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冷暖自知
    姜玉郎倒抽一口凉气,涩声道:“小姐,小人有个请求。”

    “既然知道自己的位置,那就不要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能不能……能不能不要伤害两位表妹……”姜玉郎目光殷切。

    “呵呵,小哥哥还是个多情种子呢!”苍雪野姬突然大声娇笑,然后摇摇头:“没想到你初次见面,就提出这样的要求,会不会太唐突了?哦,我知道了,诗经里有句话,‘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所以,这就成了你们男人好色的借口么?”

    姜玉郎被苍雪野姬搞得一愣一愣的,当门口出现林伯那张老脸,他才恍然大悟。

    只是,苍雪野姬戏里戏外的串,他都要人格分裂了。

    但为了不让林伯起疑,还得陪着演,“那个,这位小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请你不要责怪在下唐突。”

    “可我不能答应你。”苍雪野姬娇笑着回头,“我是大牛的女人,这一点,林管家就可以作证。”

    林伯黑着脸:“有我什么事!”话罢,转身离去。

    苍雪野姬瞪了姜华一眼,也离开了。

    ……

    虽然无证驾驶,但杨根硕却是越发熟练了。

    车子拉着三个女孩,去哪儿是个问题。

    这不,他刚刚想到这棘手的问题,结果,这个问题变得更加棘手。

    只因为艾悠悠、苏灵珊同时问他去哪。

    杨根硕略一思索,说:“我还有事,先送你们回去吧。”

    不待二人回话,他又说:“你们只需要商量一下,先送谁。”

    结果,她们的回话又是先送对方。

    这一次,荣若也来凑热闹,跟苏灵珊成了一派。

    杨根硕想,她们这么说,并非是彼此大度,而是都想选择后送。

    “少数服从多数,先送悠悠吧。”杨根硕一锤定音,不去看艾悠悠那都能挂住油瓶的小嘴。

    做出这个决定后,杨根硕就从车内后视镜发现了荣若的小动作,这丫头居然有点窃喜。

    走了一段路,杨根硕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开口问艾悠悠:“悠悠,今天有点奇怪,这马上九点了,大刚叔没有催你回去。”

    艾悠悠起初的幽怨淡去了,她笑着说:“早问过了,我说跟你一起,他就没有多问。”

    “呵呵,对我还真是放心。”

    艾悠悠扭头看了他,他在开车,只有一个侧面轮廓。

    艾悠悠只是看了一眼,就回过头去,看着前方,眸中倒映点点街灯。

    ……

    接下来一路无话。

    约莫二十分钟后,艾悠悠家到了。

    家里亮着灯,爸爸妈妈在门口等她。

    艾悠悠眼圈一红,推门下车,同时说道:“不用下来了,明天早上接我。”

    完全是命令式的口吻。

    说完,拎着书包冲向父母。

    杨根硕还是对着艾大刚和张钰挥了挥手,然后,启动了车子。

    这时候,他才自言自语,“我也没打算下车啊!”

    车里悄无声息,气氛有些诡异,杨根硕回头看去,却发现苏灵珊满脸泪水,那个荣若也好不到哪儿去。

    “咦,你们这是怎么了?”杨根硕变换到了慢车道,询问原因。

    “大牛,你这都不明白,还怎么做人家男朋友?”荣若埋怨道,“人家恋人之间,不应该是心有灵犀吗?”

    “看来我们不是啊!”杨根硕摇头叹息,“所以,我是要问的,因为,我真的想不到。”

    “那个艾悠悠好幸福。”还是荣若说道。

    “嗯?”杨根硕有些不解,何以见得呢?

    而且,艾悠悠家庭的问题,她们应该也想不到吧,正应了那句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有个温暖的家,有等她回家的爸爸妈妈。”荣若抽泣着说。

    “难道你没有”这句话已经来到了嘴边,但杨根硕还是咽回去了,人家这么羡慕,想必是不健全吧!要是还问,不是显得情商太低?

    “唉,女人啊,还真是水做的,好多水。”

    杨根硕话音刚落,荣若就骂他流氓,杨根硕好半天摸不着头脑,等反应过来,就拍着方向盘一阵爆笑。

    苏灵珊租住的房子,杨根硕也是轻车熟路。

    要了一张临时停车卡,将车子开到单元门口,跟着两丫头上楼。

    一进门,荣若一拍脑袋,“珊珊,要不我今晚出去住。”

    “干嘛!”苏灵珊心神恍惚,没反应过来。

    杨根硕笑着摇头:“荣若,你真是没诚意,否则这种话都不用说出来。”

    “哼,既然你这么想,姑奶……姐姐我还就不走了。”

    “就不怕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声音?”

