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扑倒
    “他是不是要将女儿送给对方,血气方刚的孤男寡女,这种事情不是很容易发生?”王刑天说。

    “师父……”

    王刑天摆手打断他,“或者,就是呀买噶有意为之,他想要看到这种结果,他希望促成什么。”

    五毒百思不得其解:“师父,我也没法反驳您。但是,就我所知,大长老呀买噶对女儿真是极好的,这一点,整个蛊族都知道。”

    “继续。”王刑天眼睛一亮,示意徒弟继续说。

    五毒点点头:“您说百合小姐和大人孤男寡女一起,或许可能会发生点什么,这个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王刑天问。

    “大人不是普通男子,身边漂亮女孩子不计其数,您不是也看到几个了,按说,他不至于那么饥不择食。”

    “还有呢?”王刑天再问。

    “百合小姐是大长老的女儿,尽得大长老真传,她的本命蛊是金龙,万蛊之中,位列三甲。而且,她身上也有情蛊,不可能轻易交托于某个男性。”

    “情蛊!”王刑天猛然瞪大了眼睛,仿佛一下子抓住了什么。

    五毒眉头紧皱,“师父,情蛊很正常啊,蛊族的女孩子,基本都会种。给自己和自己的男人种。”

    他摇摇头续道:“至于师父您说大长老想要促成什么?我觉得也无可厚非,因为,大人是注定要成为蛊神的人,哪怕现在,也是整个蛊族最杰出的青年,大长老将女儿交托给他,未尝不可。”

    话没说完,眼前黑影一闪,偌大的洞窟里,哪里还有师父王刑天的身影。

    “师父?”五毒迷糊了。

    突然,耳边响起缥缈的声音。

    “五毒,百合丫头在何处落脚?”

    “落霞大道,四季酒店。”

    五毒几乎是本能说完,之后,再也听不到师父的声音。

    他摇摇头,真是想不通师父的反应,突然脑洞大开,难道师父跟大长老还有什么渊源?莫非是情敌?

    想到这儿,五毒自己都笑了,然后拿起那杯冷掉的清茶,一饮而尽。

    突然,一本泛黄的册子投入眼帘。

    五毒忍不住拿起来,只见封面写着《毒经》二字,翻开后,扉页上有一行字。

    五毒看后,双膝一曲跪倒在地,热泪盈眶。

    赠与吾徒五毒,心存善念,毒经亦可医世救人。

    “师父,弟子定不负所望。”五毒郑重磕头。

    ……

    四季酒店。

    6214号房。

    杨根硕坐在浴缸里,背靠浴缸壁,享受着百合小手的服务,很是惬意。

    起初的悸动之后,他有点昏昏欲睡。

    百合一直在他背后,刚开始的羞涩也淡去了。

    这会儿,杨根硕放松,她也很放松。

    百合有她自己的想法,如果杨根硕睡着了,岂不是更好。

    这是百合第一次来到这么大的城市,第一次住酒店,她不怕毒蛇猛兽,却害怕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

    于是,她松开手,退了出去。

    在柳条箱里一阵捣鼓。

    不多时,浴缸里的杨根硕一个激灵。

    “什么味儿?”杨根硕皱眉问道,尽管味道很好闻。

    “你有福了。”百合踱步来到他的身后,纤纤素手再次落在他的肩头,“龙涎香,至于功能,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你就好好享受吧!”

    “好东西啊!”杨根硕笑了笑,深吸一口气,“果然心旷神怡,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别动。”百合将他的脑袋掰回去,说:“你今天消耗比较大,这东西对你有好处,困了,就睡一觉。”

    “嘿嘿,你想我留下来陪你?”

    “才没有。”被杨根硕说破心思,百合有些慌乱。

    “那为什么按了这么久,还不赶我走?”

    “我……”

    “我让你给我搓背,你却给我按肩?”

    “我……你真过分,算了,你走吧,你走。”百合动手去推杨根硕。

    “呵呵,恼羞成怒了,既然你对我爱不释手,那我就牺牲一下,再让你摸一会儿。”

    百合给气笑了:“就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人。”

    “摸吧,再让你摸一会会,我就走了,所以,不用手下留情,不要怜惜,尽情的蹂|躏我吧。”

    噗!

    百合在心中啐了一口“贱”,手上越发用力。

    嘎巴!

    骨头发出脆响。

    杨根硕发出呻|吟。

    “贱人,不守妇道,水性杨花!跟他妈一样!”窗外空调机上,一个矮小的身影藏在黑色的披风中,只有一只眼睛反射着点点夜灯,“不过,正合我意,龙涎香,呵呵……”

    房中。

    杨根硕眉头渐渐皱起。

    因为,身后百合手上变得无力。

    因为,他没理由的多了一种蠢动。

    大牛都顶天立地了。

    这会儿,他还有些理智。

    按说,刚开始接触有想法是正常的,这都准备收工了,怎么会?

