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家贼难防
    林家别墅。

    虽有保安来回巡逻,依然一片静谧。

    林晓萌知道杨根硕跟谁在一起,难得没闹。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住进来,她有思想准备,所以,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不过,杨根硕不回来,她还是睡不着。

    谁让这是杨根硕入住别墅的第一夜。

    林芷君也无法入睡。因为很多事情。

    表哥姜玉郎以前不是这样的,她很失望。

    爷爷没有一句交代,就这么离开她们,这在以前的记忆里,从没有过,所以,她也有些担心。

    原本爷爷不在,表哥过来帮忙照顾家里,她是带着一份期许的。

    青梅竹马,那是一份非常微妙的情感。

    果然,人是会变的呀,那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说的真是太好了。

    不自觉的,林芷君就将姜玉郎同杨根硕比较,竟然发现后者比前者好太多。

    尽管眼睛有点色,嘴巴有点贱,可是他的确可以给身边的人足够的安全感。

    林芷君吓了一大跳,自己怎么会对这个最讨厌的家伙产生这样的念头?

    “睡觉睡觉,一只羊,两只羊……n只羊,该死,还是睡不着!”林芷君捂着脸坐起来,“睡眠不足皮肤会变差,胸这么小,要是皮肤再不好,那可咋办?”

    下地,来到窗前,拉开窗帘,看到妹妹也没睡,那丫头正戴着耳机打王者农药。

    手边还放着可乐和爆米花。

    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看到这一幕,林芷君的心就平静了许多,深吸一口气,对自己说:林芷君,你是姐姐,爷爷不在家,你要保护好妹妹,守护好这个家,加油!

    她挥舞一下小拳头,热血澎湃,这下子更加睡不着了。

    突然兴之所至,找出一把强光手电走了出去。

    不是住进来两个歪果女人么?林家大小姐决定亲自巡一次逻。

    ……

    姜玉郎的房间。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灯光不甚明亮。

    一个颀长、穿着灰色长袍的身影躬身,立在他的床边。

    正是去而复返的姜华。

    此时,姜华低声说道:“家里跟我看法一致,既然姓杨的得到林老爷子和你表妹器重,咱们暂不动他,但是另一个凶手,必须要还以颜色,否则,我们姜家还有何颜面立足。”

    “太好了!”姜玉郎激动地说,“那妮子也有点儿门道,华叔可有什么万无一失的方案。”

    “当然。”姜华点点头,“趁着姓杨的不在,我这就将她掳来,送给少爷享用。”

    “好,好。”

    “只是少爷,你伤得这么重……”

    “这有什么,本少爷轻伤不下火线。”

    “那好吧,请少爷静候佳音。”

    目送姜华离去,姜玉郎搓着双手,眼中充满了激动和期待,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有个地方,比夹板还硬。

    ……

    百合刚刚洗了个泡泡浴,美美地上了床。

    林家别墅的客房相当奢华,丝毫不输于星级酒店,同时,入住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林晓萌已经将她当成了朋友,所以,她住的很安心。

    终于不是大牛的拖油瓶了呢!

    百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同时呢喃一声,然后轻轻摸了摸枕畔的金蛇,这才说道:“大牛那个家伙不知道又去哪儿泡妞去了!嗯,不管他了,睡觉,晚安。”

    金蛇习惯性的钻进被褥,蜿蜒着就来到了最柔软的所在,百合怕痒,呵呵直笑,然后责怪道:“小金,你比大牛还色呢!”

    金蛇动了动,似乎在抗议。

    “不说了,好困!”前面一宿没睡,白天又折腾的不轻,刚刚泡了个澡,这会儿,百合倦意袭来,再也睁不开眼睛。

    突然,汗毛倒竖,因为再次产生了那种被人监视的怪异感觉。

    可这一次奇怪的是,她还有种天旋地转的眩晕感。

    同时,眼皮仿佛有千钧之重,无论如何,再也睁不开。

    意识逐渐模糊,最后一刻,百合伸手去摸金龙,不成想,它也变成了一条死蛇。

    百合知道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刚刚还想着别墅里如何舒服如何安心,竟然也这么的防不胜防。

    百合绝望,轻声呼唤:“大牛,救……命……”

    一名黑袍人凭空出现,脸上也蒙着黑巾,他看着床上海棠春睡的百合,眼中放射出一股狠毒:“臭丫头,我姜华的迷药,滋味不错吧,这就是得罪姜家的代价,姓杨的也救不了你,你的噩梦,刚刚开始。”

    姜华自言自语说到这里,再不犹豫,一把掀开被子,发现百合穿着睡裙,摇摇头,没想到这丫头还这么保守。

    身材相当不错,躺在这儿,也是显山露水。

    姜华咽了口吐沫,都有些忍不住心底的蠢动。

    小不忍则乱大谋,等少爷上位,自己就能够改变家奴的身份,到时候,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这是少爷要的女人,自己不能动啊!

