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分析
    王刑天道:“因为云绛只生育了一个孩子,孩子还在襁褓之中,她就跟我一起跳下了万丈悬崖。那孩子只能是我的!”

    “回去之后,我茶饭不思,我通过五毒了解到百合就是蛊族长老呀买噶的女儿,那么,我就可以确定了。百合是我跟云绛的女儿!”

    百合冷笑:“果然所有消息都是从五毒那里得来的。但是,我竟然不知道我们蛊族还发生过那么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

    “孩子,我暂且不证明你和我的关系,我先回答大牛的问题。”王刑天决定迂回一下,“我是从五毒那里了解到你住在四季酒店,而且是跟大牛一起。”

    “五毒就是个叛徒!”百合咬牙道。

    王刑天摇头,一脸严肃:“如果不是无毒,你们已经铸成大错。”

    “喂喂,我说前辈,你言重了吧!”杨根硕不乐意了,“就算我们那啥了,怎么就成了大错?而你勾搭人|妻,却是在追求爱情,却是在解救孤苦的留守妇女,你就轰轰烈烈,大义凛然。”

    “大牛,你这张嘴呀!”王刑天哭笑不得,“难道你不知道我的意思吗?”

    杨根硕懵懂摇头,百合也皱起了眉头。

    王刑天道:“如果你们情投意合,情不自禁,那也没有什么,但是,你们分明是中了毒,百合,我直接怀疑,呀买噶还可以操纵你。”

    “阿爹不会那么对我。”百合尖叫。

    王刑天长叹一声:“五毒说你的阿爹对你极好,还说整个蛊族都知道,而且,你也这么说,这是否就有点奇怪了?”

    “这有什么奇怪,父亲疼爱孩子还能有什么不对吗?”百合皱眉反问。

    “过犹不及呀!”王刑天摇摇头,“五毒给我介绍完,我就问了他一句,既然大长老那么疼爱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让她下山带大牛回去,莫不是想着将女儿送给大牛。”

    “阿爹才没有这么想!”

    “但是我却是这么想的,孤男寡女,是不是很容易擦出火花?”

    百合皱了皱眉头,看了杨根硕一样,扪心自问,对这家伙的确不大讨厌,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儿心动。

    但是,离擦出火花还远吧。

    杨根硕挠挠头:“是啊,差点儿擦枪走火。”

    “五毒却认为你们不大可能。”王刑天说。

    “嗯?五毒怎么说?”杨根硕、百合异口同声。

    “五毒的原话是这样的:大人年纪轻轻,身边漂亮的女孩子非常多,不至于饥不择食!”

    “啊,嘿嘿……”杨根硕挠挠头,有些汗颜,差点辜负了五毒对自己的高度评价。

    “五毒又说百合小姐身带情蛊,不可能轻而易举的交托自己。”

    百合眯起眼睛:“五毒这话不错。”

    “我听了这话,二话不说就来了。”王刑天摇摇头,“你们到现在还不承认你们中毒,若非中毒,你们又遭遇了什么?”

    杨根硕摇摇头:“按说我百毒不侵,怎么会?”

    王刑天摇头笑道:“我也是百毒不侵,但有些媚毒,我也抵抗不住,防不胜防。”

    “媚毒?”杨根硕瞪大眼睛。

    王刑天叹了口气:“我若是再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看到我俩没穿衣服满地打滚,就差直捣黄龙……”

    “杨根硕,你闭嘴!”

    王刑天摇摇头:“这个自然也看到了,但是,我还在窗外看到了一个人。”

    杨根硕心头一惊,百合也眯起了眼睛,“不要告诉我,是我阿爹!”

    “看不清,但是,看到他准备吹笛子,我偷袭了他。”

    “你……我阿爹怎么样?”

    “都说未必是,你激动什么?”王刑天笑着反问。

    “可是这笛子明明是……”百合说到一半,发现一老一少两个男人都紧盯着她,她咬着唇皮不吭声了。

    王刑天也没有乘胜追击,说什么刚才某人死不承认这是呀买噶的笛子,现在却不打自招了。

    如果那样做了,他觉得太过分,尤其是现在还在想方设法,让百合承认他这个亲生父亲的关键时期。

    于是,王刑天接着说道:“那人也非常了得,若不是保安发现了他,他慌了,我也没有机会,他从六层楼落在地上,还是跑掉了。”

    百合看了眼窗外,眼睛里充满了紧张。

    “伤的不轻,性命无碍。”王刑天下了断语,又摇摇头,“等我翻进房间……”

    “就看到了少儿不宜的东西。”杨根硕笑着插嘴。

    王刑天摇摇头:“大牛,你怎么总像个孩子,能不能成熟一点?”

