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屈服淫威
    “野猪,我家小君呢?”

    苍雪野彘一进门,林中天就冲他怒吼。

    苍雪野彘看了一眼,道:“林老头,我觉着人不能贪得无厌,你说呢?”

    “你什么意思?”

    “已经有一个这么卡哇伊的孙女陪着你了,你还要怎么样?”苍雪野彘摇头,指着柳承恩道,“你看人家老柳,一个人上路却是这么淡定。”

    “见不到小君,我是不会说的。”林中天光棍地说道。

    “好,来人,伺候一下林总的宝贝孙女。”

    话音方落,苍雪野彘的身后出现一排忍者,虽然穿着忍者服,但依然能看出都是壮汉。

    “你……你们要干什么?”感受到那些壮汉不怀好意的逼近,林晓萌下意识地躲在爷爷背后。

    “苍雪野彘,你要干什么!”林中天质问。

    “这就是你不配合,还一而再再而三提要求的结果,我要给你孙女拍片,十人斩怎么样?”

    “禽兽!”

    “能不能来个新鲜点的?”苍雪野彘突然疾言厉色,“说不说,最后一次。”

    “少爷,人带来了。”就在这时,胖跟班压着林芷君进来。

    林芷君戴着眼罩,失魂落魄。

    “姐!”

    “小君!”

    林中天林晓萌同时喊道。

    “爷爷,小萌!”林芷君听到亲人的声音,振作了一些。

    有人给她卸除了眼罩,亲人终于得以相见。

    但是,林芷君刚要扑过去,却让人抱住了,难以寸进。

    “苍雪野彘,你又是什么意思?”林中天问。

    “现在说不说,不说,就成了姐妹花十人斩了。”

    “你敢!”林中天咬牙切齿。

    “我就敢怎么样?我双手血腥,让你孙女拍个艺术片怎么了?她们为了艺术献身,又怎么了!”

    “我宁愿死。”林芷君说。

    “我也是。”林晓萌说。

    “在我手里想死都难。”苍雪野彘摇头,“两位领导,我先准备着,你先想着。”

    苍雪野彘一摆手,林芷君被放开,扑到了爷爷、妹妹跟前,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姐,我离开之后,他们都怎么对你了?”林晓萌哭哭啼啼问道。

    “小萌。发生了很多事很多事。”林芷君摇头,都不想回忆,回忆一次痛一次。

    “他们有没有欺负你?”林晓萌天真地问。

    林芷君摇头:“没有。”

    “那就好。”林晓萌说。

    只是姐姐接下来的话,才让她明白,她误解了。

    “他们想杀我。”林芷君呜呜哭了。

    “都怪爷爷,都怨爷爷。”林中天捶打胸口。

    “小萌,姐姐对不起你。”林芷君突然说道。

    “姐,为什么这么说?”林晓萌诧异道。

    “苍雪野彘是苍雪野姬的哥哥。”林芷君说。

    “苍雪野姬是内鬼?”林晓萌浑身发抖。

    “嗯。”林芷君点头。

    “大牛真是引狼入室,他难辞其咎。”林晓萌痛苦的说。

    “别怪大牛。”林芷君叫道。

    “为什么?”林晓萌一愣。

    林芷君哭泣着说:“苍雪野彘要对大牛不利,用我做诱饵,大牛果真入了圈套。”

    “大牛人呢?”林晓萌一把抓住姐姐的手,急声问道。

    “打倒很多忍者,流了很多血,然后中了枪……”

    “然后被我埋了。”苍雪野彘边走边说,同时手里多了两根尼龙绳。

    “为什么!”林晓萌突然扑向苍雪野彘,“大牛又没有得罪你!”

    她的拳头砸在苍雪野彘的身上,还不如挠痒痒,而自己却被苍雪野彘抱住了。

    “卡哇伊,我要来第一发……啊!”

    林晓萌打不疼他,就换成了咬。在他手背上啃了一口,撕下了一大块血肉。

    “八格。”苍雪野彘“啪”的甩了林晓萌一个耳光。

    林晓萌捂着脸质问:“为什么?”

    林中天长叹一声道:“苍雪野彘,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要连累无辜。”

    “他无辜?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们苍雪家族的公主,同时也是家族的继承人,能是他一个凡夫俗子可以惦记的吗?”苍雪野彘很是愤怒。

    “笑话!大牛才没有,只怕是你妹妹自作多情吧!”林晓萌讥诮道。

    “都不重要了,你们有句古话,叫做死去元知万事空。”苍雪野彘道。

    “是啊小萌,不要怪大牛,他是个真正有担当的男人,他一直战斗到了最后。”林芷君眼前浮现出他赤手空拳以一当十,杀出血路时的惨烈场景,泪雨倾盆道:“姐姐突然很羡慕你。”

    林晓萌诧异的看向姐姐。

    林芷君摇头惨笑:“你毕竟得到过他的爱啊。”

    “姐姐,你们……”林晓萌有些迷糊。

    “我们没什么,只是在那最后一刻,他愿意陪姐姐去死,姐姐很感动。”

    “大牛……啊!”林晓萌抱头痛哭。

    “大牛左边心脏位置中枪,又被埋掉,他太惨了。”林芷君不住落泪,“他太傻了,明知道是陷阱,还要送上门来,原本,他可以不用死的。”

    姐姐后面的话,林晓萌没听进去,她脑袋里突然划过一道电光,犹记得那次深夜探病,没有听到杨根硕的心跳,也没有感受到他的呼吸。

    “时间到了。”苍雪野彘一指房梁,两根绳子已经挂了上去垂下来,他看着林中天道:“最后问你一次,说还是不说?”