    终于克服了自己内心的野兽,姜华又看到了百合胸沟里趴伏的一条蛇,蛇长得很丑,三角脑袋,呈金色。

    姜华大骇,猛然退后一步,半晌,看到那金蛇纹丝不动,方才松了口气,原来这条蛇也被自己迷晕了。

    姜华之前只听少爷说什么金蛇的小蛇,没想到竟然是这种异种。

    姜华见多识广,认得这种蛇名叫金龙,背身双翅,可以短距离飞行,生命力顽强,奇毒无比,生于南疆边陲的原始森林之中,中原少有。

    姜华暗呼侥幸,若非使用迷|药,现在或许就是另外一种结局。

    为防万一,闪电般捏住蛇头,甩了出去。

    果然,没有反应。

    姜华长吁一口气,一把将百合扛在了肩头,同时,一只手按住百合的屁股。

    刹那间,姜华的心底又是一荡。

    深吸一口气,静心倾听,左近并无动静,这才抬脚出门。

    咔嚓!

    首先是一道耀眼白光。

    姜华忙不迭遮眼。

    “孽畜。”

    其次,一道劲风直奔他的腰眼。

    姜华心底泛起无力感。

    哪怕肩头没人,哪怕全神戒备,也不是此人的对手。

    也只有这样的高人才能夺过自己的侦查。

    可是,这样的高人,怎么好意思做出背后偷袭行径?

    姜华视力尚未恢复,又受到这种来不及闪避的攻击,他只能做出一个反应,就是丢掉百合,双手封挡。

    一条腿,挟着磅礴的力量,先是砸中姜华双手。

    姜华双手并没能阻挡对方分毫,更没有借力后撤的可能。

    那条腿横冲直闯,摧枯拉朽,带着姜华的双手,砸在他的腰上。

    姜华的身子飞了出去,凌空喷血,同时感觉同下半身失去了联系。

    模糊的视线中,有人接住了百合,然后,他自己落地了。

    “什么人!”一声娇喝,却是巡逻至此的大小姐林芷君。

    眼前一幕,令她目瞪口呆。

    与此同时,附近的保安纷纷赶来,马超等人纷纷拔枪指向抱着百合的陌生人,同时将林芷君护在身后。

    “你是谁?”自家的别墅居然成了战场,这些莫名其妙的人居然在自己家里争斗,而那么多的保安,居然都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什么安全感可言,“为什么要在我家里行凶。”

    “不要紧张,也不要激动,我不是坏人。”黑衣人连连摆手,指着倒地不起奄奄一息的姜华,“我是百合的父亲,姓王,我在阻止他的恶行。”

    “你是百合的父亲?”林芷君诧异万分,扭头问,“他是谁?”

    此时的姜华出气多进气少,但依然黑巾蒙面。

    “让你的人看看不就知道了?”王刑天说。

    林芷君咬着唇皮,咽了口吐沫,“马超,看看去。”

    “是的大小姐。”马超走上前去,一把扯掉面巾,惊呼,“是姜家人。”

    林芷君疾步上前,瞪大了眼睛:“姜华?”

    姜华努力冲林芷君伸出手,“小……小姐,救命……命。”

    他说话断断续续,没人比他清楚他伤得多重,若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就是高位瘫痪。

    林芷君无动于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刑天道:“林家大小姐,首先感谢你对百合的款待,在下因为跟女儿存在一些误会,所以,她对我还有些成见,我们也是前几日方才相认,我当时就发誓,再也不让她受到一点儿伤害。”

    王刑天看向倒地的姜华,眼中放射出慑人寒芒,“所有敢于伤害她的人,都会承受十倍百倍的惩罚。”

    “你的身份,以及你们父女间的感情,我并不感兴趣,但是,我必须要知道你的动机和理由。”林芷君冷着俏脸说道。

    王刑天点点头:“请看这个。”

    马超将王刑天的手机拿过去,交到林芷君的手上。

    原来是王刑天拍到了姜华掳走百合的一幕。

    “家贼难防!”林芷君深吸一口气,厉声质问:“姜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姜华自然不吭声,自己都这样了,结果还能变得更坏吗?若是供出少爷,自己只怕苟延残喘的机会都没有。

    “不说是吧,维护你的主子是吗?”林芷君大致猜到了,但是,姜华亲口说出来,才有价值,“如果你说出真相,或许我会治好你。”

    姜华眼中闪过一道期冀的光芒,很快就转为黯淡,“大小姐,我能感觉到,我的腰椎断了。要想治好我,除非华佗在世。”

    林芷君冷笑,“华佗不可能在世,但我有大牛,你别忘了你主子的断腿。”

    姜华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因为姜玉郎伤势他检查过,膝关节侧翻九十度,那样严重的伤势都能处理好,或许对自己真有办法。

    不过,姜华终究岁数大,人生经历丰富,很快就想到一个问题,或许对方只是开了张空头支票。

    “大小姐,你说话可算数?”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