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二女争夫
    “大牛,你说过咱们是天生一对,我信了,我的心里只有你,装不下其他任何人。”林晓萌不顾众目睽睽,期期艾艾地说。

    “小萌……”杨根硕心中不忍。

    “听我说完。”林晓萌推开他的手,抹了把泪水,摇头道:“我可以接受别的女孩子喜欢你,我也可以容忍你喜欢别的女孩儿,但是,我不能接受这个,接受我送你的东西,你送给另外一个女人!”

    说到最后,林晓萌哇哇大哭。抬起双手,不断擦泪。

    “小萌……你听我说……”林晓萌这么激动,杨根硕心里很不舒服,都感觉自己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你别说,听我说。”百合推开杨根硕。

    “你别捣乱,还不都是你!”杨根硕拉住百合,生怕她再口无遮拦,说出什么刺激林晓萌的话来。

    “别拉我,我的说服力肯定比你强啊!”百合拍开杨根硕的手,“林晓萌,你听我说。”

    “你们都听我说!”姜玉郎声泪俱下,拍打着地面,“这里还有个伤员呢!我要去医院,去医院!”

    他要是不吭声,大家伙还真把他给忘了。

    二女争夫的戏码多精彩啊!

    听到表哥的话,林晓萌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林芷君也才反应过来,冲妹妹道:“小萌,这事儿下来再说。正事要紧。”

    林晓萌点点头,擦了把眼泪,吸了吸鼻子,眼圈和鼻头都红着,就这样默默看着杨根硕。

    “正事,什么正事?”杨根硕问。

    “小萌,你听我说。”百合还要解释。

    “不忙。”林晓萌打断她,“大牛,求你一件事。”

    杨根硕眼睛一瞪,“你说,刀山火海,大牛哥眉头都不带皱的。”

    这节骨眼上,还有什么好说的,林晓萌哭得可怜兮兮,杨根硕看得怪心疼,所以,当务之急,先口头上把她哄高兴了再说。

    林晓萌扭头看了眼姜玉郎,然后说道:“他毕竟是我们表哥,又是来帮助我们的,是客人,还是亲戚,今天的事,他固然有不对的地方,但是,现在他也很惨的。”

    杨根硕大致想到了,就说刚刚两姐妹一阵窃窃私语,八成就是讨论这个问题,而显然,林晓萌是她姐姐林芷君支使过来的。

    他笑问:“然后呢?”

    “你不是神医么?能不能给他治治?”

    “不要,我才不要!”姜玉郎一听这话,当即激动起来,“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神医,就算是,我也不让他治,他会那么好心,他都恨不得弄死我,要是落在他手上,一定会暗地里做手脚,让我生不如死……”

    “姜玉郎,你给我闭嘴!”林芷君再也忍受不了,“你以为,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

    “表妹……”姜玉郎咽了口吐沫,说不出话来。

    林芷君摇摇头:“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爱咋咋的,随你便吧!”

    说罢,拂袖而去。

    “表……”姜玉郎看着林芷君离去的背影,失望的闭上了眼睛。

    “呵呵……”杨根硕可开心了,按说,林晓萌提出这个要求,他就算不愿意,也没法拒绝,谁让他惹得小萌哭鼻子呢!

    但是现在好了,不用自己找理由,姜玉郎先反对了,真是太好了。

    令杨根硕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林晓萌却相当坚持。

    “姜玉郎,你要是不想残废,就听我的,让大牛给你治。”

    不待姜玉郎回话,林晓萌继续冷冷道:“你也不要给脸不要脸,要不是我开口,大牛哥才不会答应呢!他一直嫉恶如仇,你今天是所作所为,真是不可饶恕。”

    双胞胎表妹一番话,振聋发聩。

    姜玉郎也不得不深思。

    然后,目光审视着杨根硕。

    这小子年轻的有些过分,但是,表妹们不会信口雌黄,而且,他又想起这小子之前给李虎正骨,手法极其老道。

    这么一想,这小子的医术还真是“神仙放屁”。

    要不让他治治?表妹在前,他估计也不敢动什么手脚。

    但是,想让自己求他,绝对不行。

    “小萌,我考虑了一下,可以让他试试。”

    姜玉郎的语气,让林晓萌直皱眉头,但她还是扯了扯杨根硕的袖子。

    杨根硕呵呵一笑:“让我治可以,但是有条件。”

    “什么……什么条件?”姜玉郎梗着脖子,“休想让我求……”

    “嗯哼?”杨根硕脸上挂着玩味的笑,“继续。”

    “你……先说。”

    “向李队长道歉,向这些保安兄弟道歉,向百合道歉……”

    “休想让我向你道歉。”

    “呵呵,我就不用了。”

    “呃……为什么?”

    杨根硕撇撇嘴:“只要你前面的都能做到,看在小萌的面子上,我可以治疗你,不让你加入残疾人的行列。”

    “我问你为什么?”

