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妹妹,你为什么这么傻。”苍雪野彘扶着刀。

    杨根硕流着泪颤声说:“野姬,你不应该这么傻!”

    “我……我不可以背叛家族,也……不可以背叛爱情。所以……啊……”她感受到了痛苦,感受到了寒冷,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所以,这才是我最好的选择。”

    “啊!”苍雪野彘长刀再进,刺进了杨根硕的身体。

    杨根硕一声痛呼,向后退去。

    没几步,后背砸在墙上,右手绕到苍雪野姬胸前,抓住刀刃。

    苍雪野姬面如死灰,神采流逝。

    苍雪野彘泪流满面,嘴唇哆嗦:“妹妹,对不起,但是,这是你最后能够为家族做的!杨根硕,陪我妹妹上路吧!”

    苍雪野彘一声嘶吼,长刀再进,一寸又一寸。

    嘶……

    金影飞出,咬住苍雪野彘的喉咙。

    “啊!”苍雪野彘亡魂大冒,腾出双手抓蛇。

    发狠拉扯下来,甩飞出去,明显看到,蛇嘴里叼着一块血肉。

    他的脖子在向外喷血,他的眼睛正失去光辉。

    他徒劳的捂着,跪在了妹妹的面前。

    “欧尼桑,欧尼桑……”靠在杨根硕怀中,坐在杨根硕腿上的苍雪野姬努力伸出手。

    苍雪野彘同样伸出手。

    兄妹俩指尖擦碰而过,终于,苍雪野彘趴伏在了妹妹的脚下,了无生息。

    “欧……尼……桑……”苍雪野姬滑出最后一滴泪。

    杨根硕紧拥着她,两人好似穿糖葫芦。

    感受到苍雪野姬生机断绝,他突然惊醒,腾出一只手,在身上翻出一刻药丸。

    “小萌小君,快,让野姬服下。”

    两丫头没有丝毫迟疑,给昏迷的苍雪野姬服下了。

    看到她服下回还丹,杨根硕松了口气,却不想,这一松懈,倦意滔天,几乎就要合上眼睛。

    “快,用绳子将我二人固定好,不要相对移动,然后叫救护车。”

    话音刚落,杨根硕眼睛一闭,下巴搁在苍雪野姬的肩头,再无反应。

    “大牛!”两丫头同时喊道。

    林芷君率先反应过来,“大牛不会有事,我们按他说的做。”

    “小萌,解开我,我们来帮忙。”林中天喊道。

    就在这时,一大片光柱射来,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林中天从指缝中看去,眼前全是迷彩服,那些光柱之下,是黑洞洞的枪口。

    ……

    “野姬!”杨根硕大叫一声,坐了起来,然后捂着胸口,发出呻|吟。

    “大牛,你醒了!”四个惊喜女声同时响起。

    是苏灵珊、林晓萌、林芷君、百合。

    杨根硕眼睛一闭一睁,依然如此,方才确信这是现实。

    二话不说,骗腿下床。

    顿时一个踉跄,胸口撕裂般痛。

    “大牛,你干什么!”苏灵珊责怪道,“枪伤加刀伤,就算不是要害,也会危机生命,你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

    “就是啊,大牛,听话,好好养伤。”林晓萌红着眼圈说。

    “苍雪野姬还活着。”林芷君道。

    杨根硕身子一震,扭头看向她。

    “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也没有苏醒的迹象,所以,你也不要太过担心。”

    杨根硕冲着林芷君点点头,心说还是她懂自己。

    “我去看看她。”杨根硕说,朝外走去,腿一软,又是一个踉跄。

    “为什么!”林晓萌不高兴道,“咱们家和你变成这样,都是拜她所赐,难道就因为她帮你挡了一刀,这一切都要一笔勾销了吗?”

    在杨根硕的印象里,林晓萌一向呆萌没脾气,但是眼下,她比任何人都要激动。

    似乎经历了这件事,一下子成熟了许多。

    杨根硕抬起手,去摸林晓萌的脸,林晓萌红着眼圈,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轻蹭着。

    杨根硕深深吸气道:“小萌,你有你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而野姬,也有她自己的立场。我现在去看她,就是站在她的立场。”

    林晓萌不吭声了。

    “大牛,我陪你过去。”百合说。

    “我带路。”苏灵珊道。

    刚刚走到门口,杨根硕驻足回头,冲林晓萌招招手。

    林晓萌梨花带雨地上前,杨根硕抓过她的手,看了看手腕,那里依旧有些清淤。

    看了眼林芷君,林芷君立刻将双手藏在背后。

    杨根硕摇摇头,问道:“小萌,疼不疼?”

