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香饽饽
    “我会让它们尽快好起来,恢复原貌,不留一点儿伤疤,我保证。”杨根硕说。

    “我信!”宫本凉子看着杨根硕脸上的强大自信,轻声说道。

    这一刻,病房里的气氛很温馨,不是爱和欲,两人就像是一对多年没见的老友,不需要什么言语。

    时而眼神交汇,时而相视而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嗯,你们怎么了?气氛有点怪怪的。”拿着东西,一进门,苍雪野姬就感觉到了。

    “你可真够慢的。”杨根硕没搭理她,从手中接过一应用具,然后对宫本凉子说道:“有点痛,忍着点。”

    宫本凉子轻轻“嗯”了一声,点点头,又摇摇头。

    苍雪野姬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好一阵目瞪口呆,“大牛,你好温柔!”

    她的语气夸张,她的眼睛瞪得滚圆,像猫。

    “不是吧,我就离开了这么一会儿,你们就来电啦!”

    “野姬,别胡说。”宫本凉子倒吸一口气,咬住了唇皮。

    就这么一会儿,杨根硕已经在伤口周围布下了一圈银针,他专心致志手边的业务,嘴上也不闲。

    “野姬,你那是一会儿吗?简直有一个世纪,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的孩子都快出来了。”

    “哈哈,凉子你听见没,大牛让你给他生猴子。”

    “野姬,去你的。”

    “啊!凉子,你脸红了,想就想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又不是十七八岁的纯情少女。”

    “好啦。”宫本凉子摇摇头,野姬自从离开道场之后,就变得特别活泼,成了话痨。

    “哇!”苍雪野姬又是一声尖叫。

    “又怎么啦?”杨根硕故作手上一抖,没好气地瞪着苍雪野姬,“你再大呼小叫一惊一乍的,凉子这双腿废了,你就内疚一辈子吧。”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苍雪野姬双手合十连连道歉,“凉子,我只是被大牛专业的手法惊呆了,他的医术也这么牛,真是太牛了。”

    “不用你拍马屁,给我安静点,坐在一边,或者,出去溜达一下。”

    “出去?逛街?可以吗?”

    杨根硕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难道非要自己讲明,溜达不一定逛街,医院里风景也不错。

    苍雪野姬显然没有读懂杨根硕的表情,居然有点儿窃喜,“大牛,别怪我没有警告你,逛街可是会花钱的。”

    说罢,不待杨根硕同意,扭头就跑。

    杨根硕、宫本凉子一阵目瞪口呆。

    突然,门口又露出一颗小脑袋,“凉子,你想吃什么喝什么,我给你买来。”

    说完,也不等宫本凉子回答,身影又消失了。

    剩下病房里的两个人耸耸肩,相视一笑。

    杨根硕继续低头忙业务,宫本凉子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不知道是真的不疼,还是自己忍耐力超强,又或者,是这副画面太宁静。

    宫本凉子终于相信了曾经看过的一句话。

    男人专注于一件事的时候,真的很帅。

    “好了。”杨根硕抬头微笑。

    “这么快。”宫本凉子下意识说,像是做了一场梦,一睁眼,就完事了。

    “我现在起针,银针起到止血麻醉的作用,起掉之后,会有点痛,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忍住。”

    宫本凉子还没来得及回答,便是一阵眼花缭乱,十几根银针,杨根硕只是一个呼吸,就拔掉了。

    他的拔针的动作,就好像手指拂过琴弦。

    那么行云流水,毫不拖泥带水。

    宫本凉子的心弦也被拨动了。

    “阿里阿道搞砸一马斯,哈哈,我回来啦。”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苍雪野姬回来了。

    手里提着袋子,还真购物了。

    看到杨根硕审视的目光,苍雪野姬咽了口吐沫,捏着小手,怯生生道:“大牛,我只是买了一点点零食,钱都花在这上面了。”

    说着,举起两盒初元。

    杨根硕不苟言笑。

    苍雪野姬马上解释:“导购跟我讲了,术后恢复服用这个,效果很好。”

    说着,上前拉住杨根硕的手摇了摇:“其实也不是很贵,就当是我欠你的还不行?不要这样啦,我又不是买给自己的。”

    杨根硕突然捏着她肉嘟嘟的腮帮子,扑哧一笑,“总算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别担心,我不训你。”

    “啊,吓死我了。”苍雪野姬夸张的拍着胸口。

    “至于吗?演过头了吧,你真的这么怕我?”

    杨根硕话刚说完,面前多了一只小手,确切的说,是摊开的手掌。

    “干嘛!”

