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老子的话
    “为什么?”杨根硕问。

    “谢谢就不用说了,是你拯救了我们大家。”林中天说。

    杨根硕摆手打断:“这件事我很惭愧,是我没能守好别墅,我有责任,愧对于你,我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竭力补救。”

    “好!”林中天笑道,“那咱爷俩不说谢谢,只说对不起。”

    “对不起?又是为什么?”杨根硕再问。

    林中天道:“我们的研究没有对你坦白,你对敌情的预估不够,从而导致安保松懈。”

    “这倒是有点儿,所以以后,有什么事,让我知道的越清楚越好,否则,我真的会撂挑子。”

    一老一少相视一眼,都笑开了。

    只是,杨根硕笑得捂住了胸口。

    “只是可惜啊!”林中天长叹一声,“我和老柳,我们付出了那么多的时间心血,人力物力财力,到头来,就差一步。”

    “毁了也好,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杨根硕安慰两老头。

    柳承恩摇头:“大牛,你太淡定了!你知不知道,事实上我们已经成功了,可是……我们差一点就能创造历史,让人类文明步入新纪元,而我们的名字,也永远记录在人类历史最为光辉灿烂的一页。”

    “老爷子,你也是这么想的?”杨根硕问林中天。

    林中天摇摇头:“我没有那么多的想法,那么宏伟的志向,我只是想要攻克夺走儿子媳妇他们的绝症。”

    杨根硕默然片刻,摇摇头:“但是,你们急功近利,你们的方向错了。”

    “什么?”两老头不解。

    “谁还记得老子说过的话。”杨根硕突兀的问了句。

    “大牛,你正经点,难道没看到我们两个都生无可恋了么?”林中天责怪道。

    杨根硕一拍脑袋:“我口音不准,是写了《道德经》的那个老头子,不是本尊。”

    “原来你说的是道祖啊,他说了很多话,你指哪一句?”林中天问。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杨根硕摇摇头,“你们想啊,如同你们的研究成功了,还能推广,那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景象,这个世界没有疾病,没有残疾,人老而不死,有生者却无逝者……”

    “到时候就是一个结果,我们的地球妈妈不堪重负。”

    杨根硕说完停了下来,两个老头陷入了沉思……

    良久,林中天同柳承恩对视一眼,点点头,看向杨根硕道:“大牛,你说得对,生老病死,那是自然规律,不可强求,我们的研究到此为止。”

    “事实上,实验室毁了,数据丢了,我们的研究,也难以为继。”柳承恩道。

    林中天笑道:“你呀,总说大实话。”

    “还剩下一支溶解回还丹的再生血清。”柳承恩道。

    杨根硕眼中火光一跳,“可以给我吗?”

    “当然,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柳承恩看了眼昏迷的苍雪野姬。

    杨根硕眼眶一热,点了点头。

    “对了,老爷子,这件事当地警方知道吗?还有我的伤?”杨根硕问林中天,这才是他比较关心的问题。

    他伤的不轻,不希望被别人知道、担心。

    突然,他想到是不是跟苏灵珊打个招呼,让她不要大嘴巴。

    林中天道:“这件事涉及国外势力,被特殊部门压制下,可以淡化,便是警方,也少有人知道,所以,你大可放心。”

    “那就好。”杨根硕捂着胸口,冲林中天道,“老爷子,我可能要在医院留些日子。”

    “当然,没问题的,我想很长一段时间内,别墅都应该是太平的,你就安心养伤吧。”林中天笑道。

    杨根硕摇摇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不在期间,会嘱咐王前辈暂住别墅,小萌小君上学,让百合跟着,您安排一下。”

    “好。”林中天自无异议。

    杨根硕看着柳承恩道:“我养伤还在其次,主要是想办法唤醒野姬。哦,对了,柳院长,洋洋那边,瞒着点儿。”

    突然,他顿住了,因为,感受到了两道清水般的目光。

    扭头,朝窗外看去,是苏灵珊和凌洋。

    凌洋捂着小嘴,双眸含泪。

    杨根硕露出一抹苦笑。

    ……

    接下里几天,杨根硕大部分时间待在医院,过得很充实。

    为了不让艾悠悠起疑,他早晚接送。

    驾驶一辆奥迪a5,在林家车库里算是比较低调了。

    值得一提的是,他已经拿到驾照,再也不是无证驾驶。

    艾悠悠可高兴了,由内而外透着蜜,终日笑嘻嘻。

    尤其是偶尔在学校门口,同林家姐妹相遇。

    她觉着大牛住到林家也没什么大不了,还不是天天接送自己?

