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滴血认亲
    “你……”王刑天看了看这家伙,穿着一条湿漉漉的裤衩,抱着一个湿漉漉的女人,这副形象实在是……没法置评。

    王刑天摇摇头:“那个,你还好吗?”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杨根硕皱眉苦思,想到脑袋疼,突然想到了一点什么,“龙涎香,是你!”

    王刑天哭笑不得:“如果是我?我的目的何在?而你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

    杨根硕再一次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大牛,你要不要换套衣服?”王刑天突然说道。

    王刑天的口气突然有点慈祥,杨根硕诧异莫名,于是静静看着他。

    “我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但是,在此之前,你最好穿上衣服,还有,百合身子不如你,在凉水里泡了那么久,你也给她换一套干净衣服吧。”

    “你到底是……为什么?”杨根硕看着他问,真是一脑袋问号。

    “孩子,做人有点耐心。”

    杨根硕摇摇头,将百合放在地板上,想了想,关上了门。

    外间,王刑天再次哭笑不得。

    “百合,得罪了。”杨根硕很君子的说道,他不喜欢乘人之危。

    掀起**的t恤,里面是**的肚兜。

    脱第一件,杨根硕目不转睛。

    脱第二件,他是侧着脸的。

    肚兜的带子在脖子后面以及背部,杨根硕摸索了好一阵,方才一一解掉。

    过程中,不可避免碰触到女孩娇嫩滑腻的肌肤。

    不过,因为心中有事,外面还有个人,他并没有太过想入非非。

    拽过一条浴巾丢在了百合身上,这才回头看了一眼,长出一口气,准备出去给她找衣服。

    “杨根硕,好累呀!”

    手刚放到门把手上,一个软绵绵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杨根硕如同中了定身法。

    慢慢回头,只见百合揉着脖子,蹙着眉头,胸前春光无限,一览无遗。

    原本的浴巾,在她坐起后,滑落了。

    而这时候,百合脑袋才逐渐清晰。

    “杨根硕,干嘛穿成这样,耍流氓啊!”

    “要说耍流氓,”杨根硕一抹鼻血,还吸了吸鼻子,“我不如你。”

    百合这才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啊”的一声大叫,忙不迭捡起浴巾,遮住身子,口中一连串高分贝的“啊啊啊……”

    杨根硕捂着耳朵逃了出去。

    外面,王刑天幸灾乐祸的笑了。

    杨根硕真想锤他一顿,如果打得过的话。

    “杨根硕,你混蛋!呜呜……”

    厕所里,百合叫过之后,开始哭。

    杨根硕也顾不得湿哒哒的裤衩,麻溜套上衣服裤子,这才说道:“百合,你别误会,我没把你怎么样?”

    “骗鬼呢!”百合哭喊道,“原以为你只是嘴上无德,没想到你人品竟然这般低劣,你这个弓虽女干犯!”

    “百合,你冷静点,这件事很复杂,我现在也搞不清楚,但是,我裤子都没脱,咱们显然没到那一步。”

    “你分明穿着裤头,我还光着身子。”

    “没错,是裤衩,我裤衩没脱,你应该没事。”

    “不可能!”百合哭诉,“我在网上看到过,女人那事儿之后,浑身就像被卡车碾过,我现在就是那种感觉!”

    杨根硕哭笑不得:“怎么可能?你是女人啊,咱们有没有那啥,你还不清楚。”

    “我……”

    “孩子,大牛只是给你换衣服,因为我的到来,你们原本该发生的,并没有发生。”王刑天开口说道。

    “你是谁!”百合对王刑天的声音还不够熟悉。

    “鬼谷门主王刑天。”

    “你怎么会……”

    “孩子,先穿好衣服,别着凉。”

    杨根硕看着王刑天,面露诧异,这家伙似乎对百合有些特别。

    “混蛋,给我拿衣服。”

    百合在厕所里喊道,明显冷静了一些。

    杨根硕乐了,“百合,你叫谁?”

    “除了你这个大混蛋,还能有谁?”

    “刚刚王……前辈的话说得很清楚,我是怕你着凉,准备给你换衣服,哪里想到,你就醒了。”

    “少废话,给我拿衣服,出去再跟你算账!”

    “狗咬吕洞宾,我还不给你拿了。”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杨根硕笑道,“我又没把你怎么样,你要打要杀的。”

    “你都把人家看光了,人家还没有男朋友!”

