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天赋
    杨根硕身子一颤,方才反应过来,是苍雪野姬。

    自己心情激荡,居然没有一点儿警觉,若是对方出手突袭,已然得手了。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杨根硕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猛然回身,抓住苍雪野姬的手腕。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干的?为了什么?小萌呢?小君林伯呢!还有凉子呢?”

    杨根硕一口气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然而,苍雪野姬却这么回答他:“放手啊,你弄疼我了。”

    “讲啊!”杨根硕急吼吼道,同时甩开她的双手。

    “一帮黑衣人,好像是忍者,我去找马超有事,马超突然跌下岗楼,然后敌人冲进来,我一边跑一边示警,然后脖子被什么敲了一下,你看就是这里……我醒过来,就看到了你。”

    苍雪野姬为了让杨根硕相信,将脖子后面的伤痕给杨根硕看。

    “你没骗我?不是你家或者宫本家族的人?你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尽管看到了苍雪野姬的伤,白皙的后颈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红棱子,像是棍棒抽打留下的,但杨根硕依然逼视着她,冷冷说道。

    “我没骗你,不是我家的,也不想是凉子家的,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的目的。”苍雪野姬急出了眼泪,“我知道你因为我的身份一直怀疑我,我也没有办法。”

    杨根硕眯起眼睛道:“从现场来看,没有伤亡,都昏了过去,这一地血,难道是林伯的?看来,对方的目的是掳人,目标是小君小萌。”

    杨根硕分析现场的时候,王刑天夹着马超进来,他目光冷冽,在苍雪野姬脸上扫过。

    “大牛,你跟我来,马超刚才说了句话,我不大明白,我讲给你听。”

    杨根硕眼睛一亮,跟了过去。

    “大牛,我怕!”苍雪野姬抓住杨根硕的手腕,不放他走。

    杨根硕粗鲁的拿开,跟着王刑天走进了里屋。

    苍雪野姬背过身去,脸色冰冷。

    “野姬,你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百合笑问。

    苍雪野姬冷笑:“我也是受害者,伤得不比这些保安轻,我的脖子现在还是很疼耶。”

    百合点点头,撂下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走进正厅。

    “你……”看着百合背影,苍雪野姬脸上阴晴不定。

    厅中一角。

    看到王刑天停下,杨根硕激动的问道:“前辈……”

    “嘘!”王刑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对那两个红日国的丫头的信任有多少?”

    杨根硕一下子皱起眉头:“凉子有九成吧,野姬差不多六成。”

    “我对她们持怀疑态度。”

    “是马超跟你讲的?”

    “马超什么也没说。”

    “呃……”杨根硕一愣,旋即点头,“哦,我明白了,你是想打草惊蛇,要让内鬼自乱阵脚暴露自己?谁!”

    杨根硕听到动静,跳出窗子,一把扼住对方的脖颈,仔细一看,却是宫本凉子。

    “原来你就是内鬼。”杨根硕咬牙切齿。

    宫本凉子双手抱着杨根硕的手腕,红云密布的脸上全是痛苦,眼中也蓄满了泪水。

    杨根硕当即嗅到了强烈的酒气,忙不迭松开手,因为按照他的判断,宫本凉子应该醉了,而且是宿醉未醒。

    “大牛,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说什么内鬼,我怎么都听不明白。”

    “你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杨根硕问道。

    宫本凉子只是摇头,含泪的双眸没有一丝闪烁,全是茫然。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宫本凉子是经过严苛训练的忍者,但却不是间谍,没有达到那种睁着眼睛说瞎话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跳的地步。

    杨根硕不止一次观察过她,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你喝了多少酒?”

    “跟野姬喝了一些,她还好,我不胜酒力,刚刚睡醒,有些难受,准备出来吹吹风,所以……”

    “野姬说,一帮忍者闯进来,没有杀人,但是,打晕了全部保安。”

    “什么!野姬怎么样?”宫本凉子猛地抓住杨根硕的手腕。

    “呵呵,你只关心野姬。”杨根硕冷笑。

    “不是的,”宫本凉子言辞闪烁,“习惯了,毕竟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是凉子最亲的人。”

    “她没事,同样是被打晕了,但是,林伯和林家姐妹不见了。”

    宫本凉子大惊,是那种由内而外毫不做作的吃惊,“掳人?目的何在?”