    “我跟你拼了。”林晓萌扑向苍雪野彘。

    苍雪野彘一把抱住:“好啊,你先来,若是你不堪承|欢,死在拍摄现场,我一定会成全你,将你跟你的大牛合葬。”

    “呀!我要杀了你!”林晓萌拳头如雨,落在对方的肩头,苍雪野彘摇摇头,一把抓住她的双腕,“吊起来。”

    立刻有人将林晓萌抬走,一个抬胳膊,一个抬腿,都是功夫在身的忍者,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林晓萌,都是轻而易举。

    一路上,林晓萌拼命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林中天、林芷君不断哭喊,但毫无用处。

    下一个是林芷君,同样让人抬走。

    不多时,姐妹俩让人吊起来。

    两人双手在背后捆住,整个身体的重量由双腕承受。

    几欲断裂,苦不堪言。

    “怎么样?”苍雪野彘站在林中天面前,“林总,终于体会到肝肠寸断的滋味了吧!怎么心脏病没有发作呢?还有,你还不说?”

    “中天……”柳承恩看不下去,有些动摇了。

    “爷爷,不要说。”林芷君说,“我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如果你现在妥协,我们之前所承受的一切,都白费了。”

    “天真!”苍雪野彘道:“如果你们爷爷一意孤行,你们接下来要承受的,将是之前的百倍千倍。”

    “来吧,大牛没了,我也不要活了。”林晓萌哭喊道。

    “想死是不可能的,等着享受吧!要死,那也是快活死的。”苍雪野彘打了个响指,“林中天,你有幸,能够欣赏到我们红日国最高艺术成就。”

    “苍雪野彘,你……无法无天,不得好死!”林中天只能如此控诉。

    这时候,有人强行给姐妹俩绑上了口塞。

    是那种圆形的珠子,鸡蛋大小,高分子材料制作,中间有孔,一根细绳穿孔而过。

    珠子塞入口中,带子在后脑勺用力勒紧,当事人吐不出来,在双手被绑的情况下,就会说不出囫囵话,还会一个劲儿流口水。

    就如同此刻的林家姐妹。

    “小君,小萌……”林中天闭上了眼睛。

    柳承恩挪到他的旁边,“中天,招了吧,哪怕最终还是死,也能少受一点儿侮辱。”

    林中天看着柳承恩,觉得还是他看得开,“可是,我们不能这么做。”

    “你太执着了,他就是得到所有数据,又能如何,再现实验都不现实,知道药方又如何,大牛炼的药,旁人炼不出来。”

    “你怎么不早说。”

    “我怕死。”柳承恩说。

    “可有时候,死却是一种幸福。”林中天说。

    “该决定了。”柳承恩道。

    林中天看向一双孙女,深深叹息,不甘心。

    此时,苍雪野彘手拿锋利短刃,挑开了林晓萌的外衣,露出了紫色的少女系列碎花内|衣。

    他顿时两眼放光:“卡哇伊!”

    林晓萌喷出一缕口涎,激射在他的脸上。

    他摸了一把,嗅了嗅,一脸陶醉:“真香。”

    林晓萌闭上眼睛,她能做的,除了这些,只有努力夹紧只穿着小裤裤的双腿。

    然而被吊在空中,要做到这个动作,太辛苦了。她只坚持了十秒,就决定放弃。

    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干什么?

    苍雪野彘来到了林芷君面前。

    林晓萌穿的睡衣,林芷君却一身猎装,穿戴整齐。

    事发之时,她正在巡逻呢!

    苍雪野彘如法炮制,用短刀割开林芷君的扣子,露出紫色文胸。

    林芷君羞愤的闭上了眼睛。

    “咦,林晓萌,我觉得你可以当姐姐哦。”苍雪野彘摇头晃脑。

    接着,林芷君感到自己腿上一凉,她知道,自己变得跟妹妹一样了。

    “林中天,你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你的孙女赤|身露|体?”苍雪野彘突然拔高音量,“又或者,你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她们的表演?”

    “我说,我都说!”林中天双手捂脸,哭喊着说:“先放下我的孩子们。”

    “来人,给他纸笔,电脑。”苍雪野彘吩咐。

    “爷爷不要。”姐妹俩异口同声。

    “不可以!”林中天摇头,“你们几乎没有感受过父母之爱,现在还要因为我这个老头子承受这样的痛苦和耻辱,我不能。”

    林家姐妹齐齐闭上眼睛。

    最终,爷爷还是因为自己姐妹俩屈服了。

    林中天刚刚写下一个字母,不远处就“轰”的一声巨响,大地都在震颤。

    紧跟着,是一连串的爆炸。

    林芷君停住了笔。

    砰砰声此起彼伏。

    “怎么回事?”苍雪野彘眉毛一宁。

    “少爷,好像是炸弹。”胖跟班道。

    “距离差不多三百米。火光冲天。”瘦跟班大惊,“不会是我们的停车场吧!”

    “你们带人看看去,快!”苍雪野彘吩咐,有种不好的预感。

    两个跟班马上进行了分工。

    胖的带走一半人,前往查看。瘦的留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