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夜宵苦水
    “失败,那就是尸骨无存,成功,我将你会取消你兄弟的奴籍,以后留在身边重用,享受供奉。”苍雪野牛道明厉害。

    “公子请说。”次郎额头见汗。

    “你紧张什么?”苍雪野牛笑问。

    “我没事。”

    苍雪野牛摇摇头:“负责爷爷生活起居的是乌纳常吧!”

    次郎瞪大了眼睛,点了点头。

    “你将这包东西交给他。”苍雪野牛从宽腰带里摸出一个纸包,然后,冲着次郎努努嘴。

    次郎咽了口唾沫,颤抖着双手,终究还是接在了手里。

    “用途不用我说了吧!”苍雪野牛淡淡道。

    次郎呼吸急促,“可是……”

    苍雪野牛似乎知道他的问题,打断他,“据我所知,乌纳常有个孙女,正在读小学,好像是早稻田的贵族……”

    “属下明白。”次郎已然汗透重衣。

    苍雪野牛摇头叹道:“次郎,你们兄弟跟了我多年,而且日夜修习忍术,你们是要跟着我做大事的人,这份心性可不行。”

    “哈依。”

    苍雪野牛透过窗子,看着爷爷的住处,也就是族长的府邸,双眼中燃起熊熊烈焰。

    ……

    承恩医院。

    男人将老婆孩子安顿好后,专程跑来对着苏灵珊、老宋、杨根硕认错,还有表示感谢。

    然后又匆匆离去。

    苏灵珊看着男人喜出望外的样子,摇摇头:“这人其实也不坏,只是有些自以为是。”

    “珊珊,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一专多能呢!接生也会。”

    “你别取笑我,哎呀!都这么晚了,我得赶紧回去,我早就下班了。”

    杨根硕翻腕看了一眼,“不过一点而已,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可惜姐姐太累。”

    杨根硕扭头看着老宋:“老宋你女儿多大了,做什么的?”

    老宋眼眶一红,杨根硕就知道有故事,而且是伤心的故事,马上说“对不起”。

    老宋笑着摇摇头,“大牛,咱爷俩喝点儿。”

    “好。”这一刻,杨根硕怎能拒绝,“可是你在当班。”

    “我早下班了,没事干就待在所里。车上有衣服,我换了就成。”

    杨根硕点点头。

    老宋又冲着苏灵珊道:“小护士,你是大牛朋友吧,叔叔请你宵夜。”

    苏灵珊顿时有些跃跃欲试,还是说道:“会不会让叔叔破费。”

    “虽然警察工资不高,但街边撸串还请得起。”

    “好。”苏灵珊雀跃道。

    杨根硕摇头叹息:“还是警察叔叔面子大呀!”

    “才知道,格格格……”

    苏灵珊娇笑着,而杨根硕发现,老宋的神情很复杂,有慈爱,也有痛楚。

    ……

    夜深人静。

    路边摊,大排档。

    杨根硕点了烤串啤酒,老宋喊着要白的。

    客人不多,东西上的很快。

    杨根硕进城后,要么是一开始食不果腹,要么就是锦衣玉食,还真没品尝过路边摊这玩意。

    撸了一串羊肉,再来一串羊筋儿,先是吃到一嘴孜然,麻辣鲜香,味道很正。

    再来一口啤酒,感觉真不错。

    “大牛,别自己喝,陪我。”

    苏灵珊开了两瓶,直接跟杨根硕吹了起来。

    “珊珊,你慢点。”

    杨根硕来不及阻止,苏灵珊已经扬起脖子灌起来。

    他摇摇头,这丫头分明是要先将她自己灌醉吧!

    阻止不了,那就陪着呗。

    一瓶酒下肚,看到杨根硕还有三分之一,苏灵珊不干了。

    “大牛,你怎么回事?难道还跟我有所保留?”

    “不是,我看你能喝多少。”

    “我说我能喝一打,你信不信?”

    “我信,但不能让你这么喝。”

    “没劲。”

    苏灵珊扭过头去撸串,夜灯映照下,眼眶中泛起晶莹泪光。

    杨根硕知道苏灵珊是想起自己不幸的人生了,刚要安慰两句,老宋又招呼他。

    “大牛,来,整点白的。”

    说着,将一只塑料杯子放在他的面前,一斤装的红星二锅头,刚好倒了四杯。

    “这都什么天气了,男人就该喝白酒。”

    “喝。”杨根硕哭笑不得,同时隐隐感觉,今晚,自己将会是个听众,同时听两个人倾倒苦水。

    “老宋,咱慢点。”

    一句话没说完,老宋一口干了一杯。

    杨根硕苦着脸作陪。

    “不能喝就少喝点。”老宋说。

    杨根硕微笑:“我趁着点儿。”

    老宋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大牛啊,有句话说得好,酒品体现人品,你年纪轻轻,能够如此沉稳,实在难得。”

    “这都让你看出来了,我必须喝。”

    见杨根硕喝完,老宋拍着桌子大笑,接着又大声喊:“老板。”

    “几位还来点什么?”老板过来问道。

    “羊球羊蛋来两串,再来点腰子。”

    “好勒,等着,马上就好。”老板喜上眉梢的去了。

    老宋说:“瞧见没,老板高兴了。”

    “为什么?”

