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萧阳又要做秀了
    杨根硕微笑着说:“阿姨,精神越来越好了呢!”

    “是啊,正跟美美商量着出院来着,也想去里面看看不成器的儿子。”

    杨根硕点点头:“不着急,要出院,也要让华院长给你做个全面系统的检查。哦对了,萧米米来干啥?”

    一听这话,刘母便开始抹泪。

    “好人哪!”

    话音未落,郭美美去而复返,呼吸还有些急促,站在门口,气鼓鼓瞪着杨根硕。

    于是乎,一帮人都将目光从她身上,再转移到杨根硕身上。

    大家伙都是一头雾水。

    杨根硕大概猜到一点,还要笑问:“美美,我哪里得罪你了?”

    “杨大哥,你没有得罪我。”郭美美走进了说,“可萧警官那么好的人,又那么漂亮,工作又好,你为什么让她伤心。”

    “她好跟我有个毛线关系,她只是我徒弟,我又不跟她搞对象。”

    “杨大哥,你真是急死我了,难道你真看不出来萧警官的心意,她是因为你才闷闷不乐的。”

    “看不出来。”杨根硕晃晃肩膀。

    “呃……”郭美美一时间无语了。

    “她来干什么?”杨根硕又一次问道。

    萧米米从床头柜拿出两个红本,珍而重之,双眸含泪。

    杨根硕看过去,只见上面印着国徽,还有“结婚证”三个烫金的字。

    “嗬,办好了。”杨根硕一把夺在手里,打开一看,可不是?里面贴着刘飞和郭美美的结婚照片。

    “萧警官亲自办的,专程来送这个的。要不是她亲力亲为,能有这么快这么顺利。但是看到你,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看到她……也不好了。”杨根硕倔强的说着,心里却觉得自己有心过分了,就冲着萧米米办的这件事,自己一个大男人,可以低个头。

    “杨大哥,你虽然岁数小,可你是大男人啊!”

    “我都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杨根硕没话找话说。

    “还不就是那天在车上?”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找机会让她消气。”

    “这就对了嘛!”郭美美眉开眼笑,“萧警官那么好的女孩子,哪怕做不成男女朋友,也不要让人家伤心。”

    杨根硕笑着摇摇头:“美美,你想多了,先考虑自己的大事吧,这证儿也领了,准备啥时候办事啊!”

    郭美美将两个红本抱在手中,扭头看向刘母,不禁露出一抹羞涩。

    “杨大哥,还没来得及跟妈商量。”

    杨根硕道:“那就现在商量。”

    “好,好。”刘母笑眯了眼,眼角的鱼尾纹一一舒展,“大牛啊,你对我们家有再造之恩……”

    “阿姨,咱不说这个。”

    刘母含泪点头:“我们家没什么亲戚朋友,小法、小军也在服刑,所以……”

    杨根硕皱眉想着,是不是趁着这个机会,让三兄弟团聚一下。

    “大牛,”刘母看着杨根硕,“我希望你能够主持这场特殊的婚礼。”

    “我……”杨根硕一愣,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主持婚礼,得找个德高望重之人,这个我来……”

    “杨大哥,”郭美美抬手抹泪,“我同意妈的想法,这个主持非你莫属,您就不要推辞了。”

    杨根硕无奈的笑了:“阿姨,美美,其实我完全可以请到德高望重的人,比如说米米的父亲,或者比他还要位高权重的人,所以你们不需要这么快决定,还可以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郭美美和刘母对视一眼,郭美美说,“那些人即便愿意,那也是看在杨大哥的面子上,所以,还是请您费心了。”

    “呵呵……费心倒是谈不上,不过,我还真是没什么经验。”杨根硕一摆手,“不过不要紧,我会恶补一下这方面的知识,然后让你和小飞留下一段最为难忘的回忆。”

    刘母摇摇头:“监狱里的婚礼,难道还不够难忘?”

    此言一出,大家都看向了她。

    刘母的声音里透着无奈。

    看到大大怪怪的眼神,她赶紧摆手:“你们别误会,我就是这么一说,我没有埋怨公家的意思,人家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人性化了。”

    “为什么就不能出来结婚呢?”杨根硕皱眉问道,“比如说特事特办?”

