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极品滴滴司机
    “林伯呢?”杨根硕问。

    “他在家里,承恩跟我在一起。”林中天说。

    “柳院长?”杨根硕一阵惊诧。

    “大牛,是我,我跟中天一起,我们必须攻克最后的难关,取得突破性胜利,否则,咱们就不会再见面了。”电话里传出柳承恩决绝的声音。

    “这是不成功便成仁的意思?”杨根硕感叹:“你们也太狠了吧。”

    “大牛,小君和小萌就拜托给你了。”林中天语气沉重,“如今不只是房地产开发的事,又多了一项可能改变世界的新特药,她们可能面对的危险会更多。”

    “我明白了,您放心。”这一刻,杨根硕对林中天和柳承恩充满了敬佩。

    “大牛,医院方面,我已经交代过了,过一段日子,我女儿就会回国了,到时候,若是我不在,你就跟她说一声。”

    “你还真有女儿啊!”柳承恩搞得跟交代遗言似的,弄得杨根硕的心情也有些沉重,“说什么啊?”

    “就说他爸爸跟她一样,是为了人类的医学事业,而献身的。”

    杨根硕沉默了片刻道:“两位老爷子保重,你们放心,家里,不用担心。”

    通话结束。

    杨根硕翻找通话记录,居然没有。

    林中天这个短号电话,该是用了反追踪反定位的手段。

    他也并未深究,而是回头对百合说:“我暂时没法住过来。”

    “什么?你知道我们……五毒收拾了多久?”百合蹙眉,“为什么?”

    “你如果愿意,就跟我走。”杨根硕看着她,“不愿意,拉倒。”

    “嗯嗯,愿意的,去呀。”五毒代她答应了。

    “五毒,你闭嘴,是不是不愿意给我做佣人,还有,让我欺负怕了。”百合瞪了眼五毒,说道。

    “哪里哪里,那些都是五毒的荣幸。”五毒憨笑着挠挠头。

    “算了吧!”百合伸了个懒腰,“也好,这地方条件是有点差。杨根硕,我跟你走。”

    “嗯,我在外面等你,你赶紧收拾一下。”

    说罢,杨根硕率先出去了。

    这地方车不好打,但难不倒他,因为他手机里装了“滴滴出行”。

    “五毒,愣着干嘛,还不给本小姐收拾东西。”

    站在院外,杨根硕都能听见百合对五毒的呵斥。

    想想五毒那么一个大男人,也一把岁数了,却被一个小女生呼来喝去。

    谁说众生平等?

    森严的等级无处不在。

    当然,还有因为百合的实力,她的蛊虫比较牛逼。

    不到五分钟,一辆银色丰田凯美瑞靠了过来,车窗落下,车主竟然是个姿色不错的少妇。

    尤其是摘下墨镜。

    面皮如同新剥的鸡蛋,白皙水润。

    眼睛又大又圆又亮,睫毛翘上天。

    杨根硕在城里呆了一段时日,接触了各式各样的女孩。

    富家女、中产、平民女,对女人已经有了一些了解。

    老家山里的女人,那都是无伪装的绿色无公害产品。

    而城里的女人,化妆堪比整容。

    妆前妆后,判若两人,甚至人鬼殊途的,比比皆是。

    就比如这眼睛上,美瞳、假睫毛、有色隐形眼镜……

    分分钟打造一双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睛。

    不过,杨根硕眼力过人,可以透过表象看到本质。

    眼前这个少妇,首先身材很正点,就是那种所谓的黄金比例。

    胸肌刚好分布在黄金分割点上。

    脸上也就是略施粉黛,眼睛里没有隐形眼镜,也就是刷了点睫毛膏。

    算的是是个天然美女了。

    同时,杨根硕还看出一点,这个女人跟张钰属于同一种类型,从眉毛形状就能看出来,属于欲求不满的那种。

    “小帅哥,是你叫的车?”少妇腻声说道,对着杨根硕上下一阵打量。

    今天的杨根硕,穿着一身白色的阿迪达斯运动装,甚是光鲜,配上他清秀的面庞,有点老少通吃的意思。

    “没错,请稍等。”杨根硕笑笑。

    “这是你家?”少妇看了眼开着门的小院。

    “不是的,我们租的,但是感觉环境一般,所以不打算住了。”

    “哦,小帅哥,找到房子了么?”

    “美女姐姐,啥意思啊?”

    “意思很简单,若是没找到,姐姐家里有空房间。”

    杨根硕忍着笑,猛然瞪大眼睛:“姐姐,这样不好吧,一看你,就是有妇之夫。”

    这一次轮到少妇发呆了。很快,脸上又变得幽怨起来,“小弟弟,你这都能看出来?”她轻抚着精致水嫩的脸蛋,“是不是姐姐看上去很老了?”

    “怎么会,你简直就是青春靓丽。”

    “那为什么?”

    “如果告诉姐姐,弟弟我是个算命的,你信么?”

