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苏醒
    当晚,杨根硕依旧留宿医院,赶走了宫本凉子,抱着苍雪野姬睡觉。

    这里俨然成了他的行宫。

    而且,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就像烟瘾。

    不抱着苍雪野姬,他还睡不着了。

    不知道换个人,能不能治好这个病。

    今晚,苏灵珊是夜班。

    过道里,两人相遇,杨根硕热情的打招呼,苏灵珊却是恍若未见充耳不闻,擦肩而过。

    上一次,苏灵珊这么个状态,差点被人卖掉。

    这一次,或许也有什么事情。

    杨根硕嘀咕着,回到病房,他就给苏灵珊的好闺蜜荣若去了一个电话。

    “大牛,我就知道你会找我。”荣若接通后,直截了当地说。

    “嘶……”杨根硕倒抽一口凉气,“我真的那么肤浅么,今天我一打电话,对方都知道我的问题。”

    “呵呵,或许是吧。”

    “那好,说来听听。”

    “你想知道珊珊为什么不开心?”

    “是啊!”

    “唉!大牛,我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子围着你转!你不但肤浅,而且迟钝。你想想,你是哪里得罪珊珊了?”

    “我没有啊!”

    “唉!真笨!我问你,珊珊都准备好成为你的女人了,可是你捣鼓了一宿,她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完璧如初,你觉得她会怎么想?”

    “啊?原来是这样!可是,也没捣鼓那么久啊!”杨根硕看了看宛如沉睡的苍雪野姬,摇头道,“还有,这种事,她都对你讲?”

    “废话,不然怎么叫好闺蜜。”

    “可是,我不能乘人之危,她分明是喝醉了,那种事情,不应该在彼此清醒的情况下,理智的进行。”

    “我去!”荣若哭笑不得,“大牛哥,我喊你大牛哥成吗?你应该比我小吧,思想居然比姐姐我还保守?什么叫情不自禁,你不懂吗?”

    “不扯了,荣若。你的意思是,我没有主动拿下她,所以珊珊就不开心了?”

    “当然,那种情况下,你都忍得住,要么是你身体问题,要么就是你不喜欢她。”

    “好吧,看来我得找机会跟她解释一下。”

    挂断电话,杨根硕倒在病床上,苍雪野姬的旁边,喃喃道:“女人真是麻烦啊,上不是,不上也不是。”

    一看时间,都晚上十一点了,麻溜的钻进被筒抱住苍雪野姬的娇躯,“睡觉睡觉,明天再说。”

    夜阑人静,突然有人吻住嘴。

    杨根硕迷迷糊糊的,分不清似梦似幻。

    感觉对方的唇很是柔软有些香甜。

    杨根硕没客气,回应着。就当是春梦一场吧。

    突然嘴唇一痛,杨根硕睁开了眼睛,看到近在咫尺,一双黑漆漆的眸子。

    他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

    自己这么长时间的付出,这么长时间的守候,终于……

    他的眼眶湿润了。同时,摁亮了床头灯。

    苍雪野姬醒了,是真的!她俏脸上满是红晕,睫毛上挂着泪珠。

    杨根硕捧着她的脸,仔细打量着她,然后一把将其拥入怀中。

    “野姬,我的野姬终于醒了。”

    “是的大牛,你的野姬醒了。”

    她的一句话,就让杨根硕明白了她的心意。

    杨根硕松开了臂膀,用手抹去对方的眼泪,“野姬,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定告诉……唔……”

    嘴巴再次被堵住,这一次,更加炙热、猛烈。

    同时,柔荑也摸向了杨根硕时而刚强时而脆弱的所在。

    “不要!”杨根硕抓住她的小手,自己居然喊出这两个字,好怪哦。差点笑场。

    苍雪野姬扭动着身子,“我知道大牛君为我所做的一切,现在,我就要将自己的身子给大牛你,我是干净的,请你接受吧!”

    杨根硕哭笑不得,心说这两天是怎么回事,每天都有女人要跟自己合体,可是自己不能啊!

    “野姬,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你刚刚醒来,身体还没有检查,或许还没完全好,既然我们认定了彼此,那种事也不用急于一时吧!”

    杨根硕强忍着对方扭动身体带来的异样酥麻,“还有,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洗过澡,身上怎么会干净?”

    苍雪野姬扑哧一笑,“大牛,人家说的干净,是指没有男人碰过,还有,你不是每天给人家擦洗,任何地方,你可是都没放过啊!”

    “原来你都知道。”杨根硕老脸一红,“你不是习惯了享受,所以就一直假装昏迷,不醒过来吧!”

    “我怎么舍得!”

    苍雪野姬翻了个身,将杨根硕压在身下,双手夹住他的脸,然后,狠狠地吻下来。

    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时候,还是杨根硕“踩了刹车”。

    “野姬,我有苦衷。”

    “什么?”苍雪野姬不予理会,“大牛,不要压抑自己,我们是相爱的。”

    “不是。”杨根硕抓住对方作怪的手,“我真的有苦衷。”

    “你害怕林晓萌伤心?”苍雪野姬说,“放心,我绝不同她争宠。”

    “我在练功,练功懂吗?”杨根硕捧起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还有一年,才能功行圆满,才能破身。”

    “难道你练的是少林童子功?”

