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味儿不对
    “你不是一般不对称,是明显不对称,男人拿下你的罩杯,打开你的双臂,看到这一幕,是不是兴趣大减?”

    “你……给我住嘴!”南门彩云剧烈喘息,这个无耻之尤,太卑鄙了,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厮倒好,非要撕开人家的伤疤,这还不够,还要再撒一把盐。

    南门彩云气哭了:“呜呜……杨根硕,你大晚上睡不着发什么神经,这笔账,我记住了。”

    “这就哭了?”杨根硕撇撇嘴,“我在让你适应你的现状啊,若是一直这样,你哭的日子还在后头呢,你不活了?”

    “我不想听,挂了!”

    “别急,最后一句,我准备接手你这个病。”

    “不要!”

    “这是你说的?可不要后悔。”

    “……容我考虑考虑。”

    “好吧,给你一个星期。”

    杨根硕打这个电话之前,就做了评估,有了考量,认为把握较大,他才提的。

    首先,基于女人的爱美天性。

    女人不会嫌自己太美,就好像人不嫌钱多一样。

    否则,泡菜国的整容行业也不会那么繁荣昌盛。

    其次,就是今天自己丢出的重磅炸弹,一口气收了三个中医泰斗做徒弟。

    自己之前治好南门雄的偏头风,南门彩云可以认为是瞎猫撞见死耗子,可是,华回春三个赫赫有名的中医泰斗,不能都是瞎子吧。

    餐桌上,杨根硕抛出这个重磅消息后,就发现南门彩云看向他的眼神跟以前不同了。

    可以说,杨根硕为南门彩云治胸,那是志在必得,哪怕只是为了刺激一下楚天阔,他也要这么做。

    心眼跟年龄,成正比。

    ……

    睡了一觉起来,居然开始打喷嚏流清鼻。

    毫无疑问,是昨晚淋雨的结果。

    杨根硕对自己的身体素质也是醉了,分析认为,还是进城后养尊处优了。

    无病呻|吟一句:温柔乡英雄冢啊!

    瞧瞧,人家百合跟自己一样淋,还不是没事人一样。

    鼻孔里塞着卫生纸,将几个人女孩送到学校,这家伙就请假开溜了。

    曲玲珑很好说话,还关心了他几句。让他充分感受到了来自美女班主任的温暖。

    自己一个中医圣手,即将成为几名中医泰斗的师父,却突然病倒了,惭愧地无地自容,羞于几人了。

    独自回到别墅里休息。

    那边,华回春打来电话,请示拜师仪式上的一些细节。

    杨根硕烦躁不已,让华回春自行定夺。

    华回春一听这小子的语气,当场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杨根硕也发现自己语气不善,不就是感冒么,情绪有些操蛋,于是马上打电话过去道歉。

    华回春一听原因,方才释然。

    还安慰他:医不自治,让他注意身体,该吃药打针,不要耽误,越是健壮不轻易感冒的人,突然发病,都是来势汹汹。

    杨根硕好一番口舌,方才打发了华回春的一片“孝心”。

    一个人在别墅里瞎晃悠,突然就想到了萧米米,曾经帮自己洗裤子上的泥巴,曾经在自己的床上暧昧训练。

    好久不见,有些想念。不知道还生自己的气么?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但他却没想过主动给对方打电话。

    连通过老宋侧面打听一番的想法都没有。

    快到中午的时候,杨根硕进了林芷君的房间。

    说起来,他有着保安主管的头衔,整个别墅,对他都是不设防的,他想进哪里,就进哪里。

    甚至在保安眼中,他想睡哪里,都可以睡哪里。

    要是知道保安们对他的误解,他不知道作何感想。

    林芷君的房间,杨根硕来过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淡淡的脂粉味道,最多的就是书,这个奶奶的,那个阿姨的作品。

    杨根硕一个人进来,有点兴奋,也有点儿心虚。

    有句话说得好,想要了解一个人,就看他的电脑。

    比如荣若的电脑,随时打开,都能看到来自全世界的男女“动作大片”。

    着名哎喂鉴赏家,那是实至名归。

    于是,鬼使神差的,杨根硕就打开了林芷君的红色小巧笔记本。

    竟然没有登录密码,一路畅通无阻。

    桌面上干干净净,硬盘里也是,听说有些人将一些东西藏在系统盘里,他也进去找了找,依然没有发现。

    感觉有些失败,却是越挫越勇。

    水至清则无鱼啊!

    林芷君的电脑,难道只是一个摆设?

