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不情之请
    “爷爷。”姜玉郎声音如同杜鹃啼血。

    老者目光只是在他腿上一扫,接着,又看了眼姜华,便不再关注,而且来到了杨根硕三人面前。

    “小兄弟,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你已经连伤我姜家两人,我们姜家自知理亏,以德服人,所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呵呵,我没意见。”杨根硕惊讶于对方的低姿态,笑道,“只是,我只能代表我自己。”

    “我有。”百合喊道,“我有意见,我才是受害者,我还没有动手,自然没有出气。”

    “你还没动手,小楠半条命都没了。”一个年轻人嘀咕道。

    “我那是正当防卫好不好,这是两码事。”百合看着杨根硕,“大牛,你说对不?”

    “没错。”杨根硕点头冷笑:“你出手只是中毒,要是我,只怕又要跟姜大少爷一样了。”

    “你……”干嘛扯我,爷爷在这里,很丢脸诶,就让我做个小透明好不好?姜玉郎心下埋怨,差点喷血。

    但是,杨根硕同百合两人你问我答,你一言我一语,姜家族长的鼻子差点气歪了。

    “鄙人姜家姜诚,忝为族长,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姜诚冲着王刑天抱拳。

    王刑天低眉垂目,没有搭理。

    杨根硕笑道:“老王,人家问你姓啥叫啥呢?”

    “就叫老王好了。”王刑天淡淡道,眼睛都没睁。

    姜诚的身子有些发抖,“阁下就如此托大,即便你以一敌百,别忘了还有两个年轻人,冤家还是宜解不宜结吧!”

    “老王,你到底吭一声啊!”杨根硕推了他一把。

    王刑天缓缓睁眼,扫视一遍姜家族人,最后看着姜诚点点头,“怎么解法,得让我闺女满意。”

    看来又得谈啊,姜诚面上一喜,主要是姜华口中,王刑天所表现出来的战力过于恐怖,姜诚方才如此慎重。

    “呵呵……”姜诚笑了,大家族的气度当即表现出来,“在这西京,我们姜家办不到的事情不多,所以,不知道这些小姑娘有什么要求?”

    姜诚这话是冲着百合说的,因为那个神秘高手已经说了,只要他闺女也就是百合满意,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

    姜诚的态度让姜琴很满意,但是,另外一些族人却是义愤填膺,觉得族长太过保守,丢了姜家面子,堕了姜家威风。

    姜诚没有理会,他看着百合,和颜悦色,慈眉善目,安静地等待着百合提条件。

    百合拧眉攒目,一时间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要求。

    杨根硕就在一旁掰指头提示:“钱、房产、金银财宝、帅哥……”

    最后两个字一出口,就挨了百合一拳。

    “喂,能不能好好说话。”

    杨根硕苦笑:“人生在世,能够带来愉悦的不外乎这几样东西。哦,莫非你喜欢美女。”

    “你才喜欢帅哥呢!”百合联想到自己的名字的含义,忍不住一阵脸红,然后摇摇头,“别打岔,让我想想。”

    “好吧好吧,不着急,最终还是要你满意。”杨根硕说罢,扭头看着姜诚,“族长,不用这么剑拔弩张吧,让大家先散了,我都感觉缺氧了。”

    “二代留下,其他各房,暂且想去吧。”姜诚大手一挥。

    “还有您宝贝孙子,还有这位家奴,啧啧……”杨根硕不住摇头。

    “父亲。”姜琴来到姜诚旁边,一阵耳语,具言姜玉郎和姜华的伤势。

    乍然听到,姜诚是气愤的。

    但是,他隐忍着。

    “爷爷,我不想残废,不要残废。”姜玉郎突然喊道。

    姜华刚要开口,却被姜玉郎抢了先,他只能轻叹,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过是一名家奴,尽管功夫不错,但姜家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

    是以,绝不会因为自己向人求情。还是不要开口,免得自取其辱了。

    听到孙子的呼唤,姜诚白眉颤动,不想理会他。

    原本,他对这个孙子是寄予厚望的。

    但是,姜玉郎这一次因为对敌人判断不准,了解不够,恣意妄为,为家族招来这么大一个对手,作为一家之主,自然要以大局为重,所以,姜诚心中对着家伙是充满了怨念的。

    但是,这时候,姜琴再次开口,依然是耳语。

    姜琴虽然竭力压低声音,却没能瞒过杨根硕。

    “父亲,”姜琴看了眼可怜巴巴的姜玉郎,“大哥大嫂春秋的早,只留下这么根苗,就算日后不能委以重任,也要让他健健康康吧!”

