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小插曲
    门口过道里,是极其豪华的伴娘团阵容。

    林晓萌、林芷君、百合、艾悠悠、苏灵珊。

    凌洋也想参加,是实在走不开。

    能者多劳。服装自然是林家姐妹无偿提供。

    一水白色连衣裙,白色高跟鞋,长发披肩。

    女孩们或清纯或妩媚,或孤傲或冷艳。

    春花秋月,争奇斗艳。

    阅美无数的杨根硕也是目不暇接。

    突然想起郭美美之前说过,她这个新娘一定会变成绿叶,杨根硕忍不住笑了笑。

    如同为出征的士兵检查军容一般,一脸严肃庄重,为每一名伴娘检整理连衣裙、头发,饰物,情不自禁就要去给人家整理歪斜的罩罩,手被笑骂着打掉了。

    杨根硕大手一挥,带着伴娘团浩浩荡荡出发。

    顿时,承恩医院多出一道无比靓丽的移动风景线。

    ……

    依然是杨根硕驾车,这次是一辆奔驰商务,价值上百万。

    在林家车库,依然算不上什么。

    秦岭监狱。

    杨根硕来过一次,倒也没走什么弯路。

    一路上,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

    一会儿研究彼此的妆容,一会儿讨论伴娘的注意事项。

    不亦乐乎。

    两小时后,车子停在监狱门口。

    守备森严的监狱大门,居然贴上了两个大红喜字,仿佛在昭告天下,今天这里办喜事。

    因为萧阳事先打过招呼,杨根硕并没有受到过分的盘查,车子就驶进了监狱内部。

    刚到停车场,他就看到不少媒体的车辆,有些是政府的喉舌,也有些是商业媒体。

    杨根硕觉得,有些是闻风而动,认为存在一定的商业价值,有些,则应该是因为萧阳。

    杨根硕第一个跳下车。

    双脚刚刚沾地,就看到一个身着制服的青年气势汹汹走来。

    “杨根硕,我问你,你怎么欺负米米了?”

    是杭小奇,他一上来就质问。

    杨根硕瞳孔一缩,摸了摸鼻子,也没给这个二世祖好脸色,摇摇头:“你管得着么?”

    “大牛,有没有一点儿绅士风度,我们还等着你给开门呢!”

    艾悠悠说着,推门下车。

    紧接着,其他几名女孩鱼贯而下。

    杨根硕冲着杭小奇竖起两根中指,二话不说,率众女离去。

    杭小奇目瞪口呆。

    半晌。

    他似乎懂得了萧米米生气的原因。

    他又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一片森林,只为萧米米一棵树。

    他更加怒火中烧,那小子什么意思,居然给他摆了个粗俗的手势,太过分了,难道不知道这儿是自己的地盘,置他于何地?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这笔账,杭小奇记下了。

    想必是要接待一部分来宾,监狱方面做了一些准备,比如一路上都有路线指示牌。

    所以,杨根硕等人几乎不需要人指路,一路自行走向了大礼堂。

    女孩子们都是第一次进入监狱,对一切充满了新奇,东张西望,交头接耳。

    监狱的设施很先进,绿植覆盖率达到百分之五十,空气也很清新。

    沿着一条三车道的水泥路,走向大礼堂。

    此时,沿路插满了彩旗,大礼堂门口摆满了花篮,扎着彩带。

    礼堂内部,到处都是彩色气球,大红喜字和彩带,花团锦簇,喜气洋洋。

    礼堂是阶梯性质的,有点儿像电影院,不过宽敞明亮多了。

    这会儿,已经有了一些零星的人。

    还有一些媒体在那里拍照。

    杨根硕一行人的进入,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杨根硕穿的人模狗样,也就是有点儿小帅,绝难成为目光的焦点,主要是她身后的女孩子们。

    人们还以为是哪家婚庆公司请来的呢!

    媒体纷纷举起相机拍照。

    女孩们都有些反感,谁也不想这样出名,不需要这样的热度。

    杨根硕点点头,违背了女孩子们的意愿,那就是违背他的意愿,他走上前去,抓住一个炮筒一般的长镜头,镜头上有着西京商报的标志。

    “大家都不要拍了,姑娘们不乐意。”杨根硕心平气和。

    “我就拍怎么了?”记者扎着马尾一脸桀骜,“还有,拿开你的脏手,镜头一万多块呢,弄坏了,你一个婚庆公司的,赔得起么?”

    杨根硕一下子乐了。

    最近一段时间,不是接送女孩上学,就是护理病人,简直成了个保姆、老妈子、护工。

    感觉自己的脾气又有所收敛。

    但是,让这家伙成功撩拨起来。

    杨根硕决定杀鸡儆猴,而马尾辫很不幸,成了那只鸡。

    一把摘下他的证件,看了看笑道:“范仁超?西京商报首席摄影师,很好。”

    杨根硕话让众人一愣。

    范仁超也有些把不住杨根硕的脉。

    杨根硕看着他道:“首席摄影师,想必手艺不错,要不你拍吧!”

