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悲催的姜华
    林芷君冷笑:“你现在还资格跟我谈条件么?难道不是应该像落水者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那样?”

    姜华长叹一声,这丫头年纪不大,就懂得揣摩人心了。

    “混蛋!”王刑天一晃身,就来到他的旁边,同时抓住他的脖子,将其提起来,怒吼:“说,你对我闺女做了什么!”

    “放手,你放手……你不放手,我怎么讲!”

    王刑天一想也是,自己也是太过担心闺女了。

    放开手,姜华一阵咳嗽,牵动伤势,疼得差点昏厥。

    “说!”王刑天哪有耐性?

    姜华让喷了一脸口水,他抹了一把,说道:“只是我独家迷|药,即便不用解药,昏睡一宿,也就醒了。”

    “不要跟老子耍花样,否则,腰断都是轻的。”王刑天再次扼住对方的喉咙。

    “前辈,前辈饶命。”姜华都听到脖子里咯吱咯吱的声音,求饶道:“不敢欺瞒前辈,同时,我也有解药,就在我心口位置,你摸。”

    王刑天急不可耐,一下子就摸到了,拿出来,是个小瓷瓶。

    打开塞子,里面都是黑色小药丸,类似六味地黄丸那种大小的糖丸。

    “如何服用?”

    “每次八粒,吞服。”

    王刑天犹自不放心,于是先自己吃了一口,除了有点怪味,倒也无毒,这才撂下一句“一会儿再收拾你”,忙不迭过去给百合解毒去了。

    姜华心如死灰,能够一举将自己伤成这样,至少是宗师级别。

    没想到姓杨的一个婢女都有如此恐怖的身份背景,姜华真是悔不当初,原以为找了个软柿子捏,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找杨根硕单挑……

    这世上,唯独没有后悔药啊。

    姜华在这里思来想去,满腔后悔,突然,脖子又被掐住了,而手的主人依然是王刑天。

    王刑天面容扭曲:“混蛋,什么解药,为什么我闺女还没醒过来?”

    “前辈……咳咳……前辈,”王刑天手上松了点,姜华喘着粗气说:“的确是解药啊,我哪敢欺骗前辈,但是药物总有个消化吸收起效的过程吧。”

    “哼!”王刑天冷哼一声,将其掼在地上。

    姜华之前只是下身失去知觉,这次直接五脏移位。

    王刑天焦急的等着女儿苏醒,林芷君蹲在姜华身边,拿出手机录视频,嘴上道:“姜华,说吧,为了你自己。”

    姜华明白对方这是录像留证据呢,但是事已至此,正如林芷君所说,自己只有配合,或许还能拯救自己。

    若是不配合,或许不用死,但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少爷咽不下这口气,姜家也是,大家达成共识,暂时不动杨根硕,因为百合是始作俑者,而且看上去只是杨根硕的婢女,于是,就决定先对百合下手。”

    “姜家好霸道啊,居然在我家里做这种事,置我们林家于何地?”林芷君一阵咬牙切齿,又问,“你迷昏百合,准备怎么对待她?”

    姜华再无隐瞒,“送到少爷床上,任其享用。”

    “该死!”王刑天一声怒吼,身形连闪,凌空一掌,石破天惊,目标正是姜华的面门。

    “啊——”掌风凌厉,竟然吹皱了姜华的脸皮。

    最后一刻,王刑天收住掌势,翻手横扫出去,旁侧,一棵一人合抱的梧桐树拦腰截断。

    而姜华脑袋周围地面的石板,也纷纷化为齑粉。

    唯独姜华脑袋没事。

    人体竟能激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同时,还能对力量做到如此精准的控制。

    一帮持枪保安个个倒吸凉气,叹为观止。

    王刑天冷哼一声,道:“姜华,你的项上人头暂且寄存。”

    “咦,我这是在哪里?”王刑天话音方落,百合坐起身,蹙着黛眉,嘟囔,“头好痛。”

    “闺女,你没事了,太好了。”王刑天身形瞬移,一下子就来到百合旁边,双手却不敢轻易触碰对方。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百合看到王刑天,顿时不高兴起来。

    “我……这个……那个……”王刑天不大好解释,尴尬的笑着。

    难道如实告诉她,她刚刚经历了什么。还有,自己能够及时发现,及时阻止,都是因为自己一直守护着她。

    前面的话,女儿或许能够接受,但后面绝对不能。

    守护是什么,还不是跟监视一个样。

    王刑天支支吾吾,百合越发不高兴了,双手撑地就要起来,不过,药力尚未去尽,她不禁一个踉跄。

    王刑天忙不迭扶住。

    但是百合根本不领情,一把掀开他。

    站起身来,晃晃悠悠,蹙着眉头,努力回忆着昏迷前的事情。

    终于,她隐约记起来了,是吸进去了什么东西,自己晕了过去。

    “小金,我的小金呢!”百合突然惊叫,自己昏了,小金不会遭毒手吧!

