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无聊的选择题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百合都昏昏欲睡的时候,杨根硕说“好了”。

    “哦,谢谢。”百合拢了一下头发,果然,头发全干了,分散开来,很轻柔很滑溜,而且,睡裙后背也被杨根硕吹干了,舒服多了。

    “时间不早了。”杨根硕将吹风机放回去,然后,走出卫生间,说道:“我收拾一下,你早点睡吧!”

    “我来。”百合打了一个响指,小金蛇从一堆骨头下面抬起脑壳,有些幽怨地看了主人一眼,然后,钻进了柳条箱。

    百合将饭菜倒进垃圾桶,突然问道:“杨根硕,你怎么办?”

    杨根硕笑了:“你想我怎么办?”

    “如果可以,就留下来……”百合侧过脸,声音低不可闻。

    这一次,似乎不是蓄意挑逗,而是含羞带怯。

    “你不是认真的吧。”杨根硕很惊讶。

    “想得美,人家只是有些害怕,所以,允许你睡到地上。”

    “才不要。”杨根硕摆手拒绝。

    “我是不会同意你上床的。”

    “放心,我才不做那种无聊的选择题。”

    “什么?什么选择题?”

    “当禽兽,或者禽兽不如。”

    百合“噗嗤”笑了:“你真逗。”

    “不逗,是无奈。”杨根硕摇摇头,一脸苦逼样,“有时候做男人真的很无奈,那啥了,就是禽兽,要是不那啥,那就禽兽不如。左右不是,做男人难啊!”

    “你就无病呻|吟吧!”百合摇摇头,“那你住哪里,准备回悠悠家。”

    “我还有点事,你睡吧,我洗个澡。”

    “你干嘛要在我这里洗澡?”

    “房都是我开的,洗个澡又怎么了?”杨根硕突然眼睛一亮,“你是不是可以给我服务一下。”

    “什……什么服务。”百合瞪大眼睛,捂住胸口,后退了一步。

    “嗨,你怕什么,你们老家不都是男女共浴么?我只要你给我搓个背,你可以穿着衣服。”

    “不要,才不要,我不想看到你不穿衣服的样子,会长针眼。”

    “哪有那么夸张!”杨根硕继续发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你看,刚才我给你吹头发,那是我自觉自愿的,现如今,你也应该有点付出,这叫等价交换互相帮助,你好我就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什么乱七八糟的!”百合打断他,“好吧好吧,你坐浴缸里,我给你搓,但是,你不可以脱光。”

    “穿着衣服洗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游泳的体验!”百合毫不退步,“要不按我说的做,要不免谈。”

    “好吧好吧!”杨根硕摇摇头,脱掉裤子,一下子进了浴缸,坐在那里开始放水,嘴里说道:“其实吧,我在老家游泳,也是光腚的。”

    百合扭头就走。

    “哎,激动什么,凡事好商量!”杨根硕叫住她,“都依你,来吧。”

    当纤纤素手落在肩头,两人都是一震。

    杨根硕很不蛋定,闭上了眼睛。

    ……

    九骢山,鹰愁涧。

    鬼谷门主王刑天自从那天从池边居酒屋回来,就一直枯坐。

    没人知道,他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抹刻骨铭心的红色倩影。

    “师父,您有心思?”田青牛将一杯清茶放在石台上,问道。

    此刻,三个徒弟之中,也只有田青牛陪在他身边。

    经过师父的医治,他的双臂已然恢复如初了。

    王刑天看了眼田青牛。

    这个二徒弟虽然资质一般,但孝心尚可。

    王刑天突然就开始反省,自己学究天人,但这么不拘一格收徒弟,到底是对是错?

    五毒虽然饲养蛊虫,一身毒物,却不会轻易害人。

    田青牛资质平平,吃亏之后,也想明白了一些事。

    倒是那个宫本菊腚,天分高,名气也大,背后还有个强大的家族。

    但人品,实在不敢恭维。

    这样的人,一旦为祸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到底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当初只是看中那厮的武学资质,以及对医学的理解,自己只想着追求医道的极致,却没有想过太多。

    宫本菊腚,那是个连起码道德底线都没有人啊!

    “老二,为师是不是错了?”

