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牺牲只需要勇气
    黑衣人数目众多,叫人头皮发麻。

    黑衣人训练有素,配合默契,出手必能建功。

    先是苍雪野姬被砸晕,接着是一个个保安。

    但显然不愿见血,即便如此,保安们依然来不及拔枪,就被黑衣人尽数放倒。

    眼睁睁看着黑衣人扑向自己,林芷君都忘了逃跑。

    “小姐,跑!”一声炸雷响彻耳边,却是林伯。

    林伯冲入黑衣人中,迅速被包围,他火力全开,只攻不守,打得黑衣人一个措手不及,成功吸引了火力。

    “林伯!”林芷君急出了眼泪。

    “带上二小姐,跑。”林伯大声喊着,同时大展神威,抓住一个黑衣人丢了出去。

    林芷君回瞥一眼,奋力跑出去,眼泪在风中飞逝,心中默默祈祷:林伯,撑住,撑住……

    跑过杨根硕的房间时,看到宫本凉子在床上酣睡,林芷君喊了两声,对方竟然没有反应,摇摇头,一跺脚,这时候,她只能顾着妹妹了。

    “小萌,跑,快跑。”林芷君冲进妹妹房间,心大的丫头正带着耳机打王者农药,依然是不亦乐乎,浑然忘我。

    “小萌,坏人来了,跑啊!”一把摘掉耳机,对着她耳朵大喊,同时,拉起她的小手就跑。

    “姐,我玩完这一局,不能坑队友……啥,你说坏人,坏人在哪里?”

    林晓萌这才发现姐姐眼含热泪,八成是真的。

    “林伯挡住了,我们快跑。”

    “我给大牛打电话。”

    “边跑边打,远水解不了近渴。”

    两姐妹刚刚出门,就被人拦住。

    于是,只能跑向林伯方向。

    远远的,就看到林伯被一群人围住,这会儿,白色的长袍上已然沾染了不少血花。

    一看到两位小姐,林伯急了,“跑啊,干嘛过来。”

    分神间,后背吃了一记,紧跟着小腿也是一下。

    两个女孩何曾见过如此惨烈的场面,都吓得抱头大叫。

    林伯踉跄着,也明白了两位小姐过来的原因,原来是被人赶过来的。

    “呀!”

    林伯大喝一声,抓住一名黑衣人丢出去,砸开包围圈,终于如愿以偿,冲到了林家姐妹身边。

    “林伯。”

    “林爷爷。”

    林家姐妹先后喊道。

    林伯点点头,一抹额头眼角的血迹,深吸一口气:“今天,就由我林玉棠护着两位小姐。”

    正前方只有寥寥数名黑衣人,似乎防守薄弱。

    林伯一手拉着一个丫头,喊了句“走”,冲上前去。

    一名黑衣人抡起刀鞘,林伯一脚踹翻。

    “噢耶!”林晓萌经过时,在人家双腿间踩了一脚。

    那么黑衣人发出一声惨呼。

    林晓萌还在对着黑衣人咬牙切齿,突然发现林伯停了下来,她身子一颤,向前看去,黑衣人,密密麻麻足有几十个。

    “掉头。”

    林伯喊了一声,又拉着两丫头往回跑。

    最终被人围在了广场上。

    三人都是气喘吁吁,林晓萌更是捂住了腰。

    黑衣人一个个带着面巾,但是从对方呼吸的频率来看,也不好受。

    林伯喘了几口气,方才开口:“你们负责人是谁?你们什么目的?如果是需要钱,请不要伤害两位小姐,只要不过分,我们老爷一定会答应。”

    “负责人没来,我们的目的是掳走两位小姐,我们不要钱。”对方生硬的说着。

    “你们是红日国人!”林伯听出了对方的口音,同时,对方的衣着武器,都很像忍者。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我们一直没有拔刀,就是不想滥杀无辜,但我们不怕杀戮,请你三思。”

    林伯突然用力,将两个丫头揽在身后,吼道:“想要动两位小姐,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今天,就由我林玉棠誓死守护两位小姐。”

    “好,成全你。”一名黑衣人拔刀,几十名黑衣人同时拔刀,夜灯下,刀身如秋水。

    “爷爷……”林伯刚要以攻为守,林家姐妹同时喊道。

    林伯看向两个丫头,她们脸上都挂着泪珠。

    “爷爷,您也是我们爷爷。”林芷君吸着鼻子,“他们只是抓走我们,暂时我们还是安全的,所以,您不用拼命。”

    “就是的,林爷爷,您牺牲也没有价值啊。”林晓萌说。

    “瞧瞧。”那名黑衣人道:“一把岁数真是白活了,两个小丫头都比你明白。”

    “住口。”林芷君怒喝,“我问你,现在我们束手就擒,你们会不会伤害林伯?”

