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
    “安慰好了?”

    刚下楼,艾大刚问,顺手丢给他一罐啤酒。

    杨根硕点点头。

    艾大刚也是点点头:“那就好。”说完,啤酒跟杨根硕碰了一下。

    见艾大刚似乎欲言又止,杨根硕灌了一口,道:“大刚叔,有话不妨直说。”

    “我知道,大牛你不是个随便的人,是个有底线,有责任感,值得托付的人。”

    杨根硕笑笑,心头却有些汗颜,责任感、值得托付,也许吧,但是,有底线和不随便,那真是由不得他,他有难言之隐啊!

    “所以,这次你不顾悠悠伤心,依然坚决离开,一定有你的不得已。”

    “是。林老爷子在干一件大事,他说,他的孙女极有可能发生危险,我已经答应了保护她们。”

    “你之前不也是答应了?”

    “不一样,之前老爷子也在别墅,现在却没有。”

    艾大刚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大刚叔,我的话只能说到这里。”

    “你大刚叔明白,你不是凡人,林老爷子也不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你们很快就能凑合到一起。”

    “但是,”艾大刚话锋一转,拿着啤酒罐又跟他碰了一下,说:“你觉得这种生活怎么样?”

    “什么生活?”

    “咱爷俩喝喝小酒聊聊天。”

    “挺好。”

    艾大刚一脸憧憬:“大刚叔也觉得挺好,希望十年、二十年后,咱们爷俩依然能够这样,坐在这里,喝喝小酒唠唠家常。”

    “大刚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这次下山,我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到我失散多年的姑姑。”

    “姑姑?”

    “一言难尽,她比我大七八岁,陪了我好几年,我们小时候就海誓山盟私定终身。”

    “哈哈……”

    “大刚叔你笑什么?”

    “那时候你多大?”

    “十二了。”

    “海誓山盟我信,私定终身呢?”

    “总之,我说非她不娶,她说非我不嫁。”

    “你小子真够早熟的,那么小,都没长毛,你懂个屁呀。”

    “我就早熟。”

    “你能确定你姑姑就在西京。”

    “不确定,老不死的太可恨了,明明知道姑姑的下落,就是只字不提,说什么缘分到了自会相见。”

    “呵呵,老先生不会胡说,他是世外高人。”

    “世外高人?我看是全村寡妇炕上的常客。”

    “哈哈,他老人家有七十多了吧,若是能照顾完那么多寡妇,也是男人中的男人啊!”

    “大刚叔羡慕?”杨根硕笑问。

    “我还羡慕盖茨布施呢,有用么?”艾大刚没好气地说道。

    “不早了,早点睡吧。”

    “怎么,这么晚了,还要出去?”艾大刚诧异道。

    “有点事。”

    艾大刚点点头:“用车么?”

    “不用。”杨根硕笑道。

    “那好,路上小心点。”

    杨根硕一口干了啤酒,放下罐子,拉住艾大刚的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大刚叔,再次祝您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好,好!”艾大刚眼眶微湿。

    将杨根硕送出门去,看着他走远,艾大刚一台手腕,手表屏幕亮了,再抬三抬,然后捂住心脏:“心跳正常,身强体健,大牛真是孝顺啊,有这么个女婿,我就幸福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目瞪口呆。

    因为,他心目中的最佳女婿大牛,他竟然走进了斜对面的四季酒店。

    大牛这个点儿去酒店干什么?

    艾大刚百爪挠心,立刻做出决断,戴上了鸭舌帽和墨镜,走出了家门。

    ……

    四季酒店。

    6214房。

    叮咚叮咚。

    杨根硕按响了门铃。

    “谁?”百合在里面喊道。

    杨根硕没有答应。

    不多时,便听到脚踩地毯的声音。

    杨根硕猛然瞪大眼睛,又仔细听,确定自己没听错,心头不禁一震。

    自己听力提高了,那么,是不是说明乾坤造化诀有所精进?

    正想着,猫眼打开,多了一只眼睛。

    杨根硕突然将脸送过去。

    房间里,百合发出一声惊呼。

    下一刻,她打开了门,没好气道:“你干嘛!一下子凑过来,只看到鼻子嘴巴,脸都不要了?”

    “你才不要脸呢!”

    “我……”百合叉腰,“你怎么这么说话呢!”