    埋怨杨根硕一句,他续道:“我一进来,就捂住了鼻子,我闻到了龙涎香,但是,其中还有一种成分。”

    “什么?”杨根硕、百合齐齐变色,他们也清楚,终于到了关键的地方。

    王刑天不答反问:“据我所知,龙涎香异常珍贵,孩子,你怎么会带在身上?”

    “阿……阿爹担心我只身在外,夜不能寐,所以特地为我准备,让我安神用的。”

    王刑天点头冷笑:“好一个特地准备。”

    他也没有多说,而是去到厕所,从水中拿出一只香炉。

    “三足鼎?”百合一把接过去,“你把它丢进水里的?”

    “你闻闻。”王刑天说。

    百合轻轻一嗅,立刻蹙眉:“什么味道?”

    杨根硕接过来闻了闻,立刻脸色一变:“好霸道,难道是传说中的烈焰媚?”

    “你小子也知道!”王刑天惊诧莫名。

    杨根硕摇摇头,将香炉重新浸入水中,然后才说:“没想到这种东西真实存在。”

    “大牛,烈焰媚是什么呀!”百合皱眉,虚心求教。

    杨根硕不答反问,“百合,剩下的龙涎香呢?”

    “在箱子里。”

    杨根硕在箱子里找到一个檀木盒子,打开后,一阵异香扑鼻。

    “没毛病啊,就是龙涎香的味道,点燃之后更香呢。”百合说道。

    杨根硕将一盘龙涎香掰断,王刑天、百合同时退后,并且全都捂住了鼻子。

    杨根硕也不例外。

    他屏住呼吸,将所有的龙涎香全部丢进水里,这才长出一口气。

    回头,发现王刑天也看着百合。

    百合脸色阵青阵白,嘴里说着“不会的,阿爹不会害我”,一步步后退,最终抱头蹲了下去,“呜呜”哭起来。

    “孩……”

    王刑天想要出言安慰,杨根硕摇头阻止了,意思是让她发泄出来,就好了。

    百合哭得声嘶力竭,王刑天只能长长一叹。

    杨根硕将王刑天拉到一旁:“前辈,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

    王刑天怪眼一翻,“老朽句句属实,并无一句虚言。”

    “不是,我就这么一说,你激动个啥?”杨根硕摇摇头,“我就问你,呀买噶处心积虑,目的是啥?”

    王刑天深吸一口气,并不知道百合哭声小了,还竖起了耳朵。

    他说:“呀买噶是个有野心的人,他一直想要坐上蛊神的宝座。”

    “这么说,他想成为蛊神的老丈人?”杨根硕挠挠头。

    “呸!”百合啐了一口。

    “我们在研究分析,不是有意占你便宜,你呸什么呀!”

    “总之你就是嘴上无德。”

    “我心中更没有。”杨根硕抬杠。

    “好啦!”王刑天瞪了杨根硕一样,“大牛,你是男孩子,怎么能跟这个时候的百合计较?”

    “你……护短。”杨根硕笑了。

    王刑天摇头:“你是不是不想听我分析。”

    “想,想啊。”杨根硕马上说道:“你说,我不打岔。”

    百合也抬着一双泪眼看了过来。

    王刑天说:“我认为,他不止想要做蛊神的老丈人那么简单,否则,不会迫不及待的派百合出山,还让她粘着你,直到能够带你回去为止,我潜意识里认定,他要刻意的促成这件事。”

    “刻意的促成?这件事?”杨根硕皱眉问道。

    王刑天点点头:“他要让你们俩好上。”

    杨根硕摇摇头:“这就是你的分析,我俩好上了,等我成了蛊神,他不就是国丈的存在,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大牛,你太小看呀买噶啦!”王刑天笑着摇头,“从他林林总总的手段,我坚信,他有控制百合的手段,也有通过百合控制你的手段,一旦你回到蛊族,就会成为一个傀儡,而他才是执掌生杀予夺大权的蛊神。”

    听了这话,杨根硕、百合二人都是大惊失色。

    杨根硕问道:“老王,你是不是危言耸听啊!就算我跟百合成了夫妻,他呀买噶又凭什么控制我,难不成用我对百合的感情?”

    “我跟你没感情。”百合直接说道。

    “现在是没有,如果咱们有了夫妻之实,再有个孩子,感情就有了,没有,也可以慢慢培养。”

    “谁跟你培养!”百合直摇头,再也不愿意听杨根硕胡说八道。

    王刑天笑笑道:“百合,如果你愿意,你是不是可以控制大牛?我说的是,如果大牛成了你的心甘情愿托付终身的男人?”

    百合冷笑:“我跟他讲过了,我有办法奴役他一辈子。”

    杨根硕倒吸一口气:“用你的情蛊?”

    “正是。”百合也不隐瞒。

    “细思极恐,不明觉厉呀。”杨根硕摇头晃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