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监狱婚礼
    节奏明快的婚礼进行曲告一段落,威武雄壮的国歌声响起。

    一帮人走了进来。

    有监狱领导,有犯人家属,更多的却是成双成对的新人。

    大家伙自觉起来,鼓掌。

    掌声雷动。

    杨根硕看到了萧阳、萧阳旁边还有一个身着制服带着肩章的中年男子,跟杭小奇比较像,杭小奇就跟在屁股后头。

    杨根硕心想,多半就杭小奇的父亲,也就是这里的监狱长了。

    只是,杨根硕有些诧异,为毛没有看到萧米米?

    萧米米如果没来,杭小奇又怎么知道她心情不好,还指责自己欺负她?

    摇摇头,有些想不通。

    这时候,又看到刘飞的母亲,在两名女警的搀扶下,坐在了主席台上。

    然后,杨根硕的手机响了,他先看了眼台上的郭美美,郭美美拿着手机冲他眨眼间。

    这会儿大家还在站队,现场还比较嘈杂,所以,打电话也没事。

    杨根硕接通了,郭美美的声音在里面响起来:“杨大哥,抱歉啊,让大家白忙活一场,人家组委会不允许自带伴娘。”

    “哦,这样啊,没事没事,你开心就好。”

    “我是很开心的。”郭美美笑着说,“不然,谁还看我这个新娘子啊!”

    杨根硕笑了笑,挂了电话。

    然后对身边的女孩子说:“可惜了了,你们没有上场的机会。”

    “为什么?”百合问道。

    “不上去才好,我才不要被围观。”林芷君说。

    杨根硕笑了笑:“因为人家不允许自带伴娘。”

    艾悠悠笑道:“那也挺好,第一次参加这样特殊的婚礼,就当看戏了。”

    苏灵珊只是笑了笑。

    “请问,你是杨根硕么?”一名年轻的男警察来到杨根硕旁边,客气的问道。

    “嗯,什么事?”

    “萧局让我请你前面就坐。”发现这厮左右都是万里挑一的漂亮女孩,他也不免多看了两眼。

    “我就不去了吧,这里挺好。”

    这里当然好,谁不知道啊,给个皇帝都不换!年轻警察暗自腹诽,嘴上却说:“请不要让我为难吧!”

    杨根硕一想也是,萧阳是个固执的家伙,要是自己不答应,想必这位同志还要跑一趟。

    于是拍拍屁股起身,“姐妹们,我上主席台就坐,你们就等着瞻仰我的英姿吧。”

    苏灵珊噗嗤笑了,“瞻仰的都是遗容好不好。”

    “童言无忌呀!”杨根硕从艾悠悠腿上拿起包,掏出里面的东西,跟着年轻警察走到了主席台上。

    远远地,刘飞看到了他,兴奋地喊着“大哥”,见对方情真意切,杨根硕心头一热,直接摆了个中指。

    刘飞哭笑不得。

    杨根硕一路走来,粗略看去,台上站着十二对新人,刚好一打。

    “大牛,过来坐我旁边,我来给你介绍。”萧阳将他拉着,在身边坐下,语气亲热。

    旁边,身着笔挺制服,头发微霜的中年人微微皱眉。

    而中年人旁边的年轻人——杭小奇眉头就更深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子跟萧叔叔如此熟络。

    “大牛,这是我发小、警校同学、老战友,秦岭监狱监狱长杭天成警监。”萧阳拍拍对方的肩膀,“我们是一辈子的关系了啦。”

    “杭监狱长您好。”杨根硕微笑着说。

    杭天成皱眉看着他,没吭声。

    “哎!客气什么,大牛,你是自己人,跟米米一起喊他杭伯伯。”萧阳说。

    杨根硕笑了笑,却是叫不出口。

    “萧阳,不要告诉我,这小子是米米男朋友,这才多大啊?”杭天成一脸不快,“还有,他跟你是自己人,我可没这么大一个侄儿。”

    看到杨根硕吃瘪,一旁的杭小奇有些快意。

    但是,竟然看不到这小子脸上的尴尬,杭小奇又有些不忿。

    或许是脸皮太厚的缘故吧,杭小奇心想。

    杨根硕还站在那儿,萧阳也有些不满了,自责自己事情没说清楚,忙不迭拉着他坐下,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对杭天成一阵耳语。

    “天成啊,不是我说你,活了一把岁数,还以貌取人,他是年纪小,可是能力大呀!你不是在这山沟沟里当土皇帝当够了,想要出去换换环境,找他就好使。”

    “他?”杭天成难以置信。

    萧阳笑了笑:“老弟我如今春风得意,都是拜这小子所赐。”

    杭天成倒吸一口凉气,再次审视杨根硕,眼中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个大牛啊,婚礼结束后,咱们爷俩唠唠嗑。”

