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多一个不多
    百合一脸抱怨:“大牛,倒霉,我后悔死了,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也不跟你来。”

    “百合,这件事要看你怎么看,你说是么,你应该觉得,咱们雨中开车撑伞,这是多么浪漫回忆,一辈子,你都不会经历第二次。”

    “你真能说!”百合摇头笑道,“既然到了就赶紧下车吧!”

    这时候,杨根硕看到了南门雄和孙道林。

    两老头亲自迎接,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两老头看到雨中一辆敞篷车和两个撑伞的人,有好一会儿了,正在那里懵逼。

    待杨根硕走到面前,南门雄方才笑问:“大牛,你这又是唱哪一出啊,哦,我知道了,年轻人特立独行,不走寻常路,这是在追求浪漫和刺激。”

    “阿嚏!”杨根硕和百合同时打了个喷嚏。

    杨根硕吸了吸鼻子,飞快跑到车旁,拎出来几个盒子,又跑回来,苦着脸说:“一言难尽啊!老爷子,我说顶篷关不上,你信么?”

    “啊?”南门雄不敢相信,“这么倒霉,哈哈……”

    两人**的走进屋里,系着围裙的南门彩云走出来,也是目瞪口呆,了解真相后,顿时笑弯了腰。

    南门雄立刻吩咐,让杨根硕和百合去洗个热水澡。

    并吩咐下人拿自己的睡衣给杨根硕穿。

    南门彩云也没多说什么,领着百合走了。

    饭菜摆上餐桌后,两人相继出来,因为刚刚洗过热水澡,脸蛋都是红扑扑的。

    杨根硕穿着南门雄的睡衣,显得有些宽大。

    百合穿着南门彩云的睡衣,就很合身,很吸睛了。

    大家坐下来后,杨根硕眼见几个人都对百合有些好奇,于是开口介绍道:“南门老爷子,孙老爷子,彩云,这是百合,现在是我跟班。”

    百合冲着几人笑了笑。

    南门雄道:“看这位姑娘,不是咱们中原人啊!”

    百合点点头:“我是南疆人士。”

    “那你怎么会跟大牛认识?”南门彩云忍不住问道。

    “缘分吧!”百合淡笑着说,“命中注定的缘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南门彩云就想多了。

    南门雄呵呵道:“吃饭吃饭,咱们边吃边聊。”

    接着,又问孙道林,“老孙,整两口?”

    “不知道彩云有没有意见?”孙道林看向南门彩云,他是南门家的常客,当然知道南门雄能不能喝酒,都是百合说了算。

    “两杯,慢慢喝。”

    “谢谢孙女网开一面。”南门雄拱手道。画面有些滑稽。

    “老孙,你偏好什么酒?”南门雄征求孙道林的意见。

    “嗨,我不讲究的,两块钱的散装酒也能喝,两千块的也不拒绝。当然,我首选白酒。”说罢,看着杨根硕,“小兄弟的酒就行。”

    “哈哈……”南门雄大笑,“老孙,你不是早就盯上大牛的酒了吧,那可是送我的。”

    “放你这儿是个隐患,彩云你说是不是?所以呢!我跟杨兄弟帮你把这个隐患解决掉。”

    “喝我的酒,理由还这么冠冕堂皇,也只有你老孙头这么没羞没臊了。”

    “哈哈……”孙道林笑道:“有酒喝,要脸干什么!”

    孙道林的话,杨根硕当然没有当真,他堂堂一气宗主,那么大的家业,平日里会没有好酒喝?

    男人场面上的话和床上的话,同样不可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南门雄道:“大牛,我可是知道,你一定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可以说一下你的来意了吧!”

    杨根硕眯着眼睛看来南门雄半天,点点头:“老爷子恢复的不错,那陈年旧疴基本上算是根处了。”

    “呵呵,这话不假,我脑袋再没疼过。”

    “老爷子,恕我唐突,有件事,你方便就答应,不方便就拉倒,就当我没说,你千万不要为难。”

    南门雄灰白的眉毛微微皱起,“是不是很为难,说来听听。”

    “嗨!”杨根硕摇头苦笑,“因为在医院里露了一手,结果三个老头扑着赶着要拜我为师,我实在拒绝不了,所以就接受了。”

    “哦?”孙道林讶声道:“哪三个老头?”

    南门雄也来了兴趣,“我又能做什么?”

    “是华回春、李素问、孙九针。”

    杨根硕报出三人姓名,南门雄、孙道林、南门彩云全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实在是太震撼了。

    因为,即将要拜杨根硕为师的三人,不但年龄上做杨根硕的爷爷绰绰有余,在西京的中医界,那也是无人不知谁人不晓。

    他们可以算是中医界金字塔般的存在,居然同时拜杨根硕为师。

    这简直太疯狂,太不可思议了。

    孙道林突然离席,满脸激动,双手抱拳一揖到地,“师父,也收了老孙吧!”