    “疼。”林晓萌眼泪当即掉下来。

    “我让柳院长给你配个药,抹上立马就不疼了。”

    “真的!”林晓萌喜道,但马上想到一个问题,说:“爷爷和柳爷爷跟人谈事儿,只怕不方便。”

    “不方便?什么人?”杨根硕皱眉问道。

    “好像是军队的,具体不清楚。”林晓萌说道。

    杨根硕点点头:“好吧,我来安排。”

    说罢,又看了眼林芷君,然后转身走出门口。

    ……

    “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杨根硕刚走,林晓萌突然问林芷君。

    “啊!”林芷君惊呼,捂住嘴,“哪有!你胡说什么!”

    “姐,你不要激动,即便发生了什么,我也不会介意的。”林晓萌摇头,“你忘了,女人的第六感是超强的。”

    “什么也没有发生!”

    “人家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但是,抓小三的时候,智商可以达到二百五。”

    “噗!”林芷君直接笑喷,“谁跟你讲的?”

    “百度的。”林晓萌摇摇头,“姐,我不介意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介意你瞒着我。”

    林芷君咬了咬嘴唇,点点头:“小萌,姐都坦白,之所以隐瞒,那是因为怕你担心,姐姐其实问心无愧。”

    林芷君将自己被挂上定时炸弹后的一系列事件简而言之的说了一遍。

    林晓萌听得泪流满面。

    之前杨根硕昏迷,谁也没有心情提及这些。

    现在是两姐妹独处,林芷君向妹妹打开了心扉。

    “小萌,那是姐姐的初吻,但姐不后悔。”

    “姐,生死之间,迸发出任何情感都是正常的,我怎么会怪你?”说着,林晓萌突然挽住姐姐的胳膊,“姐,大牛不错的,要不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们姐妹一起做他女朋友吧!”

    “啊!”林芷君一把推开她,“才不要,外面的好男人多……也不是没有。”

    林晓萌耸耸肩,“好吧,但愿你不要后悔,你知不知道,这样子会便宜很多其他女人。”

    林芷君摇摇头,哭笑不得,心说妹妹的心真大,可是她说的那种关系,显然是不道德的。

    不行,绝对不行!

    ……

    过道里,杨根硕由百合搀扶着。

    经过一个护士站的时候,他停下来,内线电话给华回春打了过去。

    “老华,是我。”

    “老师,你醒了,我现在就过去看您!”

    “不用不用,我给你说药方,你给我配上两份外敷的药。”

    “好,您稍等,我准备纸笔,记录一下……好的,您现在可以说。”

    “嗯,冰片、珍珠粉、滑石、透骨草……”

    “明白了。”

    “两份,切记。”

    “明白。”

    “好了之后,送到我的病房。”

    “好的,明白。”

    “你忙吧。”

    杨根硕说完,挂了电话,

    苏灵珊看着他,眼神有些怪异,“大牛,你还真是个多情种子,自己都成这求样儿了,还去关心女人,而且是一、二、三个。”

    “珊珊……”杨根硕虚弱地笑了笑,瞄了眼她宽广的胸怀,“你是那么博爱的一个护士,而我是个重伤员,你就不要笑话我了。”

    “我才赖得,走吧。”

    杨根硕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脚步,回头看去,只见拐角处露出半个身影,是宫本凉子。

    宫本凉子畏畏缩缩,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大牛,我的看法跟你一样,凉子应该没问题,野姬的所有行动,都瞒着她呢!”百合轻轻一叹,“看起来,她是真的关心你,可又不想让你生气,你昏迷期间,她一直守在病房外面。”

    杨根硕冲他点头微笑:“凉子,我没事。”

    宫本凉子瞪大眼睛,不停鞠躬,不停感谢,热泪涌出。

    “但是,你们不可以再住别墅了。”杨根硕说。

    “凉子明白。”宫本凉子道。

    杨根硕一拍脑袋:“林伯呢?”

    百合道:“林伯伤的不轻,幸运的是,并未伤筋动骨,还没你严重,但是他的身子骨显然没你强悍,所以,恐怕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那就好。”杨根硕点点头,长吁一口气,“珊珊,带路吧。”

    “先生,”宫本凉子攥着双手,迈着碎步,小跑过来,“我可以跟去看看吗?”

    杨根硕微笑道:“当然。”

    一男三女来到重症监护室。

    门口竟然有人站岗,是目光阴鸷的黑西装。

    杨根硕抬脚进去,就被人拦住。

    他眉头一皱,用眼神等过去,对方毫不退缩。

    宫本凉子目光冰冷,就要动手。

    百合也是不怀好意,准备搓手指。

    苏灵珊感受到剑拔弩张的气氛,却夷然不惧,大声道:“喂,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医院,我是护士,你凭什么……呃……”

    话没说完,脖子便被人叉住,提了起来。

    一瞬间,苏灵珊的脸上就变了。

    “你敢!”杨根硕一激动,就捂住了胸口。

    宫本凉子一记撩阴腿,对方后发先至,双腿相撞,宫本凉子吃痛退开。

    金龙“嗖”的飞出,对方似乎早有准备,竟是夷然不惧,抬起手臂挡住蛇头。

    金龙缠住对方手臂,张嘴咬下……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