    姜诚闭上了眼睛,良久之后,方才长叹一声,“别人家的孩子是跟爸妈讨债,这小子却跟我这个祖父讨债。”

    “父亲,这么说您是答应了?”姜琴面上一喜,他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一直拿姜玉郎当儿子养的。

    “看看再说吧。”姜诚摇摇头,朝着另一个中年人招招手。

    那人跟姜琴有着五分相似,身穿米白色长袍,几缕长须过了下巴,颇有几分文士风采,他上前几步道:“父亲,你叫我?”

    “老二啊,你去问问那女娃有什么要求。”

    “是。”那姜家老二,文士模样的中年人,移步来到杨根硕、百合面前,抱拳躬身:“在下姜家老二,姜变,这位小姐,请问你有什么要求?”

    “急什么,本小姐还没想好。”百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不着急,慢慢想。”姜诚说,然后又招招手,“老二,回来。”

    “姜老,姜家好歹也是名门望族,这难道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杨根硕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姜琴顿时义愤填膺:“恕我冒昧,你们这般破门而入,哪里又半点上门做客的样子。”

    “呵呵,也是啊。”杨根硕挠头笑笑,“不过现如今已经进入谈判阶段,咱们是不是可以坐下来喝喝茶,慢慢谈。”

    “父亲您看……”姜琴征求姜诚的意见。

    “也好。”姜诚点头,他有自己的考虑。

    于是乎,三个登门问罪的人,登堂入室,坐下喝茶。

    姜诚吩咐二儿子姜变去修大门,尽管声音较低,还是让杨根硕听了个正着。

    姜变离去之后,姜诚端茶道:“几位,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劣茶一杯,不成敬意。”

    杨根硕三人都意思了一下。

    然后,姜诚再次开口:“这位小姑娘,莫非依然没有答案?”

    “是啊,我不要钱不要物,就是气不顺,你们家怎么样才能让我气顺呢?”

    姜诚笑着摇头:“这可是让老夫有些为难了呢!老夫倒是有个提议,不知道姑娘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什么?”

    “一时间想不起来不打紧,不如住在姜家,慢慢想。”

    百合目光一冷:“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姜诚摇头道,“我一把年纪,都是要入土的人了,还能有什么意思。老夫意思是,姜家多的是青春少年,可以跟姑娘做个玩伴。”

    “没兴趣,我只喜欢跟大牛玩儿。”

    “呃……”姜诚一时间无以为继,过了片刻,他道:“不着急,慢慢想,只要姑娘想得到,我们姜家保管让姑娘满意。”

    顿了顿,姜诚目光投向杨根硕。

    杨根硕坦然同他对视。

    姜诚眼中很快就浮现出一抹赞赏,他的目光,能够坦然受之的年轻人不多,堪称凤毛麟角。

    “这位小兄弟,现在我相信你能够伤了我家玉郞了。”

    听姜诚这么说,杨根硕一摆手:“你信不信都不重要啊。”

    “重要的是什么?”姜琴几乎是顺口问道。

    “重要的是,他要光荣的加入残联行列,你们也可以从医疗科技最发达的国家量身打造一条钛合金腿。”

    “住口!”姜琴一下子没忍住,心说这小子欺人太甚,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却在这里幸灾乐祸。

    “老三,冷静的。这件事暂且不提。”姜诚轻叹一声,看着杨根硕道:“这位小兄弟,你可能不知道谁,我们家玉郞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尚在襁褓之中,父母就双双离世。”

    姜诚抹了把眼角,“后来,就是由我这个做爷爷的,以及几个叔叔拉扯大,从小到大都没有感受过父母的爱。”

    “那又怎样?”杨根硕冷冷道。

    姜诚一愣,这小子怎么是这么一个反映,多少也应该表现出一点儿同情啊。

    “那个,老头子的意思是,咱们既然坐下来谈判,那么,老夫可不可以有一个不情之请。”

    杨根硕淡淡一笑:“说来听听,答不答应在我。”

    “这是自然。”姜诚正襟危坐道:“既然是谈判,无非是筹码丰厚的问题,我听说小兄弟不但身手了得,医术也相当不错。”

    “你怎么知道?”

    “姜华传递回来的消息,你对玉郞腿伤的处理相当独到。”

    杨根硕点点头:“也是因为这样,你们商定,暂是不动我,只对我身边的人下手。”

    “我们选择她,也是因为她曾用毒蛇恫吓过玉郞。”

    “为什么说起这个?”

    “老夫想请小友为玉郞诊治一番。”姜诚捋须道:“诊金绝对不少。”

    杨根硕笑了:“原来如此啊?你们怎么会认为我会答应呢?难道我看上去很缺钱的样子吗?”

    “这……”姜诚又是无言以对。

    “就是的大牛,这种人作恶多端,罪有应得,你要给他治好了,那就是祸害社会,你就是罪人。”百合说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