    “啊?”这一幕,也只有百合感到意外,南门雄爷孙俩记忆犹新,这老孙是旧事重提了。

    杨根硕一脸苦笑。

    孙道林极力争取:“杨先生,没想到不但武功造诣非凡,医术也了不得,既然你肯收下三个老头子,又何必在乎多我一个?”

    “孙宗主,你又何必如此执着?”杨根硕哭笑不得,“我承诺过,咱们称兄道弟,做一对忘年之交,一同切磋武学,不是也很好。”

    “兄弟和师徒怎能一样,交流切磋,有怎比得上倾囊相授?”

    “老爷子,您看,这事儿闹的……”杨根硕看着南门雄,让他说话。

    南门雄哈哈大笑,端起酒杯:“来,爷们儿走一个。”

    放下酒杯,他说:“老孙啊,你也别把大牛逼急了,他是个孩子,一不小心就是一拍两散。”

    说罢,拉着孙道林,让他坐下。

    然后,又问杨根硕:“大牛啊,知道现在,老头子依然不明白你找我的目的。”

    “我年轻,名不见经传,但三个老头都是德高望重的,而且,他们也都儿孙满堂,所以,我怕自己镇不住场子。”

    “我明白了。”南门雄笑道,“你是想请我做个见证人。”

    “正是。”杨根硕点头,面露恳切,“不知道老爷子方便与否?”

    “大牛你都开口了,老头子还有什么不方便,不过,”南门雄看了眼旁边目光热切的孙道林,道:“大牛啊,要不,你勉为其难,收了老孙这个弟子呗,挂名弟子也成啊!”

    孙道林看着杨根硕,不住点头。

    杨根硕一阵苦笑:“孙宗主,既然南门老爷子都开口了,那就这样吧!”

    “师父,请受弟子一拜。”孙道林一听这话,喜不自胜,直接从椅子上滑下,就要拜倒。

    杨根硕一个虚托,孙道林竟然拜不下去,他一阵骇然,又是一阵兴奋,原来杨根硕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

    “不急。”杨根硕加了点力道,将孙道林直接托起。

    若说刚才三个人还没看出门道,这会儿算是看出来,杨根硕这一手有些像传说中的气功,然而,了解孙道林实力的南门雄爷孙俩,却知道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坐下,稍安勿躁,听我说完。”杨根硕不可置疑地说。

    “谨听师父训诫。”孙道林规规矩矩做好,恪守着一个徒弟的本分,角色根本无需过渡。

    杨根硕哭笑不得:“老孙,你现在还不是我徒弟,而且,我的丑话也说在前头。”

    “请讲。”孙道林拱手。

    “你也是开宗立派有着无数徒子徒孙的人了,你真能抹得开面子?”

    “师父,您太小看道林追求武道的决心了。我可以当下辞去一切俗务,跟随师父学习。”

    “别!”杨根硕叫道:“我可没空一直教你们,说实话,我才多大啊,我是实实在在打心底里不愿意收你们为徒,我那有空教你们?花花世界,大把青春,我还没有去享受呢!”

    “所以,这是我的第二个要求,拜我为师,不可以终日缠着我,学不学是你们的权力,教不教是我的自由。说句不好听的,你入我门,十年八载,可能颗粒无收,所以,还请三思。”

    “师父,道林心意已决。请你成全。”孙道林再次拱手。

    杨根硕点点头:“该说的我都说,你依然执迷不悟,那好吧,你已经拿到了我这艘贼船的船票。”

    说罢,扭头看向南门雄:“老爷子,本周日上午十点,湖滨楼,恭候您的大驾光临。”

    “呵呵,好好,荣幸之至。”

    饭后,外面的雨也停了。

    两人的衣服已经被下人洗净烘干,分别换上了。

    三人将他们送到门外,孙道林坚持要用自己的车送杨根硕他们,被杨根硕婉拒了。

    杨根硕的意思是,车子是真皮座椅,所以问题不大。

    两人擦拭一番,上了车。

    果然,裤子没湿。

    南门彩云原本想跟杨根硕单独聊聊,可是,因为百合跟着,她不便开口。

    想着过几天还会见面,也就作罢了。

    车子启动后,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坑爹的,一直没反应的顶棚居然悠然合拢。

    杨根硕两人一脸苦逼,南门雄他们也是哭笑不得。

    再次同几人道别,杨根硕发动车子缓缓离去。

    标致刚刚过了一个路口,一辆劳斯莱斯幻影从垂直方向探出车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