    “我也想知道,如此明目张胆,必有大图谋。”

    “报警吗?”宫本凉子问道。

    “不。”杨根硕抬起手,“这个案子涉及境外势力,一旦报警,会变得无比复杂,小萌、小君和林伯的生命安全更加无法保证,我不能冒险。”

    “那你……”

    “我要自己查。”杨根硕握紧了拳头,“对方掳人,一定会提要求,所以暂时,她们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我还有时间。”

    “凉子,你没事,吓死我了,快让我看看。”

    苍雪野姬扑过来,拉住宫本凉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我没事,野姬,你有没有事?”宫本凉子也紧张的检查苍雪野姬。

    “我只是脖子有点痛。走,回房间,你帮我捏捏。”苍雪野姬拉着宫本凉子,就走向房间。

    这一刻,杨根硕真是无心关注二人的基情无限。

    ……

    接下来,杨根硕就在厅中来回踱步,如同热锅是的蚂蚁,一边思考一切可能,一边焦急地等待电话。

    而王刑天、百合则负责唤醒那些保安。

    保安一个个苏醒,证实了苍雪野姬的话,却没人知道林伯和两位小姐的去向。

    毋庸置疑,一老两少让人劫走了。

    挥手让保安们下去休息,保安们脸上都写着愧疚。

    在保安们心中,这一刻,杨根硕就是别墅的主事人,这些保安,都自觉自愿无条件服从于他。

    保安们不走,杨根硕觉得自己应该说两句,于是,他朗声说道:“各位兄弟,我明白,你有些内疚。但是,你们完全不用这样,不是你们无能,而是敌人太过强大。要说内疚,最该内疚的是我!”

    杨根硕捶打胸口,“很显然,对方的目标就是掳人,而且不愿意多造杀戮,对方计划周祥,组织严密,训练有素,并且是里应外合,不然,又怎么会如此顺利。”

    “杨先生,你是说我们中间有内鬼?”一名保安不高兴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杨根硕认得他,他是李虎的队副,叫卢文昭。

    这一刻,杨根硕实在笑不出来,只能强迫自己的表情不要那么严肃,“首先说训练有素吧!不然,为什么能够打晕你们,却没有对任何一人造成严重的伤害,这份恰到好处的力度和精度,难道还不是训练有素。”

    “其次,敌人趁着我离开,展开突袭,我离开不前后不过三小时,若非没人通风报信,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

    “诸位也不要激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连我自己都不能排除怀疑。”杨根硕看着一帮保安,“我只是说有内鬼,但并没说内鬼就是你们其中的一员,整个别墅中的人员,包括我在内,都不能排除嫌疑。”

    卢文昭点点头:“发生这样的事情,都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我们都是退伍的军人,手里还有枪,这种情况下,都没能保护好雇主,的确应该感到羞愧。”

    听了他的话,不少人低下了头。

    “所以,杨先生说的不错,对方组织严密,计划周详,而且,武力值强大。我们都不要胡思乱想了,服从杨先生的安排,下去休息,随时为营救两位小姐做好准备。”

    大家伙还是看着杨根硕,心中惴惴,发生这样的事,只怕不管两位小姐能不能救回来,他们的饭碗都要砸了。

    “去吧,下去吧。”杨根硕尽量和颜悦色道。

    终于,保安们陆陆续续散去。

    卢文昭凑到杨根硕身边:“杨先生,李队不在,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有责任,没有带好队伍,我对不住你。”

    杨根硕拍拍他的肩膀,“不说这个,你们平安无事,就是最大的幸运。说明敌人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刚才我那样说话,请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我那是替大家问的,否则一个队伍心里有事,个个胡思乱想,人人自危,那就没法带了。”

    “好,我明白的,下去好好歇着。”

    杨根硕送走最后一名保安,神情再次变得凝重起来。

    ……

    “闺女……”王刑天碰了下百合的肩头。

    百合看着杨根硕的方向,没有反应。

    “闺女?”王刑天又碰一下。

    百合白眼一翻,“干嘛,掐猫逗狗的,跟你很熟么?”

    “嘿嘿……”王刑天不以为意,厚着脸皮,“被大牛迷住了吧!”

    “是——才怪!”百合叉腰道。

    王刑天笑道:“你看大牛是不是还蛮有领袖天赋的,看来还真是你们蛊族的接班人啊,领导的天赋也会遗传下来。”

    百合沉默了,看到杨根硕在那里慷慨陈词,安抚众人,她真的没能挪开眼睛,感觉超帅,超有男子气概。

    再朝杨根硕看去,她的眼中突然多了一点意味难明的东西。

    与此同时,杨根硕的房间里,宫本凉子正给苍雪野姬抹药……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