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煽风点火
    “来人,快把姜华抬下来。”姜琴命令。

    不多时,姜华给弄了出来。

    姜华看着还是个囫囵个,但抬他的人都能明显感觉到他伤得有多重。好似没骨头。叫人不寒而栗。

    姜华浑身浴血,眼睛都无法完全睁开,就像处于弥留之际。

    他说话也是时断时续,“三……三爷,姜华无……无能,令家族蒙羞羞。”

    姜琴将怀中侄儿交给旁人,起身抓住姜华一只手,一股内力送过去,顿时大惊失色。

    扭过头去,怒目圆睁,逼视杨根硕,“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明知故问。”杨根硕淡淡摇头,不屑地说。

    “三……三爷,他刑讯逼供,打断了我全身筋脉骨骼。”姜华血泪控诉。

    “啊!”听得这话,姜琴一声怒吼,衣袍无风自鼓,“年纪轻轻,为何如此歹毒,灭绝人性。”

    “呵呵……”杨根硕冷笑摇头,“三爷,先问问他都干了什么?”

    “住口!三爷也是你叫的!”一个同姜瑶年纪相仿的中年人喝道。

    一帮年轻人更是怒目相向。

    杨根硕看上去年纪比他们还小,居然在这里托大,喊姜琴“三爷”,那就是比他们高了一辈。

    “这个不重要。”杨根硕眯起眼睛看着姜琴,“三爷,若是我不下狠手,只怕他也不会道出幕后主谋,而且,我们也不能顺利的找到这里。”

    姜琴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姜华的眼神不同了。

    望着姜琴冰冷彻骨的眼神,姜华叹息一声,“三爷,不是……不是姜华不够硬气,实在是他……”

    “别说了!”姜琴一摆手,烦躁不已。

    “这么说,三爷是默认了。”杨根硕看到对方如此强烈的反应,故而说道。

    姜琴倒也光棍,只是刚要说话,一名之前抬走“小楠”的年轻人匆匆跑来,对姜琴一阵耳语。

    姜琴眼睛一瞪,微微点头,挥挥手,斥退青年,然后冲百合道:“妖女,歪门邪道。”

    啪!

    一个耳光突兀响起。

    响亮的耳光声中,姜家三爷姜琴倒飞出去。

    到底是姜家高层,外院管事,只见姜琴凌空几个鹞子翻身,终于狼狈的稳住身形,落地后一摸脸上,五个指印肿起来老高,火辣辣疼,姜琴顿时恼羞成怒,“谁,是谁?”

    姜家众人面面相觑。

    竟然没人发现是谁出手,包括杨根硕。

    百合还以为是杨根硕,杨根硕却看了王刑天一眼,心说除了他还有谁。

    而此时,王刑天依然站在那里八风不动,怎么看,都是自始至终未曾动过,仿佛可以站到地老天荒。

    杨根硕再次心惊,鬼功**,果然鬼神莫测。

    姜家人不是傻瓜,虽然看不出是谁,但也出不了这三个不速之客。

    这一刻,姜琴有些后悔,刚才恼羞成怒,所以心直口快。

    自己可是堂堂姜家三爷,被人当众打脸,不知是谁也就罢了,居然还问出来。

    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有脸在西京地界混么?

    然而,覆水难收。

    杨根硕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挤兑埋汰对方的机会,“三爷,有人打你么?我怎么都没看到?”

    “你……”看到这小子眼底的促狭的笑意,姜琴好一阵咬牙切齿,但却不能发作。

    因为两点。一个,对方显然掌握了不利于姜家的证据,所以人家算是出师有名。另一个,自己被打,都不知道是谁动的手,说明对方高深莫测,比自己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若是发作,岂不是自取其辱?

    但是因为杨根硕开口,姜琴就觉得是这小子的可能性较大。

    这时候,杨根硕开口道:“三爷,现在咱们来说道说道吧!”

    “说什么?”姜琴明知故问。

    “先说这小子,再说这老小子,最后说说你们姜家。”杨根硕指着地上两个血糊糊的家伙说。

    “年轻人,不要欺人太甚,我们姜家能够存在几百年,可不是你随意能够践踏的。”姜琴说。

    此时,自己对人家没有丝毫威慑力,也只有拿家族来唬人了。

    杨根硕摇头,“原本,我是真不稀罕,是你们招惹的我,这就要付出代价。”

    “是我,是我啊!”百合点着自己的鼻子笑道。

    “妖……你还笑。”姜琴到嘴边的一个“女”字又咽了回去,刚刚喊了声“妖女”换来一巴掌,这回他学乖了。

    百合冷笑:“我就笑怎么着?是他招惹了我,是你们姜家招惹了我。这小子技不如人,居然给我挖坑,要不是大牛,我就倒霉了,他想要我的命啊,大牛踢断他的腿,不过分吧!”

