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野牛心机
    呼!

    男人被掐着脖子砸在墙上。

    “大牛,你来了。”苏灵珊惊喜交加。

    “你是什么人,放开我!”男人咬牙切齿,“行啊,医生出息了,还敢打人了。”

    杨根硕突然手上用力,对方抱着脖子,脸色酱紫,说不出一句话。

    “珊珊,到底怎么回事?”杨根硕头也不回的问道。

    苏灵珊三言两语说清楚了。

    就是产妇宫口打不开,相当痛苦,伴有妊娠三高,经过产科医生的共同会诊,一致认为剖宫产比较安全。

    然后,这小子坚持认为院方建议剖腹产,完全是为了多收钱,死活不签字。

    “我进去看看。”杨根硕手一松,走向产房的合金门,同时按响了门铃。

    “咳咳……喂,你不可以进去。”男人缓过劲来说。

    “为什么?”

    “你是男的。”

    “我连医生都不是。”

    “你……”

    “矫情!”

    合金门开了又关了。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他是个男的,还不是大夫,怎么可以进产房。”男人抓住苏灵珊是手腕问道。

    苏灵珊一把打开:“首先,我觉得,找你这样的男人做老公,你老婆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其次,大牛是我们院长的朋友,经常跟院长切磋医术。”

    “他……明显是个小屁孩嘛!”男人皱了皱眉头。

    “大牛除了年龄小,其他都比你大。”苏灵珊反驳。

    “嗯?你看过?”男人问。

    “看你个头啊!”苏灵珊咬牙骂道。

    这时,杨根硕又来到外边。

    “我老婆怎么样,生了么?”男人忙不迭抓住杨根硕的手。

    杨根硕一把拍开,从苏灵珊手里拿过协议书,送到男人面前,“你老婆比较特殊,情况凶险,你签还是不签?”

    男人摇头冷笑,退后了两步:“套路,还是套路,套路真深。”

    “大牛,怎么办?再拖下去,到时候破宫产也没法做了。”苏灵珊一脸焦急,“前段时间有个报道,有一名产妇痛苦难当,因为家属拒绝在破宫产协议书上签字,最终跳楼自杀一尸两命。”

    杨根硕敲着脑壳,这个难题又落到自己头上了,逼着对方签,也没用啊。

    “大牛……”有杨根硕在,苏灵珊根本没有动脑子的习惯。

    杨根硕抬头瞪着产妇丈夫,“不签拉倒。”然后走到一旁拨通了电话,“派出所吗?我要报案,咦,老宋,有这么个情况……”

    没想到萧米米不在,但终究有个熟人,老宋是派出所民警,也是老片警了。

    一听这事儿,当即表示亲自过来看看,并说人命关天,让杨根硕全权做主。

    杨根硕点点头,冲男人道:“看吧,从现在开始,如果出事,你可以找警察,就这样吧。”

    说完,将苏灵珊推向产房门口。

    苏灵珊按响了门铃,合金门打开,她进门后,回身,冲着杨根硕挥舞一下小拳头。

    “好啊,以为报了警就没事了吗?”男人瞪视着杨根硕,“我直接怀疑,你们跟派出所都是串通好的,我老婆孩子没事便罢,有事,你们医院,以及派出所都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是希望有事还是没事呢?”杨根硕淡淡问道。

    “我……就算没事,我也只会支付顺产那一部分医药费。”

    “有人说不在乎那点钱的。”

    “我是不在乎,但我不能花冤枉钱,而且是在损失孩子健康的基础上的。”

    “我看你应该是在城里长大的吧!”

    “怎么了?”

    “那怎么比我这个山沟沟出来的还要愚昧呢!据我所知,现在医院的破宫产已经达到百分之五十,如果技术不够成熟,你觉得现实吗?”

    “我始终认为应该坚持自然规律,哺乳动物就应该顺产。”

    “我看你就是不负责任!”老宋来的比预想的还要快,风尘仆仆,带着劈头盖脸的怒气。

    男人一见对方是个老警察,而且是怒发冲冠的样子,顿时蔫了。

    “年轻人,你不但不负责任,你还漠视生命!但有意外,就是两条命,你懂吗!”

    “年轻人,将心比心吧!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等你的女儿进了产房,你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男人看着老宋,说不出话。

    “大人才是最重要的啊!医院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恶劣,还没有丧失最起码的道德底线。”

    虽说叫来警察,杨根硕也是为了让医生安心,手术得以进行,他做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帮这个无赖承担医药费。

    毕竟,这馊主意是自己出的,当然,如果这家伙赖账,挨顿揍是免不了的。

    没过多久,产房的门打开了,苏灵珊走了出来,面带微笑,却是瞪了男人一眼。

    “护士小姐,我老婆孩子怎么样?”男人扑到苏灵珊面前,想要抓她的手,还是忍住了。

    “万幸,母女平安,准备好接受你的千金吧!”

