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就不顾其他单身狗么
    “放手!”

    “你是什么人!”

    听到这两句质问,苏灵珊才确定自己不是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大牛从天而降,解救自己来了。

    “大牛……”苏灵珊大喊一声,不顾一切抱住他的腰。嚎啕大哭。

    如此一来,两人的关系已然不言而喻昭然若揭。

    “好可怜的珊珊,抱抱。”荣若紧跟着小跑过来,抱住了苏灵珊。

    苏灵珊终于知道杨根硕怎么找来的了。

    艾悠悠站在远处,更远的地方,是贾正经。

    贾正经居然也在,苏灵珊有些费解,但是这一刻,她不愿意去想。

    大牛来了,什么都可以解决了。

    自己不想麻烦他,不想亏欠他,但是,事已至此,就顺其自然吧。

    想通了这一点,苏灵珊双臂箍的更紧了,脸上挂着泪,却含着笑。

    “臭小子,我让你放……啊嘶……”徐彪狠话说到一半,倒吸一口凉气。

    手腕好似被烧红的钳子夹住,他痛不欲生,力气仿佛被抽空,半边身子耷拉下来。

    “小子,你是什么人?还不放了彪哥!”苏红盖呵斥道。

    “呵呵……”操哥一阵笑,“苏老汉,这还用问,很明显啊,你宝贝闺女的姘头呗,你要卖女儿,人家英雄救美扞卫爱情。”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能耐!”说到最后,操哥语气冰冷,如同极地的风。

    “哦,我明白了,你就是珊珊那个拿不出一百万的男朋友?”苏红盖摇摇头,“没钱没本事,还想娶我女儿,我第一个不答应。”

    “苏红盖,从今以后,我跟你恩断义绝,你再也无权干涉我的婚姻,更无权决定我的人生。”苏灵珊咬牙切齿道。

    “珊珊,说的好。”荣若挥了一下小拳头,给苏灵珊点赞。

    “姓苏的,有你的,你口口声声跟老子说什么?说你女儿没有男朋友,他是谁!”徐彪扭头,对苏红盖怒目相向,“你居然敢骗我,就这样的破落货,能值一百万?”

    “徐彪,你给我闭嘴,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我们……”

    苏灵珊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之身,语气急促了些,但是,证明的话脱口而出后,方才发现不合时宜。

    杨根硕一直不吭声,实际上是在观察几个人。

    操哥、徐彪还有苏灵珊的父亲苏红盖。

    关注苏红盖多一点。

    也就是五十左右的年纪,头发胡子都挺长,瘦长脸,穿着过时的直角西装。

    从五官上看,就是个性格怯懦的人。

    不过外貌长得倒是不差,有些基因在苏灵珊身上得到了延续。

    手一松,徐彪退后好几步。

    揉|搓几把火辣肿胀的手腕,徐彪用手点了点杨根硕,扭身,一把抓住苏红盖的领子,将其提起来,顶在墙上。

    “老匹夫,我跟你讲,现在可不是一百万那么简单!”

    “彪……彪哥,放手,我透不过气来了。”苏红盖断断续续。

    “彪子,这事儿不急。”操哥淡淡地说。

    徐彪回头看了眼依然抱着他准媳妇的年轻人,领悟了操哥的意思,点点头,松开了手。

    苏红盖抱着脖子,一阵咳嗽。

    “操哥,这小子手上力气不小,你得替我做主。”徐彪一脸恳切。

    操哥笑着点头,“好说。”

    然后手指杨根硕,“小子,自我介绍一下,凌操,混城南的,手里几个场子,大家给面子,喊一声操哥,不知道小兄弟姓甚名谁?这件事,能不能扛下来!”

    说到最后,语气森冷。

    几个马仔都是蓄势待发,只要老大一声令下,就蜂拥而上。

    “你就是城南的操哥!”荣若发出惊呼,眼中也不充满了恐惧。

    “哎,这位小妹妹也认识哥哥?”凌操笑了,露出一口黄板牙,“只要你现在站过来,哥哥就不追究。”

    荣若沉默着,一番天人交战,然后摇头:“操哥,对不起,珊珊是我好姐妹。”

    苏灵珊心头一热,抓住荣若的小手,“若若……”

    “那就是敌人,下场你是知道的。”凌操恶狠狠的说。

    “操哥,”荣若举起双手,“人家中立行不行?”

    “没门!”凌操喝道。

    噗嗤!

    远处,艾悠悠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艾悠悠没有一丝一毫担心,大牛的武力值,她见过好几次,持枪毒贩手里解救人质,虹口道场的百人斩,面前这几个混混根本不够菜。

    不过,如此一来,却让凌操、徐彪等人发现了她。

    夜晚的巷道,灯光不是很强。

    但是款款而来的艾悠悠,青春气息,依然让众人呼吸一窒。

    “好大胆子,你笑什么!”