    “你这个人还挺固执。”杨根硕摇摇头,“那好吧,我就告诉你,因为,我都打断你的狗腿了。”

    噗!

    姜玉郎飚出一口血。

    ……

    嘎巴。

    “啊!”

    姜玉郎疼晕过去。

    但是,断腿也让杨根硕掰直了。

    手法之粗暴,令人牙酸齿寒。

    连百合都有些同情那厮了,怎么就落在大牛手上呢!

    林芷君终究还是让下人为姜玉郎清理了一番,然后丢进了客房床上。

    杨根硕就是在客房为其医治的。

    这厮身上一股子84味道,这才盖住呕吐物浓烈的气息。

    这会儿,姜玉郎昏死了过去。

    林芷君眉头直皱:“大牛,你到底会不会治?”

    杨根硕耸耸肩:“我知道,小萌之所以为他求情,完全是你的意思。你是顾全大局,这一点不错的。但是,如果你不信任我,要不你来?”

    “可是,你这分明是……”

    “耍手段报仇泄愤么?”杨根硕摇摇头,“你想多了,我是个有医德的人,他就是再怎么十恶不赦,这一刻在我眼里,他就是个病人,我会一视同仁。”

    林芷君微微点头。

    林晓萌直接抱住了拳头,眯起的美眸里溢满了崇拜和爱慕。

    百合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杨根硕眼观鼻鼻观心,心头暗笑,自己正义凛然,差点自己都信了。

    家里有保安队,杨根硕之前,林家还有私人医生,所以,一些器材药物都是现成的。

    杨根硕命人找来夹板,将姜玉郎的断腿固定了。又为他打上了抗生素。

    忙活完,刚走出房间,林晓萌就迎了上来,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小萌,怎么了,你别这样看我,我瘆得慌。”

    林晓萌将手机递过来,还是原来的爱疯,只是去掉了女性化的兔子耳朵保护套,换上了男性化的防摔壳。

    杨根硕茫然接过来。然后又接住一个娇躯。

    “大牛哥,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杨根硕扭头看去,发现百合拿着一块崭新的爱疯,正在那里来回自拍。

    杨根硕彻底明白了。

    “大牛哥,我的要求并不高,你的手机我来负责,需要更新了,还是我来,好吗?”

    杨根硕刮了下林晓萌的小鼻子,“当然,只要不花钱,我哪有不乐意的,哈哈……”

    “杨根硕?”

    “嗯。”杨根硕扭头看着林芷君,“有事。”

    “你跟我来,我有事跟你谈。”

    林晓萌松开手,梨花带雨的模样,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见之生怜。

    杨根硕笑了笑,跟在了林芷君的屁股后面。

    “姐,再不去学校,就迟到了。”林晓萌突然说道。

    林芷君停下脚步:“你帮咱俩请假,上午不去了。”

    “哦。”林晓萌应了一声。

    林芷君的书房。

    风格跟林中天的不同,多是一些女性作者的作品,不是什么奶奶,就是什么阿姨。

    林芷君靠着书案,看着杨根硕道:“喝点什么么?”

    “不用了,长话短说吧,大家都挺忙的。”

    “你有没有问题问我?”

    “姜玉郎……”

    “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

    “就当我没问。”

    “那我现在问你。”

    “请。”

    “第一,你依然负责别墅的安全,以及保安们的调配,没问题吧!”

    “这不用你说。”见林芷君皱眉,杨根硕笑了笑,“你别误会,我并非对你有意见,无论如何,我都会完成对老爷子的承诺。”

    林芷君点头,对这个说法还是满意的。

    “第二个问题,那个百合是怎么回事?她好像不是汉人,你什么时候又勾搭了一个女人?”

    杨根硕笑了,“我说小君,莫说我还没有成为你的妹夫,就算是,你也不能这么管着我吧!”

    “你……”

    “还有,我在你心目中就是那种招蜂引蝶的男人?”

    “不是。”

    “这还差不多。”

    “你别误会。我想说,不是在我心目中是,而是你根本就是。”

    “嘶……”

    “回答我,百合什么来路?”

    “你的目的是……”

    “为了小萌,还有别墅的安全。”

    “她的身份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总之,你不用担心,她是冲着我来的,而且近期,她也会一直跟着我。”

    “她喊你大人,还要跟你形影不离,你们到底是……”

    “没法解释,我就不解释了,我只能告诉你一点,目前还不是男女关系。”

    林芷君点点头:“最后一个问题,爷爷不在,你是不是应该搬过来了?”

    “今天就过来。”

    林芷君稍稍有些意外,但更多的还是开心,她上前伸出一只手,杨根硕赶忙握住,她说:“欢迎。”

    杨根硕没有放手,女孩的手摸着蛮舒服。

    “小君,还有一个问题……”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