    “……”姜琴没反驳。这件事,他们家族做过调查,过程基本属实。

    当然,他们并不认为姜玉郎做错了什么,大家族的少爷,做事情还需要秉承公义真理?还要向人解释么?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牛逼的家族同样如此。

    百合续道:“大牛医者仁心,不计前嫌,给这小子治腿,不成想,他包藏祸心,居然打我的主意。”

    百合冷哼一声,“你们一定觉着我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揉捏吧!”

    “不,不是!”姜华这才发现,重伤自己的那个高手也在现场,而对方自称是百合的父亲,“前辈,您……您怎么来了!”

    姜华因为之前姜琴的内力输入,精气神恢复了一些,这会儿也能说出个囫囵话来。

    “姜华,你疯了吧,前辈在哪?”姜琴见姜华突然喊起来,而且是诚惶诚恐的样子,有些不明就里。

    “他,他就是这个女娃的大大,就是他重伤了我,一招便让我再无还手之力,他功力之高,足以碾压于我。”

    姜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有些上不来气了。

    姜琴终于将目光投向大众脸的王刑天,此人八风不动,在上百人的包围圈中淡定从容,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确有大家风范。

    姜琴很清楚,自己跟姜华的武技也就是半斤八两。

    如此说来,对方也足以碾压自己喽。

    真是个叫人不大愉快的发现。

    不但有高人,还有会飞的蛇,至于杨根硕,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姜琴轻轻一叹,难怪姓杨的小子一进门,就问自己能不能做主。

    如此看来,自己还真是做不了主,终究还是要惊扰兄弟和长辈啊。

    同时,姜琴想到了一点,他有些生气地看着王刑天,“难道说是你打了在下?”

    王刑天双目一开,犹如闪电。

    姜琴“啊”的痛呼,同时本能的闭上双眼,即便如此,依然有种错觉,眼前悬浮这一轮又一轮的小太阳。

    至此,他终于相信了姜华的话,此人功力深不可测。

    “谁出言不逊,我就打谁。”王刑天撂下这句话,又闭上了眼睛。

    杨根硕只觉得老王牛逼,牛逼的不要不要的。

    而姜琴感受到的却是霸气,舍我其谁,独孤求败。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杨根硕认为已经具备了谈判的资本。于是,他笑着说道:“姜三爷,现在可以谈谈了么?”

    “谈……谈什么?”

    “说实话,我们今天登门造访,那是兴师问罪来的。”杨根硕道。

    “将玉郞和姜华折磨成这样,又用毒蛇害人,难道你们以为姜家没人了吗?”一名年轻人忍不住说道。

    “很牛逼啊,好吧,那就不用谈了,老王,人家欺负你的闺女,你差点就多了个便宜女婿,你看着办吧!”杨根硕煽风点火。

    王刑天慢慢睁开双眼,这一次却是两眼无神,仿佛还没睡醒。

    然而,姜琴却更加紧张,因为他想起一句话,狮行若病,鹰立如睡。

    王刑天越是如此,一旦发威,就越是猛烈。

    杨根硕揽着百合的肩头,挑挑下巴,“姜三爷,有人不服气,你说咋办?”

    “打服。”百合说。

    啪!

    姜琴甩手一个巴掌,年轻人捂着脸,一脸懵逼,“三叔……”

    “一边去,没你说话的份儿。”姜琴怒斥。

    “是,三叔。”青年嘴上服从,心里却充满了怨气。

    “这位前辈,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是个什么态度?”姜琴拱手,姿态放低,他认为,王刑天是那种整个家族都不能轻易开罪的存在。

    “什么事?”不待王刑天回答,杨根硕就反问道。

    “呃……”姜琴指了指姜玉郎和姜华,一时间却不好开口。

    截至目前,对方也只是拿着姜华的供词说话,姜家还可以说对方是屈打成招。

    但若是自己亲口承认,那就再无回旋的余地。

    这小子太鬼了,包藏祸心,挖坑让自己跳。

    还好,自己够聪明,差点就脱口而出了。

    “住口,丢人现眼!”

    姜琴正在为难之际,一个洪亮的声音在月亮门背后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姜琴顿时轻松了许多,因为,整个姜家主事之人都来了。

    包围圈散开,让出月亮门的方向。

    一些人出现在那里,还是同样打扮。

    他们有老有少,一个个气势汹汹。

    一路上,有人喊“父亲”,有人还“二爷爷”,有人喊族长。

    当头是个鹤发童颜玄色长衫白须飘拂的老者,看上去道骨仙风。

    老者大步流星,似慢实快,一步超过普通成年五步,这般一路走来,就将一帮晚辈撂在了后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