    “差不多吧!”

    “现在破了,后果如何?”苍雪野姬笑问。

    “不堪设想。”杨根硕一脸凝重。

    “我怎么感觉是你在找借口呢!”苍雪野姬摇摇头,钻进他怀里躺好,“不过,我愿意相信你,那就暂且饶过你。”

    杨根硕松了口气:“很晚了,睡觉。”

    一小时后。

    “野姬,你睡着了么?”杨根硕问。

    “没,你呢?”苍雪野姬背对着他,说。

    两小时后。

    杨根硕再问。

    苍雪野姬依然清醒的回答。

    三小时后。

    杨根硕还没开口,苍雪野姬就回过身来,含笑看着他。

    杨根硕摇摇头:“这都快一宿了,怎么就睡不着呢!我知道是你变了,抱着之前的你和现在的你,感觉完全不一样。”

    “是心里不一样,是你的心乱了。”苍雪野姬笑道,“佛家有句话,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汝之心动。”

    “是吗,也许吧。”杨根硕轻叹一声,“既然睡不着,我们起床吧,我请你吃宵夜。”

    “这都凌晨了吧,还吃宵夜?”

    “那就宵夜早餐一起吃。”

    杨根硕不由分说,就要拉着苍雪野姬起身。

    “不可以。”苍雪野姬拽着被子,“我没有内衣没有外衣,怎么出去?”

    杨根硕一拍脑袋,“是啊,这么好的身材不能便宜别人。”

    苍雪野姬哭笑不得,真不知道他脑袋里的构造,想问题总是跟人不一样。

    “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不等苍雪野姬回应,杨根硕就跑了出去。

    苍雪野姬靠在床头,微笑着,脑海里回想起给杨根硕挡住那一刀,心里却很宁静。

    指肚掠过胸口中刀的位置,竟然没有留下一星半点的伤疤。

    杨根硕去而复返,带着一股寒气。

    “野姬,穿这个。”杨根硕兴奋地说。

    “啊?”苍雪野姬苦着脸,“能行吗?”

    杨根硕竟然给她“拿来”意见白大褂,分明是偷的。

    “里面没偷到,穿我的。”

    杨根硕脱下t恤,给苍雪野姬套上了。

    “可是……下面会不会着凉。”

    “不会吧,我还顺到了袜子。”

    苍雪野姬笑着接过去,刚要掀开被子,突然停下,叫道:“大牛,背过身去!”

    “切,还有什么没见过么?”杨根硕笑了一下,转过身子。

    “你偷看和我主动让你看,能一样么?”

    “明白啦,那就矜持。”

    “大牛?”

    杨根硕听到呼唤,回过头去,顿时挪不开眼睛了。

    极品女医生啊!

    脑袋里冒出很多类似的影像资料。

    听诊器跟她才更配哦。

    “喂!大牛,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

    “你怎么……哪有!”杨根硕差点说漏嘴。

    “看你嬴荡对方表情就知道啦!”

    “怎么说肮脏呢!那是你们国家的最高艺术形式啊!”

    话一出口,苍雪野姬的脸色就变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攻击……”

    “大牛,”苍雪野姬摇头,“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想,现在的我,还能算是红日国的国民么?苍雪家族,还会承认我是家族的一份子么?”

    “哦,那么,你是怎么想的?”杨根硕正经的问道。

    “如果不再是了也无所谓,只是有点儿怅惘。”

    “那你也想多了。”杨根硕说,“在你昏迷期间,你爷爷送来一张卡片,一千万的美刀,而凉子那里,也有家族支付的生活费。”

    “真的?”

    “有一点我相信,那就是你爷爷对你的珍视。”

    “我对不起爷爷。”苍雪野姬泪水滑落。

    “好了,不说这些了,既然没事,总有相见之日。来,我给你穿鞋。”

    依然是杨根硕偷来的平底鞋。

    苍雪野姬看着没事,但是毕竟躺了大半个月,腿脚不灵便是正常的。

    捉住对方一只玉足,没有浮肿,也没有气味,但是,苍雪野姬明显有些抗拒。

    “怎么了?”

    “没什么!”苍雪野姬咬着唇皮,“小时候,妈妈对我说,女孩子的脚,不可以让别的男孩子碰。”

    杨根硕笑了:“问题是,我不是别的男孩子呀!”

    “嗯。”

    在杨根硕的帮助下,她穿上了一双医生护士穿的平底布鞋,搂着杨根硕的脖子,缓缓起身。

    “怎么样?”杨根硕问。

    “有点麻,像针扎一样。”苍雪野姬咬着唇皮,强忍着。

    “因为长时间不下地,这种反应是正常的,坚持一下,马上就好。”杨根硕扶着她走了几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