    “你们不是经常天浴,身子不知道让多少老少爷们儿看光了。”

    “你闭嘴,怎么可能一点不穿!”百合气急,“王刑天,给我揍他。”

    “呵呵,百合,你别激动。”王刑天笑道,“大牛,别刺激百合了,让她出来再说。毕竟是女孩子。”

    “好,看在前辈的面子上。”

    说着,杨根硕打开柳条箱,金龙首先露出头来,一看是杨根硕,马上乖乖的去到了一旁。

    那样子仿佛在说:我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么?

    然后倒出一堆瓶瓶罐罐,然后各种花里胡哨的外衣小衣。

    “百合,要哪种啊?”杨根硕问道。

    “随便!”百合不耐烦道。

    “种类太多,我都挑花眼了,你要保守一点的,还是暴露一点的。”

    “啊!”百合大叫。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杨根硕拿了平角裤,大红肚兜,初次见面的大红裙子,来到了门口,“我丢进来了,你遮一下,别说又被我看光了。”

    说着,门开一道缝,将衣服丢了进去。

    一回头,王刑天耸耸肩膀。

    杨根硕也耸了耸肩膀。

    片刻后,厕所门开了,百合黑着一张俏脸出来,气势汹汹。

    但看到王刑天,看到他真实面目的一刻,不由一愣。

    “孩子,感觉如何?”王刑天起身问道。

    “什……什么感觉?”百合俏脸一红,然后蹙眉,“你问得着么?”

    “百合,别闹了。”杨根硕正色道:“我问你,之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之前?”百合闭着眼睛,敲击脑袋,喃喃道:“你给我吹头发,然后,你洗澡,我给你按肩,然后……”

    百合继续敲脑袋,疼得直吸气,却依然想不出来。

    “然后你点了龙涎香,说是让我享受。”

    “对,龙涎香。”百合眼睛一亮,“那东西可珍贵了,是阿爹给我准备的,说是害怕我出门在外,晚上睡不着。”

    “然后呢!”王刑天瞪大了眼睛,沉声问道。

    “然后……然后……”百合苦着脸摇头,“然后我一片模糊,记得的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杨根硕问,面露激动。

    “就是你这个混蛋,不穿衣服,还脱光了我的衣服。”百合比他还激动。

    杨根硕捂着额头,“都说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狡辩!”百合摇头,流出眼泪,“这件事没完!”

    “孩子,别激动。”王刑天说道。

    “就是啊,你激动什么?”杨根硕有些烦躁,“大不了,我负责呗。”

    “你负责?你忘了我身上带着情蛊,我要奴役你一世。”

    “这么狠?”杨根硕倒吸一口凉气。

    “谁让你做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

    “夸张了吧百合,怎么就人神共愤了,就算咱俩那啥了,也是人伦大道,我未婚你未嫁的,社会也不会谴责咱们。”

    “你给我住嘴,你分明违背了我的意愿,不对,你趁我失去意识的时候,对我做出了那种事情!我鄙视你,我谴责你。”

    “百合,作为一个女人,我就不信,你有没有被那啥,自己都感觉不到,总之,作为一个男人,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的大牛依然如故,尚未开荤。”

    “你……你无耻!”

    “是你逼我的。”杨根硕忍不住笑笑,叹了口气,“唉!百合,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顶多就是把你看光了,你不是也基本上把我看光了?”

    “你住口。”

    “还有,你不是有蛊?你问问你的情蛊。”

    “对呀,我……”

    “孩子,不用问了,你们尚无夫妻之实。”这时候,王刑天开口道。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杨根硕问道。

    “孩子,你看看我,仔仔细细看看我?”王刑天凑近了些,企图让百合看清楚,目光更是无比热切。

    “干嘛!”百合向后退去。

    杨根硕皱起了眉头,眯起了眼睛,这个看看,那个看看,突然走进了厕所。

    再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漱口的玻璃杯,装着半杯水。

    王刑天、百合疑惑的看着他。

    杨根硕将指环脱下来,捋直,一把抓住百合的手,就在她中指上扎了一下。

    “啊,你干嘛!”百合痛呼,她挣脱了,但是,一颗血珠已然滴入水中。

    王刑天一看,呼吸急促,二话不说,在自己中指肚上咬了一下,血流出来,滴进杯中。

    百合眼睁睁看着两个人的血融合了,目瞪口呆。

    王刑天搓着手,看着杨根硕,激动地不能自已。

    “大……大牛,你这是……这是干嘛?”百合禁不住有些慌乱。

    “认亲,滴血认亲啊孩子!”杨根硕还没开口,王刑天就迫不及待的说了。

    “认亲,咱们?咱们算哪门子亲?”百合摇头,“我有阿爹。”

    百合虽然说,但是,就连杨根硕都能听出她声音里的一丝颤抖。

    杨根硕轻叹一声:“前辈,你自己说吧。”

    王刑天感激的点点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