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由俭入奢易
    宫本凉子病房。

    苍雪野姬伺候她喝了两支初元,让她休息,说是自己去找柳承恩借钱。

    “野姬,这多不好意思,虽然不是很多,可是,咱们还是省着点,能不麻烦,就不麻烦人家,这都是大牛的人情。”

    “嗬,还没过门,现在就向着他说话啦。”

    “野姬,你说什么呢!”

    “还脸红。”苍雪野姬觉得挺有趣,“咱是啥关系,你跟我有必要脸红么?我决定了……”

    “什么?”

    “你嫁给大牛,我就是陪嫁丫头,洞房花烛夜,咱们三个一块。”

    “野姬,你……真是敢想敢说。”

    “哈哈,是不是很向往啊!”

    “去去,你这个污妖王给我出去。”

    苍雪野姬笑着出了病房,左右看看,四下无人,然后走走进女厕,进了一个隔断,这才拿出手机,扣掉了电话卡。

    手机顿时变成卫星电话,苍雪野姬拨出去一个号码,只是说了句“第一步成功”几个字,便迅速挂断,又将电话卡装进去,如此,手机多了个通讯运营商的标志。

    裤子都没解,冲了一桶水,苍雪野姬拍拍小脸,露出微笑,然后打开门走出去。

    洗漱池跟前,洗了手,再看看镜子里,又是一个娇俏可爱有点儿婴儿肥的女生。

    她对自己的造型很满意,径直朝着院长办公室走去。

    来到柳承恩办公室门口,敲门,喊了句“柳院长,我是苍雪野姬”,听到一声“进来”,就推门走了进去。

    “野姬小姐,你怎么来了?”柳承恩起身,表现的很客气。

    他活了大半辈子,阅人无数,这个苍雪野姬身上有一股很特别的气质,多半出身大富大贵之家。

    但是,给人毫无心机的感觉,让柳承恩不大适应。

    大户人家,就跟封建时代的宫廷一样,那个不耍心眼勾心斗角的高手?

    当然,这只是他的暗自猜测,毕竟跟自己关系不大。

    “请坐,慢慢说。”

    “不坐了。”苍雪野姬背着手,不好意思的说:“还有件事儿想要再次麻烦一下柳院长。”

    “不用见外,说来听听。”

    “那个,之前的一千块,我给凉子买了点儿补品,所以……”

    “哈哈,要多少,你说。”

    苍雪野姬连连摇头,“这次我们省着点,要不,麻烦你再借一千。”

    柳承恩返回办公桌,找到自己的钱包,一看里面现金只有几百,然后,将银行卡直接递给苍雪野姬,“野姬小姐,你自己去取,需要多少取多少。”

    并将密码写在一张纸条上,递给了她。

    “这……不用这么多的。”苍雪野姬为难道。

    “你怎么知道多呢?”柳承恩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说不定还不够呢!”

    苍雪野姬自然不会当真,拿着卡和密码对着柳承恩连连鞠躬,嘴里说道:“谢谢柳院长,这一切,都会由大牛还你,我先走哦。”

    看着小丫头一蹦一跳的离去,柳承恩摇了摇头。

    关上门,突然,一个内线电话响起。

    柳承恩面色激动,大步抢过去,拉开一个抽屉,拿起了话筒。

    “老伙计,研究到了最后阶段,我们的研究基地现如今是只进不出,你也来吧。”

    “好,好。”柳承恩声音有些颤抖,当下拿起座机,跟包括华回春在内的几个副职交代了工作,并说自己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

    杨根硕也能诊断出李秀琴的好转,哪怕如今在昏迷之中,她的身体也在逐渐恢复。

    病去如抽丝,何况这几乎就是绝症。

    所以,恢复会是个极其缓慢的过程。

    杨根硕有心告诉凌洋,让她高兴一下,凌洋对他是绝对信任,不过,他说的比较悬,凌洋高兴程度会大打折扣。

    现在不同了。

    柳承恩用数据说话,杨根硕有理有据,所以,他必须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凌洋。

    “洋洋。”

    “大牛,你不是走了么?”

    “又回来了呗。”

    “为什么?”凌洋问道,心里没来由一阵甜蜜,她想着,杨根硕终究不放心,还是决定留下来陪她。

    尽管凌洋已经打定主意,即便杨根硕主动要求留下,她也要赶他走的。

    可是,因为他回来这个举动,凌洋的心头就涌过一道暖流。

    “你猜。”

    “猜不出。”

    杨根硕打开手机相册,送到凌洋面前,“这是柳院长他们的化验数据,我拍下来了,你看看。”

    凌洋拿着手机,飞速的翻页,嘴里问道:“大牛,你看得懂么?”

    “不能。”

    “那你还让我看,我懂什么呀。”凌洋撅着嘴,将手机还给了杨根硕。

    杨根硕笑笑道:“我看不懂,也没指望你看懂,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不是空口无凭。”

    “嗯嗯。”凌洋点点头,眼睛亮了,“你说。”

    “柳院长通过这些数据得出一个结论。”

    “什么结论?”

