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管鲍之交
    “嗯?”苍雪野牛声音陡冷。

    “公子不要误会。”池边太郎诚惶诚恐,急声道,“小姐身边的杨根硕身手相当不弱。”

    “何以见得?”苍雪野牛质疑道:“那日我见到他,分明是不堪一击。”

    “我并未同他交手,我只是远远的监视二人,居然被他感觉到了。”

    “哦?你是善于藏匿之人,他居然能够发现,是不是只能说明他的感知力较强?”

    “但愿如此。”

    “池边君,我们不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且,就我所知,阁下是个谨慎之人。所以,你办事我放心。再说了,野姬总有一个人的时候……”

    “属下……明白。”池边太郎声音里透着一丝无奈。

    ……

    白天检查,自然让柳承恩之流又是一番叹为观止,在他们看来,几乎不可能存活的苍雪野姬,只是在病床上烫了半个月,如今又是活蹦乱跳。

    华回春三人看向杨根硕的目光愈发炙热,愈发急不可耐。

    检查后,将苍雪野姬送去惠园小区,跟宫本凉子一起,相当果断。

    临走时,袖子被苍雪野姬拽住。

    “大牛君,野姬觉得……”

    “什么?”

    “醒来还不如睡着。”

    “嗯,为什么?”杨根硕笑问。

    宫本凉子代答:“她是习惯了你日夜伺候她,给她擦洗身子,还抱着她睡觉。”

    “哦,是吗?”杨根硕面露一丝促狭的笑意。

    “是有怎么样,我也没什么好害羞的。”苍雪野姬红着脸承认。

    “不害羞脸红什么?”杨根硕没有正面回答。

    “野姬。”宫本凉子拉着她的小手,“因为你,大牛已经耽误了很久,他一定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去忙,听话。”

    “你倒是善解人意。”苍雪野姬说宫本凉子,语气有些酸。

    “凉子说的不错,大牛我也不是整天无所事事的,得谋划一个生财之道,不然怎么养活你们。”

    “我们有手有脚,不用你养。”苍雪野姬急声道,“商人重利轻别离,只羡鸳鸯不羡仙。”

    杨根硕忍俊不禁,“野姬,你先安心住着,我有空回来陪你,我还要上学不是。那个,凉子,你陪着野姬出去买点生活用品,缺啥买啥。”

    说到这里,杨根硕将一张卡放在苍雪野姬的手中,“呶,这是你爷爷的馈赠,几乎没怎么花,你自己看着办吧。”

    苍雪野姬还是固执的不撒手,“不一起吃饭,晚上也不过来?”

    “不过来了,昨晚还不是例子吗?你醒了之后,搞了一晚上,大家都睡不着。”

    苍雪野姬笑了,俏脸露出一抹羞红。

    宫本凉子惊呼:“你们已经搞过了?”

    杨根硕摇头,拿开苍雪野姬的手,“好了,你们两个继续作伴,也可以像以前一样互相慰藉啊,我不介意的。”

    说完,大笑离去。

    气的苍雪野姬直跺脚。

    宫本凉子依旧喃喃自语,“难道她们搞过了?”

    苍雪野姬终于听见了,噗嗤一笑,“凉子,怎么,受打击了?”

    “不是的,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也要尽快跟大牛搞一搞。”

    苍雪野姬瞪圆了眼睛:“你憋不住了?”

    “野姬!”宫本凉子正色道,“不然怎么算是大牛的女人?”

    “你想多了。”苍雪野姬摇头叹息,“我因为感动,想要将身子给他,可是他拒绝了。”

    “什么?看他怎么色眯眯的样子,居然忍得住?”

    苍雪野姬轻叹道:“是啊,他说自己练功,不能破身,不知道是不是借口。”

    “别想了。”宫本凉子深吸一口气,换上笑脸,“看看咱们的小窝,然后去给你添置日用品。”

    “好。”苍雪野姬展开双臂,迎着朝阳,“我苍雪野姬要呼吸新空气,拥抱新生活!”

    声音久久回荡,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没人发现,宫本凉子的房间窗口,还有一双眼睛,眼神复杂的看着二女。

    杨根硕之所以离开,也是考虑清晨感觉到背后监视的那双眼睛。

    他无法确定,那是冲着谁来的。

    于是选择分开。

    ……

    早上没来得及接艾悠悠,不过,到了学校,小丫头也没给脸色。

    依然是自习课,杨根硕依然乖乖的坐在后门外。

    艾悠悠再次换到了他旁边,要给他辅导,杨根硕一阵头大。

    还好,百合过来救场。

    “大牛,老王让我给你带个话。”

    “嗯?”杨根硕看着她不说话。

    “他说呆着无聊,准备回他的九骢山。”

    “他还说什么?”