    杨根硕左思右想,发呆中。

    然后,电脑出现了屏保系统。

    杨根硕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屏保只是一组照片以幻灯片的形式自动播放。

    然而,竟然是林芷君的比基尼写真。

    炙热的阳光,蔚蓝的大海,洁白的沙滩。

    洁白的大长腿,一块钱三的小笼包,削肩细腰。

    林芷君的身材只是矮了点,倒是相当标准,否则可以去参选国际名模。

    那些模特大多贫乳。她也是。

    虽然胸前差强人意,杨根硕依旧目不转睛。

    只因为林芷君从未有过的大胆、热情、奔放。

    杨根硕嘿嘿笑着,不虚此行啊,终于了解到了林芷君的另外一面——闷骚。

    抽了几张抽纸,擤了一把鼻涕,继续津津有味的看着。竟然发现感冒没那么难受了。

    “杨根硕,你在干什么?”

    林芷君突然出现在门口,当发现杨根硕看她的泳装写真时,小脸通红,忙不迭扑到跟前,扣上了电脑,扭头大声质问,“谁允许你进来的?谁允许你偷看我的电脑的?啊……你无耻!”

    林芷君盯着他手里的卫生纸,尚未平复的下身,羞得直跺脚。

    “姐,怎么了?”林晓萌听到声音,走了过来,“咦,大牛,你在姐姐房间了干什么?”

    “我这就走。”杨根硕笑着说。

    “杨根硕,你给我站住,必须把话说清楚。”

    “说什么清楚啊!”杨根硕用纸擦了一把鼻涕。

    林芷君感觉自己可能反应过激了,误会了。她知道,杨根硕的感冒挺严重的。或许,卫生纸里只是鼻涕。

    “好吧,小萌来的正好,你姐姐的那些写真,你看过没有?”杨根硕问林晓萌。

    “杨根硕!”林芷君目光带着威胁。

    林晓萌没有注意到姐姐的目光,摇摇头:“姐姐有很多写真,你说的是哪个啊?”

    “在海边的泳装写真。”杨根硕直言不讳,丝毫不理会林芷君威胁的目光。

    “啊?海边?还泳装?我怎么不知道!”林晓萌转向林芷君,“姐,不够意思啊,让妹妹品鉴品鉴,点评点评呗。”

    “先不忙。”杨根硕打断嬉皮笑脸的林晓萌,“你姐让我把话说清楚,那就说清楚。”

    “杨根硕,你够了!”

    “没够,显然你误会我了。”杨根硕不依不饶,“你敢拍,难道只是为了孤芳自赏,美的东西,不是应该让大家欣赏?我看看怎么了?我拿着一坨卫生纸怎么了?你以为我对着你的照片那个?”

    “杨根硕,闭嘴,别说了!”

    “我只是擤鼻涕而已。”

    林晓萌瞪圆了眼眸,上前几步,一把从杨根硕手里夺过揉成团的卫生纸,自己先嗅了嗅,然后笑弯了腰,“姐,你太逗了,我记得你生理卫生学的很好,你闻闻,味儿不对哦。”

    “恶心,我才不闻。”林芷君一把打开。

    “将别人看的猥琐,分明是自己心理阴暗。”

    撂下这句话,杨根硕扬长而去,徒留下林芷君呼哧呼哧喘气。

    原本,这些天,林芷君觉得这厮顺眼多了。

    然而发生了今天这一幕,让她看清这个乡下人的真面目。

    不知礼仪,不懂规矩,擅自进别人房间,侵犯别人**,他还有理了?

    “乡下人,没素质!”

    “姐!”林晓萌有些不开心,“大牛是有缺点,但是瑕不掩瑜吧!”

    “哎哎,不想说了,烦。”

    林晓萌抱着姐姐,嬉皮笑脸:“烦什么烦啊,姐,亲都亲过了,还在乎看看。”

    “你……”

    “又不是没穿衣服。”她摇晃着林芷君的胳膊,“让妹妹也看看呗,我也想拍一套。”

    “看吧看吧,拿出去看。让我静一静。”林芷君烦躁的摆摆手,林晓萌抱着电脑,贼一样溜走了。

    林芷君却在反省自己刚才的态度。

    杨根硕擅自进入自己房间,窥探自己**,固然是他的不对,但自己反应确实太过强烈了,想太多了。

    他有点生理反应,也是正常的,毕竟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也证明自己有那么一点儿魅力。

    但是,他还不至于对着自己的写真那个,因为他身边漂亮女孩实在太多。

    要是他想,妹妹第一个就没法守身如玉。

    自己的话有些重了,说人家乡下人没素质,这话得亏是当着妹妹面说的,否则就没法挽回了。

    妹妹说的没错,那小子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然而,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含糊。

    是个可以陪自己去死的男人。

    的确是瑕不掩瑜呢!

    轻轻叹息一声,拿起手机拨通了妹妹的电话。

    “姐?”林晓萌接到电话,有些诧异,“你不就在房间了。”

    林芷君发现,妹妹正透过窗子看着自己。

    “懒得动,所以打个电话。”

    “嘻嘻,你一定问我的意见吧,太正点了,太火辣了,有点国际名模的味道。”

    “你想说姐姐胸小,就直说。”林芷君没好气道。

    “怎么会!”林晓萌叫着否认。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