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柳玉致
    马超有些为难:“杨先生,你不说买什么,至少告诉我看望什么人吧!”

    杨根硕没好气笑道:“马超,真是难为你了。是个中年妇人,她恢复的不错。”

    “明白了。”马超眨眨眼睛。

    “真明白?”

    “是啊。”马超又眨眨眼睛,意思很明显,又是一个丈母娘呗,“不过杨先生,这次要不要买巧克力?”

    “巧克力你个头啊!就知道你胡思乱想了。赶紧去吧,我们在心脏病住院部等你。”

    马超一路跑远了,杨根硕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牛,什么买巧克力,你看望病人,还送巧克力?”华回春好奇的问道。

    百合笑呵呵道:“这位老先生,你就不懂了吧,巧克力是送给病人家属的。你懂的!”

    “明白明白。”华回春意味深长的笑了。

    “百合,就你话多!”杨根硕瞪了她一眼,“我一直不想说,不过,是你逼我的,这样吧,上网查查你名字,看看还有什么含义?”

    “我的名字?”百合喃喃道。

    “大牛哥,你好坏哦。”林晓萌苦笑着责怪道。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是她逼我的。”

    林晓萌哭笑不得:“大牛,你跟一个女孩子计较什么?何况人家还叫你大人。”

    “啊!啊!”百合拿着手机,瞪大了眼睛。

    “嘿嘿,知道你名字的典故了吧,你爹真是给你起了个好名字。”

    “这有什么。”百合耸耸肩。

    “呃……”杨根硕张口结舌。

    百合笑笑:“你也好意思拿我的名字说事儿,你的很高大上么,大牛,好俗气哦。”

    “俗气怎么了,至少名副其实。”杨根硕挺起胸膛,同时挺了挺腰。

    百合瞄了瞄杨根硕的下三路,扑哧一笑,“我的名字是一种花卉,只有你会那么想。”

    “不一定吧!”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百合抿了抿嘴,“有句话说得好。”

    “什么?”

    百合促狭一笑,“心有佛陀,眼中都是佛陀,心有狗屎,眼里都是狗屎。”

    “呃……”杨根硕再次吃瘪。

    噗嗤!林晓萌笑喷。

    华回春也忍不住笑了笑。

    前往刘母病房的路上,华回春提了一件事。

    他说承恩医院是柳承恩院自己的私人产业,目前柳承恩暂时离开,离开时交代,让他暂代院长一职,主持医院事务。

    等到柳承恩的女儿学成回国,就将院长之位拱手相让。

    杨根硕一下子来了兴趣,“老华,老柳的女儿叫什么啊?长什么样子,漂亮么?”

    “你呀!”华回春指着他笑道:“到底是年轻人,想问题跟我们这些老头,就是不一样。”

    “这是当然,我是奔腾的岁月,你是联想的年纪,虽都是男人,但想法能一样么?”

    “奔腾的岁月,联想的年纪?”华回春一番咀嚼,哈哈大笑,“你小子!舅服你。”

    “叫什么名字,漂亮不?”

    “柳玉致。”华回春说,“人如其名,弱质纤纤腰如柳,玉质冰清肤胜雪。”

    “嗬?”杨根硕摇摇头,“老华,可以呀,还能诌两句!不过,只怕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吧!我还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大牛哥,柳姐姐的确很美,气质如华。”林晓萌忍不住说道。

    “哦对了,你们两家交好,你们的关系一定也很不错。那啥,有没有柳玉致的美照。”

    “有,也不给你!”林晓萌双手叉腰,含笑啐道,露出一抹少女特有的娇憨。

    “你……”杨根硕摇摇头,“按我的想法呢,身材好皮肤好气质佳那都有可能,但是……”

    “但是什么?”

    杨根硕的话引起了华回春、林晓萌的注意。

    杨根硕笑着说道:“玉洁冰清怎么可能?”

    “你说什么?”华回春瞪大眼睛问道。

    “你完蛋了,等柳姐姐回来,让她扒了你的皮,你都没见过她,居然在背后诋毁她。”林晓萌幸灾乐祸,似乎这个柳玉致是头霸王龙。

    杨根硕皱眉道:“我是认真的呀!老华,你想想看,你的孙女紫萱都能结婚生子了吧。”

    “嗯,这又怎么了?”华回春一下子没转过弯来。

    “他柳承恩比你小不了几岁吧。”杨根硕说。

    “小五岁。”华回春说。

    “那么老柳唯一的女儿,应该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了吧!”

    此言一出,华回春、林晓萌同时目瞪口呆。

    华回春连忙摇头。

    林晓萌则是哈哈大笑:“大牛,你太坏了,柳姐姐才没有,她今天才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不也是奔三了?”杨根硕笑了笑,“这个柳承恩还真能晚育,莫非一直找不下老婆。”

    “哈哈……”华回春、林晓萌一起抱着肚子笑。

    杨根硕又说:“就算二十八岁,也算是大龄剩女了吧,不知道发生过几段恋情,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怎么还称得上冰清玉洁?”

