。”

    “打住啊!”苍雪野姬指着杨根硕,“你居然跟你姑姑私定终身,我没听错吧我。”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姑姑比我大七八岁,我的青少年时期,都是她陪着我度过的。”

    “你居然喜欢年龄大的么?”

    “这跟年龄没关系。”杨根硕不耐烦的看了看表,“你的时间到了,我还有事。”

    “大牛……”

    这时候,杨根硕的手机还真响了。

    一看,是五毒打来的,都不想接。

    毫无疑问,跟百合有关。

    看看面前俩外国女人,想想百合,杨根硕就在想,自己最近是不是有点儿犯桃花?

    看了眼床上吊着两条腿的宫本凉子,杨根硕点点头,接通电话,走了出去。

    “大人,我跟百合小姐在一起。”

    “说重点。”

    “重点是,我们找到房子了。”

    “嗯,那就先住下。”

    “杨根硕,你什么时候搬过来?”听筒里传出百合的声音。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跟我同居?”

    “是啊是啊,这是我的使命,你满意了吧!”

    “说说吧,房子在什么地方。”

    “郊区。”五毒说,“农家小院。”

    这个院子,五毒算是轻车熟路,之前,就是王天林、田青牛这对难兄难弟避难用的。

    “为什么住那么偏远,为什么不选酒店?”

    这倒不是杨根硕找事,而是他真得诧异。

    “大人,你这就不懂了吧!我们是养蛊之人,身上带着蛊虫。我们这些人都是离群索居的,还有,对环境要求特别高。”

    “有多高啊?”

    “一尘不染,也无蛇虫鼠蚁。”

    “这么厉害。”

    “蛊王才厉害,只是休眠状态,都是万蛊慑服。”

    “得,五毒,我发现你的词汇量真是匮乏,就这一个词,你说了多少遍,我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嘿嘿,那是那是,大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

    “嗬,马屁溜溜的。”

    “杨根硕,你别扯了,你搬不搬?”百合不耐烦道。

    “我要是不呢?”

    “那我来找你,你住哪,我就住哪?”

    “算你狠。”杨根硕想了想,“也行,让五毒给我一个坐标,我下午过去看看。”

    这边挂了电话,杨根硕有些头大。

    自己现在住在艾悠悠家,一直准备搬进林家别墅。

    艾悠悠不希望自己离开,林家老头一直很着急,现在倒好,百合找了个房子,要跟自己同居。

    杨根硕走进病房,脑子里盘算着,这个事情如何处理,才能皆大欢喜。

    “大牛,你咋又来了,不是有事。”苍雪野姬边磕瓜子边问。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