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咦
    “放心,我不是大牛,我不稀罕钱,我只要气顺。”百合在姜家地位权势最高的三人面前走了两个来回,突然停下,“常言道:养不教父之过,所以,姜玉郎做错了事,冒犯了我,你们应该承担罪责。”

    “这……”

    “我还没有说完。”百合皱眉,打断最没有城府的姜琴,“据我所知,对我下手是你们高层的一致决定,所以,我想知道,你们姜家的高层都有哪些?哪些人都投了赞成票。”

    “就我们兄弟还有父亲。”姜琴咽了口唾沫说。

    “就你们三个?”百合歪着脑袋表示不信。

    “呵呵,老夫可以作证。”姜诚笑道。

    娇憨的百合,让老头子看着有几分亲切,看上去,倒是跟自己的孙女有些相仿。

    “那好吧,我暂且信了。”百合抬起葱指,戳了戳面颊,“姜玉郎姜华下场挺惨的,他们就算了,你们三个,给我鞠躬道歉,说对不起。”

    “什么!”姜琴惊呼。

    “万万不可!”周围侍立的下人们齐声说道。

    突然,一个人影在厅中穿梭,像清风,像鬼魅,没人能够看清。

    待看清时,他又回到了位置,是王刑天。

    而那些侍卫每人领子上都多了一枚牙签。

    这个结果,让所有人倒抽凉气。

    显然,王刑天在示威,意图很明显,绝对的武力,代表着绝对的话语权。

    只是这一次,王刑天颇感意外。

    因为,姜诚在摇头。

    同时,姜家的侍卫都上前一步,夷然不惧,其中一个中年人说:“无论如何,族长不可以低头,不能向一个黄毛丫头道歉,那是对整个姜家的羞辱,我们决不答应,哪怕我们都不是您的对手,我们也会拼死扞卫姜家的尊严。”

    “迂腐!”杨根硕一边说着,一边走进来。

    他刚上了厕所,却不知道错过几场好戏。拿着手机,心情不错,因为已经收到海外账户建立成功的短信。

    只是,有个林晓萌的未接来电,回拨过去,居然没人接,三更半夜的,他倒也没怎么在意。

    “尊严值几个钱啊,比命还重要?”杨根硕摇摇头,看着姜诚父子三人,“现在不是我的事儿了,百合她爹在,自然有人做主,所以,你们看着办吧!”

    姜诚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却被姜琴打断。

    “父亲,不可!”

    姜诚摇头,不卑不亢:“这位先生,在对待令嫒的事情上,我们犯了狂妄自大的错误,有错误就要承担责任。自从你们进门,我们一直保持着最大的诚意,我们想要解决问题,却不想将矛盾激化。”

    “我不怕激化,我只要闺女满意。”王刑天很是光棍地说。

    对百合恼怒的目光视而不见。

    “高人!”姜诚恳切地说,“您绝非无名无姓,就真的不肯赐教?”

    “无可奉告。”王刑天摇头。

    “老王啊,我都不稀罕说你。”杨根硕摇头,“你为什么不敢说出你的尊姓大名,是不是年轻的时候干过很多欺男霸女、打家劫舍等一系列不得人的勾当。”

    噗!王刑天刚刚喝进去的一口茶,尽数喷出。

    “杨先生……”姜诚、姜琴发现一点,这个杨根硕跟高人老王那是相当随便,如今杨根硕是个关键人物,这会儿他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只要攻克他,就有希望,就能保住姜家颜面。

    大家族的颜面大如天。

    杨根硕领会了对方的意图。

    那人家手短啊,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话又说回来,自从进了姜家,感觉还不错。

    除了那个姜玉郎讨厌,姜华可恨,其他,比如这姜诚三父子,至少骨子里不会。

    大家族的傲气固执自然不少,这些都无可厚非。

    要不是这样,人家也不能爽爽快快给钱。

    于是乎,杨根硕就决定做个和事佬。

    “那个百合,你喜欢什么,我现在有钱了,我送你。”

    杨根硕决定从百合下手,百合妥协了,王刑天一点儿脾气没有。

    然而这一次,百合不买账。

    “大牛,你的胳膊肘不要往外拐,咱们更亲的,不要因为一点钱,就失去原则和底线。”

    “嘶……”杨根硕摸着后脑勺,露出一抹尴尬的笑,“这个,怎么说呢,人家乐意出钱,也能表达一种解决问题的诚意。”