    说话间,产妇被推了出来,孩子被抱了出来。

    新出生的婴儿,杨根硕还真没怎么见过。

    皮肤皱皱的,脸膛红红的,胎毛黏糊糊的贴在头皮上,就一只兔子大小。

    男人颤抖着将红布包裹的婴儿接在手中,小心翼翼的,忍不住亲了一口,然后眼圈一红,冲着担架车上的妻子说:“老婆,对不起。”

    “老公,谢谢。”产妇虚弱地说。

    看到这皆大欢喜的一幕,苏灵珊忍不住红了眼眶。

    ……

    红日国。

    京都。

    一栋江户时代风格的建筑,占地极广。

    这是苍雪家族祖宅的宅邸。

    书房里,香烟袅袅。

    一身玄色浴衣的苍雪镇雄,手持狼毫小楷,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一朵花的轮廓。

    那是他们的国画——金菊,也是苍雪镇雄最喜画的花卉,没有之一。

    拿起另一支笔上色的时候,门开了,一个五大三粗的身影走进来,上身精赤,带着一股寒气。

    “爷爷。”

    “野牛,什么事?”苍雪镇雄让人打扰了雅兴,有些不快。

    “您给野姬一笔钱,然而野姬还是那个样子,只怕是便宜了敌人,任其挥霍。”

    “嗯?”

    “野姬现在是那么个情况,当初,我们国内最顶级的医学专家都进行了会诊,一致认为醒来的机会渺茫,爷爷你为什么还要花冤枉钱。”

    “大胆!”

    “孙儿不敢!”苍雪野牛赶紧鞠躬。

    “你居然质疑我的决定,你还有什么不敢!”

    苍雪野牛低头看着脚尖,始终不吭声。

    “唉——”苍雪镇雄长叹一声,“家族二代已经没人了,三代也……人才凋零。”

    “爷爷,我一定鞠躬尽瘁,永葆家族荣光。”苍雪野牛激动的说。

    “你?”苍雪镇雄有些怀疑,有些不屑。

    苍雪野牛感受到了这一点,低着头,紧咬牙,握紧了双拳。

    “野牛,你是不是以为野彘玉碎了,妹妹又成了那样,你就是板上钉钉的家族继承人,就提前将家族的一切当成了自己的?”苍雪镇雄逼近一步,“所以,现在就开始心疼你自己的钱了?”

    “野牛不敢!”苍雪野牛大声说着,头垂得更低了。

    “野彘有些自大,御下方面,却做得不错;野姬心机深沉,思维敏捷而全面,虽一介女流,却是我理想中的接班人,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样……而野牛,你知道自己的缺点吗?”

    “野牛愚钝,请爷爷明示。”苍雪野牛恭恭敬敬地说道。

    “怕只是表面谦恭,内心却在骂我吧!”

    “野牛不会,也不敢!”

    “你的缺点是头脑简单、刚愎自用,即便你勇冠三军,又能如何,一个家族能够成百上千年长盛不衰靠的不是武力,而是智慧。”

    “野牛明白,野牛一定用心学习经世之道。”

    “去吧去吧!”苍雪镇雄连连摆手,如同驱赶苍蝇一般。

    “爷爷您休息。”苍雪野牛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旋风般转身,就要大步离去。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野牛,你是不是希望你的妹妹长睡不醒?”

    “不!”苍雪野牛回身弓着腰,“我和妹妹感情很好的呀,小学的时候,她还经常在我的背上。”

    苍雪镇雄面露缅怀,又是一声长叹,“去吧。”

    若是生在普通人家,兄弟姐妹或许可以和平共处相互帮衬一生一世。

    然而,苍雪家族却是数一数二的豪门望族,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人都会变得薄情寡义……

    “不满意!从小到大,你对我都是不满意!”

    回到自己住处,苍雪野牛一边怒吼,一边砸东西,当砸碎了能砸的一切,他方才气喘如牛的安静下来。

    好吧!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是大家族的生存法则啊!

    啪啪!

    苍雪野牛拍了两巴掌。

    三秒后,面前多了两名忍者。

    两人对一片狼藉的房间,几乎没有多看一眼。

    “太郎、次郎,你们曾经宣誓效忠于我,还算数么?”苍雪野牛补充道:“只是我一人,不是苍雪家族。”

    二人仅仅露出的眼睛有了一丝波动,一点讶色,很快就被决绝替代,“当然,公子请吩咐。”

    苍雪镇雄指着其中之一道:“太郎,你去西京,小姐若是苏醒,或者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汇报。”

    “哈依。”

    “去吧。”

    苍雪野牛挥退一个,看着另一个道:“次郎,有件事我想请你帮我做,风险很大,但是,回报也很惊人,你愿不愿意。”

    “公子……”

    “先不忙,听我说完。”苍雪野牛打断次郎……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