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谁出千
    “兄弟,你的规矩啊,你先说个数,我摇。”凌操说道。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五六三十,那我就要十五。”

    “好。”凌操说完,咣当咣当摇动起来,这家伙曾经在电线杆的小广告上找了个师父,学了点儿赌术。

    高手在民间,没人知道,摇色子才是他的拿手绝活。

    何况他还有“赌神”戒指。

    整个大厅里,除了色子撞击筛盅发出的清脆声响,就只剩下众人的呼吸了。

    足足摇了一分钟。

    啪!

    筛盅搁在了桌子上,习惯性的一句“买定离手”差点喊出来,然后自嘲一笑,问道:“小兄弟,开不开?”

    杨根硕摇头晃脑想了想,然后目光在三个女孩脸上来回交替,最终看着苏灵珊,想了想有些不落忍,于是选择了荣若。

    “喂,你说开还是跟?”

    “开!”荣若毫不犹豫。

    “哦,好的,我跟。”杨根硕将剩余的筹码推了过去。

    “喂,我说开。”荣若直跺脚,又气又急。

    “你怎么不早说。”杨根硕抱怨。

    “我明明……”

    “呵呵,小兄弟,那我可要开了。”凌操右手按在筛盅上,“在此之前,咱们再确认一下,你刚刚要的是十五吧。”

    “没错,这么多人看着,我不会耍赖的。”、

    “那就好。”凌操都激动坏了,一百五十万还没收回来,这一把又是二百万,捡钱都没这么快。

    只是刚要开,又被杨根硕叫住。

    “操哥,我觉得还是让我开比较好。”

    凌操瞳孔一缩,摇头道:“兄弟,你这是信不过哥哥,觉得我会在开的时候动手脚?”

    “操哥想多了,我只是这么一说。”

    凌操摇头,脸上写着不快,“那么,要是我认为兄弟你也会动手脚呢?”

    “大不了,一会儿我的让你开。”

    “……”凌操一时无语,苦笑点头,还是说了句,“兄弟,我这里虽然简陋,但还是安装了不少高清摄像头,谁要是出老千,调取录像一一甄别,那是一目了然。”

    杨根硕轻轻拿开对方的手,将筛盅拉过来,看着对方的眼睛,轻轻打开。

    众人一声惊呼。

    凌操却是暗暗松了口气,因为点数没有因为杨根硕的打开而变化,说明这小子真的没什么赌术。

    “豹子,天哪!”

    “漂亮,太漂亮了。”

    “这叫一柱擎天,都是一点,叹为观止啊!”

    “一共才五点,距离那小子的点数足足差了十个点,操哥赢定了。”

    “漂亮,佩服。”杨根硕竖起大拇指,表情却比较淡定。

    “那个,承让承让。”凌操比较激动,就准备将筹码搂回去。

    “慢着。”杨根硕摇摇头,“操哥,这不好吧,我还没开始呢!”

    “小子,你输定了,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别在这儿丢人现眼。”苏红盖忍不住说道。

    苏灵珊义愤填膺,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苏红盖却以鬼脸相回。

    “呃……”凌操倒是有些尴尬,“那个,小兄弟请。”

    “我最讨厌乌鸦了,操哥,你说咋办。”

    “哈哈……”凌操笑道:“他再不成器,也是你女人的亲爹,你真下的了手?”

    “女婿,你不能忤逆我!”

    “我当然下不了手。”杨根硕看着苏红盖,人畜无害的笑道,就在苏红盖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杨根硕续道,“所以,我不会亲自动手。”

    “哥哥明白了,徐彪,打赏。”凌操吩咐。

    “收到。”徐彪上前,二话不说,啪啪又是两巴掌。

    这次下手有点重,鼻血都打出来了,还吐出两颗老黄牙。

    但是,却没人同情他,赌场的人都知道这是个烂赌鬼,而且,嘴巴特臭,该打。

    “小兄弟,这小满意了吧,我说个数?”

    “差不多了,操哥请说,我来摇。”

    凌操笑着点点头:“我想小兄弟应该有点本事,所以,我就投机取巧,跟小兄弟学一下,我也要十五。”

    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苏灵珊、艾悠悠、荣若却是不住摇头叹息,心说完了,输定了。

    这种情况下,杨根硕只有摇出两个极端,方才跟人家打个平手。

    而这种概率,只怕比中头奖还难。

    苏灵珊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祈祷杨根硕人品爆发,起码先跟对方打个平手,然后加赛,这样一来,输得也没那么难看。

    杨根硕只是笑了笑,开始摇。

    咣当咣当。

    摇得人心里七上八下。

    不过,凌操却是比较淡定的,他有赢的自信。

    杨根硕手腕振动,先慢后快,之后越发用力,越发急促。

    赌徒中有人生出同情,但却是不住摇头,小子,别摇了,摇到地老天荒也没用,你还能摇出个四点?