    越想越是害怕,百合飞奔进了自己房间。

    终于发现了金蛇,它躺在梳妆台上。

    “小金,不要……”百合摇头,金龙对她的意义非同寻常,跟随她多年,比阿爹陪伴她的时间还多,虽说蛇是冷血动物,但金龙不同,似乎跟她产生了亲人般的感情。

    蛇睡觉也应该是盘着的吧。

    这会儿,金蛇肚皮朝天,身子完全展开,就像一条绳子。

    百合一步步上前,手指颤抖着,终于落在了蛇身上面。

    “闺女,它没事,只是昏过去了。”王刑天检查一番,说道。

    “住口!”百合冷喝,“我们关系还没确认,再说,哪怕是真的,我也未必就会跟你相认,所以,在我没有接受你之前,请你自重。”

    王刑天咽了口吐沫:“好吧。”

    “帮我把金龙弄醒。”

    “嗳,包在阿……我身上。”王刑天很高兴,闺女让他办事,那是好现象啊,这可是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

    只是,王刑天一激动,差点自称阿爹了,还好及时改口,否则又要惹得闺女不高兴了。

    王刑天自作主张,给金龙服用了四颗黑色药丸。

    差不多一支烟的时间,金龙翻了个身,蛇头缓缓抬起,看到百合的一刻,百足齐发,电射般落在百合身上,继而一路上行,盘绕在百合的脖颈处。

    百合呵呵直笑,一人一蛇,缠缠绵绵。

    金龙没事,百合心里舒服了一些,但还是冷冷问道:“是谁害我?”

    “那人已为我重伤,走,咱们出去看看。”

    两人尚未出门,门外就响起杨根硕的声音。

    “嗬,好热闹啊,大家都在忙什么呢?”

    “杨先生!”马超立刻跑过去,对着杨根硕一阵耳语。

    听着听着,杨根硕脸上的笑容不见了,顷刻间,为冰霜覆盖。

    一步步走到姜华旁边,并未因其身受重伤而有一丝同情。

    “姜家家奴姜华,好大的狗胆,我只是离开一会儿,你就生出这么大的幺蛾子,好,很好。”杨根硕恨声说道。

    “大牛,你回来了?”百合问,声音淡然。

    “百合,对不起。”杨根硕能听出对方语气中的不快,“你的感觉是对的,果然一直有人监视你,我没有重视,还好有惊无险,多亏了王前辈。”

    说着说着,杨根硕就停了下来,因为百合兴致很低,直接转身去了房里。

    “大牛,”王刑天来到杨根硕旁边,又是一阵耳语。

    “原来是你。”杨根硕哭笑不得,“马超,先给前辈安排个房间休息。”

    “大牛,我要参与审问。”王刑天说。

    杨根硕摇头:“审问就算了,执行的时候,不会忘了你。”

    “那就好。”王刑天跟着马超走,却是一步三回头看着百合的房间,实在想进去跟闺女说说话,哪怕一句话没有,就那样安静的坐着,看着她也好。

    但是王刑天也明白什么叫过犹不及,眼下显然不是个好时候。

    王刑天去了,林伯来了。

    林芷君将视频播放给二人看了。

    杨根硕直接一脚踹碎对方的膝盖上,接着是另一边。

    姜华尽管因为腰椎重伤,仿佛同下身失去了知觉,但那只是仿佛。

    杨根硕两脚过后,姜华直接昏死过去。

    杨根硕没打算停手,大步走进百合的房间,直奔洗手间。

    他真是生气了,是要进去接一杯凉水,将昏迷的姜华泼醒。

    但是,推开门的一刻,里面就发出一声尖叫。

    “啊!大牛,你混蛋,给我滚出去。”

    杨根硕一手捂脸,一手道歉,疾步出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气糊涂了,还有,你放心,我什么也没看到。”

    说完话,杨根硕已经站在了门口。

    一帮人也明白杨根硕那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别多想啊!”杨根硕摆摆手,“林伯、马超、小君留下,其他人散了吧。”

    其它保安刚刚散去,苍雪野姬、宫本凉子又走了过来。

    “咦,这里发生了什么?”远远的,苍雪野姬问道。

    “跟你们没关系,哪儿凉快哪儿呆着。”杨根硕心里不爽,说话就有点冲。

    “好凶哦。”苍雪野姬看了眼地上惨兮兮的姜华,摇摇头,但当看到地面和大树被破坏的样子,瞳孔不由一缩,这种状态只维持了半秒,她就说道:“好啊,凉子,我们回房,洗白白等你男人。”

    噗!杨根硕眼睛瞪得像铜铃。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