    “原来你说的这个啊!”华回春苦笑摇头。

    林晓萌却激动起来:“你懂什么!柳姐姐并没有,她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任何绯闻,她说一直在等一个男孩长大。”

    什么?杨根硕皱了皱眉,这话怎么那么耳熟?

    华回春笑道:“我也听说过。只是老柳也不着急,我就奇怪了。”

    “真的很想见见柳姐姐口中的大男孩啊!”林晓萌情不自禁道。

    “嗯?小萌,你想变心?”

    林晓萌眉开眼笑:“是啊,你是不是有危机感?”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杨根硕佯装捶打胸口,作痛心疾首状,“还有,如果你有了决定,请不要让我最后一个知道,那样太残忍。”

    “哈哈……”杨根硕表演滑稽而拙劣,这一回,百合也绷不住了,三人笑成一片。

    杨根硕只是淡淡微笑,心说:真想见见这个柳玉致啊!虽说对方不久就会回来,但是真的有些期待。

    刘母病房。

    华回春率先走了进去。

    “华院长。”

    “华院长您来了。”

    “华院长,你好。”

    病房里立刻传出问候的声音。

    想来,这个华回春也没少来,而且,他的名声不错。

    但是,杨根硕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声,他不由瞪圆了眼睛。

    他之所以没进去,那是在等马超,都让人买礼品了,还能空着手进去?

    “大妹子,妹妹,萧警官,不是我一个人来,老师也来了。”华回春说。

    “老师?”三人都很惊讶。

    华回春笑道:“大牛老师,你怎么还不进了,是不是要等别人千呼万唤,你才进来?”

    “大牛也来了,怎么不进来?”刘母疑惑的问道。

    “杨大哥?”郭美美直接来到门口。

    有一个人没有露头,同时保持沉默。

    “杨先生,我来了。”这是,马超气喘吁吁的跑来。

    手里当然也提着果篮、牛奶,还有一大束康乃馨。

    看到马超满头大汗,杨根硕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没忍住问了句,“怎么会这么久?”

    “嗨,我现金花完了,谁知道这里的超市刷不了卡,我又跑出去取钱,所以……耽误了杨先生你的时间。”

    言辞间,马超满是自责。

    “没有没有。”杨根硕连连摆手,“你受累了。”

    “嫂子,给。”马超将鲜花给了郭美美,果篮和奶还是他提着,一脸忐忑的问道:“杨先生,没有耽误太久吧。”

    “没事没事。”

    马超诚惶诚恐的模样,杨根硕越发内疚了。

    “嫂子,别怪杨先生,都是我办事不力。”

    “呃……”杨根硕愣住了。

    “你弄错了。”郭美美撩撩头发,露出一抹娇羞。

    “靠!”杨根硕直接爆粗。

    “呵呵……”林晓萌笑出了声,“马超,这次你真是弄错了。”

    “杨大哥,无论如何,谢谢你的花,从小到大,还是我第一次收到呢!”郭美美开心不已,“快,快请进。”

    “这个刘飞,太不像话了,我收拾他,以后让他多多给你买。”杨根硕咬牙切齿道。

    “有这份心就成,买花就不用了,挺贵的。”郭美美笑着说。

    “小萌、百合,瞧瞧,什么叫贤妻良母,什么叫当家过日子,学着点。”

    杨根硕没说完,就被林晓萌娇羞的推了一把。

    百合直接给了他一记白眼,“嘁,我贤惠不贤惠,跟你有关系么?”

    “米米也在啊!”走进病房,杨根硕故作惊讶。

    萧米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清冷的目光扫过林晓萌,最终停留在百合身上。

    谁让她跟杨根硕穿着“情侣”装呢!

    秀眉微蹙,一声冷哼,萧米米回头:“阿姨,美美,我所里还有事,先走了,阿姨,下次再来看你。”

    说着,同杨根硕擦肩而过,形同陌生人。

    郭美美推了杨根硕一把,一脸焦急,杨根硕瞪大眼睛,一脸不明所以的模样。

    “萧警官,我送送你!”

    郭美美一跺脚,追了出去。

    “唉,老华,你说都是学生,萧米米怎么就这幅德行,我真是遇徒不淑啊!”

    杨根硕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开口,就有人忍不住笑。

    华回春笑着问道:“老师,怎么?萧警官也是你学生?”

    “大牛哥,你是不是得罪人家了?”林晓萌笑问。

    杨根硕耸耸肩:“可不是,小萌知道的,萧米米央求我教她功夫,我答应啦,瞧瞧,这徒弟哪里有点尊师重道的样子。”

    “一定是你得罪米米姐了。”林晓萌笃定道。

    杨根硕摇摇头,来到床榻边,拉起刘母一只手……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