    嘎!老爹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杭小奇咬到了舌头。

    杨根硕却是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淡淡道:“看看时间吧,咱们还没熟到这份上,还有,监狱又不是什么好地方。”

    杭天成吃瘪了,脸色有些难看。

    “大牛就是个孩子,什么都表现在脸色,哄哄,我再帮衬两句,就没事了。”萧阳赶忙低声提醒老伙计。

    “那个……”杭天成清了清嗓子,“大牛啊,刚刚伯伯不知道你跟萧阳这家伙关系这么近,我跟萧阳那是啥关系,从小一起玩尿泥,长大可以共穿一条裤,战场上,我们更是可以托妻托孤。”

    看到杭天成眼眶莹润,杨根硕相信对方的话,而重情重义的人,也坏不到哪儿去,于是,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那么僵硬了。

    “萧阳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萧阳的侄儿,就是我的侄儿,刚刚觉得你年轻,有些轻视,现在伯伯向你赔罪。”

    杨根硕摆摆手:“言重了。我只是想问一句,你们关系这么好,那么,萧叔叔的女婿,是不是也算你女婿。”

    “呃……”杭天成卡壳了。

    “老伙计别当真,大牛就喜欢开玩笑。”萧阳安抚杭天成,指着台上说,“开始了。”

    前台出现一对身着笔挺制服、颜值超高的狱警,他们拿着话筒,显然是兼任这场集体婚礼的司仪了。

    “女生们先生们,尊敬的领导和家属们,大家上午好。”男司仪说。

    “今天阳光明媚,今天秋高气爽,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秦岭监狱破天荒迎来了一场盛大的集体婚礼。”女司仪说。

    萧阳目光一热,用肩膀碰了碰杭天成,“喂,老伙计,人才呀,不是外面请来的吧!”

    “可不要动什么歪念头,你屁股一掘,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喂,你是领导啊,怎么可以这么粗俗?还是说,她是你的禁脔?”

    “我没有你那么饥不择食。”

    萧阳摇头叹息:“那些都是过去式,我呀,准备结婚了。”

    “什么?”杭天成目瞪口呆,“谁呀,一定不是真爱,你那方面能力也不怎么样啊,八成是看上你的权势地位。”

    “滚犊子!你就不念着兄弟一点好。”

    “呵呵,实在是你的过往劣迹斑斑嘛!”杭天成笑着摇头,“不说了,听。”

    这会儿,台上的新人已经开始自我介绍。

    杨根硕只关心刘飞,其他人不会过多关注。

    于是趁机问了萧阳一个问题:“我怎么没有看到米米?”

    “她呀,我也不知道最近在忙什么?好些天没见了,不过,所里汇报,倒是正常出勤呢!”

    “你就没有关心一下?”

    “电话打了啊,她说在忙。”萧阳摇摇头,“她一个基层小民警,比我这个局长还忙。”

    杨根硕摇头笑了笑。

    “这话又说回来,大牛,你有没有哄哄米米。”

    “还没。”

    “你怎么就不当一回事呢!”

    “最近忙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萧阳突然严肃的点点头,“以后啊,不要那么拼,小命是自己的。”

    杨根硕有些发愣,显然,萧阳是知道苍雪家族绑架林中天、柳承恩的案子的,但因为牵扯太广,他也不方便多少。

    杨根硕也没有深究,笑问:“萧局长,你不是真要结婚吧!嫂夫人谁呀,让我先睹为快。”

    “什么嫂夫人!”萧阳笑骂,“要叫婶婶,不然不是差辈了么?”

    “有没有大尺度照片?”

    “你小子没大没小的。”萧阳在他后脑勺来了一下,轻轻的。

    杨根硕笑道:“米米啥意见。”

    “女儿就是老爸的小棉袄,她觉得我不容易,一直鼓励我再娶。”

    杨根硕点点头:“好。”

    “可是,有个小子反对,反对的声音还比较激励。”萧阳摇头。

    “谁呀?”杨根硕好奇道。

    “当然是我那个孽子。”

    “哦。”杨根硕点点头,“你是领导,做工作应该很在行啊。”

    “那是自然,我们已经领证,婚事势在必行。”萧阳看着杨根硕,“对我再婚,你小子怎么看?”

    “干嘛问我的态度,我又不是你什么人?”杨根硕黑着脸说。

    “就是问问嘛!你就站在客观的立场。”

    杨根硕笑了笑:“老罗说过一句话,家里没有女人,就好像房屋没有梁柱。”

    “咦,这么说,你也赞成?”萧阳喜道,则是很快又皱起眉头,“你说哪个老罗?”

    一旁的杭天成呵呵直笑:“大牛说的是罗贯中,那是谋士劝刘备续弦是说的一番话。”

    “哦,原来如此。”萧阳恍然大悟,忍俊不禁。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