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在劫难逃
    就在苍雪野彘等人等着一声巨响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吓得他菊花一紧。

    摸出来,就听见林中天的咆哮。

    “野猪,为什么只有一个,小君呢,把小君送过来,我现在就告诉你一切。”

    因为无法跟林芷君视频,林中天以为孙女小君已经遇害,变得歇斯底里。

    “好,你等着。”苍雪野彘说,“别激动,一会儿就给你送去。”

    说着,挂断了电话。

    因为,倒计时还有不到五秒。

    那可是他的处女作,他必须拭目以待。

    ……

    厂房内,计时器还有四秒。

    两人都屏住了呼吸。

    “小君别怕,闭上眼睛。”杨根硕咽了口吐沫,心有不甘。

    他在心中默数:“三,二,就是……”

    “大牛!”

    千钧一发之际,竟然被林芷君扑倒。

    嘴巴还被堵住。

    “唔……”杨根硕瞪大了眼睛,脑袋嗡的一声,孤注一掷的机会都没有啦!

    而林芷君吻的那样用力,仿佛用尽了整个生命。

    滴!

    一记长音,计时器停了。

    又过了两秒。

    “嗯?”杨根硕轻哼一声。

    林芷君睁开了眼睛,松开嘴,看了眼两人之间的定时炸弹,也是一脸疑惑,“没炸,假的?”

    “是真的,为什么没炸。”杨根硕略一思索,马上打定主意,“慢慢起来,我看看把它卸掉。”

    “大牛,刚才……你不要误会。”林芷君脸上浮现一抹娇羞。

    “大小姐,现在不是难为情的时候,说不定下一秒,我们还要同赴黄泉。”

    “谢谢你。”

    “等活过今晚再说。”杨根硕扶着林芷君的肩头,“那个,能不能先让我起来。”

    “哦。”林芷君这才发现,还压在杨根硕身上,那厮就算自然状态,规模也不小,都搁到她了。

    她脸上蓦地又是一红,刚要撑起身,杨根硕拉住她,哭笑不得:“大小姐,这是炸弹啊,轻拿轻放,慢点,再慢点。”

    接下来,两人一起坐起身,杨根硕再次研究一番,依然无所得,一咬牙道:“该死求朝天不死好过年。”

    “啊?”林芷君哪里听过这等俚语,一时间没明白。

    而杨根硕一下子就将炸弹冲她脖子上摘了下来,轻拿轻放,仔细寻找有没有细如发丝的导线隐藏。

    终于将炸弹放在了地上,拉起林芷君就跑。

    跑出十米,炸弹依然没反应。

    林芷君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大牛,我没死。”

    杨根硕点点头,露出一抹疲惫的笑,突然,腿脚一软。

    “大牛!”林芷君忙不迭扶住他。触手处是温热的鲜血。

    林芷君朝他背后看去,这才发现,原来他的后背有一道尺长的伤口,一直在流血。

    而之前,一来太过紧张,二来一直面对面,林芷君根本没发现。

    现在仔细一看,之前两人呆的地方,还有这数十米,都布满了一滴滴的血。

    看到杨根硕苍白的脸,摸着他冰凉的手,林芷君想着,他的血该是流干了吧!

    “大牛……”林芷君抽泣着说,“振作点,我们还活着,我们一定可以活下去,别忘了,别忘了小萌还在等着你。”

    一听这话,杨根硕仿佛回血了一般站直了身子,扎起中指在自己身上连连点戳,然后露出一抹惨白的笑容。

    看到他这样,林芷君又是欣慰又是失落。

    欣慰的是,杨根硕还能振作起来,失落,因为他不是因为自己。

    ……

    “少爷,这都过了五分钟了,怎么还没爆炸?”胖跟班看着手表,问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苍雪野彘很没面子,烦躁不安,心里更是觉得这个跟班不合格,连起码的眼力劲儿都没有。

    “难道让那小子拆了?”瘦跟班说。

    “不可能,根本无解。”苍雪野彘说。

    “可他们出来了。”瘦跟班指着厂房门口。

    “不可能,怎么可能!”苍雪野彘抓狂的大叫,然后大步向前走去。

    距离约莫三十米的时候,苍雪野彘停了下来。

    林芷君扶着杨根硕,也停了下来。

    其实,走出厂房大门的一刻,林芷君就陷入绝望,刚刚死里逃生,没想到人家还在这里守株待兔,防止漏网之鱼。

    “说,为什么没有爆炸,为什么!”苍雪野彘抓扯头发,“不要告诉我,你们没有剪任何一根线。”

    “你怎么知道。”杨根硕眼睛一亮。

    “啊!啊啊!”苍雪野姬接连大叫,“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这样选择,怎么可能这么好命。”

    杨根硕点点头:“如此看来,炸弹是真的,水平仪和倒计时都是假的,唯一能够触发炸弹的就是剪断导线。”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苍雪野彘等着血红的眼睛,突然挚枪在手,指着杨根硕,“你以为你就能活吗?我现在就要了结你。”

    杨根硕瞳孔微缩,盯着对方持枪的手。

    “不要!”林芷君抱住杨根硕,后背面对枪口。

    轰轰!

