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要离开我
    艾悠悠跑了,甜蜜温馨的气氛荡然无存。

    张钰唉声叹气,关掉了音乐。

    艾大刚来到杨根硕面前:“大牛,你是认真的?”

    杨根硕点点头:“大刚叔,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耽误太久了。现在是必须的。”

    艾大刚叹了口气:“你们说小也不小了,你应该明白悠悠对你的心意,上去跟她好好说,悠悠也不是蛮不讲理的女孩子。”

    “嗯。”

    ……

    艾悠悠闺房。

    “你不是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嘛!原来都是骗人的。”

    杨根硕一进门,就面对艾悠悠的控诉。

    “谁说我骗人啦?”杨根硕哭笑不得,“悠悠,你先别哭了好不好?这么漂亮的大眼睛都哭肿了,叔叔阿姨还以为我怎么样你了呢!”

    “就是你怎么样我了!”艾悠悠红着双眸撅着小嘴,双手叉腰,挺起一块钱卖三个的小笼包,“就是你对我始乱终弃。”

    “哎呀悠悠,这话可不能乱说。”杨根硕忙不迭捂住了艾悠悠的小嘴,“你还这么大声,是不是想让叔叔阿姨听去,要是那样,我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杨根硕吃痛,却是艾悠悠在他掌心啃了一口。

    这种程度的报复,显然没能让艾悠悠解气,她冷笑道:“你敢说你没有对我乱。”

    “我们本来就没……唔……”

    话没说完,嘴就被艾悠悠封住。

    杨根硕稍稍有些防不胜防,万万没想到,艾悠悠给他来这一招,他也不是躲不掉,只是态度没那么坚决。

    算了,拒绝了,岂不是表示自己没有道歉的诚意。

    两人不是第一次,但杨根硕感觉依然那么舒爽。

    艾悠悠很热烈,抱住他的脖子,丁香直接吐过来。

    很滑很软很湿很暖,大牛直接抬头。

    杨根硕实战经验一般,但理论极其丰富,阅片千部,码为虚无,绝非夸大其词。

    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互惠互利、互通有无的理念,杨根硕也将舌头伸过去。

    “啊!”

    杨根硕再次吃痛,苦着脸。

    艾悠悠退后,一抹小嘴,巧笑嫣然。

    “你干嘛又咬人?”

    “你现在还敢说自己没乱?”

    “分明是你主动的好不好?”

    “这是本姑娘的初吻。”

    “怎么可能,上次……”

    “哈,不打自招,还说你对我没乱。”

    “好啊,你居然给我设套挖坑!”杨根硕哭笑不得:“好吧,你想怎样?”

    “我不想你走。”艾悠悠蹙着眉头红着眼圈。

    画风变化的,让杨根硕有些跟不上。

    他沉默一番,低声说:“悠悠,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艾悠悠哭叫。

    “悠悠,你别这样。”

    “就因为他家有钱,还有双胞胎姐妹!”

    杨根硕轻叹一声:“悠悠,你只说对了一半。”

    “嗯,你说,我听着。”

    “起初我去林家,并非冲着钱去的。”

    “不是冲钱,那就是冲人喽。”

    “可以……可以这么说。”

    “那你还……”

    “还怎么样?”

    “还撩我?”

    “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那种情况下,正常男人都忍不住吧!”

    艾悠悠想想,的确每一次都是自己投怀送抱,主动献吻,自己真是送上门去的。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轻贱?”艾悠悠低下头轻声说道。

    “悠悠,你说什么呢!”杨根硕大声道。

    杨根硕如此激动,艾悠悠心里舒服了一些,她抬起头来,问:“继续你没说完的话。”

    “给老爷子治病,并不知道他是林中天,是中天实业的当家人,给林晓萌治病,也只因为林晓萌的病只有我能治。”

    艾悠悠看着杨根硕,一言不发,静待下文。

    “我给小萌医治,也并没有要求得到什么。”

    “那中天实业的一半财产是怎么回事?”艾悠悠犹记得当日在酒店,林中天当众说的话。

    “那是老爷子的说的,我一直认为是戏言,从未当真。”

    “你难道是活雷锋,一心想着不求回报的做好事?”

    “我没有那么伟大,因为,小萌注定要成为我的女人。”

    “什么?为什么!”

