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搬家
    “讲。”林芷君简洁的说。

    “我刚才说了,百合近期会一直跟着我,跟我形影不离,所以,请你也给她安排一间房。”

    “这……”林芷君有些犹豫。

    “这个我没法解释,也没法拒绝,说的难听点,她就是一块狗皮膏药,我暂时甩不掉。”

    杨根硕这么一说,林芷君笑了,通过杨根硕的语气判断,至少两人不是男女关系,否则,热恋中的男女怎么会这么评价彼此?

    见林芷君不吭声,杨根硕以为她依然不同意。

    “小君,你也看到百合的实力了,你那表哥都不是对手,有她在这,别墅的安防水平可以提高不止一个档次。”

    林芷君深吸一口气,微微点头:“你是安全主管,这点小事,你就可以决定。”

    杨根硕一愣,看到林芷君微笑,他也跟着会心一笑。

    ……

    “悠悠,大牛可能有事,妈妈送你吧!”

    家门口,张钰第十八次劝道。

    “不,大牛说过来接我的,他不会食言。”艾悠悠执拗地说。

    张钰抬腕看了看时间,三个人都快迟到了。

    “老公,你看……”张钰征求艾大刚的意见。

    “这个大牛怎么搞的,越来越不像话了,既然答应了,怎么可以失约1”艾大刚冲艾悠悠道:“乖女儿,别着急,爸爸这就给那小子打电话。”

    刚刚掏出手机,一辆熟悉的卡宴驶来。

    艾悠悠面上一喜,迎了上去。

    车窗降下,露出第五旻戴着近视镜的一张圆胖脸蛋。

    艾悠悠踮起脚尖,往后一看,脸上的笑意顷刻间消退了,俏丽凝霜。

    “那个,嫂子,你别这样,师父临时有事,所以……”

    “没事!”艾悠悠深吸一口气,开门上车,坐好后,冲着爸妈挥手微笑,靠上椅背的一刻,泪水滑下。

    “开车。”艾悠悠哽咽着说了句,闭上了眼睛,靠在窗边。

    ……

    走进教室,发现杨根硕、林家姐妹的座位全都空着。

    一节课都是如此。

    大牛跟谁在一起,还用说么?

    艾悠悠只能临风长叹,凭栏长吁。

    下课后,忍不住上到天台,给杨根硕去了个电话。

    “大牛,你在哪里?”

    这一刻,艾悠悠的心里很矛盾。

    希望杨根硕撒谎,那样心里可能会舒服些,至少还顾忌她的感受。

    但又不希望杨根硕骗他。

    然后,杨根硕的回答证明她想多了。

    杨根硕没有丝毫隐瞒,只有两个字“搬家”。

    艾悠悠“哦”了一声,挂了电话,整个人失去了力气。

    蹲下身子,靠着栏杆,双手抱膝,默默垂泪。

    拐角处,第五旻高度警惕,一旦艾悠悠有什么异动,他就会冲出去阻止。

    艾悠悠的泪水一滴一滴,滴在鞋子上,那是杨根硕送的生日礼物。

    看到这双鞋子,想起这双鞋子所代表的意义,艾悠悠不哭了,一抹眼泪,振作了起来。

    步行街上的挡住车撞。

    枫树林中的舍身相护。

    虹口道场的束手就擒。

    自己跟大牛有过那么多刻骨铭心的时刻。

    自己在大牛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也与众不同无人取代,自己有的是优势,何必自怨自艾?

    想到这里,艾悠悠双手扶着栏杆,看着晌午时分炙热的太阳,眸中倒映着无限光辉。

    “悠悠,不要,别干傻事。”

    第五旻冲过来,从背后抱住了她。

    “嗯?”艾悠悠一愣,扭头看到了第五旻,蹙眉道:“第五,班长?你干嘛?”

    “你别跳,我这就给师父打电话,太过分了,让这么好的女孩子为他落泪。”

    艾悠悠“噗嗤”笑了:“第五,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那么脆弱?世界这么美好,我才不会寻短,你放心吧!”

    “真的?”

    “真的,放开我。”艾悠悠冷着脸,“你这样,不怕你师父误会?”

    “怕。”第五旻咽了口吐沫,“但是更怕你跳下去。”

    “你再不放手,被同学们看去,到时候闹的流言蜚语,看你怎么跟你师父解释。”

    第五旻一阵不寒而栗,马上松开了手。

    ……

    杨根硕没骗艾悠悠,他就是趁着艾悠悠上学,艾大刚两口子上班,才来拿自己东西的。

    要不然,不是尴尬,就是要多费唇舌。

    既然是已经决定的事,而且也都说好了,他就行动了起来。

    说搬家太隆重了。他的行礼,依然一个蛇皮袋装走。

    百合看到他的蛇皮袋,当即笑了。

    “大牛,我原本以为我的柳条箱已经是古董了,没想到,你这个更奇葩,还不如我的。”