    “烤肉串没啥利润,但羊球羊蛋不一样,利润很大。”

    “哦。”杨根硕似懂非懂。

    “你小子,是不是装的?”

    “什么?”

    “大叔我是给你点的。”

    “啊?”

    “那东西是不是很燥?”杨根硕问。

    “还很补呢!”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然后就发现苏灵珊的小脸有些红,他摇头笑道:“我哪里需要那玩意。”

    “怎么不需要,你那么多女朋友。”

    “我……”杨根硕汗颜,“老宋,我还小,还有,我本身就很强壮,你应该听过过犹不及吧!”

    “喝酒喝酒。”苏灵珊举起酒瓶,“你们也太那个了,还有个女孩子坐在旁边呢!”

    “哈哈,你不是大牛女朋友么?”老宋笑问。

    苏灵珊看向杨根硕,杨根硕尴尬的摸头。

    苏灵珊顿时很来气,“老宋,我敬你一瓶。”

    老宋倒吸一口凉气,竖起大拇指:“闺女,女中豪杰,老宋陪你一瓶。”

    这一次,轮到苏灵珊、杨根硕目瞪口呆了。

    见老宋开了一瓶白酒,苏灵珊强笑道:“老宋,你不是认真的吧!”

    杨根硕也说:“老宋,你一把岁数了,不要跟年轻人较真啊!”

    “没有没有,就是想整两口,这不是有句话,酒逢知己千杯少嘛!”老宋拿着白酒跟苏灵珊的啤酒瓶一碰,“喝,大叔心里有数。”

    杨根硕一拍脑袋,酒场上,这么说的人,通常都得撂倒。

    苏灵珊喝得很急,一瓶啤酒快要见底的时候,呛住了,一阵剧烈咳嗽,然后趴在那里,大声哭起来。

    “珊珊,你不要紧吧。”杨根硕轻抚着她的俏背。

    “大牛,警察大叔,你说我怎么就摊上那么不成器的父亲?”

    老宋一瓶白酒也快见底了,停下来道:“闺女,说给大叔听听。”

    于是,苏灵珊就说了说了自己不成器的父亲。

    当说到因为赌债要卖掉女儿时,老宋怒了,大骂苏红盖禽兽不如,同时就要起身,前去抓捕。

    “老宋,淡定点。”杨根硕安抚老宋,“债主已经进去吃皇粮了,所以,珊珊暂时没事。”

    “畜生哪!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么漂亮乖巧的女儿,打着灯笼没处找啊!”老宋拍着胸脯,“珊珊,等我下次见了你爸,看我怎么教训他。”

    “这都是命,都是命。”苏灵珊举起酒瓶,“大叔,我再陪你喝。”

    “闺女,不能喝就不要喝了。”老宋劝道。

    “你喝,我怎么能不喝,来。”

    两个酒瓶咣当一碰,苏灵珊扬起脖子灌酒。

    老宋只剩下二两了,一边喝一边看一边摇头。

    杨根硕也没了兴致。

    咚!

    苏灵珊将空酒瓶往桌上一顿,“大叔,珊珊的酒品还行吧!”

    她大着舌头说完,就趴在了桌子上。

    杨根硕凑过去一看,这都睡着了。

    摇摇头,脱下西装外套,盖在她的背上,冲着老宋露出一抹苦笑。

    老宋摇摇头:“丫头心里苦啊。”

    杨根硕点点头,“是啊,他爸真不是东西。”

    “怪凉的,要不把她送到车里睡。”老宋说。

    杨根硕想了想,点头:“也好,你稍等。”

    “大牛,要不今天先到这儿,你送人家女孩子回家。”

    杨根硕笑笑:“都说了陪你,没事,你等着。”

    杨根硕将苏灵珊送上车。

    看着他的背影,老宋点了点头。

    不多时,杨根硕去而复返。

    “大牛,来,吃个羊蛋,陪大叔再喝点。”

    “可以呀,这都整了一斤多了,啥事没有。”

    “大叔我鼎盛时期是二斤半,现在年纪大了,又是警察,害怕喝多了误事,已经喝得很少了。”

    “好,大牛敬你,咱慢慢来。”

    老宋点点头:“大牛,我也不是非要喝酒,只是想找个人唠唠,老宋我虽然是一个普通民警,一个糟老头子,但是,一般人我还看不上。”

    “多谢抬举。”

    老宋摇摇头,两人碰了一杯。

    “你不错的。”

    “边吃边喝。”杨根硕给他让了两串。

    老宋接过来,吃了一口,眼含泪光,面带悲切,“要是我闺女还在,也有珊珊那么大了……”

    他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那是个寒冷的冬夜,老宋当时在卡口执勤。

    查到一辆车上有几名青年,显然是酒驾,同时在车内发现了少量冰毒、摇头丸……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