    “这已经是特事特办了。”郭美美摇头道,“杨大哥,我已经很满足了,正如妈妈说的,我们应该感恩戴德。”

    “要不我再找找人想想办法……”

    “别,杨大哥,别,萧警官说的很清楚,这将是秦岭监狱里一次特殊的集体婚礼。”

    “靠!”杨根硕爆了个粗口,“一定是萧作秀的主意。”

    “杨大哥……”郭美美忍不住有些埋怨。

    “呵呵,当然这些皆大欢喜的作秀行为,依然是多多益善。”

    杨根硕这么一总结,郭美美也笑了。

    杨根硕知道,这么一搞,这个婚礼的日期,就不是新人们自己能够做主的了。

    离开刘母病房,同华回春分手后,杨根硕给萧阳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萧阳心情不错。

    “大牛啊,我正准备给你打你,你就打过来了,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萧局,你别。”杨根硕赶紧打断萧阳,“咱都是叉开腿端鸟撒尿的老爷们儿,别说的那么暧昧。”

    百合、林晓萌就在旁边。

    百合还好点。

    林晓萌直摇头,大牛,你让人家不要暧昧,但是知不知道,你说的很粗俗?

    电话里,萧阳呵呵直笑:“是这么个理儿。不过大牛啊,我问你一件事,你得老实回答我。”

    说到这里,萧阳的语气有点儿森冷。

    “呃……怎么回事,你说。”

    “你对我宝贝女儿干了什么?”

    “我发誓,我没干。”

    “不可能,你一定干了!”

    “我真没干!”

    “那米米这几天为什么一直闷闷不乐,自从那天从监狱回来,就是这样。”

    “嘶……”杨根硕倒吸一口凉气,如此说来,还真是在生气,而且是因为自己,不过,她那么宽广的胸怀,心眼却不大嘛!

    “怎么,是不是没话讲了?”萧阳拿出一副老刑警审犯人的语气。

    “有,当然有。”杨根硕想了想说,“可能是因为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吧!”

    “你说小奇?”

    “是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杭小奇对你家米米那是一往情深,非卿不娶。”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奇也不错。”萧阳声音带着疑惑,“如果是这样,米米也不至于不开心啊,莫非她不乐意?她心有所属?”

    “心有所属我就不知道了。”杨根硕摇摇头,他才不接这个话茬,而是说道:“但是,我能看出来,米米对小伙伴很失望。”

    “怎么说?”

    “你可以问你宝贝女儿啊。”

    “她不肯跟我讲,我才问你的。”

    “你也可以问杭小奇。”

    “太冒昧了,这个怎么好问?”

    “好吧,看在可怜天下父母心的份上,我给你说道说道。”

    “嗯,在下洗耳恭听。”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吧,那个杭小奇不成熟,就像个孩子,而且,浑身都是纨绔之气,估计呢也是监狱待久了,跟社会脱节。”

    “这样啊!”

    “或许,你宝贝女儿原本对小伙伴也有点念想,可是相见不如怀念,所以很失望,很失落。”

    “如此一来,就有点讲得通了。”

    “我也只是推测。”杨根硕说,“萧局长,你是领导,又是老刑警出身,你的眼睛比我毒,分析能力比我强,所以,思路不要被我带偏了。”

    “这个自然,呵呵……”一顶高帽子送过去,萧阳乐了。不过很快又严肃起来,“你们不是好朋友么,哦不对,还教她功夫,是她半个师父,我觉得你有义务哄哄她。”

    “萧局长,有一点我要纠正一下,师父就是师父,怎么还是半个呢!你这明显是不够尊师重道的行为。还真是有其女必有其父。”

    “嗨,大牛,这话是怎么说的?”

    “还有我就不明白了,我是师父不是保姆奶妈子,什么时候师父就有这义务了?”

    “大牛,你鬼点子多,嘴皮子能说,你就想想办法哄哄她,原本她没什么心思,一天大大咧咧无忧无虑的,我觉得她没个女孩的样子,可是看到她愁眉不展沉默寡言的模样,还不如以前呢!”

    “我知道啦,我试试。”

    “这件事先谢谢你,咱先揭过。”萧阳道,“现在你说说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吧!”

    “我去,差点忘了,要不你先说。”

    “应该是同一件事吧。”萧阳笑道,“你是不是想问问刘飞婚礼的事?”

    “可不是?被你说中了。”杨根硕道:“我就是相知道你打算怎么操作。”

    “你怎么知道?嗨!”萧阳摇摇头,“八成又是我那宝贝女儿透露给你的吧!都说女生向外,一点儿也不假啊!”

    “废话少说,怎么操作?”

    “嘿,你小子,不知道对我客气点。”

    “好吧,萧局长,请告知。”

    “哈哈,还是随便点吧,咱谁跟谁。”

    “我……你说。”

    “就是在监狱搞个集体婚礼,好处太多,正能量爆棚……”

    “你又捞一笔政治资本。”

    “这话也就是你敢说。”萧阳叹道:“哪怕我是作秀,这也是件好事啊,是为老百姓实实在在办事,是皆大欢喜的局面。”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