    越是深呼吸,丹田之火烧的越旺。

    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呼吸急促了,甚至还能听见血管里血液奔流的哗哗声。

    面前没有镜子,否则,他一定能发现,他的眼珠子都红了。

    “怎么搞的,突然好热,好难受。”

    这声音,就像春天的猫叫,就像春蚕啃食桑叶。

    杨根硕咽了口唾沫,润一润冒烟的嗓子眼,回头看去,脑袋轰然作响。

    昏黄的灯光下,百合上身只余一件大红肚兜,金线织就鸳鸯戏水。

    她面部潮红,娇喘微微,小舌头不停**樱唇,肚兜外是雪一样的肌肤,肚兜描摹出诱人高耸。

    杨根硕从水中起身,穿着裤衩,双拳紧握,拧眉攒目,企图抗拒心底那种莫名的**。

    可是眼前的一切,让他的意志力瞬间土崩瓦解。

    他跨出浴缸,扑向了同样神志不清的百合。

    “大事将成。”空调机上的黑衣人喃喃说道,透着一股兴奋,同时摸出一支骨笛。

    刚刚将笛子放到嘴边,一道光柱扫来,同时有人喝道:“抓小偷。”

    居然被保安发现了么?黑衣人“靠”了一声,腾身而起。

    这是他计算好的路线,可以一下子跳出酒店,外面一棵法国梧桐,枝繁叶茂,完全可以承载他的重量。

    只是,事与愿违。

    身子刚刚掠出。

    半空中竟然受到一记重击。

    仿佛被炮弹击中,黑衣人猝不及防,凌空喷血,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斜刺着落了下去。

    不是他预设的酒店围墙之外,还在里面。

    与此同时,手电筒光柱乱晃。

    黑衣人想不通重击从何而来,也无暇去看。

    空中几次变换身形,落地时,滚出十几米,方才卸去了落下的势头。

    刚爬起来,再喷一口血。

    感觉五脏六腑移位,腰椎剧痛。

    “小偷,别跑,抓小偷。”

    声音和光柱由远而近,黑衣人一咬牙,爬起来,蹒跚而去。

    黑暗中,王刑天长出一口气。

    这一次,他没带鬼王面具,而是黑巾蒙面。

    他星夜赶来,在确定空调机上的变态就是呀买噶之后,在他摸出骨笛意图不轨时,便发动了突袭。

    呀买噶是养蛊高手,本身功夫也是相当了得。

    也是他活该倒霉,藏得那么隐蔽,也能被保安发现。

    手电筒一照,外加一声“小偷”,呀买噶慌了心神。

    这才给了王刑天偷袭的机会。

    呀买噶逃了,王刑天保守估计,那厮伤的不轻,起码要休养一月。

    松了口气,他从窗子进了房间。

    一进去,猛然捂住了鼻子。

    然后瞪大了眼睛。

    厕所里,两个年轻人纠缠在一起。

    还好,身上还有遮羞布。

    王刑天顾不了许多。

    首先将一只青铜香炉丢进了浴缸。

    紧跟着,将窗子和抽风机开到最大。

    再然后,移步来到两个年轻人旁边,冲着上面杨根硕的后脑勺来了一下。

    杨根硕直接滚落一旁,人事不省。

    但百合咬着唇皮,眼眸迷离,双手在虚空中胡乱抓挠着,有些春光乍泄。

    王刑天面上闪现过一抹疼惜,骈指点在百合的颈侧。

    然后,她就变成了跟杨根硕一样。

    ……

    “啊!”杨根硕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带起一阵水花,发出哗哗水声。

    他脑袋一晕,一个踉跄,甩甩头,这才发现自己身处的位置。

    浴缸。

    一缸冷水的浴缸。

    他依然穿着裤衩。

    百合居然也在,但她穿着就保守多了,竟然是紧身t恤。

    此时,她眉头纠结着,显然不怎么舒服。

    “百合,这是怎么回事?”他摇晃百合,百合却没有回应。

    于是,他拔掉塞子,一边放水,一边抱起了百合。

    “杨根硕!”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杨根硕身子一震,慢慢回头,厕所外门口,站着一个头发灰白身量不高的中年男子。

    “阁下是谁?”

    “为什么会在我们房里?”

    “我们应该不认识吧!”

    杨根硕语气冰冷,一口气问出三个问题。

    此时,王刑天并未蒙面,素颜……老脸示人。

    “唉……鄙人王刑天。”他先是一声长叹。

    “什么!”杨根硕猛然瞪大眼睛。

    杨根硕之所以惊讶,一来,他的脑袋还不够清晰,二来,王刑天同之前相见差别很大。

    原来他身材并不高大,还是一张大众脸。

    但是,他一双眼睛却欺骗不了杨根硕。

    杨根硕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他就是那个戴着鬼王面具,身怀鬼功**,让自己无力对抗甚至无力自保的鬼谷门主,王刑天。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