    “没门,必须道歉。”百合叉腰。

    “不可能!”姜家下人针锋相对。

    杨根硕摇摇头,冲着姜诚露出一抹苦笑。

    姜诚同样苦笑,还冲着杨根硕拱拱手。

    姜诚如此,杨根硕对着老头感觉越发好了,同时还有点内疚,是不是刚刚下刀子狠了点。

    这会儿,他必须把这件事干成了。

    “百合,我知道你气不顺,他们冲你下手,那是他们不对,但是,我们已经适当的还以颜色。”杨根硕继续做工作。

    “不够,远远不够,我都还没亲自出手,他们做出的决定差点毁了我,现在我只要个道歉,过分么?”百合不依不饶。

    杨根硕苦笑:“但是,你看看他们,他们一个个慈眉善目,道貌岸然……”

    “咳咳……”姜诚咳了咳。

    杨根硕马上会意,原来道貌岸然是贬义词,纠正道:“慈眉善目,道骨仙风的,一个个都像是坏人,更主要的是,最年轻的姜琴做你父亲也绰绰有余,让他们跟你道歉,你就不怕折寿?”

    “你……”百合一时气急,“大牛,你到底收了多少好处费,需要你费这么多的唇舌?”

    “天地良心。”杨根硕抹了抹衣袖,“就是之前的那么多,我再也没有收一分钱。”

    “那你为什么……”

    “我觉着老爷子和两位当家的都是讲究人,咱们是占着理儿,但理直气壮不如心平气和,咱还占着绝对武力,可也不能把人逼急了,狗急了还……”

    “咳咳……”姜诚再次咳嗽。

    “哈哈……”杨根硕打了个哈哈,“百合,听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呗,要不你换个要求,姜家这么些年的传承,应该有些积淀……”

    说到这里,杨根硕停下来,一劲儿冲姜诚使眼色。

    “是啊姑娘,就给老夫一个面子,也给姜家一个面子,换一个要求。”姜诚再一次纡尊降贵。

    “不成。”百合一摆手,“我就是要人想我鞠躬道歉。”

    “哦。”杨根硕一拍脑袋,“你是王八吃了个秤砣吗?”

    “你才是王八。”百合当即会怼。

    杨根硕长叹一声,冲着姜家父子三人耸耸肩,露出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姜诚对着杨根硕拱了拱手,算是表达对他从中斡旋的谢意,然后看着百合道:“姑娘,其实你跟我孙女差不多大,长得还有几分想象,我可以想你道歉,心里没什么抵触,就当一个爷爷做错事,向自己的宝贝孙女道歉。”

    “我才不是你孙女,我没那个好福气。”百合没好气的说道。

    姜诚呵呵一笑:“姑娘,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哪来那么多要求。”百合不耐烦道。

    姜诚略显尴尬,但对方毕竟是个未谙世事的姑娘,所以,也不较真,坦然说道:“老话说,人活一张脸,老头子倚老卖老,有个请求。我想就由我向姑娘低头赔罪……”

    “父亲,不可以!”姜琴、姜变同时喊道。

    “族长,我们不答应!”下人们再度上前一步。

    “住口,听我说完。”姜诚目光炯炯,“姑娘,我一人赔罪,两个孽子就免了,也算是为我们姜家保留一点儿颜面。”

    “父亲!”两儿子眼眶通红。

    “族长!”一帮下人也是义愤填膺。

    百合看着这个场面有些受不了,却是更加生气,为什么吃亏的是自己,到头来,让对方道个歉,却仿佛犯了众怒。

    “好吧,你来!”百合偏不信邪,点点头。

    突然,厅中变得剑拔弩张,仿佛山雨欲来风满楼。

    “干什么干什么?”杨根硕挡在姜诚中间,“老爷子,你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执着?这样吧,我做主,你就免了,让你俩儿子替你道歉。”

    “这……”姜诚拖长了音,分明是在等百合表态。

    “百合,听话,差不多点,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杨根硕想方设法劝着百合。

    “日后不相见!”百合说着,一摆手:“哎哎,算了,我好想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似的,好吧好吧,现在开始大牛做主,就听大牛的。”

    因为这句话,厅中那种一触即分的气氛为之一松。

    姜琴、姜变先是冲着杨根硕拱手,继而面向了百合。

    “爷爷、爸、二叔,今晚家里这么热闹?”

    门口处响起一个清灵悦耳,却有些熟悉的女声。

    “下去,真没规矩!”姜琴呵斥道:“没看见我们在接待贵宾。”

    “哎!”姜诚摇摇头,招手道,“丫头,过来见人,爷爷觉着这姑娘跟你长得挺像。”

    杨根硕慢慢回过头去,面带微笑:“咦?”

    女孩原本也是一直看着他的背景,如今他回过头来,女孩终于确认,顿时笑靥如花,快步上前,“咦?大牛,你怎么会来我家?”

    呃……

    两人居然认识,所有人目瞪口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