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开车敞篷撑着伞
    “抱歉,我还有事。小雅,送客。”南门彩云下了逐客令,“还有,罗小雅,如果你愿意,可以跟着楚先生走,相信他会给你一口饭吃的。”

    “总经理,别,求你……”

    “呵呵,南门小姐,不用了,小雅不但漂亮可人,而且聪明伶俐,想必是彩云的得力助手,我怎好夺人所爱?”

    “楚先生,求你不要再这么说话,饶了我吧。”

    “呃呵呵……”楚天阔自嘲一笑,“抱歉抱歉,我反应太迟钝了。”

    “送客。”南门彩云淡淡地说。

    “楚先生,请吧,求求你。”罗小雅苦着脸,苦苦哀求。

    什么东西,竟敢驱赶本少爷!楚天阔眼中闪现过一抹厉色,心平气和道:“彩云,既然你有事,下次我再约你,听说西门外新开了一家西餐厅,红酒和牛扒都不错。”

    “抱歉,我对红酒、牛扒过敏。”

    “你……”楚天阔差点忍不住飚了,但若是那样一来,以后还能心平气和的相处么?于是笑了笑,“所以呀,彩云,你应该给我多点机会了解你。”

    见南门彩云又要开口驳他面子,楚天阔连忙说道:“也好,来日方长,我先告辞。”

    送走了楚天阔,罗小雅立刻来到老板面前领罪,自己是去是留,那都是老板一句话。

    “小雅,其实我不应该批评你。”南门彩云说。

    “不是的,总经理,我有错。”

    南门彩云摇头:“站在你的立场,你崇拜爱慕楚天阔,那都情有可原,有多少明星、名媛,都对其念念不忘,何况你一个小女生。”

    “总经理……”

    “但是,他或许有着这样那样的优点,却不是你应该追逐的对象,如果你存着跟他做一夜夫妻便今生无悔的念头,那么,我也不说什么了。”

    “总经理,我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呢!”

    “小雅,你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是。”

    “你是我的秘书,一切必须从我的利益和喜好出发,人才市场大把才貌双全的待业青年,你明白吗?”

    “明白,小雅明白,谢谢总经理给我一次机会。”罗小雅暗自松了口气,至少,眼下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好了,下去吧!”

    南门彩云挥挥手,同时下意识的掐了掐眉心。

    罗小雅刚出去又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总经理,注意休息。”

    南门彩云笑了笑,让她出去了。

    然后一手端着咖啡,一手叉腰,来回踱步,终于,没忍住拨通了南门雄的电话。

    “彩云,什么事?”南门雄问。

    “爷爷,你在忙什么?”

    “跟老孙下棋,等你回来做饭。”老头儿有条不紊地说。

    “注意劳逸结合啊!”

    “放心,老孙陪着,必须是劳逸结合。”

    “那就好。”南门彩云笑道:“爷爷,有个情况。”

    “哦,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杨根硕说是晚上要过来拜访您。”

    “哦,那小子?没说什么事?”

    “没有。”

    “来就来呗,反正我就在家的附近活动。”

    “你要不问一下他来不来家里蹭饭?”

    “哦,好吧。”南门雄随口应道,马上反应过来,“既然他是跟你联系,你怎么不问?”

    “我才懒得问,看到他或者听到他的声音,都叫人来气。”

    “嗯?”老头儿有些狐疑。

    “所以,爱问不问。”

    “好吧,我一会儿问问。”南门雄意味深长的笑道,“不过,来又如何,不来又如何?”

    “来不来都通知我一声,让我知道怎么准备晚饭。”

    “呵呵,明白了。”

    两边同时挂了电话。

    南门彩云被爷爷最后那一句“呵呵”搞得有些心绪不宁。

    另一边,南门雄看到孙道林在哪里皱眉苦思,一边翻找杨根硕的号码,一边笑道:“老孙哪!功夫我不行,下棋你不行,你服不服?”

    “服,必须服。”孙道林笑道,他是一派之主,实际年龄比南门雄只大不小,然而,在南门雄跟前,从不敢托大。

    “呵呵……”南门雄笑了笑,找到杨根硕的号码,拨了出去。

    这会儿,杨根硕正在开车,他拜访南门雄之前,要完成自己的任务。

    将几个女孩子一一送回。

    同时,还要去换林家换辆车,一个人,当然开在他自己名下的那辆敞篷标致。虽然天气有点冷。

    拉风拉风,拉的都是冷风。

    艾悠悠想着领杨根硕回家吃饭,借口是妈妈做了他爱吃的糖醋排骨、油焖大虾,林家姐妹倒是没说什么。

    杨根硕委婉的拒绝了,也没有隐瞒,说是自己要去拜访别人。

    “哦!”艾悠悠有些失望。

    杨根硕心里还有些郁闷,那个南门彩云也太不解风情了,自己话都说到那个份上,她怎么客气都不客气一句,比如说:要不你来家里吃饭啊!