    “我这个是不如你,但是跟奇葩和古董沾不上边。”杨根硕指着上面的字,“尿素知道么,多么常见的肥料。”

    看百合的表情,杨根硕就知道她不知道了。

    “可怜的孩子,你的生活得有多原始啊!来,摸摸头。”

    百合并不知道“摸摸头”跟自己生活原始有啥联系,但是,这种感觉不坏。

    她也没什么自卑的,“大牛,我不是跟你讲过,我们就是原始部落啊,我们延续了祖先的刀耕火种,同时,也会打猎和开采矿石,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有限度的,同大自然保持一种平衡。”

    杨根硕点点头,严肃地说:“任何一种生产方式,都是值得敬畏的。”

    看到他突然一本正经的模样,百合就想笑。

    “今天有好事,老狼请吃鸡。”

    百合“噗嗤”笑开了,指着杨根硕的手机,“你铃声换的倒勤快,这个挺有意思,给我弄上呗。”

    “好啊,下来给你弄,这个有意思吗?我不觉得,太幼稚,八成是小萌设的。”

    “她一定觉得你之前的铃声太下流。”

    “有吗?”

    “先接电话吧。”

    杨根硕点点头接通了,里面传出苍雪野姬的声音。

    “大牛,你在哪里?”

    “干什么?我在哪里,还要跟你报备么?”

    “不是的,不过,要不要这么火药味十足。”

    “有吗?我不觉得。有事说事,没有就挂了,我还忙着呢!”

    “忙什么,需要帮手么?我可以的。”

    “不敢劳动苍雪小姐。”

    “客气啥呀,我和凉子的下半辈子,可就指望您了呢!”

    “你别吓我,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杨根硕打断苍雪野姬。

    他虽然想要玩玩两个异邦女人,但对方突然贴上来,尤其是这个傻白甜一样的苍雪野姬,他却有些犹豫了。

    顿了顿,杨根硕道:“野姬,别拐弯抹角了,有话直说吧!”

    “人家说的都是真心话呀!”

    “那我先挂了。”

    “等等,人家还没说完。”苍雪野姬叫道,“作为一个有风度的男人,怎么能随便先挂一个女孩子的电话。”

    “对于你,我不需要风度。”

    “好,我说。”苍雪野姬妥协道,“大牛,你知道柳院长去哪里了吗?”

    “干嘛?”杨根硕随口道。

    “我问了很多人,包括华回春院长,大家都说他出差,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确切的说出出差地点……”

    “你真啰嗦,能不能直接说重点。”杨根硕再次打断这个洋婆子,“说,你找柳院长干什么?”

    电话那头,苍雪野姬心头一惊,得亏躲在厕所隔断了,否则,很容易被路人看出端倪。苍雪野姬相信,如果此刻眼前有一面镜子,自己的脸一定是苍白无血色的。

    “野姬,怎么不说话了?”

    “嘿嘿,我正在大解。”

    “靠!”

    听到苍雪野姬发出用力的“嗯嗯”声,杨根硕直接爆粗。

    “别挂,我找柳院长真的有事。”

    “你有什么事啊!”杨根硕随口反问,“难不成是一起讨论医学问题?”

    苍雪野姬又是一惊,心说:难道男人的直觉也是这样的恐怖?

    “嗨,哪能呢!大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也就是会点花拳绣腿,用你的话说,就是那种钟鸣鼎食的大小姐,我能懂什么医术啊!”

    “倒是有自知之明。既然如此,你找柳院长干什么?”

    苍雪野姬松了口气,说出一早设计好的借口:“人家没钱花了。”

    “靠。”杨根硕再次爆粗,“你难道是把柳承恩当成的提款机,借钱借习惯了?”

    “大牛,人家更愿意将你当成提款机。”苍雪野姬腻声说,“你不是说了,丈夫丈夫,你是付账的嘛!”

    这声音含糖量之高,杨根硕听在耳中,顿时就感觉自己有点高血糖了。

    正常男人都没法拒绝啊,何况,他也不差这点小钱。

    莫说养个苍雪野姬和宫本凉子,就算养一打也没问题。

    “好吧,看在你会说话的份上,等着吧,我今天回去趟医院,到时候堵我。”

    “大牛你真好,么么。”

    杨根硕又是一个哆嗦,对面已经挂断了。

    “妖精!”杨根硕摇摇头。

    “那个红日国的女子?”百合听到了电话内容,皱眉问道。

    “你应该这么说,是那俩红日国的娘们儿。”杨根硕说着,还耸耸肩膀。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们?”

    “收入家中为奴为婢。”

    见杨根硕一本正经,百合又笑了:“你以为你是谁,还收奴婢?还有,你不是说城里是文明社会,你敢吗?”

    杨根硕说的是真心话,不过,这时候,却不想跟百合实话实说。

    于是,就是一番云遮雾罩。

    “百合,所谓的文明,就跟法律一样,只是绝大部分人需要遵行的一种准则,而总有少部分人,可以凌驾之上,或者超脱其外。”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