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耳光响亮
    啪!

    “无法无天,该打。”

    啪!

    “私设赌场,该打。”

    啪!

    “私藏枪械,该打。”

    啪!

    “莫名其妙,该打!”

    杨根硕说一句扇一下,说话声、耳光声不分先后。

    眨眼间,四个耳光抽完。

    凌操懵逼良久,然后就是满腔悲愤。

    有没有搞错,一言不合扇耳光,而且自己手里还拿着枪,而且自己根本避不掉。

    其他人也是才反应过来。

    尤其是那些马仔,纷纷将枪口对准了杨根硕。

    “不准打操哥,你想死吗?”徐彪举起双管猎枪。

    苏红盖终于被当个屁放了。

    凌操用枪指着杨根硕,另一只手摸着肿胀火辣的脸蛋,含着泪抽泣,“过分,太过分了,我真会开枪的。”

    人影一闪,手上一轻。

    然后一阵咔咔响,却是杨根硕将“手枪”拆成一地零件。

    啪!

    又是一个耳光。

    “又为什么!”凌操哭喊,这一刻,他的要求并不高,只想要个理由。

    “居然用钢珠枪吓唬人,这是不对的。”杨根硕笑着解释。

    “呜——”凌操这个横行南郊多年的大老爷们,双手捂脸,嚎啕大哭。

    “操哥让开,我给你报仇雪恨。”

    徐彪一声大喊,果真扣动了扳机。

    这个二货!

    杨根硕瞳孔一缩,心头暗骂,然后提起凌操丢了过去。

    凌操沙袋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一股大力轰在背上,将其砸了个狗啃泥,他才明白。

    天旋地转,痛不欲生。

    “操哥,你没事吧!”徐彪万万没想到,自己轰杨根硕,却打中了操哥。

    凌操长出一口气,摸了把后背,摸了一手血的同时,疼得一个激灵。

    啪!

    甩手一巴掌,徐彪脸上多了个带血的掌印。

    “饭桶,枪都打不准。”凌操倒吸着凉气,“哎吆,得亏是把老枪,我死不了,扶我起来。”

    说罢,双手抓住徐彪的手腕,徐彪点点头,将他心中偶像、真的汉子——操哥搀扶了起来。

    凌**不了,但脱层皮是免不了的,这会儿虽然站着,却是龇牙咧嘴,身子也一阵阵发抖,显然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王、八、蛋!”凌操瞪着杨根硕吼道,“今天有你没我。”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操哥,还看不来形势吗?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肯定没你了。”

    “凭什么!”凌操歇斯底里,“我还有十几号人,十几条枪。”

    “是么?”话音未落,身影消失。

    杨根硕每一次停下,都有人发出惨呼,都有枪支落地。

    待杨根硕回到凌操面前,却是一把扼住了徐彪的脖子。

    战局已定。

    凌操心如死灰。

    “硕哥,虎子救驾来……来……”

    王锁虎匆匆进来,后面跟着几十号人,也都是扛枪舞棍。

    看到横七竖八倒哼哼唧唧一地人,他最后一个“迟”字,始终说不出口。

    “虎哥,救……救命。”凌操摇摇欲坠,眼中却焕发出生机,他跟王锁虎只有见面点头的情分,但毕竟都是道上混的。

    这时候脑袋混乱,看到王锁虎,就像溺水者,突然抓住一块浮木。

    “凌操,不作死就不会死,你呀,让我怎么说你,你居然冲撞了硕哥,还敢对他动枪!”

    王锁虎摇摇头,一副看死人的模样。

    “硕……硕哥是谁?”凌操一个踉跄,努力偏头,看向杨根硕。

    凌操眉头很紧,头很痛,因为杨根硕怎么看,也就是个中学生,除了武力值高点,哪有半点江湖大哥的气质?

    然而,比自己混的好的王锁虎,居然对其俯首帖耳?

    “硕……哥?”凌操颤声说。

    杨根硕一摆手打断对方,同时,也丢下了徐彪。

    徐彪捂着脖子急促地喘息,眼珠通红,却充满了恐惧。

    “我不是什么硕哥。”杨根硕摇头道。

    “可是你明明是啊!”凌操又是一个踉跄,不过,总算被缓过来的徐彪扶住了,他喘了口气,扑通一声,屈膝跪倒。

    杨根硕眯着眼睛冷笑:“操哥,你这是唱哪一出啊?”

    尽管知道杨根硕身份不凡,凌操这一跪,依然让一帮赌徒大跌眼镜。

    “硕哥,小弟……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硕哥,罪该万死,现在也算是受到了惩罚,请硕哥高抬贵手,放小弟一马!”

    说着,凌操嚎啕大哭。

    有恐惧,有失落,有疼,更多的却是委屈。

    “我不止一次的给你机会,但是,你却不知进退,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杨根硕目光在地上一堆破烂枪支上扫过,摇摇头,“太晚了!你听。”

    杨根硕将手放在耳后。

    “什么?”凌操让杨根硕说蒙了。

    “虎哥,谢谢你能来。”

    “硕哥,我都没……”

    杨根硕摆手打断他:“大势已定,带着兄弟们离开吧。”

    “我刚来,怎么就让走?”

