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绾青丝
    “嗯,差不多没事了,你松手,我自己试试。”

    杨根硕依言松手,苍雪野姬咬着牙走了一个来回,然后挽起杨根硕的胳膊,“走。”

    杨根硕却拉着她走进了卫生间。

    “干嘛!”

    “让你嘘嘘。”

    “啊?我不想。”

    “开玩笑,你看着镜子,我给你把头发绾起来。”

    即便苍雪野姬沉睡不醒的时候,杨根硕也想方设法,三天两头给她洗头发,所以,头发不脏不油也不乱,又黑又亮又顺滑。

    总让他爱不释手。

    这会儿,握着她的黑发,杨根硕心中一动,发现苍雪野姬也有些异样。

    两人愣过之后,杨根硕将尺长的头发打了个结。

    苍雪野姬微微摇头。

    “大牛,我的头发,除了家人,只有你一个男性可以触碰。”

    “我明白。”杨根硕心说原来如此,看来这个苍雪野姬也是比较传统,“走吧。”

    “这叫绾青丝,你这一绾,便绾住了我的一生。”

    “野姬,手别乱放,这么严肃的话题……”

    “可是你顶着我了。”

    “抱歉,我放个水。”

    看着杨根硕尿尿的背影,苍雪野姬微笑着。

    ……

    急诊室护士班,这天都快亮了,病房里没什么情况,几名当班的小护士都趴在那儿打盹。

    苏灵珊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脑子里一遍遍回想那一夜同杨根硕在自己房里的情景。

    自己那么主动,他明明也想,最后竟然还是拒绝了。

    苏灵珊有没有被杨根硕那啥,她自己最清楚。自己好歹是个正规医学院护士专业的学生,基本的生理知识还是懂的的。

    若是杨根硕对她做了什么,她的身体不可能没有一点儿感觉,网上有些夸张的说法,身体就像是被大卡车碾压过。

    可是,自己只有脖子有点痛。

    太不解风情,太不近人情,太伤自尊,太过分了!

    激动过后就是冷静,现在有些后悔,后悔将自己的心情分享给大舌头闺蜜。

    冷静下来,苏灵珊就想,杨根硕为什么不下手,自己那可不止是任君采摘了,根本就是扑着赶着让他上,太不知廉耻了,也只有借着酒劲,才能做得出来。

    苏灵珊罗列了几个可能的原因。一,他不喜欢自己;二,他怕背负责任;三,他功能性障碍,比如早泄。

    每每想到第三条,苏灵珊就忍俊不禁。

    突然有些尿意,起身上厕所。

    刚刚出门,就看到两人往前走。

    一个背影那么熟悉,不就是自己差点委身于他的杨根硕么?

    跟他并肩前行的竟然是个白大褂。

    苏灵珊看见这家伙就生气,看见他居然跟一个白大褂女医生暧昧前行,就更加生气。

    只是苏灵珊又有些诧异,他什么时候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勾搭了一名女医生。

    “杨根硕!”苏灵珊大叫。

    “艾玛!”杨根硕吓了一跳,回过头来抱怨,“珊珊,三更半夜的,你这么大声干嘛,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你很好,你……”看清白大褂脸蛋的一刻,苏灵珊卡壳了,半晌指着她道:“你……你醒了?”

    “是的,承蒙关照,谢谢。”苍雪野姬鞠躬。

    “啊,没事没事,都是我应该做的。”苏灵珊马上就被南丁格尔附体,“那个,你刚醒过来,怎么可以随意走动,你赶紧会病房,我去叫值班大夫。”

    “不用。”苍雪野姬笑着摇头,“我相信大牛,他说没事就没事。”

    “哦——也对。”苏灵珊点头,不管怎么样,大牛的医术没的说。

    想到这儿,苏灵珊连连摇头,不行,自己还在生他气呢!若是他不向自己道歉,没有一个站得住脚的说法,自己绝不轻易原谅他。

    必须坚持立场。

    有了这样的想法,苏灵珊就故意不去看杨根硕,将其当成小透明。

    “咦?你怎么会穿白大褂?”苏灵珊问苍雪野姬。

    “我没衣服,他要带我出去吃饭,所以……”苍雪野姬看着杨根硕笑道,“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

    “八成是偷的吧!”苏灵珊幸灾乐祸:“要是被那位女大夫发现,有人就要死定了。”

    “没事,死不了人的。”杨根硕无所谓地说。

    “野姬,我有衣服,要不你先穿着。”苏灵珊说。

    苍雪野姬摇头:“大牛喜欢我这个样子,我就穿给他看。”

    看到两人彼此凝望,而自己成了局外人,苏灵珊气不顺了,呼吸急促,自己还真是枉做小人。

    同时,她感觉自己这个单身汪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随你便。”苏灵珊气呼呼道,扭头走向护士值班室,连嘘嘘的兴趣都没有了。