    毫无疑问,自己在大牛心目中的位置比林家姐妹高多了。

    只是,看到班里又多了个插班生百合,艾悠悠有些诧异,毕竟她们也是认识的,她知道这个百合跟大牛关系匪浅。

    很快,艾悠悠就发现,百合就是林家姐妹的保镖。

    ……

    除了接送艾悠悠,其他全部时间,杨根硕都会留在医院。

    既然凌洋知道了,他也没有瞒她,给她讲了个大概,看了杨根硕的伤口,凌洋直接倒在他的怀里,水漫金山。

    杨根硕一方面监控李秀琴的恢复情况,一方面研究如何唤醒苍雪野姬。

    柳承恩给的再生血清,杨根硕始终没有使用。但是,柳承恩在显微镜下让他观察过血清的细胞活性,跟普通血清相比,的确活跃的不是一点点。

    但要唤醒苍雪野姬,只怕这些还不够。

    从柳承恩那里取出雪莲和人参,一分为二之后,用独家手法调制,每日给二人喂服。

    李秀琴的情况越来越好,一周后的突然自己醒了,还能上厕所,随后,一天天清醒的时间延长。

    情况喜人。

    而苍雪野姬,尽管一段时间的调养,血色终于回到了她的脸上。

    这些天,杨根硕的伤势基本恢复,而他发现,乾坤造化诀隐隐还有些突破。

    记得上次突破,也是在拼命压榨自己之后。

    杨根硕似乎有了一点儿心得,那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些天,杨根硕照顾苍雪野姬可谓衣不解带亲力亲为。

    喂药、换药、擦洗,没有一项假手于人。

    这让苏灵珊脸红心跳的同时,也感动不已,竟然有些羡慕苍雪野姬。

    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宫本凉子。

    杨根硕将她安排在医院附近的酒店。

    宫本凉子曾经是苍雪野姬最亲密的人,而如今,却连给野姬擦洗身子的机会都得到,这项权力成了杨根硕的专属。

    宫本凉子不知道是吃醋还是羡慕,总之,心头有些淡淡的失落。

    ……

    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天清晨,病房里气温有些低,杨根硕开着空调,给苍雪野姬擦洗身子。

    不得不说,这具身子让杨根硕很是沉醉。

    原本触目惊心的伤口,在他的精细呵护下,已经长好,只有一道不可辨识的淡淡红印。

    杨根硕擦洗很仔细,遍及对方每一寸肌肤,他沉迷于这一项工作,一天不干,浑身不舒服。

    仲秋的清晨,阳光温柔,从窗子照进来,洒在这白皙无暇峰峦起伏的躯体上,如同羊脂白玉,如同神物。

    杨根硕情不自禁的,将脸埋在两只大牛印迹之间,深深一嗅。

    这才恋恋不舍抬起头。

    突然发现苍雪野姬脸上红霞密布,他大吃一惊,慌忙抚上对方额头,确认没有发烧,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忍不住笑了:“野姬,你是不是害羞。”

    当然得不到回到,但是,杨根硕可以肯定她是有反应的。

    唤醒植物人,除了言语刺激,物理刺激也很重要,杨根硕决定再刺激刺激。

    于是,再次埋下头去。

    就在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杨根硕伸手去拿,扭头看到窗外一个人,正背着身子打电话,是郭美美。

    杨根硕拿起手机,果然就是对方打的,接通了道:“美美,有什么事可以进来说啊。”

    “杨大哥,我怕进去打扰你,多不好意思。”郭美美说完,忍不住笑了。

    “哎呀,你都看到了?”杨根硕有些头大,“可不许胡说,我怎么会亵渎一个病人呢!”

    “放心,我不会胡说的,何况,病人也是你的女朋友,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了。”郭美美给杨根硕宽心,“你的无微不至的呵护,不知道让多少女孩子羡慕呢!”

    “嗨,怎么说你才相信我,我真不是……这是一种治疗手段,你懂么?”

    “呵呵,这不重要。”

    “那重要的是什么?”

    “我是来给你送请帖的。”

    “哦。你等我。”

    杨根硕细心的给苍雪野姬盖好被子,这才下床,朝外走去。

    开门的一刹那,苍雪野彘的尾指动了动。

    ……

    “杨大哥,你是证婚人,给。”郭美美将两份结婚证,一张请帖递给杨根硕。

    杨根硕简直比自己大婚还高兴,乐呵呵道:“好,很好,我一定会上心的。”

    “谢谢。”郭美美深深鞠躬。

    ……

    周六,清晨。

    苍雪野姬的病房。

    杨根硕例行为其擦身,苍雪野姬依然脸红。

    之后,杨根硕穿上林晓萌准备的白色西装,黑色皮鞋,红色领结,站在了苍雪野姬的面前。

    这一刻,他显得有些局促,好像他成了新郎。

    手里拿着两本大红的结婚证,一份烫金的请柬,一份证婚人发言稿,他含笑看着苍雪野姬。

    “野姬,我是不是很帅,真的很烦恼呢!”

    “第一次穿得这么正规,真是不自在。”

    “人生,就是充满了不自在,常常需要委屈自己成全别人。”

    “你何时才能睁开眼,看到如此帅气的我呢!”

    “我今天要参加一个婚礼,生平第一次征婚,我去为你粘粘喜气。”

    说罢,俯身,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手掌拂过她的脸,抓起她的手,又在她手背上亲了一口,这才扭身出门。

    关门的一刻,苍雪野姬握住双拳……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