    杨根硕摇头苦笑,上前附耳说了句。

    王锁虎眼睛一瞪,脸色一变,点点头,大手一挥,几十号人就出了赌坊,不多时,发动机的声音此起彼伏,渐不可闻。

    “硕哥,我……我……”凌操有种不好的预感,今日之事难以善了,全凭这小子一言而决,所以,对方的态度很关键,“混蛋,还不跪下,所有能动的混蛋,都给我起来,给硕哥跪下。”

    凌操先是冲着徐彪,后面冲着大家。

    尤其是徐彪,居然打硕哥女人的主意,凌操甚至觉得,这小子才是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自己也是受他连累的。

    马仔们都很听话,一个个跪的很端正。

    但是,杨根硕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

    也不止杨根硕,还带着三个妹子。

    这会儿,数荣若最是趾高气昂。

    三个女孩跟随杨根硕,走向门口。

    凌操暗呼侥幸,暗自松了口气,再也跪不住,歪靠在徐彪的身上。

    “操哥,瘟神这一走?咱们是不是没事了?”

    徐彪忐忑的说,瘟神,是他想到形容杨根硕最确切的词汇,这家伙年纪轻轻,有力量有速度,还有心机,将他们一帮混混耍的团团转,连枪都不怕,不是瘟神又是什么。

    “或许吧!”凌操长叹一声,语气中有种烈士暮年的落寞。

    经此一役,他原本混混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就这么陨落了。

    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凌操刚刚自我安慰了一下,门口就想起一声聒噪,瘟神居然停下了。

    “贤婿,你是神人啊!”面皮肿胀的苏红盖拦住杨根硕,就要去握他的手,杨根硕并不给对方面子,背负起来。

    苏红盖并不觉得尴尬,笑嘻嘻搓了搓,“你就是我苏老汉的乘龙快婿,我认定你了。”

    苏灵珊寒着一张俏脸,“苏红盖,大牛给你还了债,希望你说话算数,从今以后,再也不要来骚扰我们。”

    “珊珊,你不能这样啊!”苏红盖哭丧着脸,“怎么说我们都是血肉至亲,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现在攀上了高枝,总不能忘了你亲爹吧!”

    他抛妻弃子,不务正业,赌博成性,这会儿,居然还指责起自己的不是了。

    岂有此理!苏灵珊气得娇躯发抖。

    “苏红盖,我要列举里十宗罪,我要登报跟你脱离父女关系,再不然,咱们就法庭见。”

    “女儿,不要这么绝情好吗?爸爸不求其他,只求一个栖身之所。”苏红盖说的可怜兮兮。

    怎么说,他依然是自己的亲爹,自己身上流着她的血。

    苏灵珊终究无法做到绝情绝义。

    尤其是看到对方灰白的头发、深陷的眼窝、佝偻的身形……就有种莫名心痛。

    苏红盖说的没错,纵是他有万般不好,也总有一点好的。

    苏灵珊看着苏红盖,刚要开口,外面响起一阵警笛。

    紧接着,就是一片红蓝爆闪灯,还有刹车声,开门关门声,密集的脚步声。

    还有喇叭喊话声:“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市局的,你们被包围了,放下武器,不要轻举妄动。”

    这一幕叫人目瞪口呆。

    但是,全副武装的特警立刻冲了进来,一个个占据了有利地形。

    看谁离武器近,或者看上去是坏人的,先来一枪托。

    赌徒们缩成一团。

    徐彪抱头趴在地上,装起了鸵鸟。

    凌操也是有样学样,心里反复说:完了,全完了。

    私设赌场已经是重罪,私藏枪械更是重罪,可以想到,等待自己的,将是无穷无尽的牢狱之灾。

    自己要有哪些革命先烈的勇气和决心,决心将牢底坐穿。

    “王队,幸会呀!”杨根硕冲王凯道,王凯是萧阳的得力干将,他出现在这里,杨根硕并不意外。

    “又是你小子?”王凯并不知道又是这家伙搞事,待他最后走进所谓的银钩赌坊,也被眼前一幕震惊了。

    人多,枪多,还有一个受伤的。

    “所有嫌犯控制起来,让鉴证科的人过来,并且对相关人等做好笔录。”

    王凯一声吩咐,警察全部行动起来。

    然后,他看着杨根硕笑道:“喂,似乎这件事跟你有着莫大的关系,怎么样,咱们是熟人,我亲自给做笔录?”

    “我来,我清楚事情来龙去脉,我女婿还有大事要忙……”

    苏红盖走上前来,拉住王凯的手。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忍俊不禁,还真是哪儿都有他。

    “女婿?”王凯阴沉着脸,“你什么意思?”

    “同志!”苏红盖皱眉问道:“你是想了解我跟大牛的关系,还是想知道案子的经过?”

    “你们什么关系,案子的结果是怎么样的?”王凯问苏红盖。

    杨根硕摇摇头,就带着三个女孩朝外面走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