    杨根硕置之不理,色子撞击声,就像密集的雨点打在雨棚上。

    又仿佛敲打在人们的心上。

    足足过了两分钟。

    啪!

    杨根硕将筛盅压在桌上,众人心头都是一颤。

    这是种难以描摹的奇妙感觉。

    但首当其冲的凌操却觉得有些不妥。

    因为,他似乎感受到一股气场,说不清道不明。

    “小伙子,开吧,早死早超生。”一名赌徒说。

    杨根硕目光扫视众人,尤其是身后三个眼圈微红目光切切的女孩,最后看着凌操的眼睛说:“操哥还加么?”

    凌操想了想,大手一挥,“我加二百万。”

    见杨根硕并未反对,赌徒们大摇其头,觉得这小子纯粹作死。

    而荣若、苏灵珊也是这样的想法。

    但艾悠悠却皱起了眉头,她虽然想不通,但是依然相信杨根硕,相信他一定有办法打破这个困局。

    凌操的筹码推倒了中间,如此一来,桌面上就是五百万筹码。

    赌徒们眼热心跳气喘,恨不得扑过来。

    “各位观众。”杨根硕喊了一声,缓缓打开盖子。

    凌操的笑容瞬间僵住,然后身子往前一倾。

    色子居然没了,应该是化成了粉末。

    竟然是这个结果,众人也是呆若木鸡。

    “哈哈……”荣若大笑,“大牛是零点,大牛赢了,哈哈……”

    艾悠悠恍然大悟,会心一笑。

    苏灵珊一下子捂住嘴。

    杨根硕看着凌操,嘴角扯出一丝弧度。

    凌操脸上阴晴不定,突然一拍桌子,怒发冲冠,“臭小子,我拿你当兄弟,你却耍诈!”

    话音一落,赌徒后退,打手上前,刀枪棍棒齐备。

    动作整齐划一,显然训练有素。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杨根硕只是淡淡一笑,依然看着凌操的眼睛。

    心里却已将此人判了死刑。

    原本还是可以调|教一二的。

    他也不想想,普通人能将色子摇碎吗?

    自己露出这一手,他却因为几百万,要跟自己讨说法,要将自己强行留下。

    财迷心窍,难成大器。

    想到这儿,杨根硕摇了摇头。

    杨根硕不紧张,不代表别人也是。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荣若大惊,“果然是黑赌坊吗?赌徒输了钱一切好说,赢了就别想走?”

    “牙尖嘴利的丫头,别激动,晚上,哥哥跟你好好交流。”凌操一抹下巴。

    “你无耻!”荣若红着眼睛说,她怎么能听不出凌操的弦外之音。

    “哈哈……”凌操一阵大笑,然后指着杨根硕道:“小兄弟,哥哥一直很欣赏你,原本打算好好培养你的,可惜你坏了规矩,让我很失望。”

    “我坏规矩了吗?”

    “你破坏赌具,还不是坏了规矩,这么多双眼睛可是看着呢!”

    杨根硕点点头,“没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就请看看色子里面都有什么。”

    说着,在色子粉末中捏出几个东西。

    凌操瞪大眼睛,退后了一步。

    杨根硕笑了笑,心里更加笃定。

    “大家不要听他的!”凌操大喊,自己的赌场可是要做大做强呢,要是让大家知道赌场的主人都出老千,以后还有生意吗?

    杨根硕哈哈大笑,“操哥,你激动什么?我都还没说话,你就让大家不要听我的。”

    “……”凌操咬了咬牙,目光冷厉道:“小子,注意你的言行,否则,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会万劫不复,还会连累三个女孩子。”

    凌操很会把握人的心理,知道攻心为上,或许这小子不在乎自己,但是,总不会就这样不顾旁人死活吧!

    “大家伙凑近点儿,看看我从色子里找到了什么?”杨根硕突然蹦上了桌子。

    赌徒有几百人,而赌场安保人员只有十几个,挡根本挡不住。何况杨根硕站得很高。

    众人一目了然,五颗自行车轴承上那种钢珠摊在杨根硕手心。

    这……

    大家都不是傻子,一瞬间仿佛想到了什么,因为,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了凌操。

    凌操后退一步,虽然这是他的地盘,但是,他不敢犯众怒。

    人民的力量不容忽视,一旦陷入人民战争的**大海,万劫不复的就是他。

    “大家听我说,别听他胡说,我什么都没做。”凌操急声争辩。

    但是,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从赌徒们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没人相信他。

    “我就说我怎么会输了那么多,原来是你呀操哥,你的赌场真黑,我们的输赢,完全你说了算。”

    这次,依然是苏红盖第一个跳出来。

    “苏红盖,你胡说,煽动大家,你想死吗?”徐彪怒喝。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