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鸠占鹊巢
    “你们两个都不错。”王刑天客观的说了句公道话。

    百合冷冷看了王刑天一眼,视线转移到杨根硕身上,“奥斯卡是谁?”

    杨根硕一拍脑袋,笑嘻嘻的上前,就拥住了百合的肩头。

    “你干嘛!”百合起身下床,也脱开了杨根硕的搂抱。

    “咱们培养感情啊,你不是说已经跟我滚了床单了吗?你阿爹已经成了咱们的关系,还要求你好好侍奉我。”

    “我还说给你种了情蛊呢,真话假话,难道你都听不出来?”

    “百合,刚开始看到你惊慌,我想玩了,原来,一开始,你就在演。”

    百合没有丝毫得色,反而深深的闭上了眼睛,脸上写满了疲惫。

    “百合,别这样,你不是依然心存疑虑,我已经答应跟你回去一趟,看清呀买噶的真实面目。”杨根硕竖起食指,“为了让咱们的关系更加逼真,迷惑住呀买噶,我决定,利用一个月的时间,跟你朝朝暮暮时时刻刻相处,好好培养感情。”

    百合没有理会杨根硕,而是看着王刑天道:“你都对,你赢了,你满意了?”

    “孩子,我不是……”

    百合推开他,进了厕所。

    “老王,不着急,慢慢来。”杨根硕在王刑天肩头拍了拍。

    王刑天没好气道:“小子,你对我客气点,比较我是百合的父亲。我说你怎么就对呀买噶那么客气呢,又是喊人家老爹,又要给人家准备见面礼。”

    “哈哈,你吃醋?”

    两个男人正在开玩笑,百合黑着脸走了出来。

    于是,场面又僵持了。

    “孩子,那个……”

    “大牛,收拾东西,我们走。”

    王刑天话没说完,就被百合打断。

    “哦,好的。”杨根硕自顾自上前,收拾百合的箱子,“哎,百合,你说我们走,我们走去哪里呀!”

    “你去哪我就去哪,总不能一直住酒店啊!”

    杨根硕点点头,长出一口气,“好吧!”

    他清楚,百合至少待在这边一个月,的确不可能一直住酒店,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她害怕呀!

    恐怕经过这件事之后,她更不敢一个人住店。

    自己也不可能总陪她住店,没办法了,只好……

    杨根硕看着百合笑了:“看吧,你还真的成了拖油瓶。”

    “哼,你要负责。”

    杨根硕耸耸肩,“我都准备妇唱夫随了,还要怎样?”

    百合拿着阿迪达斯衣服重新走进卫生间,不多时,换好出来,将裙子丢给杨根硕。

    杨根硕微笑着收拾起来。

    王刑天看着一堆穿着同款衣服的年轻人,怎么看怎么和谐,他微笑道:“这应该叫做情侣装吧!真好。”

    “你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百合不假辞色,率先出门。

    “孩子……”

    “不要这么叫我,即便日后证明咱们有血缘关系,那又如何,我就是不接受你,咱们还是形同陌路吧!”

    “呃……”

    百合抬起手,下意识的就要打个响指,最后生生刹住车,因为,一旦打了,她的小金就会出来表现,没人也就罢了,有人就会惊世骇俗。

    “大牛,我在大厅等你。”

    “好的。”

    杨根硕很快收拾好了,将被子都翻过来,检查有没有遗漏什么,又走进厕所,看看百合有没有拉下罩罩小裤裤啥的。

    很庆幸,啥都没有。

    “老王,慢慢来。”杨根硕提着箱子,走到门口,拍了拍王刑天的肩膀。

    王刑天摇头苦笑:“我还想让她跟我回去住一段时日,让我这个做父亲的稍作补偿,可惜呀,人家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

    杨根硕拉着王刑天,边走边说:“老王,百合是女孩子,你要设身处地为她想一想,就是换位思考,如果你处在她的位置,说不定表现还不如她。”

    “我……”

    “十几年的感情,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只要没有亲眼看到呀买噶作恶,她是不会相信你,更不会接受你的。”

    “我明白了。”王刑天长长一叹。

    两人来到大厅,杨根硕来到前台办理退房手续,而王刑天则是走到了百合的跟前。

    百合给了王刑天一个后背。

    王刑天轻叹一声,说道:“孩子,我对不起你母亲,对不起你,我会用余生好好的补偿对你的亏欠,我发誓,再也不让你受到哪怕一丁点伤害。”

    百合没有任何反应。

    王刑天再叹一声,转身离去。

    王刑天走了,腰背有些佝偻,身形有些落寞。

    外面,天刚蒙蒙亮,行人绝无仅有。

    这样的街头,他显得愈发孤独。

    “走了?”杨根硕来到百合身边,百合撇过脸,吸了吸鼻子。

    “好啦,我请你吃早餐。”

    “我真的还要再活五百年……”

    一句话刚说完,手机响了,这是老人机的待机铃声,简直响彻整个大厅。

    一时间,大厅里仅有的数十道目光齐刷刷看向杨根硕。

    杨根硕脸都绿了。

    百合终于露出一抹浅笑。

    杨根硕原以为是艾悠悠打来的,因为,艾悠悠跟他约定好了,哪怕搬出去,每天还要负责丫头的接送。

    杨根硕就不明白,自己哪根筋抽了,这样丧权辱国的条约,不是丧权辱国,是没有丝毫自由,彻底套牢自己的条约,自己居然答应了?