    “嘁!”一些媒体和来宾发出鄙夷的呼声,没想到搞了半天,放出这么一个哑屁,还以为有什么好戏看呢!

    “大牛,你怎么回事!”林芷君质问道,她虽然是家族企业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然而,那是将来的事,现在她只想做一个学生,不想成为公众人物。

    “看吧,我老板不高兴了。”杨根硕咂咂嘴,“小子,看到美女就像多看几眼,这也无可厚非,但是你未经许可,就这么拍了,是不是有点侵犯人权的意思?”

    “想要让我拍的女孩子排着队呢!”范仁超一脸傲娇,弦外之意,自己愿意给她们派,那是她们的幸运,她们的造化。

    “那你去拍那些吧!”杨根硕摆摆手。

    “你……”范仁超有些气急,说道:“我是记者,我是无冕之王,今天我负责跟踪监狱的婚礼,我在拍摄现场,她们只是其中的布景,我就拍,你怎么的?”

    “呵呵……”杨根硕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拍的范仁超一愣一愣的,然后,杨根硕说:“嘴皮子挺溜,想拍就说想拍,干什么找那么多借口?”

    范仁超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想拍也不是不可以。”杨根硕的话总是出人意表,再次将范文超在内的一帮人说愣住了。

    接着,他竖起一根食指,“给钱吧,一张一百块,美刀。”

    范仁超哈哈大笑,“你小子真有生意头脑,不过,怕是想钱想疯了吧,一张一百美刀,你怎么不去抢?她们是13是镶金的么?”

    咔!

    啪!

    相机镜头变成一地碎片。

    范仁超的脸肿胀起来。

    大礼堂顿时鸦雀无声。

    “你……流氓!”范仁超跳脚大骂,“你毁我器材,攻击我的身体,我要告你,我还要曝光你,你完了,你的婚庆公司等着关门吧!”

    杨根硕露出深深同情,这厮先入为主,到现在还把他当成是婚庆公司的小厮呢!

    摇摇头,冲着林芷君打了个响指:“小君,西京商报,范仁超,搞不搞的定,没给你添麻烦吧!”

    “下手太轻了。”林芷君还是有些不快,什么无冕之王,简直职业流氓。

    说着,从坤包里摸出手机,开始翻找号码。

    作为娱记,范仁超还是有些眼力的,看到那款纪梵希限量版的小包包,他就有些慌了,那只包包的钱要是用来买相机,可以买他手中三台。

    能背这样的包包的,绝非凡人。

    一定是假的,山寨货,心虚张声势。范仁超不停的安慰自己。

    大家伙都看着林芷君翻电话,大礼堂里依然相当安静。

    突然,女孩一笑,葱指点下去,放到了耳边。

    范仁超的心一下子提起来。

    不多时,电话通了,林芷君说:“柯总编吗?知道我吧!我现在在秦岭监狱,你们的人素质太低,我很不开心,所以决定停止对你们报社的一切商业赞助。”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同时将对方拉黑。

    区区一家商业报纸的赞助,她自己就可以拍板。

    范仁超的后退一步,瞪大了眼睛。

    报社的总编的确姓柯,同时还是二股东。听这丫头的语气,不但认识总编,好像家里还是开公司的。

    不可能,依然是故弄玄虚,范仁超满心忐忑,还在那里自我安慰。

    一些媒体和围观的群众都是兴致勃勃,事情发展越来越有看头了。

    突然,范仁超手机响了,他面色惨白,如闻丧钟。

    一看果然是总编,慌忙接通,还习惯性按下了免提。

    里面传出总编的咆哮:“范仁超,如果我没记错,就你一个人在秦岭监狱吧。”

    总编语气不善,范仁超知道冲撞了金主出大事了,马上解释:“总编,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的素质我清楚,没想到啊,你给报社带来了灭顶之灾,我有错,我早该开了你!”

    “总编,你听我说。”

    “器材送回来,从今天还是,你不再是商报的一员,我们不排除追究你的民事责任。”

    范仁超一屁股跌坐在地,手机也掉在地上,分成了几块。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大家也都认识到一点,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是一尊大佛,得罪不起。

    其余的媒体纷纷调转镜头,刻意回避着这几个人。

    不过,眼睛却没有挪开。多看几眼,总不犯法吧。

    很快,范仁超就不再被人关注。

    随着参加婚礼的家属、领导陆续到来,更是如此。

    婚礼进行曲响起的一刻,范仁超灰溜溜走。

    只是出门一刻,眼中闪现浓烈的怨毒。

    对方一句话,断送了自己的前程甚至饭碗,大人物果然不在乎小人物的死活。

    他咬牙切齿,想到了匹夫之怒血溅七步,自己做不大那般壮烈,但是,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