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不,我不说话还不行么?”林晓萌哀求道。

    “二小姐,你也不关心关心我?很痛耶,感觉腿断了。”李虎看着林晓萌说。

    “啊!”林晓萌惊呼,一下子捂住了嘴。

    “小萌,战场之上,战败者是不值得同情的。”姜玉郎冷冷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是他非要向我挑战的,还说什么要是败了,就任由我发落,哪怕卷铺盖走人。”

    “那岂不是……”林晓萌看着李虎,欲言又止。

    “小萌,你说的不错,照目前情况来看,李虎他是走定了。”姜玉郎趾高气扬,面对李虎,“我问你,服不服!”

    “不服!”李虎紧咬牙关,挣扎着站起来,脸上满是痛楚,小腿不停打晃。但他说,“我还能打!”

    “勇气可嘉,但却只是愚勇。”姜玉郎摇摇头,“你会为自己的选择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

    “来呀!”李虎大吼。

    “这是你自找的。”姜玉郎面容狰狞,一步步逼近。

    反观李虎,站立都显困难。

    所以,结局早就定了。

    但李虎的选择,却让这场战斗多了几分悲壮。

    “大牛,李虎要废……”

    林伯来到杨根硕身边,忍不住低声说道。但却被杨根硕打断了。

    于是乎,林伯诧异的看着杨根硕。

    按说,杨根硕跟李虎走得较近,而且,李虎为杨根硕挡下了这场战斗,杨根硕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李虎吃亏呀!

    难道自己看错人了。

    “大牛……”林晓萌也看不下去了,红着眼圈摇晃杨根硕的胳膊。

    杨根硕摇摇头:“现在除了姜玉郎自己,只有一个人能够叫停这场战斗。”

    “姐姐?”林晓萌扭头看向林芷君,林芷君却在那里犹豫不决。

    “李虎,你还不认输?”姜玉郎又一次喊道。

    李虎惨笑:“我还没倒下,我还有力气,战斗只需要勇气,我的兄弟都看着我呢,我不能给他们丢人,被人看不起!”

    “李队!”

    “虎哥!”

    “李哥!”

    “……”

    保安们一个个红着眼圈喊道。

    李虎则是握紧了拳头,闭上了眼睛。

    “李虎,我现在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继续对抗,一定会留下无法恢复的伤残,何必呢,值得吗?只是为了一点儿面子?”

    “我曾是一名军人,哪怕我退伍了,但是,军人的荣誉和血性仍在,所以,你来吧!”

    “哦?我倒是不了解你的过去,既然那么有荣誉感那么有血性,干嘛当保安?”姜玉郎不屑,摇了摇头,“说好听点叫保安,不好听,那就是有钱人的看门狗。”

    “表哥,住口,你太过分了!”林芷君也看不下去了。

    “好好,表哥不说了。表哥用拳脚,打一切不服。”

    “李虎,我来了。”姜玉郎直接一个扫腿。

    目标自然是李虎的支撑腿,因为,李虎如今只靠一条腿支撑,几乎都站不稳。

    姜玉郎想着,只要这一腿下去,李虎应该四仰八叉,满地打滚都有可能。

    林家姐妹都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百合又一次想要出手,手腕却被杨根硕捉住了。

    杨根硕听说了李虎的事迹,也知道李虎底子不错,现在就要看看他的血性和毅力。

    下一幕,令所有人大跌眼镜,包括姜玉郎。

    因为李虎没有退避,居然用受伤的小腿迎向了姜玉郎的腿。

    啪!

    骨头对碰,血液飞溅。

    两条小腿一触即分。

    李虎身子明显一震,但这一次,他并未呼痛,尽管是单腿站立,却站得的那样稳。

    “疯子。”姜玉郎腿比较硬,但也不好受。

    “来呀!”李虎吼道,居然率先发动了攻击。

    砰砰砰!

    李虎的一直用伤腿去跟姜玉郎碰撞,姜玉郎一边迎击,一边喊着“疯子”。

    两人对攻了十几次,李虎仿佛陷入癫狂,仿佛不会疼痛,始终没有停下的意思。

    林芷君秀眉紧蹙,双眼紧闭,同时握紧了粉拳。

    林晓萌直接泪流满面。

    终于,又一次对碰之后,李虎一下子没能站住,单膝跪倒。

    他浑身颤抖,大汗淋漓,一条裤腿完全为鲜血浸透。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简单的切磋,竟然会变成如此血腥的生死相搏。

    “表哥,李队长,你们别打了!”林晓萌哭喊。

    “不打了,不打了,李虎……不行了。”李虎单手拄地,另一只手握着小腿,扭头看向一众保安,脸上写满了凄然和颓丧:“哥哥尽力了,但愿没给你们丢脸……”

    保安们纷纷哭出声来。

    李虎长叹一声,看向杨根硕:“杨先生,我托大了,辜负了你的信任。”

    “你不错。”杨根硕沉声道。

    李虎又扭头对着姜玉郎:“姜先生,李虎技不如人,甘愿接受任何处置。”

    姜玉郎一声冷笑,皮里阳秋:“李虎,我并不想跟你打,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我明白。”李虎忍着痛,说。

    “你不明白,不是那么简单。”姜玉郎严肃地说了,“如无意外,你的下半辈子,可能都要跟拐杖作伴了。”

    尽管有了思想准备,李虎还是身子一震,抬头看向姜玉郎。

    林晓萌气红了眼睛:“表哥,你是怎么回事,李队长不是对手,你为什么还要下那么重的手?”