    杨根硕也没跟她计较,上下打量一番,她显然洗过澡了,头发还没完全干,薄薄的花绸布睡裙下,似乎是真空。

    杨根硕只觉得鼻腔一热,马上转移视线。

    茶几上,几个菜还摆在那里,都下去一小半,一瓶张裕干红倒是快要见底了。

    “小日子过得不错嘛!”杨根硕看着百合笑道,“有酒有菜,一个人挺惬意。”

    之前一进门看到她面部潮红,还以为是刚刚出浴的缘故,原来是不胜酒力。

    “也不是我一个人,小金也很贪杯。”

    仿佛为了印证百合的说法,小金立刻现身,绕着酒瓶爬上去,又从瓶口进去。

    接下来,杨根硕眼睁睁看着,约莫一百毫升的红酒,就正儿八经见底了。

    “看吧,它比我能喝。”

    “怎么样,吃饱喝足了没有?”杨根硕笑问。

    百合摸了摸肚皮:“差不多了。不过,既然还有菜,既然你又来了,咱们再一起吃点喝点。”

    “你不怕我灌醉你,然后……”杨根硕“嘿嘿”笑着,有一段留白。

    “你可以试试。”百合伸出丁香小舌,舔了一下猩红湿润的樱唇。

    杨根硕倒吸一口气,不仅因为百合的话,也不光是她的动作,更主要的是,他发现这个百合简直就是百变女王。

    可以高贵冷肃,凛然令人不敢侵犯。

    也可以亲切热情,魅惑叫人蠢蠢欲动。

    “什么?”杨根硕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说你可以灌醉我,然后试试。”

    “你也太……太开放了吧!我都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杨根硕点点头,“哦哦,我明白了,这叫试婚,可以随便试。”

    百合嗤的一声冷笑,“蛊族的女人,你敢随便试?”

    “怎么?”杨根硕不以为然,“不就是会养蛊么?不就是身上带着几只蛊虫么?”

    百合笑着点点头:“没错。”

    “别人或许害怕,但我是谁。”

    “你是蛊神接班人,蛊王在你身上。”

    “这不结了?”杨根硕耸耸肩,“万蛊慑服啊,你们说的,而且,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你这么厉害,那要不要试试。”

    百合咬着唇皮,眯起一只眼,睡袍滑下,露出一侧浑圆的香肩,同时,胸前的弧度愈发惹眼。

    杨根硕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

    百合勾勾手,一阵搔首弄姿。

    “有阴谋!”杨根硕猛烈甩头。

    “哈哈……”百合一阵轻笑,“有贼心没贼胆。”

    杨根硕眯起眼睛皱起眉头:“为什么,你不是高贵的长老之女,怎么,难道那些都是假装的,稍稍喝点酒,就原形毕露。”

    百合看着他,不说话。

    杨根硕续道:“原来,在高贵端庄的外表之下,却隐藏着一颗闷骚躁动的心。”

    “滚!”百合一把拉好睡裙,将裸露的肩头收回去,指着杨根硕:“你给我闭嘴。”

    “怎么,说错了,还是说到了你的心坎里了。”

    “哈哈……呵呵……”百合指着他一阵笑,“杨根硕,我逗你玩呢,但是,你要敢对我怎么样,你就死定了。”

    “或许吧。”杨根硕淡淡一笑,“不过,暂时你想都别想。”

    “我……”百合指着自己鼻子,“我都说了是……嗨!”

    她也懒得解释,因为杨根硕根本不予理会。

    “还吃么?还喝么?”百合平复了一下情绪,问道。

    杨根硕摇摇头,走进了卫生间,“不吃了,也不喝了,虽然对于很多生物毒素,我都是免疫的,但是也不一定,我还没有到那种饮鸩止渴,还能安然无事的地步。”

    “你的意思是?”

    “酒和菜,不是都被你的小金品尝过了?”

    “呵呵,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呀!”

    “过来。”杨根硕叫她。

    “干嘛!”

    “我让你进来,进卫生间。”

    “你……你想干嘛。”

    “进来!”杨根硕加重了语气,百合乖乖来到了面前。

    杨根硕摇摇头,“你不会把头发擦干的吗?一个劲儿滴水,后背都湿透了。”

    百合笑了笑:“在家的时候,沐浴更衣,都是有人伺候的。”

    “所以,你连起码的自理能力都没有吗?”

    “怎么可能!”

    “喂,会不会自己擦屁股?”

    “杨根硕!”百合一拳砸来。

    呼!

    一阵热风袭来,百合大惊:“有妖气,何方妖孽!”

    杨根硕忍不住笑了:“来,这是电吹风。”

    说着,扶着她的肩头,让她背对着自己,挑起她湿漉漉的头发,一遍一遍吹过去。

    “原来,这可以快速的让头发变得干燥。”百合自言自语,又问:“杨根硕,你刚才叫它什么?”

    “电吹风。”

    “哦,电吹风,什么原理呢?”

    “电加热,然后用风扇吹出来。”

    “哦。”百合点点头,“等我回去的时候,捎上几个。”

    “你们那里有电吗?”

    “这个当然。”

    “那就没问题。”

    百合沉默了,感觉这样吹着很舒服。

    杨根硕一遍一遍的吹着,发现百合的发质非常好,干燥以后,滑不留手。

    心里也有些异样。

    突然想起一首歌,只记得歌名,叫做《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杨根硕想,若是此刻配上这首歌,那就恰如其分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