    少妇脸上很快充满了落寞:“弟弟说的不错,我是有妇之夫,丈夫也算是成功人士,但是,商人重利轻别离,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能有两天在家里过夜就不错了。”

    “这么惨,太不人道了。”杨根硕一阵咬牙切齿,“他眼瞎了还是性无能,怎么舍得冷落你这么如花似玉的妻子?”

    “小弟弟,你不懂的,男人都花心,家花哪有野花香?”少妇越说越投入,越是触动衷肠,竟然开始抹泪,“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美女姐姐你别哭了。”

    少妇抽泣着:“姐姐也是太寂寞太空虚,这才加入了滴滴,主要就是为了打发时间。”

    “真是太让人同情了。”

    “那小弟弟,你愿意住我家么?”

    “这……”

    见杨根硕犹豫,少妇再添一把柴,“小弟弟,你上车啊!”

    “哦,好的。”

    杨根硕坐进了副驾。

    这边还没做好,少妇一只手放在他的大腿上。

    杨根硕“啊”的大叫一声,“姐,你干嘛!”

    “稍安勿躁,激动什么!”少妇摇摇头,“你不是算命的吗?我给你手还能干什么?”

    “哦,哦。”杨根硕战战兢兢捧起小手,“我不会看手相。”

    “啊?”少妇一愣,然后笑着闭上了眼睛,抬头挺胸,身子还往杨根硕面前凑了凑,“摸吧。”

    “啊?”

    “你不会看手相,一定会摸骨对不对,随便……啊,我的意思是,小弟弟你赶紧摸摸,看看咱姐弟是不是注定的缘分。”

    “啊?这个……那个……”杨根硕慢慢抬起手,还是有些犹豫。

    他并不排斥这个,而且,深深绝对,对方真心有需要,自己这么做,简直就是助人为乐做好事,更是为了维护社会和谐作出了莫大的贡献。

    “姐,那我不客气了。”

    “不用客气,这条街根本没人。”

    杨根硕目瞪口呆,对方暗示的意味,有多明显啊。

    容易得到的,不会珍惜。

    人就是矫情,杨根硕也不例外。

    这不,这女人扑着赶着,要跟他发生点什么,他却有些意兴索然了。

    轻轻叹了口气道:“缘分,咱们自然是有的,缘起缘灭,有缘无分的,大有人在。”

    少妇缓缓睁开了眼睛,“小弟弟,你居然还是个诗人。”说着,一脸崇拜。

    不是吧,杨根硕心中微微摇头,大牛我不是诗人,但你恐怕已经是湿人了吧。

    微微皱眉,他说:“我摸骨,通常都是摸背,所以……”

    少妇顿时满头黑线,诧异的看了杨根硕一眼。

    就在这时,小院的铁门吱呀一声。

    刹那间,少妇就挪不开眼睛了。

    门口走出一个大红长裙的女子,很年轻,头发挽起发髻,高高的竖在头顶,显得脖颈越发颀长,脸型是附和古典美的鹅蛋脸。

    挪不开眼睛,是因为少妇一向对自己的外表比较自信,但在红裙女子面前,居然有些自惭形秽,似乎,她就是尊贵的女王,而自己,顶多就是欢畅的头牌。

    “百合小姐,请上车。”五毒提这个柳条箱,为百合拉开后门。

    少妇目瞪口呆,这个箱子只有博物馆有吧。

    然后又摇摇头,说不定是那种奢侈品的复古版。

    总之,这会儿晕晕乎乎的,有些无法思考。

    哪怕小帅哥杨根硕坐在了旁边,她也没反应过来。她在想,五毒跟后面那个高贵女孩的关系,管家还是佣人?

    “走了,大嫂。”

    “哎吆,你刚才喊人家美女姐姐,怎么……”

    “开车。”百合打断少妇的话,“少废话。”

    少妇咽了口吐沫,居然不敢反驳。

    同时,她还能感觉到高贵女孩对小帅哥的鄙视。

    于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大牛,咱们今晚住哪儿?”过了一会儿,百合开口道。

    “待定。”说完,杨根硕沉默了。

    少妇看了眼旁边的小帅哥,又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后排的高贵女孩。

    大牛,同居,这两个字眼始终在她脑海里徘徊。

    如此看来,这小子一直在消遣自己呢,简直是太可恶了。

    眼角余光一扫,小帅哥这会儿不苟言笑,很沉默,就像个安静的美男子。

    少妇有理由相信,这小子现在都是装的,只因为后排坐着的高贵女孩。

    之前闷骚,才是他真实的一面。

    于是,她准备报复一下这小子,让他在女孩跟前下不来台,这就是消遣老娘的代价。

    “弟弟,咱们刚刚不是说好了么?姐姐家里有空着的房间,你要是住进来,就是跟姐姐作伴了,姐姐不要房租都行。”

    百合一听,果然目瞪口呆,这个杨根硕,简直太无耻了,太滥了,随便跟一个陌生妇女,都能兜搭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