    “谢谢你的表扬。”苍雪野姬搓搓指头,“虽然两盒才六百多,但是,我又弹尽粮绝了。”

    杨根硕哭笑不得,摸摸身上,自己根本就没有带钱的习惯,手机倒是可以转账,但对方要用现金咋办。

    “欠柳院长的一千不是还没还?正好,再借点,”

    “啊?”苍雪野姬目瞪口呆,下一刻眉开眼笑,抱住杨根硕的胳膊腻声说:“大牛,你真好。”

    “你在这照顾凉子,我还有事,先走了。”杨根硕准备去看看五毒为百合找的房子。

    很麻烦,他头大如斗。

    自己怎么就成了香饽饽,女孩子争着要跟自己同居。

    ……

    杨根硕离开医院之前,先去了趟柳承恩的办公室。

    “柳院长。”

    “大牛,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柳承恩亲自打开门,眉飞色舞的。

    杨根硕还看到了自己的三个老年学生。

    三个老年学生,见了老师,立刻就全体起立。

    “怎么,有好消息?”杨根硕随口问道,在单人沙发上落座。

    “是啊,好消息。”柳承恩手里一沓化验单送到杨根硕面前,“你看看,病人的情况……”

    杨根硕笑着推回去,“柳院长,您就直说吧,你知道我看不懂的,别难为我啊。”

    柳承恩呵呵笑道:“通过检查,我们发现病人肾脏功能正在逐步恢复,排异反应也逐渐减轻,保守估计,再有两个礼拜,情况就稳定了,后期,再坚持服用一段时间的排异药物,就没事啦!”

    杨根硕点头淡笑,“不错。”

    “大牛,何止不错啊。”柳承恩瞪大眼睛,激动的说:“这个治疗过程若是公布于众,必定引起全世界的轰动,而年度的诺奖,就是你的,届时,你一定能跟名利双收。”

    杨根硕淡笑摇头:“柳院长,你没有公布于众吧!”

    “没……没有。”

    “没有就好。”杨根硕说道,“咱们当时说好了的,这整个治疗过程,必须保密。”

    “我这个人不贪心,知足常乐,我怕的是麻烦。”杨根硕摇摇头,“你们也看到了,在治疗李秀琴的过程中,我付出了多少精力?”

    “大牛,你的意思是?”

    “这是个个案,没法推广。”

    “哦。”柳承恩点点头,但脸上难掩失望。

    “我不是绝情的人,普度不了众生,但,只要是我认为该救的,我自然会出手。”

    “好,好。”杨根硕这句话让柳承恩相当舒心。

    因为,这段时间柳承恩风头正劲,一些患有疑难杂症的大人物找上了他。

    而柳承恩自家知自家事,自己是个出色的西医没错,手术动刀子都不含糊,临床经验也相当丰富。

    但若是现有的西医手段束手无策时,他也就是黔驴技穷了。

    如今,得到杨根硕这么一句承诺,柳承恩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话说完了,杨根硕就准备离开。

    四个老头同时起身相送。

    三个老年学生,越是跟杨根硕相处,越感叹自己的好运。

    这不,杨根硕说能治好李秀琴,果真治好了。

    这事儿要是被外界知道,绝对要闹的世界轰动。

    肾衰换肾这是共识,而需要找到匹配的肾源,这也是必须的。

    即便如此,术后依然可能出现强烈的排异反应,更严重的,再次肾衰。

    这一次,杨根硕胆大包天,随便用了一颗完全不匹配的肾源,就这样安在了李秀琴的身上,然后,利用神乎其神的中医手段,一次次减弱排异的严重程度。

    到了这一步,基本算是成功了。

    三个学生不但很认真,还互通有无。

    值班的一个,不但用笔记录,还录音和录像,然后同门进行交流。

    从开始到现在,杨根硕用过针灸、回还丹和一系列药方。

    药方开始四小时调整一次,后来六小时,再后来一天。

    药方多达几十份,他们都留着,比对着,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针灸的方法,那更是神技。

    现在,三个老头巴望着李秀琴赶紧痊愈出院,那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拜杨根硕为师,杨根硕也就能名正言顺的传授技艺了。

    四个老头都知道,杨根硕说的不错,这个治疗方案的每一个步骤,几乎都是无法复制的。

    所以,并不具备什么推广价值。

    这个病,是在承恩医院治愈的,却不能广而告之,柳承恩与有荣焉的同时,也有点小小失望。

    突然,杨根硕的脸再次出现在门口。

    “老师。”三个老头喊道。

    “大牛,忘了什么事吗?”柳承恩问。

    “你们三个这几天累坏了,所以,不当班的,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三人点点头,异口同声:“感谢老师关心。”

    “柳院长,野姬那丫头是不是跟你借了一千块?”杨根硕问柳承恩。

    柳承恩都不知道那丫头的全名,但是,显然跟杨根硕关系匪浅,而杨根硕一提一千块,他就知道谁了。

    “呵呵,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你看我身上也没现金……”杨根硕将裤兜翻出来。

    “不要紧不要紧,老头子知道你不缺那个钱,这事儿不要再提了,太见外了。”

    “我会还你的。就这样,先走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