    “要说少儿,你才是吧,姐姐我阅历无数,全世界少儿不宜的声音,就没有我没听过的。”

    “你牛。”杨根硕竖起大拇指。

    “你……”荣若一时间无以为继。

    “死丫头,原来你说的是那个啊!”苏灵珊骂了一句,又变得没精打采,“哪有心情啊!”

    这话说的,荣若倒是没有太多意外,杨根硕却是目瞪口呆。

    “大牛,来我房间,陪我说说话。”

    苏灵珊说着,抓住杨根硕的手腕,就往房里拖。

    杨根硕很配合,他知道苏灵珊有话跟自己说,他也准备开解她一番。当然,只能是心灵上的。

    “喂,等等。”荣若突然在杨根硕身上翻找起来,弄得杨根硕一阵痒痒。

    “干嘛!不许非礼我!”杨根硕笑道。

    “加个联系人,加个微信,加个秋秋。”荣若拿着杨根硕的手机,一阵眼花缭乱的操作,然后说了句“搞定”,就又还给他了。

    “大牛,人家的房门也为你敞开哦。”

    杨根硕刚刚走到苏灵珊的闺房门口,乍听这话,猛的一个踉跄。

    身后响起荣若的娇笑。

    ……

    “珊珊,你让我陪你说话,可是,进房后,你就水漫金山,瞧瞧,糟蹋了多少卫生纸,真浪费,一点儿也不环保。”

    苏灵珊从他怀里起来,轻轻推了他一把,梨花带雨道:“人家这么不幸,难道哭的权力都没有。”

    她自然知道杨根硕那样说话,都是在逗她开心。

    但是,这时候,她真的高兴不起来。

    “那好吧,等你哭够了,咱们聊聊将来。”

    “将来?”苏灵珊诧异的看着杨根硕,同时心中有些紧张,难道这小子要借机向自己表白?

    只是,杨根硕接下来的话让她失望了。

    “其实也算不上将来,就是你以后怎么面对你的父亲。”

    “他不是!”苏灵珊激动起来。

    “至少目前在法律上还是。”

    “我不想面对。”

    “难道真要脱离关系。”

    苏灵珊再次依偎进他的怀里,泪雨滂沱,“我不知道。”

    “算了,不想了,先过好自己的生活吧!”

    “他一定会回来骚扰我的,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如果你不愿意,我让他不敢来。”

    “真的?”

    “当然。不过,这件事看来需要早点儿解决。”

    苏灵珊长叹一声,“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他知道挣钱养家,对我还不错……那些日子一去不再,只停留在记忆中了。”

    杨根硕都不知道怎么安慰苏灵珊,只是静静的做一个倾听者,还有,不时用手摩挲她的秀发。

    这一刻,他抱着一个比较成熟的女孩子,心里却没有丝毫的绮念。

    不知道过了多久,话里的苏灵珊发出均匀的呼吸,一双藕臂,依然紧紧抱着他的腰,眼角泪痕未干。

    看到苏灵珊这个样子,杨根硕心生怜意,为了让她睡个好觉,就在其昏睡穴了按了按。

    力道掌握的很好,只是帮助睡眠,而不会昏迷不醒。

    将苏灵珊搁在床上,给她擦去泪痕,盖上被子,又情不自禁地,为她理了理前额的乱发,然后,将床头灯调到最暗。

    轻轻一叹,转身而出。

    拉开门的一刹,一人惊呼,滚了进来。

    第一个反应,就是捂嘴。

    不用说,除了那个爱看成人片的荣若,还能有谁?

    看到对方的狼狈样儿,杨根硕呵呵直笑。

    “嘘!”荣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杨根硕拉了出去,并且顺手带上了门。

    客厅里,荣若围着杨根硕转了两圈,笑着说:“可以呀,这么快就整睡着了。”

    杨根硕在她脑壳上点了一下,“荣若,奉劝你少看点小片,你看看你的里面都装的是什么?哦,看片子不过瘾,还想看实战,我们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不是吧,难道你不知道安慰女人的最好方式?难道你只是进行了话疗?”

    杨根硕张口结舌,发现这个荣若跟李师师有一拼,挺污,但却也只是空有理论。

    “荣若,有空咱们一起研究一下成人艺术呗。”

    “才不要。”

    “为什么?”杨根硕笑问,“害怕自己情不自禁。”

    “才不是。”荣若摇头,“因为珊珊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让她伤心。”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这么看来,你还是个有底线的人嘛!”

    “那是当然。”荣若挺了挺胸前巍峨,继而眉开眼笑,“不过大牛,你还真是个满神秘的人呢!不要告诉我,你只是个学生。”

    杨根硕笑笑,翻腕看表,“不早了,下次再聊。”

    “好啊,咱们可以微聊。”

    等到杨根硕坐进车里,还能看到荣若在窗口冲他挥手……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