    “他也必须束手就擒。”黑衣人说。

    “休想。”林伯怒吼。

    林芷君摇头:“若是你们杀害俘虏,我立刻咬舌自尽。”

    林晓萌脸上露出恐惧,还是跟着姐姐说道:“我也是。”

    “我可以答应你们。”黑衣人说,同时收起了长刀。

    “即便如此。”林伯松开两个丫头,挺起胸膛,“我依然要战斗。”

    “爷爷!”

    林伯向前冲,嘴里说道:“小君小萌,牺牲不论价值,只要勇气。”

    “冥顽不灵。”那人刀鞘飞出。

    林伯抬手拨开,同时抓住对方持刀的手腕,两人你来我往,脚下也不断喂招,一时间,竟然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小萌,给你男人打电话。”林芷君说。

    “之前没人接,现在手机不见了!”林晓萌苦着脸。

    “还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林芷君叹道。

    此时,林伯和那么为首的黑衣人正在角力。突然,一人长刀在其小腿划过。

    “啊!”林伯一声痛呼,跪倒在地。

    为首黑衣人的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压出一道血槽:“降不降?”

    “不!”林伯摇头,回瞥两个小丫头绝望的眼神,他也闭上了眼睛:抱歉了,亲爱的孩子们。

    “啊!”林伯双手抓住刀刃,将对方推着向后急退。

    又有两刀划在他的小腿上,鲜血飞溅。

    “林伯!”林家姐妹抱头痛哭。

    “拿下。”为首黑衣人一脚将其踹翻。

    下一刻,林伯被一群黑衣人淹没。

    “别打了,我们跟你们走。”林家姐妹哭喊。

    ……

    姜家府邸。

    杨根硕治疗很顺利,堪称轻车熟路。

    除了银针,几乎不借助任何器械。

    姜诚、姜变、姜琴父子三人是目眩神迷。

    这一刻,姜诚认为一亿三千万的诊金真心不贵。

    同时,就忍不住拿自己孙子跟杨根硕比。

    同样都是年轻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杨根硕完成最后一个程序,揉了揉不住跳动的右眼皮,扭头一看,这个姜家族长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暧昧呀。

    杨根硕笑了笑:“好啦,准备给钱吧。”

    姜诚并无二话,当即点头:“老二,你来安排。”

    “是的父亲。”姜变应道。

    杨根硕指着姜玉郎:“小子,这是最后一次,若是你作恶,我一定还会打断你的狗腿。”

    “是是。”姜玉郎点头如捣蒜。

    杨根硕笑容可掬:“你放心,如果有下次,我还会给你接。”

    “真的?”姜玉郎讶声道,下一句话也是脱口而出,“你会这么好心?”

    姜诚父子三人也是愣愣的看着他,这不像这小子的作风啊。

    杨根硕笑道:“不过,下次就是十亿。”

    姜诚倒吸一口凉气,若是那样,以后姜家什么都不用干了,所有财富都拿来给这小子接腿。

    愣神间,杨根硕已经率先出门。

    “我去,这都一点了。”看了眼墙边古色古香的马钟,杨根硕忍不住爆粗。

    一摸身上,居然没摸到手机。

    就说这么安静,没个女孩子骚扰自己,闹了半天,手机没在身上。

    想了想,好像撂车里了。

    “百合,你想好了么?”杨根硕一出来就问。

    百合笑着点头:“好了。”

    “慢着。”百合刚要开口,杨根硕从姜诚道:“姜老爷子,一码归一码,咱们先把诊金结了。”

    “杨先生,请过目。”

    杨根硕拿在手上一看,竟然是瑞士银行的开户证明,姜变这是让他核对身份信息。

    “厉害了,我的信息,你们收集的准确而齐全。”姜变捋着文士风格的长须,淡淡微笑。

    “都对,有心了,多长时间可以搞定。”

    “我们在银行又贵宾通道,只需要五分钟。”姜变傲然道:“五分钟后,杨先生会收到一条短信,这是属于您的专属账户,用你的身份信息就可以提取。”

    “很好,我很满意。”杨根硕淡淡地说,心头却是一阵大爽,自己一不小心就有了海外户头了,而且是一亿三千万存款的户头。

    “为了消费方便,改日我会派人给杨先生送去一张关联账户的信用卡,因为制作卡片需要过程,所以……”

    “所以需要多久?”杨根硕迫不及待问道。

    “保守估计一个月吧。”姜变实事求是,“银行方面是批量制作,同时还有个邮递的时间。”

    “我能理解,我有耐心。”杨根硕点头说道。

    姜变笑笑道:“杨先生,这个时间,你应该收到短信了。”

    “我的手机还在车上,你派个人给我取来。”

    “没问题,你稍等。”姜变立刻做出了安排。

    “百合,可以提你的要求了?”杨根硕笑着鼓励百合。

    然而,百合根本不需要。

    她只是看着姜家三父子。

    姜琴有些沉不住气:“姑娘,你可不能再提钱了,我们的现金都给杨先生了。”

    “老三。”姜诚忍不住呵斥,一把岁数,居然没一点儿城府,真是有辱门风。

    “是。”姜琴惭愧地低下了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