    “徒弟不明白。”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王刑天摇摇头,因为戴着面具,就连几个徒弟,也从没看过他的脸,而且,三人起初都是好奇的,但这份好奇心慢慢就被磨光了。

    戴着面具,自然让人没法看到他的表情,也无法猜透他的心思。

    “什么话?”田青牛拱手,“请师父明示。”

    “我想起来了,那是谁说的?”王刑天一字一板,“我唯一敬畏的两样东西,一个是头顶的星空,一个是内心崇高的道德准则。”

    “师父,何出此言啊!”田青牛愈发糊涂了。

    “只是有感而发。”

    “师父,弟子愚钝,让您失望了。”

    “勤能补拙,医德为先。”

    田青牛目瞪口呆,师父怎么出去一趟,整个人都变了,之前,从来不会提到“德”字。

    突然,他的面前就多了一本小册子。

    那是线装手抄本,纸张粗糙,有点像草纸。封面用隶书写着《医经》二字。

    “师父!”田青牛慌忙跪倒。

    “老二,你的资质一般是没错,但是,起码的中医理论基础还是有的,所以,我将这本医经传授给你,这是我们鬼谷先辈的心血,是为师一手书就,亲自装订的。”

    “师父!”田青牛自然明白这本册子的分量,大叫一声,磕头在地,“弟子,弟子怕受之有愧呀!”

    “不传于你,难道传给老大?”王刑天反问,“好好收着,时时研习,将来传于有缘人,不可让其淹没了。”

    说到“淹没”二字,王刑天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一道身影。

    “弟子谨遵师父教诲。”田青牛双手颤抖,接过那本医经,对着王刑天拜了三拜。

    “下去吧。”王刑天摆摆手。

    “师父,您有什么心思,哪怕弟子不能分担,或许可以开解一番。”

    “你不懂。”

    见师父再次摆手,田青牛点点头,消失在黑暗之中。

    “师父,我回来了。”洞窟中响起五毒爽朗的声音。

    王刑天一下子起身:“你怎会回来?”

    “师父,何出此言,我是您的弟子,回来有什么不妥吗?”

    王刑天一愣复又坐下了,淡淡说道:“你不是跟那个百合丫头在一起,你回来,她怎么办?”

    “她自然有大人照顾,原本也是来找大人的。”

    “可是,孤男寡女,怎么可以?”

    “师父?”五毒很奇怪,师父什么时候在意别人的闲事了?

    “没……没什么。”王刑天摆摆手,“你跟为师讲讲百合丫头这次下山的目的?”

    五毒眉头微皱,师父从来对人都很冷淡,哪怕他们三个徒弟。

    但是现如今,显然对百合小姐很感兴趣,几乎句句不理她,这是为什么呢?

    摇摇头,五毒实事求是回道:“师父,徒弟有罪,这次事情没有事先向您通报。”

    “哪件事?”

    “突然请百合小姐出山。”

    “为师并非那种蛮不讲理之人,你大师兄行为已经过头了,原本也不是什么不可化解的恩怨,现如今却是牵扯愈广。”

    王刑天叹了口气:“有些事已经超出老大的控制,只怕那个叫杨根硕的小子,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啊!”

    “大人手段高明,头脑也精明,我想他不怕麻烦,找他麻烦的人,也会付出代价的。”

    王刑天摇头哂笑:“五毒,你对你们蛊神有种天然崇拜,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杨根硕现在还不是蛊神,他虽然有些手段,可惜还年轻,历练不够,修为也不够,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哪怕是我要找他晦气,他也没有反抗之力吧。”

    “师父说的是!”五毒拱手。

    “为师有几个问题,只是好奇,如果方便,你就回答,不方便,为师决不怪你。”

    听师父说完,五毒脸上的诧异愈发浓郁,今天的师父真是有点儿奇怪。

    不但八卦,而且客气。

    “师父请说,弟子能回答的,一定不会隐瞒。”

    王刑天点点头:“你说百合那丫头是大长老的女儿?”

    “正是。”

    “大长老如今是蛊族主事之人?”

    “正是。”

    “姓甚名谁?”

    “师父,说出来您也应该没听过,确实如您所言,蛊族不过是南疆边陲一个没落的小部落。”

    见师父似乎有些不耐烦,五毒马上说道:“大长老人称呀买噶。”

    “是他!”王刑天失声惊呼。

    “师父,你认识大长老?”五毒眉头紧皱。

    “大长老长什么样?”

    “矮而且瘦,四方脸,一只眼珠是假的……”

    五毒停止了说话,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师父的异样。

    王刑天撑着扶手,缓缓落座。

    半晌,方才开口:“有没有见过百合丫头的母亲?”

    “没有。”五毒摇头:“从来没有。”

    “就你所知,呀买噶对待百合丫头如何?”

    “极好。”五毒皱眉:“师父,为什么这么问。”

    王刑天点头冷笑:“极好?自己的孩子自己疼,极好是应该的。但是……”

    “但是什么?”五毒忍不住问。

    “但是,如若你是呀买噶,百合你唯一的女儿,你会让她独自下山,请一个素未谋面,并且不知根底的年轻人么?”

    “这……”五毒一时间无法回答。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