    一个马仔刚刚开口,就被凌操推开了。

    “闭嘴,别吓到小妹妹。”凌操尽量保持和颜悦色,“这位小妹妹,你是路过的吧。”

    艾悠悠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杨根硕,笑了笑没说话,让对方意会。

    “靠,情侣装。”一个马仔说道。

    徐彪顿时激动起来:“小子,我说你不地道啊,你都是有女朋友的人,干嘛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你就不顾其他单身狗么?”

    艾悠悠再次忍不住笑了。

    “彪子,你激动什么?”凌操一阵摩拳擦掌,“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横刀夺爱,咱们有样学样,今晚也用用他的女人。”

    “无耻!”艾悠悠骂。

    “下流!”苏灵珊骂。

    “我不是他的女人。”荣若举手说。

    艾悠悠再笑。她发现这个荣若真是非一般的搞笑。

    “你……你还笑,有你哭的时候。”徐彪恼羞成怒。

    “激动什么。”凌操摸着光溜溜的脑壳,“彪子,这爱笑的小妞赏你了,至于你的准媳妇,就让操哥用用。”

    “用,随便用,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徐彪这次无比豪爽。

    “那还等什么?”凌操指着杨根硕,“锤死这小子,咱们兄弟今晚有的忙了。哈哈……”

    凌操那炙热的目光,在三个女孩身上一阵打转,情不自禁,舔了舔嘴唇。

    “怎么,要捶我?”杨根硕笑了,“不就是一百万么,干什么打打杀杀的,我替她还。”

    “大牛!”尽管早知道这个结果,苏灵珊还是忍不住动容,抬起泪眸,默默凝望着他。

    荣若也是一震,一百万啊,对她而言,也是天文数字呢,就算在西京的绝大多数地方,也能拿下一套两居室。

    一言不合就是百万,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啊。

    荣若也默默看着杨根硕,看上去,这小子都没自己大吧。荣若暗暗决定,以后要跟这小子搞好关系。

    为什么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说不定就能给自己介绍一个高富帅,嘻嘻……

    荣若在这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偷着乐。

    苏红盖也乐了,同时,眼睛也亮了:“嗨,原来你小子有钱啊,早干嘛去了,害得我们爷俩担惊受怕卑躬屈膝的。”

    “闭嘴!”苏灵珊清喝,她不知道,老天爷怎么让她摊上这么一个爹,感觉自己一张脸,都让这个不成器的废柴老爹给丢尽了,“大牛有钱那是大牛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的赌债,凭什么他来埋单?”

    “你们不是这个……那个……”

    苏红盖原本想说“他不是你男朋友么”,见女儿拧眉攒目怒不可遏,他有些磕巴了。

    凌操眉头一皱,深深看了杨根硕一样,暗自分析着杨根硕这话的可信度,随即摇头,“一百万那是冲着我兄弟彪子的,那是友情价,你这儿,可不止这个数。”

    凌操终究还是相信了,相信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会给苏灵珊还债。

    苏灵珊的反应,足以说明她对这小子的信任,还有一点,就是这小子面对他操哥一帮兄弟,显得相当淡定。这也只能有一个解释,这小子有点钱,一百万拿得出来。

    既然如此,操哥自然要将利益最大化。

    “怎么,坐地起价?”杨根硕一声冷笑。

    “小兄弟,人不可貌相啊,看不出来还是个高富帅。”凌操和颜悦色,“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所以呢,哥们儿主要还是求财,我们不会跟钱过不去。”

    “少废话。”杨根硕一摆手,“说个数吧!”

    “爽快。”凌操抚掌,接着打了个响指,一名马仔心领神会,马上凑上来,兜里摸出一只计算器,噼里啪啦一阵按,然后送到了杨根硕的面前。

    “怎么可能这么多,不可能!”杨根硕还有什么表示,苏灵珊先叫唤开了,“原本的一百万,三天不到,就涨到了一百五十万!你们……你们怎么不去抢劫?”

    “妹子,你说笑了。”凌操乐不可支,“哥哥我懂法,抢劫是犯法的。”

    “我也是懂法的,你这么高的利息,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苏灵珊针锋相对。

    “但是哥哥跟你老子,那是周瑜打黄盖,怨不得别人。”凌操怡然自得。

    苏灵珊点点头,又摇摇头,冲着她父亲说:“苏红盖,你这大半辈子算是白瞎了。”

    “哎,珊珊,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亲爸呢!”苏红盖不高兴道。

    “住口。”苏灵珊咬牙切齿,“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什……什么?”苏红盖结巴着问,他自然也能想到,这必然是个对自己没甚好处的两难选择。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