    “差不多还有两周,你妈妈的病情就稳定了,到时候就算出院都没问题,只要坚持服用一段时间的排异药物。”

    “真的?”凌洋不敢相信。

    “当然。”杨根硕点头。

    “真哒!”凌洋这次信了,低声说,捂住嘴,泪水夺眶而出。

    “是真的,我保证。”杨根硕搂着凌洋的后脑勺,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肩头。

    杨根硕知道,凌洋太需要这个消息了,这些天,她背负着巨大压力,茶不思饭不想,根本睡不着,可谓身心俱疲。

    这不,她竟然靠在自己的肩头睡着了。

    “杨大哥。”身后传来护工小琴的声音。

    “嘘。”杨根硕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洋洋刚睡着,让她睡会儿。”

    “可她还没吃饭。”

    “不要紧的,等她睡醒了,就有胃口了。”

    “杨大哥你怎么知道?”

    杨根硕笑了笑,未置可否,却是在小琴头顶摸了摸,“你也辛苦了,我有事,这里拜托你。”

    “杨大哥慢走。”

    ……

    西郊,石头村,八十八号。

    这是一户农家小院。

    杨根硕根据五毒的坐标,找过来的。

    的哥告诉他,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全家出去打工。

    房子盖得还不错,就是没什么人住。

    杨根硕一路上也看到了,偶尔,只能看到零星的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应该就是所谓的留守老人。

    五毒守在门口,百合不知去向。

    杨根硕看了看,院子里干净整洁。

    一尘不染是没法做到的,因为,西北天气干燥,风沙本来就大。

    秋天偶尔还会出现沙尘天气。

    这个院子,墙角上倒是有些蛛网。

    但杨根硕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个问题。

    “五毒,为什么只有蛛网,却没有蜘蛛坐镇?”

    五毒笑了笑:“大人,不是跟你讲了么,它们嗅到了危险气息,于是,抛家舍业,逃命去了。”

    “哦?”杨根硕有些忍俊不禁,“你们真是太过分了。”

    “不是我,是百合小姐,她的蛊虫才叫厉害。”

    “你说那只金色小蛇?”

    “没错,那条蛇名叫金龙,在蛊虫之中,排名三甲,仅次于蛊王。”

    杨根硕点点头:“百合呢!”

    “在洗澡。”

    “哦?”杨根硕耳朵动了动,还真听见一阵哗哗水声,从某个房间里传出来。

    “有淋浴器吗?条件怎么样?”

    “有个屁呀,淋浴器没有,煤气灶没有,马桶没有,好在,这些我们都能接受。”

    “那百合怎么洗澡?干洗么?”

    “端一盆水,擦擦就欧凯了。”

    “哦。”杨根硕眉头微皱,“这条件太辛苦了吧。”

    “不辛苦。”百合走出来,穿着一件宽松的彩色裙子,头发一路滴水,她一路用毛巾擦着,“条件可以接受,你晚上就住过来。”

    “不用这么着急吧,而且,我觉得太艰苦了。”杨根硕实事求是道。

    以前在山里,那是没办法,如今到了城里,有了条件,干嘛要过苦日子,又不是忆苦思甜。

    有句话说的相当精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有钱人的生活,三天就能适应,一个有钱人突然破产,他就没法活了。

    “这就觉得艰苦?”百合摇摇头,“那以后跟我到了蛊族,可有你受的。”

    “什么意思?”杨根硕盯着百合问道,“难道说,蛊族的条件比这里还要艰苦。”

    百合笑着点点头。

    杨根硕看向五毒,五毒也是点了点头。

    “早说嘛!我才不回去,蛊神的位置,谁想坐谁坐去。”杨根硕大步朝外走,“我才不要回去过那种原始的生活。”

    “杨根硕,你给我站住,今晚,必须住过来。”

    “为什么?”

    “或者,我跟着你。”

    “五毒说,你身上有蛊虫,所以最好不要去闹市区。”

    “那得看你咯,你以为我想麻烦啊!”

    “你这是威胁我?”

    “我说的是实情,毒虫万一出去溜达,吓着什么人,或者伤到什么人,你不内疚就好。”

    “百合!”杨根硕气得浑身发抖,这时候,手机响了。

    屏幕显示是个短号,杨根硕皱眉接通了,里面传出林中天的声音,林中天道:“大牛,不要说话,听我说。”

    林中天声音很严肃,杨根硕没有打岔。

    “未来科技的研究到了最后阶段,难度变大了,而且受到了各方势力的觊觎,我现在身处秘密基地,一天不成功,一天不会出去。”

    “老爷子……”

    “别说,这是我一生的梦想,现在到了最后关头,就让老头子疯狂一回。”

    “好,好。不疯魔不成活,这是谁说的。”

    “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话说的太对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