    一辆机车从天而降,一个刹车,落入双方之间停住。

    一身猩红紧身皮衣的机车女郎,摘下头盔,长发瀑布般垂落。

    “欧尼桑,你为什么节外生枝!还有,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可以伤害大牛?”

    来人竟然是苍雪野姬,杨根硕、林芷君目瞪口呆。

    更让杨根硕想不到的是,苍雪野姬竟然说出这番话。

    “嘎嘎……野姬,这一次你功劳大大的,爷爷很开心,只要我再亲自除掉这个祸害,爷爷就会大大的重用你,你也可以心无旁顾的继承整个家族。”

    杨根硕咬牙切齿,“野姬,原来真的是你,我果然引狼入室。好,很好,也算让我瞑目了。”

    “不,大牛,这个行动我没法阻止,我只能要求不伤害你,爷爷已经答应我了。”苍雪野姬急切地说。

    “你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苍雪野姬摇头,不住落泪。

    “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哪怕是死,所以,你走吧。”杨根硕面皮冻结。

    “大牛……”苍雪野姬欲言又止。

    “妹妹,让开。看看吧,你终究还是痴心错付,他有眼无珠,不值得你去爱。”

    杨根硕猛然瞪大眼睛,苍雪野彘居然说野姬爱自己,难道是真的?

    苍雪野姬摇头落泪:“欧尼桑,你不明白,那是因为你没有爱过,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野姬,醒醒吧!你只是一厢情愿,他对你根本没有感觉。”苍雪野彘道:“而且,这是爷爷的命令,你根本阻止不了。”

    砰!

    话音未落,枪声响起。

    一瞬间,杨根硕身子紧绷,瞳孔紧缩。

    目不转睛。

    那是一柄银色手枪,子弹出膛速度超过四百米每秒,高速旋转,发红燃烧,目标是杨根硕的左胸,常人心脏的位置。

    “不!”

    苍雪野姬扑在了杨根硕身上,要为他挡住子弹。

    三十米的距离,倏忽而至。

    “滚!”杨根硕一把推开两个女人,同时被子弹击中。

    子弹击中左胸,血花飞溅,他如遭锤击,瞪大眼睛,直挺挺倒下。

    “大牛!”两个女人同时扑向了他。

    擦!

    一道闪电撕裂漆黑的夜空。

    轰!

    一声惊雷振聋发聩。

    下一刻,铜钱大的雨点砸了下来。

    正儿八经的大雨倾盆。

    “大牛,对不起!”苍雪野姬哭着,一只手摸向杨根硕的脸蛋。

    “滚!”林芷君一把将其推倒,抱起杨根硕,紧紧搂在怀中,仰起脸,承接万千雨丝,大喊:“啊……”

    苍雪野彘面色阴沉,吩咐:“带小姐走,还有那个女人。”

    胖跟班问:“那小子怎么处理?”

    苍雪野彘抹一把脸上的雨水:“找个地儿埋了。”

    近在咫尺的林芷君身子一震。

    “哈依。”胖跟班点头,目送苍雪野彘上车。

    “小姐,请跟我们走。”胖跟班来到苍雪野姬旁边说,身后跟着两名忍者。

    “我不……”话没说完,就被人架走,只能双脚不停踢打。

    “这位小姐……”胖跟班冲林芷君。

    林芷君扭头看他,脸上满是雨水泪水,眼中了无生气,看得胖跟班有些不舒服。

    林芷君突然扑过来,抽出他的腰刀,抹向脖颈。

    然后,脖子受到一记重击,她就失去了意识。

    ……

    电闪雷鸣,天河倒悬。

    “那个,天气这么恶劣,大牛不会有事吧!”

    林家别墅,百合问王刑天。

    “怎么,闺女,关心大牛?”王刑天笑问。

    “没心情跟你说笑。”百合皱眉。

    王刑天掐指一算,眉头纠结起来。

    “怎么,是不是有危险。”

    王刑天又摸出几枚古钱,合在手心,往空中一抛,落地后,他来回走出起步,再次掐指,眉头又舒展开来。

    “说话啊!急死人了,最好不要跟我故弄玄虚,否则,我再也不理你。”

    王刑天呵呵笑道,“据我推演,大牛有此一劫,但会绝处逢生,没有生命危险。”

    “真的假的?”百合不信,“真有这么神?”

    “你希望是真是假?”王刑天不答反问。

    “当然,当然是真的。”

    “心诚则灵。”

    “你……”百合无奈地摇头。

    ……

    大雨倾盆。

    破败的汽修厂背后,泥泞的地面,突然“长”出一只手。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