    艾悠悠瞪大了眼睛,上学的时候,她也不是看不出来,林晓萌看杨根硕那个眼神,就差配乐了,而那首歌叫做《我的眼里只有你》。

    按说,只有热恋中的男女,才会有那种情况,可是,杨根硕对林晓萌,却没有那样的热情,而且,林芷君一副森严戒备的模样,似乎杨根硕还没得手。

    还没上手,就能将一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这份功力,也堪称恐怖了。

    看出来是一回事,但杨根硕亲口说出来,她亲耳听到,又是另一回事。

    她会吃醋,会心痛。

    杨根硕承认林晓萌是他的女人,却从未亲口说过要让自己成为他的女人。

    想到这里,艾悠悠用一种沉痛的神情看着杨根硕,又问了一句“为什么”。

    如果此时有一面镜子,艾悠悠会对“怨妇”二字有更加深刻的认识。

    “悠悠,你别这样。”杨根硕一丝心痛写在脸上。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艾悠悠激动不已,直接失控。

    扑入他怀中,拼命捶打,一个劲说“为什么,为什么?”

    “悠悠,你冷静点,听说我。”杨根硕将她紧拥,待艾悠悠安静一些,他才说道:“你有没有听过两性相吸。”

    “当然。”

    怀中,艾悠悠眼圈红的,鼻头也是红的,声音还带着点哭腔。

    杨根硕有些想笑,但若是笑出来,只怕丫头又要失控。

    于是,他开始忽悠。

    “天地有阴阳,磁性有正负,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是大道,是至理。”

    “大牛,你跟我扯这些干嘛?”

    “我想说的是,有些人虽然性别不同,但吸引力一般,但是,有些人,就是致命的。”

    “比如你对我。”艾悠悠心直口快,刚刚泛白的俏脸迅速飞上两片红晕,但却是坚定的看着杨根硕。

    “悠悠,你不说,我也明白你的心思,但我现在说的不是咱俩。”

    “为什么不说?”

    “你应该记得初见我的感觉。”

    “嗯,那个时候你很土,我对你很排斥。”

    “那么现在呢?”杨根硕笑问。

    “人家都那样对你了……你还问!”艾悠悠在杨根硕怀里一阵扭动,又在他胳臂上掐来掐去。

    杨根硕笑笑说:“悠悠,严格来讲,咱们算是朝夕相处日久生情。”

    “日久生情?”艾悠悠晃荡着小脑壳,“好像是呢。”

    “但是,在茫茫人海中,会有两个人,他们之前都未曾见面,一旦在某个阡陌路口相遇,就像火星撞地球,就一发不可收拾。”

    “呵呵,大牛,你说的是一见钟情吧,但是,你好夸张,还火星撞地球?”

    “一见钟情有点意思,但不够确切。”杨根硕摇摇头,一本正经,“这对男女,哪怕其中一个人白富美,一个穷矮矬,一个是尊贵已极的公主,一个是流浪街头的乞丐,只要他们相遇,依然会被彼此所吸引。”

    “你说的好像《灰姑娘》。”

    “那种吸引是致命的,是来自生命本源的,他无法抗拒,哪怕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大牛,你说的好美。”艾悠悠喃喃道,眼眸中有一层朦胧水光,突然秀眉一拧,“大牛,搞了半天,你想说林晓萌跟你,就是这样的情况吧!”

    “的确是的,啊!”

    杨根硕肩膀一痛,痛呼出声,却是艾悠悠在那里啃了一口。

    解开衣服一看,一圈牙印,还渗血了。

    “嘶……干嘛又咬我,事不过三啊!”算上刚刚咬舌头,这么一会儿,杨根硕第三次被咬了。

    “大牛,”艾悠悠珠泪低垂,“你不是说要照顾我一辈子,还算数么?”

    艾悠悠这样,杨根硕的心肠又软了。

    “这个……当然。”杨根硕正色道,“哪怕是兄妹关系,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

    “那是以后的事,就说眼前吧。”

    “眼前怎么了?”

    “我眼前就需要你照顾。”

    “怎……怎么照顾?”杨根硕心中不安,说话磕巴着,“不是要干那种羞羞的事吧!”

    “才不是,你想得美!”艾悠悠推了他一把,“嗯……我上学,你要每天负责接送。”

    “啊……”杨根硕万万没想到,没想到艾悠悠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刚刚答应的事,不可以反悔哟,大牛,你可是男人耶!”

    杨根硕苦着脸不说话。

    艾悠悠不乐意了,“怎么,这么一个青春美少女,不知道多少人都想接我,我都不稀罕,你倒是不乐意了。”

    “没有没有,我乐意,谁让我是你大牛哥呢!好吧,我答应,这件事可以有。”

    “大牛……”艾悠悠轻轻地投入他的怀抱,轻轻地问:“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我不是还在西京,我还要上学呀!”

    “你不是要去蛊族?那些都是真的吗?”

    “这个我现在也不清楚。”

    “答应我,不要离我太远,让我每天看到你……”

    艾悠悠声音越来越低,杨根硕低头一看,她竟然睡着了,眼角还有泪痕。

    杨根硕提手,给她整理一下刘海,低声说:“悠悠,我答应你。”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