    “小萌,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这话恐怕没处搁吧!我一次又一次的警告,是他不听,冥顽不灵,凭着一股愚勇攻击我。”

    姜玉郎摇摇头,看着林芷君:“难不成我要让他打几下,然后故意认输?”

    林芷君皱了皱眉,没吭声。

    不错,刚才的情况大家都看着呢!

    李虎明知不敌,甚至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依然选择了冲锋。

    姜玉郎也曾一次又一次的警告。

    不过,林芷君也觉得,姜玉郎警告的用语,有些过分,李虎又曾是一个有血性的军人,所以,他的警告,更多的却是刺激。

    尽管对姜玉郎的处理方式不大认可,但,客观地讲,姜玉郎的说法做法都没毛病。

    林芷君想,或者,习武之人,都有这样的毛病吧。

    “李队,我们送你去医院。”

    “虎哥,来。”

    一帮保安冲上去,围住李虎,一个个眼圈通红,嘴唇颤抖。

    这些人,有些曾经就是李虎手底下的兵,哪怕不是,也有从军从警的经历,对李虎的所作所为,都非常感动。

    而且,李虎本身就有能力,且为人和蔼,平日里只要不是原则问题,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跟队员相处相当融洽。

    加上他年龄最大,大家都非常认可爱戴这位老大哥。

    所以,他伤成这样,大家都很痛心。

    “张小兵,你去开车。”林伯安排道。

    这时候,李虎已经被一帮手下架起来,提着一条受伤的腿。

    “去医院可以,不过,以后也不用来了。”姜玉郎说。

    有些人就能做到那种人神共愤,比如姜玉郎。

    他以为自己是在履行比试前的话,却不知道,一时间就连林芷君都对他相当反感。

    李虎看了看两位小姐,以及林伯,最后眼圈蓦然一红,冲姜玉郎道:“放心,我以后决不在姜先生面前碍眼。”

    “不要动。”杨根硕走过去。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杨先生……”李虎目光炯炯。

    杨根硕闭了下眼睛,然后睁开,苦笑道:“李虎啊李虎,没想到你还真够虎的,让你挑战姜先生,你意思下就行了,谁让你拼命来着?”

    说着,从一帮保安手中接过李虎。

    “竟然是你!”姜玉郎指着杨根硕,瞪圆了眼睛,一时气急说不出话。

    “杨根硕,你真是胡闹!”林芷君直接呵斥。

    杨根硕没搭理她,而是看着李虎道:“李哥,你放心,我会对负责的。”

    李虎听得这话,眼圈一红,就淌下了眼泪。

    似乎,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倔强,都在这一刻找到了宣泄点。

    噗嗤!

    百合却不合时宜的笑了出来。

    杨根硕蹲下给李虎检查伤腿,摇摇头,“我说百合,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啊,李哥都伤成这样了,你还笑?”

    “呵呵……谁让你说的那么搞笑,还怪我?”百合摇着头,依然忍不住笑,“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对一个老爷们儿负责呀!”

    大家伙都没怎么乐,因为,几乎没人会这么认为。

    就连李虎也没有这么想。

    但有个一人例外,是林晓萌。

    呆萌的小丫头喃喃道:“大牛怎么对李队长负责呢?”

    这一下,百合更是绷不住了,弯腰哈哈大笑。

    嘎巴嘎巴!

    几声轻响,但是,居然能够在百合的笑声中,让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杨根硕起身,在李虎诧异的目光中,在他衣服上擦干了的血迹。

    “我说的是这种负责,有我在,你的腿没事,你的了解?”杨根硕笑道。

    李虎好一阵目瞪口呆,他自然明白,刚刚杨根硕给她完成了正骨,而且,似乎一股气流包裹着患处,这会儿,都没那么痛了。

    李虎试着放下脚,缓缓给力,尽管还是疼,但竟然可以勉强支撑身体的重量了。

    “杨先生,我的腿真没事!”李虎惊喜交加,他不但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帮战友的家属需要帮扶,他可不能有事。

    就这么一会儿,杨根硕的所作所为,再次让大家伙震撼了一把。

    当然,有那么几个人除外。

    比如林芷君、林晓萌、林伯和百合。

    不过,这一刻,林晓萌看向杨根硕的目光愈发温柔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