    两人一起朝外走,凌晨时分,医院大堂里也没人,所以,并没有引起什么人注意。

    只是,刚一出门,就感受到一股寒气。

    苍雪野姬本能的抱住了双臂。

    杨根硕一看,必须发扬绅士风度啊,于是就脱下了外套。

    “别!”苍雪野姬阻止了他,“大牛,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你看看,总不好光着脊梁吧。”

    “要不你等着,我去开车。”杨根硕说。

    “不要,你抱着我。”

    “那好吧,我给你加热。”杨根硕笑着说,然后将苍雪野姬抱在怀中,两人合体了一般,缓缓向前走。

    “大牛,不是吧,你真的又加热功能?”苍雪野姬惊呼,因为感觉后背热乎乎的。

    “没错,我在发功。”杨根硕含糊其辞道。

    “呵呵,即便不加热,大牛的怀抱也是最温暖的,我都舍不得离开了。”

    “是吗?好吧,以后多多抱你。”杨根硕随口道,“是最温暖,但绝不是最柔软。”

    “最柔软的在这里。”苍雪野姬拉着他的手,覆盖在她的胸前。

    杨根硕咽了口吐沫,“看,前面有东西吃。”

    两人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前日三人一起撸串的地方。

    杨根硕点了肉、筋、烤菜,这次没敢要羊球羊蛋,那玩意太燥了,吃了受不了。

    苍雪野姬要啤酒,杨根硕否了,环境温度低,啤酒太凉,给她要了果汁。

    苍雪野姬不干,直接要白酒。

    杨根硕拗不过她,只要让老板将白酒温热。

    两人喝着酒,吃着烤串,说着彼此的童年趣事,整个过程,有笑有泪。

    不知不觉,天亮了。

    东西差不多解决完了,一瓶六年西凤酒也见了底。

    “受累了。”杨根硕起身,拍拍屁股,给了老板一千块。

    “不用,不需要这么多。”憨厚的老板连忙找钱。

    “一点心意,别推辞了,我们吃的很开心,就这样。”

    “谢谢老板。”

    “你是老板。”

    杨根硕拉起苍雪野姬的手,对着东边的朝霞做了个深呼吸,道:“我先带你去医院复查,然后,把你送到凉子的身边。”

    “不可以跟在大牛身边么?”苍雪野姬有些失落。

    “我是去上学,带着你,实在不便。”

    “哦,那好吧。”苍雪野姬不情愿的应道。

    “野姬,你是我杨根硕的女人。”

    “嗯。”苍雪野姬看着他的眼睛亮了起来,“所以呢?”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知道了。”苍雪野姬撇着小嘴。

    “谁!”杨根硕大叫一声,全身肌肉瞬间绷紧,全神戒备,凌厉的目光四下扫射。

    苍雪野姬都被吓到了,“大牛,你怎么了?”

    杨根硕眉头微皱:“有人监视我们,不知道来自那哪方面,又是何用意?”

    “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对方显然是此道高手,算了,我暂时没有感到对方的杀意。”

    “大牛,那是冲你还是冲我呢?”

    杨根硕摇摇头,面上的凝重很快消失了,“走吧,回医院。”

    ……

    红日国,京都。

    一轮红日翻过苍雪家族的老宅,落了下去。

    天近黄昏,暮色四合。

    苍雪野牛双眼中倒映着血红晚霞,一言不发。

    身后,池边次郎战战兢兢:“公子,乌纳常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

    “知道了,下去吧。”

    “哈依。”池边次郎正要离开,又停下了脚步,“兄长来电,有事汇报。”

    说着,将震动的手机递给苍雪野牛。

    苍雪野牛接过手机,冲着池边次郎摆摆手,待他下去之后,方才接通。

    “公子,池边太郎向您汇报。”

    “讲。”

    “这里晨曦初吐,家乡却是日暮时分了吧!”

    “讲重点。”

    “哈依。”池边太郎马上加快了语速,“小姐醒了。”

    “什么!”苍雪野牛大声道,“什么时候?能不能确定?”

    “能!天亮的时候,属下看到小姐跟杨根硕一起吃饭,小姐穿着白大褂,一开始我都没认出来。”

    “这个杨根硕不简单,连医学专家都束手无策,他居然用了这么几天,就将野姬唤醒了。”苍雪野牛咬牙切齿,“还有野姬,穿着白大褂伪装,必有图谋。”

    “小姐看上去很健康的样子。”池边太郎说。

    “住口!”

    “哈依。”

    “太郎,你曾经宣誓要效忠于我一人,你还记得吗?”

    “公子……属下记得。”

    “弄清小姐的落脚点,然后,送她去见我的母亲。”

    “公子!”

    “太郎,别忘了,你的弟弟,你的家人,他们的幸福安康,都在你一念之间。”

    池边太郎呼吸急促,半晌才道:“属下只怕有负公子所托。”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