    杨根硕倒也不是嘴馋,可是,这样感觉很没面子,很失败。

    然后,手机响了。

    “大牛,南门雄。”副驾上位上,艾悠悠附带接线员的功能,“接不接。”

    “当然。”杨根硕笑道,“我就是要去拜访这位老人家。”

    艾悠悠按了免提,手机挨近了杨根硕。

    里面顿时传出南门雄的声音:“大牛啊,今天刮了什么风,听彩云说,你要过来拜访我?”

    “是啊老爷子,不知道方不方便?”

    “呵呵,老头子不是说过,南门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那就好,大牛诚惶诚恐。”

    “你小子惶恐个屁呀。”

    “我呢,一来是给你做个检查,二来,有个小事儿,想要麻烦你。”

    “那好,给你准备好晚饭,你来吧!”

    “那……怎么好意思?”

    “呵呵,是彩云让我问的。”

    “呃……”

    “行啦,就这样,你早些来。老孙,将军,交棋吧!哈哈……”

    杨根硕能听出来,南门雄后面的话,显然不是对他讲的,好像在跟什么人下棋。

    通话结束。杨根硕心里舒服多了。

    但是,马上感觉到自己被凌厉的眼神包围。

    当然,也不全是,比如百合,她则是一脸玩味。

    “大牛,彩云又是谁?”艾悠悠问道。

    林芷君、林晓萌不住点头。

    “是刚从那个老爷子的孙女。”杨根硕想要糊弄过去。其实原本也没什么,可就是忍不住心虚。

    “废话!”林芷君说,“悠悠问的是,你跟那个叫彩云的女人是什么关系?或者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你们想多了!”杨根硕哭笑不得,“弄得我好像很受欢迎很有市场,是个女人都想跟我发生暧昧似的?”

    杨根硕摇摇头,眼神飞快的扫了车里几个女孩子一眼,“我哪有那么招人喜欢?也就是你们几个当我是个宝。”

    “切!”林芷君撇嘴,“自恋狂。”

    这个话题总算是揭过去了。

    然而,艾悠悠又提出一个新的话题。

    “大牛,曲老师找你谈了么?”

    杨根硕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事了,摇头苦笑:“悠悠,你真是用心良苦,不过,有点赶鸭子上架呀!好吧,我试试。”

    见杨根硕为难的样子,艾悠悠心中一软,“要是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语气中,不免失望。

    “走一步看一步吧!”杨根硕看着前方,瑟瑟秋风中有几片飘零的黄叶,他的眼神有些深邃。

    回到家,换了敞篷车。

    正要离开,林芷君提着一堆礼盒出来。

    两瓶国窖1573,两盒燕窝,两盒虫草,两盒花旗参。

    将东西搁在后座,林芷君嗔怪道:“你是去拜访老人家,难道就这样两手空空吗?”

    林芷君的细心和善解人意,让杨根硕心中一暖,然而,嘴巴太贱,一句话脱口而出,“小君,你适合当管家婆。”

    “滚!”林芷君骂道。

    杨根硕笑了笑:“你们自己吃饭吧,不用等我,我尽快回来。”

    车子刚刚发动,百合轻轻一跃,就坐在了副驾上,“出发,我当陪驾。”

    杨根硕摇摇头,驱车离去。

    今天的百合穿着一件大红的长款毛衫,带掐腰那种,显得身材愈发修长挺拔,姣好的身姿也勾勒的恰如其分。

    带上她,绝对可以撑门面。

    车子来到主马路上,路灯就亮了起来,车速稍稍快乐些,立刻就冷风刺骨。

    百合叫嚷着关上顶棚,冻死了。

    杨根硕也觉得冷,马上操作。

    然而事与愿违,顶棚好像卡住了,杨根硕精通功夫和医术,然而,对汽车却是一窍不通。

    不知道是出门没看黄历还是咋的,老天爷可这劲儿捉弄两人,不多时,便下起了大雨。

    “大牛,你怎么搞的?”

    “我特么也郁闷,以后不搞这洋玩意了。”

    “现在怎么办,要不找个地方躲躲雨,你看看人家衣服都湿了。”

    “给。”杨根硕递给她一把伞。

    “啊?”百合一脸懵逼。

    然而,还有让她更加懵逼的。

    哗的一声,杨根硕率先撑开一把自动伞。

    然后,这辆车,就成了西京街头一道流动的风景线。

    有人骂煞笔,有人骂装逼,还有人说是有钱人的恶趣味。

    更有好事者,将这一幕拍下传到了微博、微信,分享到了朋友圈。

    两人来到南门公馆门口,都成了落汤鸡。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