    结果一看,并不是,竟然是林伯打来的。

    杨根硕心中一惊,心说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入住别墅,可不敢发生什么事。

    心中想着,他也接通了手机。

    “大牛啊,我是老林。”林伯的声音在对面响起,并没有十万火急,杨根硕总算松了口气。

    “林伯,怎么了?”杨根硕拉着百合坐在大厅沙发里。

    “老爷应该跟你通过电话了吧!”林伯说。

    “是啊,我这两天就搬。”

    “要不你先过来吧。”林伯有些迫切。

    “现在?”

    “就是现在。”林伯说。

    “为什么?”杨根硕忍不住问,这也太着急了吧!

    “你听……”林伯并没多言,只是让杨根硕自己听,自己决断。

    杨根硕首先听到了林晓萌的声音。

    “玉郞哥哥,你好帅哟。”林晓萌说。

    “小萌,你才卡哇伊呢!”一个男声道。

    “表哥,这次可以呆多久?”这是林芷君的声音。

    “表妹让我呆多久,我就呆多久。”男生说。

    “玉郞”,“表哥”,杨根硕暂时捕捉到这两个称谓。

    “表哥……”林芷君沉默片刻道:“爷爷忙着搞研究,家里没个男人,表哥如果没什么事,暂且留下来吧。”

    “怎么会?”林晓萌反驳,“林伯不是男人?再说了,不是还有大牛?”

    听到这话,杨根硕心里舒服多了,女人,还是小萌好啊!

    孰料,林芷君立刻反驳。

    “爷爷不在家,我有什么说什么?”林芷君道:“必须承认,杨根硕是有点本事,但是,毕竟是个外人,而且,他身份太过神秘,你我都不清楚,这样的人留在身边,能放心吗?”

    “反观表哥姜玉郎,我们青梅……从小玩到大,知根知底,我们是一家人,难道,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却不信自家人?”林芷君咄咄逼人。

    林晓萌反驳:“姐,大牛才不是外人,他是我男人。”

    尽管林晓萌不是第一次承认,但绝对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承认。

    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杨根硕感动的一塌糊涂,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小萌身边。

    还有,他听清楚了,原来那个鸠占鹊巢的家伙,名叫姜玉郎。

    姜玉郎惊呼:“小萌,你说什么!”

    “小萌,你是女孩子,而且身份并不普通,你是林家大小姐,以后不要说这些没羞没臊的话。”林芷君呵斥道。

    “小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姜玉郎问。

    “表哥,你别管了。”林芷君说,“小萌,凭良心说,你觉得表哥帅还是你的大牛帅?”

    “表……表哥。”

    “哪个更熟悉,更加知根知底?”

    “表……表哥。”

    “表哥也是有功夫的。”

    “好了好了,我不管了。”林晓萌不高兴道:“表哥,咱们是亲戚,这一点没错,我很喜欢你,但那只是把你当哥哥,你也无权干涉我的感情生活,你明白吗?”

    “明……明白。”

    “明白就好,想留就留下来吧!”林晓萌说:“其实爷爷不在,这个家是姐姐说了算,所以,你也无需理会我的意见。”

    姜玉郎笑道:“小萌,你要是不开心,表哥就住在外面,我的任务,就是在此期间,保护好你们。”

    “表哥,不用的,这样多不好意思,太见外了,这里房间多得是。”林芷君说。

    “小君,谢谢你。”姜玉郎文质彬彬的回道。

    “表哥,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林晓萌突然说道。

    “什么?”姜玉郎问。

    “帅有个毛用,最终还不是被卒子吃掉。”

    “呃……”

    表兄妹谈话结束,杨根硕心生疑窦。

    林家别墅的安防设施是杨根硕重新布置的,所以,他才能借着林伯的手机,听到他们三个人的对话。

    其实,如果杨根硕愿意,可以直接用看的。

    不过,听也足够了。

    杨根硕疑惑道:“林伯,这是怎么回事,哪儿冒出来一个表哥?”

    “表少爷身份没问题,据说还修炼了谭腿,只是,两家至少十年没有来往。”

    “十年?”杨根硕不敢相信。

    “是啊。”林伯确认道。

    “都十年了,两个小丫头还记得他?”

    “小时候感情好吧。”林伯说。

    杨根硕有些嫉妒,自己跟姑姑多少年没见了,彼此惦记着对方是没错,可是,只怕对面不相识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