    “他不是跟你商量,已经开始收拾行囊了。”

    “他有个屁行囊啊。”

    “本来没有,但是,林老爷子感念他的帮助,给了他一些好东西。”

    “老王居然还贪财。”

    “投其所好吧,有各种酒、名人字画、玉石……”

    杨根硕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你是不是应该回到别墅去了,毕竟,你的岗位在那里。”

    “好吧,今晚住过去。”百合耸耸肩膀,回到了座位上。

    “什么,难道你这些天没有住在别墅?”艾悠悠诧异的问道。

    “没有。”杨根硕笑着掩饰过去,艾悠悠都不知道他受伤,要是问起来,还不是没完没了,赶紧转移话题,“曲老师呢,怎么还是自习。”

    “她脸色不大好,情绪不高,估计在办公室休息。”艾悠悠说。

    “不是吓着了吧,我看看去。”

    “哎,哎……”艾悠悠终究没叫住,哭笑不得,人家是老师耶,这个大牛,瞎操什么心!

    来到集中办公室门口,透过窗子看进去,里面只有一个人,就是曲玲珑,曲玲珑捂着小肚子,趴在桌上,默默流泪。

    这副模样,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心疼,杨根硕也不例外。

    “曲老师,我可以进来么?”杨根硕难得很懂规矩的敲门。

    “有什么事?”一看是杨根硕,曲玲珑慌乱的擦拭眼角,又整平了制服。

    坐在那里朝外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杨根硕也不客气,推门进去,同时闭上了门。

    “你来干什么?”曲玲珑咬着唇皮、蹙着眉头,脸上泪痕未干。

    “曲老师,你不舒服?”

    “没事,女人的毛病。”

    “痛还是不调?”

    曲玲珑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很痛,估计不调吧!”

    “要不我帮你看看。”

    “你……”曲玲珑摇摇头,“妇科你怎么会懂?”

    杨根硕已经坐在她的办公室边沿,拉过她的手放在大腿上,同时,按住了脉门。

    曲玲珑疼得只吸凉气,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曲老师,你以前每个月也这么痛苦吗?”杨根硕开启诊病模式。

    “没有,就是这一次,昨天开始,睡了一觉,就死去活来。”

    “你的意思是,以前没有这么痛苦?”

    “没错,以前很正常的。”

    杨根硕点点头:“气息紊乱,估计昨天受惊了。”

    曲玲珑诧异地看着他,倒是被他说中了,昨天白天,学生跳楼那件事,给曲玲珑留下不小的阴影,虽然那件事没什么后续,家长知道了,也表示理解。

    曲玲珑梦中还原了那个场景,却是无比惨烈,一颗脑袋摔得如同西瓜碎裂,惨不忍睹。

    她被吓醒了。

    然后就感觉自己的小肚子前所未有的痛。

    看到曲玲珑沉默,杨根硕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曲老师,这是心理问题作用于生理了,首先,你要可以忘掉那一幕,不是有惊无险么?其次,放松自己,我能够帮你减轻痛苦。”

    “真的?”曲玲珑忍不住问道,眼中满是期冀,那种痛不欲生,让她直接怀疑人生。

    她曾经不止一次的讥笑身边的女性朋友,只因为她们终日吐槽经痛,以前曲玲珑坚决不信,那能有多痛,是她们太矫情。然而,这一次过后,她信了,深信不疑。

    “我从来不骗漂亮的女人。”

    “说话注意点,别忘了我是你老师!”

    “这一刻,你只是我的一个病人。”

    杨根硕话音刚落,曲玲珑就倒吸一口凉气,扬起脖子,咬住了樱唇。

    这次不是痛,而是因为经脉骨髓中,突然闯入一道暖流。

    她诧异地看着杨根硕。

    杨根硕露出一口整齐而炫白的牙齿,笑得光辉灿烂。

    曲玲珑被他的笑容感染了。

    “曲老师,请教一个问题。”

    “嗯。”曲玲珑轻轻哼了一声。

    “管鲍之交这个成语啥意思?”

    “管鲍之交的意思是……”刚要解释,就发现杨根硕促狭的笑,马上咬牙切齿,“杨根硕,你个小混蛋,放学叫家长!”

    杨根硕一只手捏住她的脉门,另一只手拍桌子大笑,“曲老师,你好污哦。”

    “你……”曲玲珑气得浑身发抖,突然捂住小肚子,面皮纠结在一处,显得无比痛苦,眼眶带泪,“杨根硕,你个坏蛋,老师是个病人耶,你还气我。”

    “你懂什么?”杨根硕摇摇头,“我说故意的,你信么?”

    “废话,你本来就是故意气我的。”

    “我是故意气你,但目的却是在诱导你的病灶。”

    “嗯?”曲玲珑不解。

    “现在我知道了,得罪了。”

    曲玲珑倒抽一口凉气。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